【零薰】海风吹拂(6)完结 #零薰

sodasinei 2021-08-19

by/ 黑白西米露

 

为啥被吞了orz

也许oocoocooc

注意有过去剧情捏造,三句话泉真,其余cp向不明显,总和1.5w字分开放,题记下面的话纯属我瞎扯,完结撒花w

千秋和泉友情客串,千秋同游戏设定薰挚友,零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薰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真)

俺零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了(x)

 

可以的话,请向下看

 

海贼【魔改剧情,注意避雷】

有温柔的海风在,过去的没落不会再刺痛自己,未来应该由我们亲自执笔。

 

日子过去的很快,他们依旧每天打打闹闹,羽风薰也照常缺席课堂,和守泽千秋、濑名泉在一起的日子也即将不多了。

......面临毕业之际,他们三个十分幸运的以工作的名义分配到了一起。

海贼祭,流星队和undead共同出演的联合演唱会,还有小濑和knight的鸣上一起来了,可靠的人员很多,再怎么说也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除了他确实挺不爽现在的后辈看着流星队的活跃也开始蠢蠢欲动的样子。

海边的正午,热浪滚滚,他们之中最碰不得太阳的朔间已经溜回学校的保健室了,留下他一个前辈来看管后辈的大包袱,他却在保健室里喝着饮料睡着觉,他会烦躁也是理所当然的。

还不算上自己的好友守泽千秋,人家正在忙着教导着流星队的后辈们,他的热度没有直接对着羽风薰,好吧,作为燃烧着的火热之心,小守散发出的热量永远是能触及周围一切的。而濑名泉对他皮肤保养的问题唠叨了半天,他也听出来了濑名泉虽然老是动不动讽刺一下他只有脸有点用,但还算是真正关心他的,现在他也早就躲回房间避免紫外线给他价值一亿的模特脸造成损伤,大老远的也听不真切。

而身边真正的热量炸弹是两个特别吵的后辈,啊,其实只是大神晃牙一个人的过于激动使得阿多尼斯不得不去劝阻他,话语越来越多越来越杂乱,这些更加剧了他的烦躁。

实在听不下去的羽风薰,把两人锁进了船长室,虽然他很清楚这是迁怒,他也顾不得后果了。本以为这样能让两人冷静一点的,当大神晃牙的声音更加具有攻击性的时候,阿多尼斯将铁笼栅栏弯折了。

......然后现状成了他和大神晃牙大眼瞪小眼,就快打起来的那种,可喜可贺。

喂!才不应该是这样啊!这样下去只会让后辈们一腔热血无谋的冲上去,这个状态不可能跟现在的流星队较量啊!

这时候的守泽千秋饰演着与他们敌对的海军阵营,看出了他们之间的不和谐,在生日上成为挚友的他比羽风薰更快做出了相应的对应方式,直接进入第三幕的对决,带领着他的队员们向海贼们冲去。

比起计划被搅乱还要好友参和进来强行扳回正轨这一件事,羽风薰更加意识到了仅靠他没办法领导好后辈们,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对此感到愤怒,心里不得不佩服朔间零能完美协调他们这样自由的组合。直到事态严重到需要同组合的后辈阿多尼斯一同劝架还难以收拾,他才清醒过来朔间是把后辈们都拜托给他了,再这么闹下去演唱会大概是泡汤了。自己居然会给【制作人】增加负担,这让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太阳晒中暑了。

“喂!羽风!管管你们的后辈啊!”守泽千秋的声音,没有刚刚那么热烈,似乎更多了一些温和,但他也听得出来事态的紧急性,奈何他暂且脱身不了,还真没法去阻止被热浪侵袭头脑的大神晃牙,当然这句话他似乎也没资格说,还保持清醒的大概只有阿多尼斯一个人。

激烈的对抗,两边阵营的人都抽不出多余时间去顾及他人了,是敌还是友,将在舞步中划分出来。朔间零的影像,完全不受他们的干扰,他依旧还是那样优雅的起舞,大气地指挥。即使没有真正地在场,影像的气势依旧压过ud的他们一截。明明只是个影像,只是他的冰山一角,可这就代表了许多了吧。

