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薰】讳莫如深 #零薰 #偶像梦幻祭 #朔间零 #羽风薰

sodasinei 2021-08-19

by/ 黑白西米露

 

这篇其实是之后的一篇《缱绻依旧》的番外,关于羽风薰那时候写的信的内容究竟是什么。先行预告一下。

话说我从来不搞hs为啥我文被查水表了一半多.jpg,查完以后应该就能恢复了我就不补了......听说是要三个月以内orz

 

致零君:

生日快乐,寿星。

也许你会觉得过生日只需要祝福一类的就足够了,可我觉得有些不甘心,就在这封信里稍微和你说一些吧,我不是零君那样的天才,淡薄又贫瘠的词语也许会让你见笑,不过,至少希望你能看到最后。

恭喜成年,零君。初次见面时,我确实想不到我们会一起走到现在,这三年的时光有些恍惚,不知道是因为零君还是因为Undead的大家,只要在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会转瞬即逝。现在想来,还是很感谢零君邀请我加入Undead的,第一次见到零君,被称作五奇人的你们和我们之间的差距我已经明白了,可零君偏偏还是邀请了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看上我的是什么——毕竟我只是一个喝着掺了水的橙汁帮忙看场的平凡人。零君很耀眼,组合以你一个人为中心也可以,但是你拉着我成为了“二枚看板“,还同意了我无理取闹的条件,我很吃惊你真的会把我的玩笑话当真,还一直持续到了高中毕业。

说到这里我还是想抱怨一下,二年级那会儿零君不间断的跑去国外——也许你是为了寻找能够治疗凛月君的医生,这我能理解,但是这样担子一下子全都压到我身上了,很辛苦哦?真的真的,那时候晃牙君很闹腾,没你不行呢,阿多尼斯也一直保持沉默,我和莲巳君都没什么办法呢?被你看上的“二枚看板“还真不是那么好做的,虽然零君很信任我是好事,但我也不希望那时候的零君就那样一了百了,突然从国外回来后的零君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不知道零君为何从风华正茂变到了苍老暮年的模样,朝思暮想的人一夜间换了模样任谁都会吓一跳吧。我不清楚零君在国外究竟遇到了什么,也无法再去指责过去的你什么,只不过,过去的我和晃牙君都不能接受的是活在当下却跟行尸走肉一般的你,我们是被你挖掘出来的人,要是首领都先举起了白旗,我们再愤慨也无济于事吧。

我不想要undead像Deadmans一样解散,虽然这话在我说来可能有点滑稽,不过好不容易成长起来了,我也是越来越喜欢零君,喜欢上大家了,我也开始能体会到零君的想法了,就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二枚看板“作为父母看着后辈们长大的感觉,虽然我确实很讨厌零君这种倚老卖老的强调,但当我喜欢上和你在一起之后,就不知不觉地和你一样了呢。

也许我得了一种病?在遇到零君之后的每一天都在加重,也许我是真的离不开零君了吧?不管是责备过后的温柔,还是雨过天晴的温暖,带有温度的手,原来是真的存在着的啊。明明零君自己的身体也很弱,在工作后努力调整状态的你我也见到了,虽然昼夜伏出的魔物也很帅气,但是我们是给大家带来快乐的偶像啊,为了小蒲公英们我们自然要做到最好,小濑都这么说了,我们Undead也不能落下啊。虽然这有点勉强零君,毕业后也要一起做偶像一起出道也是我提出的,但是“二枚看板“的时间才正要开始,零君也是这么想的吧?所以才同意与我一起出道,善始善终,零君既然这么执着于吸血鬼的人设,我也不用多说什么了吧。

我很高兴能成为“二枚看板“之一,不仅仅因为考虑到我自己未来的出路,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搭档是零君,零君很聪明能明白我想说的吧?现在,我跟那时候的零君想法是一致的了,我也希望“二枚看板“的我们真的能成为你口中说的“相互扶持,相互照顾“的样子。毕业不是结束,虽然要和后辈们暂且分离一段时间,我们也有只有我们才能做到的事情,靠着我们两个人去撞开一条路,让在这之后出道的后辈们轻松一些,Undead才能真正立足于偶像圈吧。我知道零君很厉害也许这个对你一个人来说也算不上什么,但是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Undead、轻音部和原先的三年级,零君不用再一个人撑着了哦。

