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薰】街角咖啡 #零薰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08-19

by/ 黑白西米露

 

学校里的产物,祝我考试好运(?),50连终于出三周年薰薰了w有点毛病的我流看板w

字数7k8预警,祝阅读愉快w

既然有地下live house的老板会在橙汁里参水,那么咖啡店的老板在番茄汁里加兴奋剂也是可能的吧?

 

今天约会的女孩子遇到急事先走了,羽风薰一个人坐在靠窗的桌边。回想起女孩子俏皮又可爱的微笑,没有伴儿的他心情并没有因此变坏多少,一小口一小口的嚼着烤薄饼,望着街上来往的行人。今天是毕业日。
朔间零今天下午收到了羽风薰的短信,在大神晃牙的指导下,笨拙地打开了收信箱,看见的还是“不来”两个字。
“羽风前辈......今天还是不来训练啊。”在看到短信的那会儿,朔间零显而易见的失落,葵双子难得没有开玩笑话,阿多尼斯本来就沉默寡言,大神晃牙反而成了打破死寂的那个。
“羽风前辈的话......刚刚我和神崎看到他了。”阿多尼斯停顿了一下,不知是在斟酌着用词还是迟疑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的身上,“我向他打招呼,可是他没有理我,出了校门。”
“啊......这下麻烦了。”
“搜查范围扩大了好多呢。”葵双子互相看了看,又看着沉默的朔间零。
“朔间前辈......难道出了什么事我们非得都在吗?”
“唔......这很难让吾辈说出口呢。”
朔间零察觉到羽风薰在躲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首先是那人更加明显的拒绝任何身体接触,再到打了电话对方多半是装作没听见,更确切地证据就发生在不久前拍毕业照时在他怀中的挣扎。疏远的意味显而易见。
前提是忽视小狐狸甩开他肩膀时带着泛红的耳朵落荒而逃。
他的手上还残留着那人的体温,与他不同的,属于人类的温暖,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去靠近。
“吸血鬼混蛋你倒是快点说啊!”支支吾吾的朔间零,让周围人都紧张起来。
但是这份搭档以上的感情他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其实......吾辈想和汝等一起共进晚餐,在这愉快的夜晚。”
“诶?就只有这个吗?那直接和羽风学长直接说不就好了?”葵双子接上了话头,也看到了其他人的疑惑。
“吾辈担心......薰君又会说'我不要和男人们一起'这种话溜掉喏?”
“对了!要不麻烦一下小狗的鼻子把薰君找出来?”
“吸血鬼混蛋你认真的吗!”
“既然如此,不如先把地点定下来?”
“羽风前辈的事情先放一下,把leno独自放在家里我不放心,要不就来本大爷家里吧。”
朔间零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那么吾辈先走了,汝等准备一下,晚上就去小狗家吧。”
朔间零是真的没想到那么凑巧撞见了在咖啡店里咬着勺子发呆的羽风薰。
解散那会儿是午后三时,阳光还算猛烈,想要去街上买些酒水的他只能绕着路从阳光不直射的小巷子里走。刚从巷角里出来,视线正好对上转角的咖啡店,待他揉了几下眼睛,几片乌云适时代挡住了太阳,他才恢复了些许视力,一抬头,又被那人明亮的发色恍了神。
“薰君?”惊讶之余,他在窗外喊了几声,见人没反应,趁着阴暗的天,迅速进入店中。

“薰——君。”无奈那人走神太严重,见羽风薰对面没有人,又跟咖啡店老板打了个招呼,他毫不客气地在羽风薰对面坐下,这样似乎还不能够引起他的注意,特意又补了一句拖了长音的称呼。

“呜哇,朔间……?怎么会在这里?”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感受到突然的警觉,他不禁感到有些好笑,摆了摆手,羽风薰也没打算继续问下去,等着他的下文。