并不是你期待着的所有人都能做到和你并肩的啊,朔间桑。

如果努力就能成为朔间零的话,那么人人都去努力就好了。

 

总之演唱会是一团乱,流星队努力配合着他们的胡闹,让这一切看上去只是喧闹的剧本安排而已。说到底还是逢场作戏的他们看上去更滑稽一点,羽风薰七上八下盼着演唱会赶紧结束,守泽千秋真的为他们做了很多,为了维护对手的名誉做到了这个份上,下次一定得好好回礼。

 

晚餐时间

阿多尼斯负责做饭,羽风薰因为他的坏心眼被吊在了船杆上吹海风。

他是不打算让友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可总有两个不解风情的家伙跟着过来,跟着过来也就算了,还带着他的两亲属朔间零和深海奏汰过来了,他一度怀疑他们是不是有意要寻他开心。

“......薰君。”朔间零的声音。

“哟,朔间也在啊。”没好气的回答。

“情况奏汰君已经告诉我了,这里的话汝等应该都能够听到吧,小狗,汝也该冷静一下了。”冷静的声音,如果对方不是躺着懒洋洋地说着可能会有更大的说服力不是吗?

“喂!吸血鬼混蛋!这次是轻浮...羽风学长先把我们绑起来的!”依旧处于暴躁的大神晃牙,多多少少好像还是听进去了一些,稍微收敛了一点压。看着那边一群学长围在一堆,大神晃牙没有径直走过去和朔间零理论。

“是这样喏,被结结实实地捆起来了呢,薰君,但是,反省也是有必要的。”轻笑出声的朔间零,羽风薰感觉更不爽了,说不出来哪里受气了,心里还是隐隐约约有个猜测的。

......然后他稍微赌气说了一句就挨了一下深海奏汰的手刀。

哇,一脸笑眯眯的奏汰君说出【敲击】的时候直接举起手使出流星手刀,痛是真的痛,关于奏汰君的手刀的厉害,是本人也提到过的特技,还有从小守那边听到过的,而原本温柔的友人会动手也是少见的事。

“饶了我吧~我一定会好好反省的,真的真的♪”

“.....羽风你完全没有在反省吧。”

“喂!怎么连小濑也参与进来了?”

“朔间君,大神在叫你,奏汰也回去帮忙看一下高峯君和制作人吧。”干得好小守!在心里为守泽千秋喝彩,终于能支开对自己步步紧逼的两人,留在身边的是关系最近的两位朋友令羽风安心不少。

 

“......哈哈哈哈哈哈哈羽风你这也太逊了吧,难得你就皮肤好这一个优点也要被破坏了吗。”

......濑名泉本性暴露,守泽千秋倒还算是体贴他,趁着朔间零他们没有注意到这边给绑着羽风薰的绳子松了松。

“谢谢,小守......小濑。”

“谢什么谢,都多大人了还哭,”濑名泉非常嫌弃的眼神丢过来,顺带用纸巾给他擦了擦脸,“难得的优点,都给你自己破坏了,超~烦人的啊。”甩了甩头,稍稍给羽风薰脸上抹了点胭脂,掩盖住他哭红的眼眶。

“来来!羽风!一直没吃饭肯定饿了吧!多吃点!快吃茄子!我不喜欢这个!唔哦!看着都冒寒气了!”刚想吐槽守泽千秋的嘴巴是机关枪吗他听的有点头晕,就被喂了一口茄子。

“......唔唔!小守你挑食也有个限度好吗!”但是不珍惜粮食也不行,一边濑名泉逐步微笑的模样越看越像威胁,更何况就算绑的松了一些可还是被绑着的,没办法自由活动,他还是把其他话给吞了下去。