我很明白零君想要保护我们的心情,但是我们现在是站立于同一平面的伙伴了,我也不是总需要零君抱着的小孩子了,明明只大我了一岁,零君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我偶尔也会想依靠自己的力量去站在“朔间零“的旁边,让大家认识到我不是靠着”朔间零“才走到现在的,这样,才能真正成为你想要的“二枚看板“中的”羽风薰“的样子吧。话虽如此,我还是那个”羽风薰“,是会与你一起聊着轻浮话调笑后辈的”羽风薰“。我也不会拒绝和你一起喝茶的午后,或是在舞台上默契的对视和回应,我不介意你的一点小脾气,这样的零君才更有人类的样子,你已经是人类中的一员了哦,我的搭档。

也许“二枚看板“的路没有终点,也许我也会偶尔的消沉,可我已经和家里说过会做偶像并坚持下去的,我也不介意未来一直在你身边的,毕竟零君自我生活能力很差,没有我也不行吧?总之,一直以来,真的很谢谢零君。

羽风薰

】刀尖玫瑰 # #偶像梦幻 # #
那个人毫无自觉罢了。笑着和谈话,扯起的嘴角有些抽搐,他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偶像也是人吧,像君之前追小姑娘那样?” “欸,都说了我不喜欢她了啦......爱情是人生的坟墓,君那会儿还...
】粉丝心境 # #偶像梦幻 # #
。   是同组合的粉丝。   这是在星曜上那人毫不掩饰说出来的话。 “因为,吾辈是偶像君的超级粉丝哦。” 还站在台上的他们没来得及关耳麦,这句话通过会场里布置着的大小音响清晰的传达了...
】你与我与十一月的烟火 #偶像梦幻 # # #
by/ 風邪   *ooc有,私设 *生贺生贺 *老哥生日快乐!!! *意味不明 住在同一小区。 由于城市用地越来越紧缺,他们小区的住房挨得很近。从这栋楼的阳台到旁边楼房对户的阳台...
】造物者 #偶像梦幻 # # #
找到了这座木屋,想等雾散去再赶路,然后汝就来了。直接撞在门上吓了吾辈一大跳呢。接着摸了摸胸口似乎心有余悸。 又不是我想撞上去。抱着手臂想。 见他还是没说话又问他应该怎么称呼。...
】虹色水晶 # #偶像梦幻 # #
,调皮地吐着舌头,起伏着的胸口,单薄的衬衫看起来很凉快,似乎能看到更里面的肌肤。几乎轻不可闻地呼吸声,在夏日里更显得燥热。   很好看,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   无论那人怎么推脱...
】无期徒刑 # #偶像梦幻 # #
,平常没有精神的难得的振奋,他本来应该是为此感到高兴的才对,可那两人依旧讨论的热火朝天,完全插不进去他们的话题。 在叫了数次没有得到回应后,他安安静静地盯着看了一会儿——那人前面有微微...
】白头发 #偶像梦幻 # # #
这么近,落下色阴影刚好遮住部分光线。敞开的衬衣领子露出一大片尚好的肌肤。 君在干什么?有些好奇,他合上书准备转过身面对时,对方却压住他的肩膀叫他别乱动。 桑有白头发了呢~是最近太累了...
】老年人别偷懒快干活! #偶像梦幻 # # #
扫地的瞟了一眼视线的发出者,不满地说,桑也别光看着好歹帮下忙啊。 吾辈在白天没任何力气,君就饶了吾辈吧。汝不是家政全能吗?物尽其用。声音很轻,气若游丝,就像一件易碎品。 他...
】将恋人射杀之日 #偶像梦幻 # # #
一个微小的动作,月光也跟着在空中流转。 怔怔地望着人,害怕他一个不小心从墙上摔下来。 眯起眼睛,想要努力辨析脸上的表情。最后看到的是毫无波澜的瞳眸,以及从左肩蔓延至脸上的黑色杂质...
】陪你走到雨停 #偶像梦幻 # # #
撞见。这算不算倒霉?没等他强挤出碰面的笑容,就让他进来慢慢谈。 听到这句话觉得自己可能会经历次类似跨越历史维度超越时空限制的思想教育,他最近没怎么出席,刚好又被逮住了。还是自己...
】遇难者名单 #偶像梦幻 # # #
by/ 風邪   *标题骗人 *ooc有,毕业后私设 *胡编乱造系列 。 只是如此简单的三个字,却让再没心思继续自己的“早饭“。几十分钟前,他从门口的信箱取出今天的报纸,准备一边了解今天...
】你在我旁边哭哪有不抱的道理 #偶像梦幻 # # #
出来买两袋子东西回去的行为他还是希望能少则少。 没办法,老年人,体力差。 他将找好的零钱收好,随着收银员的谢谢惠顾走到了店门前,自动门抢先一步打开。歪了下头,下意识唤着对面人的名字。 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