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薰】虹色水晶 #零薰 #偶像梦幻祭 #朔间零 #羽风薰

sodasinei 2021-08-19

by/ 黑白西米露

 

关于拍心动挑战的看板,乱七八糟的恋爱节目——哦不是对着小蒲公英们的,是二枚看板的。

短打,大概不长吧,应该。

不是啊,不要把好胜心用在奇怪的地方啊!!!

 

晶莹剔透的水晶,即使没有拥有过颜色,在阳光底下,也会折射出属于宝石的色彩。

 

比如现在,对着镜头摆出各种造型的羽风薰就是。

是宝石总会发光的,即使如今只是原石而已。

 

那人摆出的姿势总是让人遐想,指间轻抚着唇瓣,调皮地吐着舌头,起伏着的胸口,单薄的衬衫看起来很凉快,似乎能看到更里面的肌肤。几乎轻不可闻地呼吸声,在夏日里更显得燥热。

 

羽风薰很好看,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朔间零就这么觉得了。

 

无论那人怎么推脱,朔间零死缠烂打把他拖进了组合。

 

宝石都有华丽的外表,可拥有华丽外表的不全都是宝石。

朔间零看到过很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但他觉得羽风薰不是。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一次碰巧撞见一脸幸福地吃着烤薄饼的羽风薰之后,他的直觉告诉他的。

没有华丽外表的也不一定不是珍宝。

更何况那人也不乏华丽。

 

“薰君,辛苦了。”朔间零挣扎着向刚拍摄完的搭档递出一瓶水后,又迅速地躲回了阴影中去了。

“谢谢......啊,舒服多了。”阳光猛烈,羽风薰也被晒得头晕,来不及寻找阴凉处的他,挤进了朔间零的阳伞下。

 

“朔间君,羽风君,辛苦了,还有最后一个任务就可以结束了哦。”

朔间零的伞不大,两人的身体既要保证不碰在一起黏糊着,也要保证不被太阳晒着,就保持着一种比较僵硬的姿势蹲下,即使没有贴在一起,过于暧昧的距离,呼吸喷出的热量打在对方的脸上。

“......唔!阿嚏!”羽风薰不敢吱声,被对方的吐息瘙痒着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在快要打喷嚏时,他还是迅速地转了过去避免波及到朔间零。

“薰君......着凉了吗?”

“没事没事......大概是有人在想我吧♪”揉了揉鼻子,把朔间零拉了起来。

“那么,这是今天的最后一个了,上吧,零君。”

 

“那么,就在这里拍吧。”主持人还算有点良心,起码没有再像刚才一样让他们两个在太阳底下曝晒。

深幽的小巷子,只在转角处有些许光照,潮湿的气息。

“请二位试试看,心动挑战!”

“诶——?!”

“那个......是要怎么做......?”两人面面相觑。

“嗯嗯......总体来说,就是让二枚看板做出令人心动的动作!我们会录制下来,作为宣传哦!”

 

类似于魅惑之类的姿势对他们两个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对平常就习惯于给各种粉丝福利的羽风薰来说,他更是轻车熟路,他羽风薰撩妹水平可不是盖的。

倒是朔间零的话,对着镜头做出吸血鬼一样的动作,会不会有些怪异啊?

但是在小巷子里的话......是不是利用一下地形效果会更好?比如从巷子深处突然出现的吸血鬼之类的,依靠着拍摄角度,也许可以拍出把人拖入深处的感觉,这样的话,应该还算是合格吧?

 

帮朔间零想好了大致动作的羽风薰,看到还沉浸在思索中的朔间零,他刚想抽出手拍拍他讨论一下,猝不及防被人捉住手腕往巷壁上按,失去重心的羽风薰往后倒去靠在了壁上,还来不及反应始作俑者就欺身而上。

“零君......?!”

“哈......这样如何。”

正如他刚才所想的那样,朔间零的气势确实是像将人拖入深渊的吸血鬼,只是没有对着镜头,也认错了他该拖入深渊的人。

 

计划赶不上变化,他就不应该想那么多的,到头来还是被朔间零搅的一团乱。

现在的羽风薰已经说不清楚是计划上的一片乱麻还是心里的慌乱更胜一筹了。

 

“零......零君!”