朔间零先没有回答他的话,看着服务员小姐走了过来,要了份番茄意大利面和一杯番茄汁。“薰君不也是?在这种日子里一个人出来喝咖啡?”挑了下眉,规避了刚刚的话题。

“不是的哦,约会的女孩子先走了,有点可惜。”“既然朔间有闲心出来找……”被有些暧昧的话击了一下,把想要说出口的词语又咽了回去。“……出来散步,平常这个点朔间不是还没醒吗?那么……现在就不是因为特别紧要的事来抓我的?:

“不愧是薰君“,轻笑了一下,”不过其实是有的呢?“没有肯定回答,对面的人神色已经松弛了下来,也没有对他擅自坐在对面——他约会的人的座位上说些什么,朔间零的心情顿时愉快了许多。“不过朔间似乎也没有要解释一下的打算?”

“先生,您点的意大利面和番茄汁,以及一份烤博饼。“服务员小姐优雅的放下托盘,将食物置于两个人中间。“朔间?我以及吃过了哦。”明明前面没有听见他点这个的,没能及时阻止朔间零,羽风薰有点挫败的叹了口气。以及被发现了吗?坐立不安的他,不管怎么样,看来朔间零几天呢是打算跟他耗着了。

“那么薰君,再多陪陪吾辈一会儿吧。”朔间零果然没有要走的样子。优雅的吃着面。

“如果是平常,没有可爱的小姐我可不愿意哦。”

“看在烤博饼的份上,仅限今天。”

 

羽风薰现在才意识到也许他和朔间零两个人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也许不是一个好主意。

只有情侣间才会干这种事的吧?但是现在朔间零已经开吃了,他没有能力去阻止了,加之还是朔间零主动找上的他,答应都答应了,再反悔也不大说得过去。

他吃的是甜食,可以拿起来吃,不用一直低着头,真是非常方便呢,还可以看——

不对不对不得,这样一抬头不就是得正面对视朔间零了吗!搞得他很想偷看帅哥的小女生一样是怎么回事!

刚有抬头舒展一下想法的他被吓了一下,生硬的将头埋下去。动作夸张的挖了一勺烤博饼上的奶油做掩饰,赌气的吃了下去。

“咳咳……”  

朔间零自然是注意到了,毕竟坐在他的正对面,稍有动静他都尽收眼底。

“薰君,是被噎到了吗?”还不忘好心的递上一杯水给羽风薰,站起来打算给他顺顺背,被羽风薰用手势制止了。他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好在羽风薰顺势接过了那杯水,让他没太尴尬。

“我没事的朔间……咳咳。”还不是因为你好吗!

“……荀军不是说自己已经吃过了吗?还这么着急把自己噎着了,汝真是……”

“啊停停停!朔间真的越来越像个老年人了。对了,之前跟你说的毕业之后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吾辈会陪汝的。“

……等会儿,这话怎么听怎么怪是怎么回事。不过那个人出乎意料的黄快,心脏细小的欢呼雀跃着,只要能在他旁边就好了。

“哇哦,朔间会这么主动真是难……“而对面的人已寄回在继续,甚至都不等他说完,”毕竟是薰君主动的嘛。“那个人非常及哦啊花,以偷食他人的心为乐还不知足,耳根子的热度攀升上脸颊。

“薰君吸纳在是我重要的搭档了呢,是不是应该做出一些改变?“深谙朔间本性的他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事后如果再给他一次回答的机会,他就应该选择回避这个。

“诶?那朔间先把自己的老年口癖收一下如何?“羽风薰有些事后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正在把自己推向另外一个极端。已经太迟了。

“那么,来练习吧。薰君。“明明是下午,魔王却苏醒了。

近在咫尺的他,和带着和蔼笑容的吸血鬼。啊糟糕,羽风薰甚至能在对方血红的瞳孔中看到慌张的自己。

午夜提前来临了。

 