看着守泽千秋帮了自己的份上,礼尚往来......虽然他确实承受不住守泽千秋一看到茄子就抱住他,就替代守泽千秋把他的那份茄子给吃完了。

难得没有其他人来打扰,三个人一边吃一边闲聊了一会儿,当然给羽风薰喂食的还是守泽千秋,濑名泉看着他俩互动有点想学羽风薰最擅长的“我*”,有点不雅观他还是把这话咽了回去,说了一句“超~烦人的”,迅速的远离两人,一脸嫌弃的站在稍远处刚要被守泽千秋拉了回去的时候,濑名泉看到了朝这儿走来的大神晃牙和朔间零。

“交班时间到了?那我们走吧守泽。”自知接下来他们组合内部的事情他和守泽千秋无处插手,濑名泉用眼神示意守泽千秋赶紧撤退。

“呜哇羽风!祝你好运!”还对着羽风薰比了个手势的守泽千秋,内心还是有点慌他们给羽风薰放风这一事是否会暴露的,趁着刚背对着对面两人他给羽风薰又绑了回去。

 

“......让本大爷打你一拳这件事就算结束了轻浮...羽风学长。”

隔着不远距离,大神晃牙的愤怒直面传给了他,还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他的侧脸已经挨下这一拳了。

“呜哇!我反对暴力!脸这么肿,会吓到女孩子的吧?”此时朔间零正在帮他解绑,好在他们还算听了点羽风薰之前的抱怨,手臂上要是有什么明显的勒痕,确实很难解释。海盗船长的手顿了顿,感受到绳子虽然还绑着但是似乎有少许松动,没有停下动作,也没有打断羽风薰和大神晃牙的对话。

“烦死了!喂阿多尼斯!给羽风学长拿点冰块来!只要在第二天演出前消肿就好了!”大神晃牙依旧瞪着羽风薰,丝毫没有介意以下犯上的问题。刚刚杀气腾腾地直接打上来了,现在又成了吵吵闹闹的后辈,知道自己理亏的羽风薰也不再多说话。

“大神,你真的挺会指使人的。不过这确实很有必要。”阿多尼斯一离开,就只剩大神晃牙单方面瞪着羽风薰,然而羽风薰和朔间零两个人的注意力完全捉不着边。

“......喂!两个老家伙!”看着两个人似乎都没有理他的意思,叫了一声也就朔间零回头看了他一下,他气愤但却没处使,知道这两个人大概都听不进去什么了,让阿多尼斯把冰块丢给朔间零就继续回去吃烤肉了。

“大神......?就这样走了吗?”

“阿多尼斯,剩下的就不是我们该管的了,吸血鬼混蛋应该也会好好说说羽风学长的吧。走了,继续吃烤肉去!”

阿多尼斯还是有点担心两人,又回头看了一眼,大神晃牙直接搭着他肩膀,走了。

 

“......薰君,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的吗。”等后辈们走了,朔间零才开口,然而那个刚刚被松绑的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坐在甲板上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正如大神晃牙所说,估计只靠语言是叫不回来的了。于是朔间零直接把冰块贴在他脸上。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的羽风薰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极近距离下朔间零放大的脸。

“呜哇!朔.....朔间桑?!”这个距离已经越过他和男人正常交流的安全范围了,下意识的想往后退去,却忘了刚松绑的手臂还是酥麻的状态没法支撑住身体,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就在他头快和地面亲密接触造成伤害的时候,朔间零放开了冰块直接搂住他的腰扶住了他。

在手臂和脸部都受伤的情况下,还好脑袋没伤到......只是这个姿势怎么看怎么怪啊!冰块已经掉落摔碎了,他的脸部又恢复了热度,被打的那一块似乎在他脸红起来的同时更突兀了。

笑着打了哈哈,试图推开朔间零自己撑起来的羽风薰又恢复了他原来那样嬉皮笑脸的模样,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这样才对。

但是他没有做到,他发出了颤抖的不像他的声音,“朔间......我没事了可以放开......啊!”他的手臂不听话的疲软下去,这次朔间零没在他面前了,闪到了他的背后,于是羽风薰正好倒入朔间零的怀抱中。

羽风薰:“......”