“别动,这是拍摄的要求。”注意到羽风薰的挣扎,朔间零握住他的手似乎更用力了些,手腕边缘红了些,即使旁边青苔湿滑,他也挣扎不过吸血鬼的怪力为了拍摄效果,那人还故意凑上前来,甚至比刚刚两人的距离更为过分,额头几乎是要和他靠在一起了。

“薰君如果更害怕一点的话,效果会更好吧?”带着笑意的朔间零,完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不是!心动挑战应该是......!”糟糕,和那人的脑回路完全不在一条线上。似乎理解到了朔间零会错意了,把他当作是心动对象进行两人搭档,他开始有点慌张了。

“零君......!唔!”那人完全没有退让的意思,似乎也没有听进去他说的话,变本加厉地在他耳边吹了口气,比起瘙痒感更为炽热的东西泛上来了,硬生生地让他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看着朔间零有点泛红的眼睛,他吞咽了一下,不敢直视他。

这样下去真的不妙。

说不准小蒲公英们会怎么看待他们,他自己的心也开始摇摆不定。

作为一个合格偶像的原则,对外时刻保持着光彩的一面。他至少不能让小蒲公英们看到他弱势的样子。

就算再晶莹透明的水晶,也是有棱角和因此分割出来的面的。

 

得在朔间零在镜头前对他做出更危险的动作前让他清醒过来!

 

话是这么说,想要阻止现在的朔间零是很难的。他低着头思索了一下,这个角度正好拍不到他的表情,也许会被当成害羞,先不说他自己,拍摄成这样也能给朔间零的魅力宣传起到作用,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羽风薰的头脑冷静下来了一点。

 

对于蛊惑人心的恶魔,勇者也许只有一条路可选,自甘奉献这种精神听起来很可笑,羽风薰认为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和这种词搭上关系。

 

牺牲什么的太好笑了,只能争取到短暂的安稳,唯有......

 

以暴制暴。这样不符合他们两的气质的词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羽风薰,拿出破釜沉舟的气势!

在心里给自己这么打着气,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是他也是二枚看板之一,不能光让朔间零出风头。

 

莫名的胜负心激起了他的玩心,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既然节目已经成这样了,那就再过分一点也没关系吧。

 

“零。”突然叫了上面人的名字,没有敬称的直呼让对方呆了一下。

“薰......薰君?!”

趁这间隙羽风薰直接投入那人的怀抱,在他腰间轻轻掐了一下让对方身形不稳,凭借着重力把朔间零压到另一边。

难得见到面露慌乱神色的朔间零,羽风薰现在的心情很好,能掌握朔间零是一种很愉快的感觉,学着朔间零刚刚的动作,直接靠在那人身上。

“薰君......”动一动都有些困难的朔间零,被羽风薰一系列的动作搞懵了,也没有再做什么挣扎。

“那么,这样如何呢,零君。”

 

骄傲着的羽风薰,他近在咫尺的面庞朔间零看的清楚,似乎听到了水晶互相敲击发出的声音。

回音好响。

分明是透明的水晶,折射出的色彩却又那么明亮。

 

轻轻抓了一下那人活泼的发尾,凑到鼻子前吸了一口。

“不愧是薰君......总是那么出人意料。”

他笑了,他果然没有看错。

宝石就是宝石,是能散发出与他相似的色彩的,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是那人以为藏得很好,不知不觉中已经告诉他了的东西。

 

“薰君做的很好,奖励的话......”

“!?”

羽风薰承认他做的是有点过火,但是朔间零不仅不帮他灭火,还顺势给他煽风点火。

他们两个在镜头里亲吻了。

完蛋了。这是羽风薰的第一个想法。至于完蛋的是什么,哪个比较重要,这个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

“怎么办,吾辈现在有点'心动'了哦,小蒲公英们,这样如何?”

“......”

