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薰】粉丝心境 #零薰 #偶像梦幻祭 #朔间零 #羽风薰

sodasinei 2021-08-19

by/ 黑白西米露

 

我真的没有gh.....!为什么pb我!

被我磨着磨着磨了一个月的产物:D顶着锅盖跑

俗话说得好,

鱼在江湖飘,上岸就挨刀。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调戏又否认,亲人两行泪。

 

朔间零是同组合羽风薰的粉丝。

 

这是在星曜祭上那人毫不掩饰说出来的话。

“因为,吾辈是偶像薰君的超级粉丝哦。”

还站在台上的他们没来得及关耳麦,这句话通过会场里布置着的大小音响清晰的传达了出去,羽风薰还记得星曜祭下半场会场的欢呼声也盖不住声势更为浩大的惊讶声。

当事人对此也毫不掩饰,星曜祭过后与他日渐加深的羁绊促使着两人情感的发酵。

所谓的粉丝心境,究竟是怎么样的?

 

说来好笑,有着undead组合中最好女性人缘的羽风薰,那个撩妹停不下来的羽风薰,居然不清楚粉丝心境究竟是什么。

 

不,纠正一下。

不是小蒲公英们的粉丝心境,是朔间零作为“超级粉丝”的心境。

他在舞台上热舞时女孩子们的尖叫和应援声,他在签售会上给予粉丝各种福利的时候,女孩子们红着脸送给他的礼物的时候,无论哪一种时候都跟现在朔间零的行为搭不上边。

老谋深算的吸血鬼狡猾的性格他早有体会,可无论是语言也好还是日常行为也好,羽风薰仔细地观察了那人好久,也没有抓到朔间零的破绽。

过于频繁的跟踪行为有点像同门的濑名泉,甚至还被追着游木真学弟满校园跑的濑名泉撞上过好几次。

看着羽风薰盯着朔间零一动不动一脸认真的样子,濑名泉也没有过问,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共犯,在毕业之前一起趴在三年B班教室门口蹲人。

可惜了,直到毕业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正当羽风薰打算放弃寻求答案的时候,刚出道的他们工作繁忙,羽风薰也不想浪费时间在这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直到那次演出之后,朔间零不明不白地增加了演出时两人的肢体接触。

他真的不能再熟视无睹了。

 

朔间零口中的“他的超级粉丝”,到底是什么意思?

 

羽风薰知道朔间零不习惯用手机,他没有像小姑娘那样的热情是理所当然的,现在的朔间零比起成天躺在棺材里的他已经好多了。

羽风薰不甘心。这个人明明打着超级粉丝的名号,比起握着他的手眼睛里放出光的女孩子,取而代之的是演出过后摸着他的头夸着“薰君这段时间好乖好乖”。

可他偏偏就是拒绝不了。以前的他一定会逃开,现在只能魔怔了一样的看着朔间零放任自己的思绪远去。

那个人真的有作为粉丝的自觉吗。

那个人真的是我的粉丝吗。

那个人真的有粉丝见到偶像的那种激动的心情吗。

 

朔间零努力改掉了老人的口癖,在私下里却很喜欢仗着自己年长,各种装可怜卖乖,找着各种他拒绝不了的方式,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一回到了台上,他还是那个朔间零,和他一样闪闪发光的朔间零,依旧耀眼地让他移不开眼睛,发觉过来时自己已经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过去,慌乱之下,欲盖弥彰地作出营业的样子,对着台下的小蒲公英们做出甜美的笑容,顺带着对朔间零眼神示意了一下。

那人倒是非常配合的勾住他的肩膀,像高中里散发青春激情的好兄弟一样,没有多余的动摇,自然地把话筒放在了他们中间,一起唱歌。

经过一段时间训练和磨合的两人很好完成了那次演出,在羽风薰以为朔间零会把这件事忘掉的时候,朔间零像是激动的月永雷欧,告知他新的舞蹈加了更多的需要两人的配合的舞步。

 