两次都体不从心,红了半张脸的他决定以后得加强锻炼了。但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这个啊!两次直接的身体接触,要不是现在他真的没有力气去逃脱这个温暖的怀抱,他绝对会跳起来到一边说“我*”的......吧?没有想象中的厌恶,大概是对朔间零这张脸厌恶不起来好吧这还算是合情合理。

 

“......薰君还没清醒过来吗?拿老人家当靠背好过分oioi......”哦,可以的话他真想挣脱出来说我不认识这个人啊。

“......朔间你也看到了,一时半会儿我是起不来的了,拜托你给我当靠背了,之后会好好报答你的,真的真的♪”虽然这样靠着也是真的挺舒服的。

“......都怪薰君,冰块掉在地上了喏......现在吾辈也被当作汝的靠背,没法再去拿冰块了。”朔间零饭没吃多少,前面大神晃牙就已经催促过他好多遍了,这会儿后辈终于走了,他抽出一只手握着番茄汁静静的喝了几口。

“......朔间这话听起来倒是没那么伤心呢。”

非常明显的感受到了后面身体的一震,他刚想问朔间零怎么了,这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汝的脸要是花了确实很影响演唱会,如果薰君不介意的话,就用吾辈吸血鬼的体温给薰君冷一冷吧。”说是有询问羽风薰的意见,但是还不等他反应朔间零的手直接抚上了那块红肿,略低的体温虽然不及冰块,但是被陌生的手触碰到柔软的脸部的时候还是抖瑟了一下。

“喂......朔间!”羽风薰现在觉得很不妙,他已经完全来不及阻止朔间零了,吸血鬼的手轻轻抚摸过肿起的地方,脸部的热度不减反增,惊讶之余他却逐渐习惯起来,甚至离开的时候仍然眷念着他的体温,顺着朔间零的手再蹭了两下。

“哦呀,没想到薰君这么缠吾辈?”调笑声。但他已经顾不及温度是否出卖了他。

“......哼。”继续蹭着吸血鬼舒适的体温,他多少感到好一些了。

 

“那么薰君,吾辈虽然是说过将后辈交给汝了,但是薰君做的有些过火了,小狗都忍不住对吾辈大发牢骚了呢。小狗是惩罚过汝了,对于给吾辈的补偿,吾辈也要小小的惩罚一下汝。”老年人的口吻用正经的声音说了出来。

“那么.....朔间要我做什么呢。”背靠着朔间零的胸膛,他看不起朔间零此时的表情,好在他们海贼的服装胸口处穿的少,透过薄布料,羽风薰试图偷听背后人的心声。再靠近一点吧,这样就能知道朔间的想法了吧。

“很简单。”

朔间零没有拉过他让他们面对面,反而让羽风薰更往下躺了一点,枕在他的大腿上,低头亲吻下来。

“?!”

嘴巴被堵住的羽风薰,暂且说不出话来只能配合着朔间零的节奏走着,氧气在两人口中逐渐减少,但是这个角度他没法推开朔间零,只好任由他动作。

......朔间零过了好久才放过他,他正想大口喘气缓解一下缺氧的不适,罪魁祸首本人还恶作剧般在他嘴唇边上咬了一下,让他意识瞬间清醒了不少。

“唔!朔间你干什么啊!”

“吾辈在干什么,薰君不是已经体会到了吗?......有茄子的味道,果然千秋君和濑名君让吾辈给汝的惩罚放水了啊。”挑了挑眉的朔间零,完全没有对他自己的作为感到愧疚。

感觉到被戏弄的羽风薰恼羞成怒,也不管体力不支的身体了强行想要坐起来,对于他来说的悲剧第三次上演了。

......这次他有进步,起码转了个身子然后正面给朔间零送了个怀抱。

“哦?薰君这么热情的吗?”

“我*!朔间零你放开我!”被男人抱着还被亲吻什么的,怒火已经压过了他的理智,挣扎不了的他只好一直维持这个姿势,锤了朔间零胸口一下。

......不锤还好,一锤隔着单薄的布料对方的心跳完完整整传给了他,虽然他之前确实想知道朔间零在想些什么,不过现在那边炽热的心跳就不是那个意思了啊!