今天是毕业日,羽风薰本来并没有逃学的打算,收收小学妹的礼物他还挺高兴的,一到拍毕业照的时候,看着三毛缟斑大大咧咧地和守泽千秋勾肩搭背,深海奏汰安静地站在守泽千秋另一边,而濑名泉也为了防止月永雷欧突然间的灵感爆发手舞足蹈而走不开身,留下他一个人,有些尴尬的站着。

一个人站着其实问题也不大,他总能等到一个时机溜去小守小濑那边,一起拍张毕业照就完事。

可是朔间零永远是那个打破他预想的人。

“薰君?不去跟濑名君他们一起吗?:似乎是老爷爷的人设做多了,这也是以长辈的身份对待后辈的关心吗——可他现在不想听到这个。

想听到的会是什么?或者说,他到底在期盼着什么?是朔间零一次次对他的纵容,还是演出前私下里给他补课的温柔?还是……

明明朔间零知道原因的,他刚想委婉的拒绝——

“不如羽风也过来和我们一起吧,两个班可以互相促进交流一下。”天祥院非常顺利地占据了日日树涉右侧的位置,莲巳敬人被拉着站到了天祥院右侧,鬼龙红郎自然跟着。不用说也知道斋宫宗想尽可能离仁兔成鸣近一些,面色不善地盯着一旁的青叶纺。A班B班和快就融入到了一起。无奈形势所迫,他拒绝不了啊——

“……好吧。”他顺从地往朔间零那边靠了靠,距离不近不远。而朔间零一把把他捞过去,搂着他的胳膊,他动弹不得。

至于妥协了什么,他也不明白。也许那个人的话语,他本来就拒绝不了。

心里胡乱飞溅的火花,不断地向四周迸发出去,每一点零星的火焰都是留下烙印的罪魁祸首,只要不小心被接触到,就会留下紫红色的淤青和黑洞洞的裂口。一天一天,不断寻求着女孩子们温柔的安慰,最终补回来的又有多少。心脏一天天被酸蚀的水泡胀,出现溃脓的地方也越来越多。隐隐约约地看到了未来腐烂了的自己,又不敢伸手去尝试微小的可能性。

搭档这一关都过不去,还有什么未来可言。

在星曜祭上他和朔间零坦白了一些心事后,他们确实走近了许多。虽说是自己主动邀请朔间零一起出道的,他们之间也需要更多的磨合——

但这并不能成为朔间零直接搂着他拍毕业照的原因好吗!这是毕业照诶!

小濑,帮我。用眼神向不远处的濑名泉打暗号,却收到了守泽千秋猝不及防的关心,“羽风——?你是眼睛里进沙子了吗!不用怕!英雄来帮你了!”显而易见的误会,不过他现在也没空去更正了。至于脸面什么的,等他逃出来之后再说吧。

濑名泉自然是读懂了他的意思,可他站在那儿,回了一个戏谑的眼神给他自己领会。开什么玩笑,你羽风薰和朔间零号上了本人还想让我来横插一脚?看着羽风薰逐渐抽搐的嘴角,濑名泉不禁感到有些愉快。话虽如此,他还是想让那个陷入恋爱苦恼中却毫不自知的家伙自己清醒过来。

“守泽——回来,羽风那家伙可好着呢。”“啊——?!”

本想着被误打误撞的守泽千秋解了围也好,濑名泉这个兄弟当得可真是实在啊。他气的牙痒痒,可拿正得意的看着他俩好戏的濑名泉没办法。

 

“一,二,三——茄子!”