“零君,小蒲公英们想要看到的心动真的不是这样的吧。”羽风薰无奈地扶额,似乎搞砸了,搂过朔间零的肩膀,他们两个正好占据了整个镜头,对着镜头露出了微笑。

 

主持人:“不,我明明想让你们对着镜头里的小蒲公英们做宣传的来着......???”

摄影师:“......剪掉嘛???”

主持人:“没事没事,说是放送事故吧。反正undead放送事故挺多的,这一点没事,还能促进感情。”

大神晃牙/阿多尼斯:“???”

】刀尖玫瑰 # #偶像梦幻 # #
那个人毫无自觉罢了。笑着和谈话,扯起的嘴角有些抽搐,他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偶像也是人吧,像君之前追小姑娘那样?” “欸,都说了我不喜欢她了啦......爱情是人生的坟墓,君那会儿还...
】粉丝心境 # #偶像梦幻 # #
。   是同组合的粉丝。   这是在星曜上那人毫不掩饰说出来的话。 “因为,吾辈是偶像君的超级粉丝哦。” 还站在台上的他们没来得及关耳麦,这句话通过会场里布置着的大小音响清晰的传达了...
】你与我与十一月的烟火 #偶像梦幻 # # #
by/ 風邪   *ooc有,私设 *生贺生贺 *老哥生日快乐!!! *意味不明 住在同一小区。 由于城市用地越来越紧缺,他们小区的住房挨得很近。从这栋楼的阳台到旁边楼房对户的阳台...
】讳莫如深 # #偶像梦幻 # #
介意未来一直在你身边的,毕竟君自我生活能力很差,没有我也不行吧?总之,一直以来,真的很谢谢君。 ...
】造物者 #偶像梦幻 # # #
找到了这座木屋,想等雾散去再赶路,然后汝就来了。直接撞在门上吓了吾辈一大跳呢。接着摸了摸胸口似乎心有余悸。 又不是我想撞上去。抱着手臂想。 见他还是没说话又问他应该怎么称呼。...
】无期徒刑 # #偶像梦幻 # #
,平常没有精神的难得的振奋,他本来应该是为此感到高兴的才对,可那两人依旧讨论的热火朝天,完全插不进去他们的话题。 在叫了数次没有得到回应后,他安安静静地盯着看了一会儿——那人前面有微微...
】白头发 #偶像梦幻 # # #
这么近,落下阴影刚好遮住部分光线。敞开的衬衣领子露出一大片尚好的肌肤。 君在干什么?有些好奇,他合上书准备转过身面对时,对方却压住他的肩膀叫他别乱动。 桑有白头发了呢~是最近太累了...
】等价失恋 #偶像梦幻 # #凛月 #
。”依旧头也不抬一下,不过倒是好好地回答了问题。   暗了暗,因为他未看过来的缘故此刻也不强撑着露出笑来,反而面无表情。日落的夕阳冲刷着一切,将窗边那人的脸庞映上一圈耀眼的橙色...
】狐的报恩 #偶像梦幻 # # #
轻微晃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流淌着不知名的音乐。 那是路过音乐室偶然看见的一幕。里面弹琴的人他认识,叫,他记得对方和他高中也在同一个学校。 平时他脸上挂着轻浮的笑容,身边总有女孩子相伴。...
】老年人别偷懒快干活! #偶像梦幻 # # #
扫地的瞟了一眼视线的发出者,不满地说,桑也别光看着好歹帮下忙啊。 吾辈在白天没任何力气,君就饶了吾辈吧。汝不是家政全能吗?物尽其用。声音很轻,气若游丝,就像一件易碎品。 他...
】将恋人射杀之日 #偶像梦幻 # # #
一个微小的动作,月光也跟着在空中流转。 怔怔地望着人,害怕他一个不小心从墙上摔下来。 眯起眼睛,想要努力辨析脸上的表情。最后看到的是毫无波澜的瞳眸,以及从左肩蔓延至脸上的黑色杂质...
】陪你走到雨停 #偶像梦幻 # # #
撞见。这算不算倒霉?没等他强挤出碰面的笑容,就让他进来慢慢谈。 听到这句话觉得自己可能会经历次类似跨越历史维度超越时空限制的思想教育,他最近没怎么出席,刚好又被逮住了。还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