“......薰君,不要乱摸。”无奈的朔间零揉了揉他头发,他轻提起羽风薰他作乱的手,在上面落下一吻。

“喂朔间!可以了没有!”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羽风薰脸更红了,想抽离他的手时,朔间零先放过了他。

“吾辈爱汝,薰君。”

“......你不觉得这顺序有什么问题吗。”喂喂,亲都亲完了不让反抗还一把抓捞进怀里,完全被带着跑的羽风薰有点欲哭无泪。

“......千秋君老是给汝放水呢,惩罚而已。”血红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他,脸上的温度没有退去又上来了。

“......朔间那么自信我不会拒绝?所以我说了那么多次我*你都当做没听见?”一找到能有余裕的地方,羽风薰干脆就整改人趴在朔间零身上了,这样至少没有头对着头,他还可以直接在朔间零耳边说话看他反应。蹭过他微卷的黑发时有些瘙痒。

“......听见了,汝现在的动作没有反抗了就是同意了吧。”完全顺着羽风薰本人的话说了下去,朔间零很愉快的感受到了左肩上对方脑袋的一震。

“薰君,难道不同意吗。”本来想拍拍羽风薰的后背让他再躺下来的,猛然想起海贼服装的背部都是裸露的,他的手还是顿在了半空。

“......没有不同意。不要让我说出来,朔间。”这次换羽风薰主动吻上来,他稍微放温柔了一点,可是还是蹭到了羽风薰脸上那块红肿,对方“撕”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汝还是躺下吧,现在的问题还是汝脸上的伤,躺下吾辈的手还能借汝。”

“......还是去拿冰块比较好吧,我和你一起去。”

“薰君起得来吗,那吾辈抱汝过去?”他怎么就没发现之前朔间零有那么粘人?

“......”在等朔间零起身后再蹲下准备抱起他的时候,想到面对友人这幅样子他实在没法接受,从后面绕了过去趴上朔间零的后背。

“oioioi薰君就这么欺负老人家的腰吗?”

“......闭嘴。”这种奇奇怪怪的言论真不能被其他人听到,更何况这儿还有【制作人】这一个女孩子在呢,他可不想颜面全失。

 

“哟,羽风!还好吗!”朔间零刚把他放下,看着守泽千秋又有冲上来抱住他的趋势,怪力吸血鬼直接横手把他抱了起来躲过了一劫。

所以他那么费心思也不要朔间零直接抱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另一劫难就这么被招了过来了。

“薰,零,关系变好了呢,真是太好了。千秋,回来,薰被绑久了撑不住了。”深海奏汰没有刻意压住声音说,不过他声音不大到不至于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但是再加上一个守泽千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呜哇!羽风!你们这是在一起了吗?”

被喊了这一嗓子感觉脸更热更肿了的羽风薰没有回答守泽千秋,先在朔间零怀里又锤了两下。“......你倒是放我下来啊。”

“......羽风,我果然看错......啊我没有看错,你果然和我是一路人啊。”好不容易羽风薰终于碰到地面了,濑名泉和守泽千秋又围了上来。

两个人不分由说架起羽风薰的臂膀,围成一个圈子,对还没缓过劲来的他又一轮穷追猛打。

“......所以你们这是,在一起了吗。”明明是疑问句,濑名泉完完全全的陈述出来却也不见得奇怪。

“......是。”

“哇哦你可以啊,羽风!我也想要有个女朋友啊!”又控制不住音量的守泽千秋,成功的又把大伙儿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小守,奏汰君不是......诶!奏汰君又去泡水了吗?”看着深海奏汰的人影没出现在甲板上,多半又泡在了海里,顺势引走守泽千秋真是太好不过了。

“等等啊奏汰!大晚上的泡海里很危险的!你也不会游泳啊!”

 

最麻烦的人走了,濑名泉和羽风薰对视了一眼,继续他们的话题。

“我怎么以前就没看出来你小子是弯的呢?”

“......跟天天对外追着游木学弟的你在一起比较,谁都比你正吧。”

“......那可是游君!”