“啊啊我最讨厌茄子了为什么要喊这个!“”守泽你是笨蛋吗!不要动啊!照片会糊掉的!“”Non!我不满意,再来一次!“

在朔间零旁边立着的他,姿势开始僵硬起来,被朔间零握着的那一块地方隐隐作痛,明明那个人很温柔,总是会担心是不是会伤到他,连力度中都带着绅士风度和温柔。他一直很温柔,对所有人都是。

就像是针芒扎身般的刺痛。

他在拍完毕业照后趁着朔间零不注意,一松懈逃脱了他的禁锢,身后是后辈叫他的声音,但是他没有回头。

“你能不能有点志气,一遇见朔间就像个女孩子一样。“来自濑名泉,拍完毕业照后的五分钟。

 

“薰君提出的第一个意见,吾……我尽力吧。“尽管之前羽风薰意见跟他提起过很多次关于口癖的问题,现在真正要走出校园去探索更为广阔的空间,他才开始去接受。“恩恩,这样朔间有点大众偶像的样子了哦,偶尔像一点二年级时的魔王大人,也挺帅气的哦?”漫不经心的大话,小心翼翼地斟酌,不能再陷入危险了,羽风薰。

 

朔间零愣了。

被私下里心心念念的人当面夸赞是什么样的感觉?

朔间零对羽风薰的想法早在星曜祭小少爷缺席那会儿告诉了整个Undead,这其中当然不包括他个人情感的看法——“互相扶持,相辅相成的感觉吗……吾辈,也想和薰君成为那样的关系啊。“明明就在半年前说过,现在想起来恍若隔世。

仅仅只是想相互扶持吗?“两枚看板”的称号联系起来的关系就只能到这种程度吗?

朔间零不是没有想过,若是当初没有强硬地拉拢羽风薰成为“两枚看板”的话会是什么样子。现在那个人已经好好的在他身边了,可他还是不敢,他终究是怕留恋于花丛中的羽风薰对他只是浅尝辄止,或者是根本没有多余的想法。一旦有男性接近那只金毛狐狸,他就会机警地躲开,时刻强调自己是个直男,却又与守泽千秋、濑名泉和深海奏汰有着不浅的关系。

他真的是人如其名,像羽毛,像风,像香气。

直到他主动向自己伸出手,仿佛才看到些许真实的明亮——作为两枚看板,满世界的跑,参加各地的巡游,去各地旅游,没有句号的未来,这是不是,有点像长途的蜜月旅行啊。

“薰……薰君,老人家的心脏可不大好喏。“看着一下子气势又弱下去的朔间零,羽风薰感到有些好笑,放轻了一些警惕心,”可朔间之前也是这么说话的吧?老年人口吻又出来了,唯唯诺诺的朔间是不会被小蒲公英们喜欢的哦,好歹减少些吧?真的真的。“现在羽风薰倒是像个真正的指导者,认真的练习起来。”要是平常薰君也有这种干劲就好了呢。“朔间零轻轻放下叉子。”诶——之后会的啦,毕竟和家里人说好了,也和朔间约定好了嘛。“慵懒的语气,而他的主人似乎没有注意到措辞的不对。

“话说回来,薰君一直叫濑名君守泽君的昵称,和深海君也是直呼名字的,就连对吾辈的弟弟凛月都是叫名字的,为什么对吾辈……我就不能呢!“下意识就说了出来,气不打一处地又补了一句,”吾辈也是薰君的粉丝,薰君就对吾辈这么冷淡!“一口气说完后装作不想理对方的样子,有些别扭地把头扭了过去,吸了一口番茄汁。

这回轮到羽风薰愣了,“可是朔间是前辈嘛……“

”吾辈好久没有听到薰君称呼吾辈“朔间前辈“了?”

“还不是因为你留级了……”声音越来越小,羽风薰自己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偶像界没有前后辈之分的,薰君。”用口型叹了口气,朔间零双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那……那好吧,零……零君?“直接称呼名字什么的,还是很奇怪啊,在念完Rei的发音后,适时地加上了尊称。

羽风薰承认,他确实是有些怕这个老谋深算的吸血鬼的,他几乎是从嘴巴里挤出这几个简单的音节,加上脸颊两侧攀升起来的热度,他想压下去都难,更何况那吸血鬼还在盯着他呢。一不小心,就会被吸血鬼吃掉,这看起来是真实存在的。

正对面黑发血瞳的吸血鬼就是最好的证明。

“恩恩,薰君是个想做就能做到的还在呢。“双眼眯了起来,吸血鬼的心情似乎很好,慢条斯理地又开始了近视,被遗忘的意面又找回了存在感,鲜红的颜色与吸血鬼眼睛的颜色无异。

要是朔间零不开口说话,那确确实实是个地道的贵公子,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彰显着主人良好的礼仪素养,卷曲的黑发安静的依偎在他的脖子两侧……

啊不好,一想到脖颈,就又想到了复活祭上朔间零的族人们不分由说的把他五花大绑起来,丢进朔间零常睡的棺材中,在不少他的粉丝勉强,露出他脆弱的脖颈给意识清醒的朔间零,那人也是非常地配合,毫不客气地把他领口解开,尖牙摩挲着他的青色脉络,跳动着的血管,仿佛下一刻就要迸发出鲜血。

朔间零那时咬的不重,可他这么一咬,他的心联通血管一起发胀起来。

“朔……朔间。“吞咽了口口水,羽风薰意识到似乎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朔间零。”薰君这也不是叫回去了?“朔间零优雅地卷起一部分面,淋上些许番茄酱,递到羽风薰面前。

“……我这也是需要时间的嘛。“小声地比纳博这,他不明所以地看着朔间零。

“那么,为了加快这个过程,薰君也来尝试一下吧。“

“才不要。“

看对方完全就是一副你不吃我接着等的样子,羽风薰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凑上前去够它,“……真拿你没办法。“不就吃一口吗,他难道还怕这个不成?

作为朔间零同年级的校友兼组合搭档,他已经不知道看见多少次朔间零随身带着番茄汁在校园里晃悠了,同组合的后辈大神晃牙,甚至把学校里种的蔬菜品种全都换成了番茄,再加上朔间零打给自己的电话要么是求助要么就是番茄汁快没了。

朔间零对番茄汁的执着程度已经不下于对他本人中二人设的敬业程度了。

 

只是蘸着番茄酱的话其实还好,小心翼翼地吃完缠在叉子上的面条,舔了一下边上的番茄酱,酸酸甜甜的,加上意面类似于吃番茄空心粉的味道,味觉上的冲击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强。

但给予朔间零的视觉冲击就没有那么弱了。

等会儿,刚刚羽风薰完全没有迟疑地就接受了?!其实,一开始朔间零是打折些许小算盘的,故意把话题引到搭档关系上,再进行下一步的试探……羽风薰的直男人设全校界知,有男人碰一下他都会躲得远远的,在背后也许还会有“我*我*“的回音,他猜测羽风薰多半不会接受他这个邀请,加之咖啡店里窗边对桌这一条件,暧昧的意思他不会不懂,想着那人多半会被自己这一举动气的脸红。

羽风薰非常顺从的把面吃掉了这确实在他意料之外,还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叉子,略带有色气的动作他做起来毫不违和。

“蛊惑人心的狐妖“

这种时候真的挺像狐狸的。

现在脸涨红的估计是他自己。

心思归心思,吸血鬼表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仅仅只有片刻的震惊,还是被对面的人看到了。

“零君?意面挺好吃的哦?“出乎意料地没有多想,非常坦率的把感想丢给了朔间零,一仰头,把纯净水喝完了,茶杯见了底,沾上了些许红色水珠。他不是不去多想,只是习惯性的一到了练习,把一切都放心的交给了他的搭档,在这种时候,他的搭档确实意外的可靠。

“既然薰君觉得不错的话,那么就来试试这个吧。“

来了,危险的饮料,不知道浓度为多少的番茄汁,在两人头上吊灯微弱光芒的映衬下,颜色变得愈发鲜艳起来,似乎不大妙的颜色,不知道里面参杂着什么。颜色越鲜明明亮的东西越危险,羽风小少爷听过这句话好多次了,他之前去酒吧前哥哥对他的劝阻。

“这个,就当做开启未来两枚看板的起始点,也作为对过去的朔间零和羽风薰的饯别礼吧。“朔间零笑了,他们的未来才正要开始,高中三年落下的,总有机会能补回来的吧。”吾辈的同伴,和吾辈一起堕落吧。“

…...明明做出的是“干杯”的开场白,可为什么到了羽风薰拿笔拿就成了另外一种意思了啊!