“好的好的,我知道游君在你心里最好了。”看这话题估计是结束不了了,赶紧切断濑名泉接下来对游木真的一顿狂吹。这时候朔间零也拿着冰块回来了,看着诡异动作的两人,把冰块递给了羽风薰,安安静静地坐在他旁边看着海。

濑名泉以要去看看鸣上岚为由,迅速逃离了现场。

 

“明天的演唱会,朔间会参加的吧。”

“只要是夜晚,吾辈都会好好奉陪的。白天就请薰君好好代理吾辈的位置了。”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再做过火了,羽风薰也没有接话,倒了下去,又恢复了先前的位置,把冰块放在脸上。

“冰块挺冷的,朔间以吸血鬼自居,手无论有多少冷,终归还是温暖的吧。”

“薰君这么觉得就好。”

夜晚的海风不再炽热,清凉和温柔让两人都沉迷其中。

羽风薰不知道的是,其实朔间零早就跟深海奏汰聊过羽风薰和海了,夹带有那种炽热的心情,他说不出口去探究当时金发少年寄托于海上的情感到底是什么。差点被当场抓包之后他就更努力去制止他的好奇了,不过现在,似乎也没什么必要告诉他本人了吧。

奏汰君曾经说过,喜欢海的孩子一定是温柔的孩子。

海的胸襟很开阔,一定能容下孩子们所有给予它的情感;海也很温柔,正是因为它的温柔,才能孕育出温柔的孩子,让温柔的孩子相遇。

即使它喜怒无常,在伤到他们之后,也总是会把它最温柔的一面展示给温柔的孩子们。就连这翻滚的波涛也是如此温柔,夏风炽热,海风温柔。

海风(1)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真)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海风(4)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真)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海风(3)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真)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海风(2)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真)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海风(5)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真)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二月平 #朔间 #羽风 #
竖看斜看都不会是女孩子的大男人。 所以羽风连句真心话也难以脱出口。他没考虑过喜欢上男人的对策,不敢轻举妄动。他摸不透朔间,总不能把用在女孩子身上的一套照搬到他身上吧? 谁说暗恋是酸中带甜橘子菠萝...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
去,最终也只是看着它们在肩头融化。 不断有庆祝圣诞的歌曲传来,中央广场似乎在举行什么活动。两人都不是爱凑热闹的人,他们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挑选圣诞礼物。确切地说,是朔间陪羽风出来选礼物。 按对方的...
】情歌 # #朔間 #羽風
過他的回憶。 『君。』 想要依靠他,想要依賴他,彷彿一切的問題都迎刃而解。 ......不可能的。 『這首歌,吾輩是寫給君的。』 朔間的歌聲變成了一把刀,他深深地用它刺進自己的傷口,流出了大量...
】笼中鸟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
,指不定哪天就会发明出只要触碰就能杀死吸血鬼的武器。想到这里,朔间就打了个寒噤。 朔间将旁边的灰尘去,躺倒在长椅上。他急需好好睡一觉补充体力。 半梦半醒之间,耳边传来虚无缥缈的歌声,一点一点侵蚀了他...
】蒸汽发酵 #
by/ 黑白西米露   不是很有逻辑的东西......推理什么的瞎搞搞的x不要当真,朔间说的有几句话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恋爱的人都是笨蛋,这是真的:D 元旦快乐!高考前复活一下!浙江的孩子1.6...
】恋爱相谈 #偶像梦幻祭 #
by/ 废话bot   『恋爱相谈』   羽风在将头发干后已经是晚上十点过后了,整个大楼内几乎快要没有什么人。热水澡果然令人感觉舒适,他一边走一边想着同宿舍的舍友是不是已经休息时,忽然注意到一间...
【cp】Today #偶像梦幻祭 #
一起跑回家还稍微有点青春的感觉。朔间想喊他来头发,话到嘴边又停住了。   金发的小狐狸靠在窗户边,伸出食指来在上面划出几道水痕。三角竖线和心形,相合伞的形状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羽风在一边写上了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