看着朔间零托着杯子伸到两人中间,也许是刚刚意面的影响,让羽风薰误以为也是直接让他喝的意思了。回忆了一下刚刚说得好,好像确实不大对劲……他忘记给羽风薰添上番茄汁了。

他忘记了羽风薰刚刚已经把水喝完了这件事,现在他的杯子里已经空了,没有什么好干杯的了。朔间零扶额,不过看羽风薰没有拒绝,难得的乖巧,他一时半会儿不想去打破这种气氛。

“啊!快看!是Undead的朔间零和羽风薰!两人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

“咳咳…….“今天第二次被呛到的羽风薰,咳了好一会儿还说不出话来,拿了两张餐巾纸抹去了嘴角溢出的番茄汁,因为刚才他剧烈的动作,吸管被打了个转儿,一部分番茄汁被甩了出来。

鲜红色的不明液体,这看起来好像有点像杀人现场。

不不不,这种事怎么样都好啦!现在对米的朔间零强行忍笑的样子让他有点不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零君不打算辩解一下吗?“路过的女孩子其实已经走掉了,但是羽风薰咽不下这口气,”关系很好?哪里见得啊。“

“薰君没有注意到吗?吾等亲密地……“”不是这个我知道啊!是在说你为什么不辩……“看着越来越激动的羽风薰,有点克制不住的声音和唐突的起立引起了店里其他人的关注。

“薰君要吾辈说明什么呢?吾等关系很差吗?”叹了口气,朔间零站起来把激动过头的羽风薰按回了座位上,站在他侧边,几乎是贴着耳朵说了一句“没有别的意思了吧,薰君不需要那么激动的。“

拾起习惯,看着杯中的番茄汁的深色已经少掉了一大半,朔间零又叹了口气。

“薰君喝了那么多吾辈的番茄汁,再加上刚刚给吾辈添的麻烦,现在吾辈头好晕哦,oioi…….”明明是撒娇的语气,在近在耳畔的位置听来就像恶魔的低语,他不敢动了。“那么……零君想要我怎么办呢?再赔零君一杯番茄汁吗?”

他没有下半句话了,虽然本来也不打算再接话了。

朔间零直接摁过他的脸亲上来了。

“不必客气,就请薰君连本带息偿还吧。“

羽风薰现在开始怀疑那杯番茄汁里到底有没有放奇怪的东西了,地下live house的老板会在橙汁里参水,那么咖啡店的老板在番茄汁里加兴奋剂也是可能的吧。

 

事后:

“薰君?又走神了呢。“虽然刚刚确实是有那么点突然,对方当机一下也是在预想之中,可应该不至于直接死机吧。”零君这种时候要我那么专注是想干什么。“撇了撇嘴,他把头转开了,现在有点无法直视朔间零。

“薰君不专注是想着再去出轨哪个姑娘吗!oioi……“

“……零君知道我想说什么吧。“

“薰君也知道吾辈想听什么吧。“

看着轻轻笑着的朔间零,两人对视了一会儿,羽风薰学他刚刚的样子,靠近朔间零的耳朵,轻轻说道:“我喜欢你哦。零君。“

 

“所以这就是零君说的特别重要的事?“

“唔……其实不是,本来就是想借训练为由见见薰君的,可被绕进去了……今晚要去小狗家吃饭呢。“

“诶——所以我不重要咯?“

“不是不是,听吾辈解释啊!“

“时间也差不多了,如果是零君的邀请的话?“

“那么……有幸能邀请羽风小少爷跟吾辈走吗?“

“当然。“

】その居場所は #偶像梦幻
食不知味,把芥末吃下去了也没发现;并且最近,不,就是刚才。”   轻轻抓住了胸口的衣服,看上去十分困惑地歪了歪头。   “为什么听到君的名字,或者想到君的事情,这个地方就会‘咚’地发出一声巨响呢...
】刀尖玫瑰 # #偶像梦幻 #朔间 #羽风
那个人毫无自觉罢了。羽风笑着和朔间谈话,扯起的嘴角有些抽搐,他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偶像也是人吧,像君之前追小姑娘那样?” “欸,都说了我不喜欢她了啦......爱情是人生的坟墓,君那会儿还...
】求婚指南 #偶像梦幻 #
。   他的眼眶是红的,果然是快要掉下眼泪来,但却是在笑着的。   “在这里感觉像是在被妈妈看着一样。”   羽风极少提到他去世的母亲。朔间听到这句话后,想要为他擦擦眼的手顿在了半空中,向来作为...
】君の居場所へ #偶像梦幻
在发信人简短的对话框里。   “君,能来接一下我吗?” 绿色的对话框后面紧跟着一串地址,是市中心的一家清吧,在周末就会人满为患,每晚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偶像们的演唱会。   发信人是朔间。   出租车...
】待命名 #偶像梦幻 #
这样就好,可小狐狸却没有善罢甘休,变本加厉地采用语言攻势让他陷得更深,星耀结束后的第二天他的心脏还在狂跳不止。   栽了。   羽风一万分认真地看着他问要不要一起出道继续做偶像时,朔间彻底栽在了...
】粉丝心境 # #偶像梦幻 #朔间 #羽风
。   朔间是同组合羽风的粉丝。   这是在星曜上那人毫不掩饰说出来的话。 “因为,吾辈是偶像君的超级粉丝哦。” 还站在台上的他们没来得及关耳麦,这句话通过会场里布置着的大小音响清晰的传达了...
【cp】二次初恋 #偶像梦幻 #
转告朔间似乎有事要找他。最抗拒的事情还是来临,羽风觉得自己最可能会露馅的地方就是和朔间的相处了。   高中时他对这位队长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从星耀之后才好像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在意,交往后早就养成...
【cp】Today #偶像梦幻 #
入内心,羽风一时分辨不清朔间这是在认真地说还是平日里一样随口的暧昧话语,大脑反应不过来,只听站在自己身前的人开始慢悠悠地计划起了日程。   “上午的时候先随处逛一逛吧,可以吗?”朔间勾起嘴...
】回档 #偶像梦幻 #cp
模样,刚打算柔声说一句早安,羽风就像是离弦的箭似的迅速躲远。   朔间原本就还处于半梦半醒的朦胧状态,在这一躲下彻底清醒了过来。   缩在一的羽风脸上写着惊恐,不可置信地看向朔间,低下头看看...
】色令智昏 # #偶像梦幻
还是一眼就令人惊艳,午后暖意融融的风撩起他的发梢,那瞬间几乎像是一幅绝世油画上的主人公。朔间好像记得他,看他的眼神像是在和老熟人打招呼,轻轻地牵动起嘴,对他露出一个完美又灿烂的笑脸。   羽风没想...
】心脏失眠 #偶像梦幻 #cp
原因,即便在日后才一点一点浮出水面。   两个人结着伴开始了初步面向全社会的偶像活动,在朔间的身边渐渐地发现自己对他的每一秒都很心动时已经算是病入膏肓,羽风忽然发觉自己产生了最丑陋的愿望——如果后辈...
】无期徒刑 # #偶像梦幻 #朔间 #羽风
,平常没有精神的朔间难得的振奋,他本来应该是为此感到高兴的才对,可那两人依旧讨论的热火朝天,羽风完全插不进去他们的话题。 在叫了数次没有得到回应后,他安安静静地盯着朔间看了一会儿——那人前面有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