羽风薰讨厌与男人接触这条法则在他毕业后彻底的废除了。

说到罪魁祸首,大概就是朔间零。

 

距演唱会开始已经过去很久了,两人的体力也不是无限的,搭着肩膀互相扶持的动作对两人都很受用,减轻了负担不说,总归不是一个人了。久而久之,羽风薰偶尔也会对两人的配合主动给出意见了。

 

也许是那份温度过于温暖,虽然没有炙热的热情,他逐渐接受了那人温暖的手心。

也逐渐学会了不只是给予小蒲公英们的热情。

当他已经把人设忘的差不多时,刚好遇上久别后和后辈们的相逢,没有注意到阿多尼斯的惊讶,他直接抱住了大神晃牙。

 

但是粉丝这个词他既然说的出来那么必定是有什么其他意图的。

 

所幸的是小蒲公英们对他和朔间零的变化并没有特别抗拒,甚至还会在电台里写信给朔间零,听听朔间零讲述他的故事。

 

故事从这一刻开始脱离原本的轨道。

 

当着他的面就直接开夸的朔间零并没有什么尴尬的反应,非常自然的夸着自家搭档,偶尔还会突然拉过他让他自己也说两句。

 

不过自卖自夸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尽力避开自己的话题,羽风巧妙地带过话题,夸奖了一番最近工作非常努力的朔间零。

 

“诶,羽风君居然会好好夸朔间君呢,之前还以为羽风君会为了节目效果会故意打趣一下朔间君呢?”

“薰君的话,可能是真的哦?”

“零君—!”

糟糕,羽风薰忘记了还在节目录制中,虽然头脑很快反应过来是朔间零在打趣自己,可是身体比大脑先反应过来,有些不合时宜地叫出了搭档的名字,后知后觉自己的失态已是覆水难收。

 

“嗯嗯,刚刚只是随声附和而已,很久以前就知道薰君其实是个很认真的人哦。”(ps这句话和接下来那句以及薰的回应出自日服音游零的三星卡故事)

“虽然嘴上说三道四,但薰君却带着凉爽的表情,完成了比吾辈自己更多的工作。薰君是一个很可靠的人呢。”

听着他平稳的声音,此时不镇定的羽风薰更显突兀。

“等,等等!你能不能不要突然夸我!?”

 

“......毕竟吾辈是薰君的超级粉丝嘛,也想向各位炫耀一下呀。”

“小姑娘们也很喜欢薰君的吧?”

——

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张了张嘴,什么声音也没有,即使说些什么,他大概也阻止不了朔间接着说下去。

 

“谢谢小姑娘们的配合,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真的很想弄明白。

但是那个人没有主动的打算的话,羽风大概没有办法撬开那个人的嘴巴。

 

虽然朔间零最近对他奇奇怪怪,

羽风也不打算深究下去。

 

如果他没有看到朔间凛月寝室里的角落散落着他的周边的话。

 

羽风薰跟朔间凛月关系还不错,虽然中间有个朔间零夹着,两人也乐于在背后讨论那个人的事。

 

“凛月君......我来了哦?”

早上朔间零是起不来的,最近undead的事务安排全部都交给了零君,好不容易等来的一个休息日,羽风也不忍心去打扰他难得完整的睡眠时间。

 

躲过了一个,却在早点时间内遇到了另一个吸血鬼。

不过比起朔间零,他和朔间凛月的之前的相处模式要轻松的多。

两人没有什么隔膜,坐在一起聊聊家常,吐槽着朔间零的各种习性,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早上。

如果不是工作需求,羽风薰不介意和朔间凛月这样聊下去。

最终还是在经纪人打第二个电话之前和朔间凛月约定好了下次的见面。

 

“凛月君?”向宿舍里面看了看,宿舍门虽然开着,却没有见到凛月本人。

“啊,薰哥来了的话就请进吧,不用客气。”

朔间凛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听起来还在忙活的感觉,羽风没有直接去厨房找他。

“薰哥累了吗?先在客厅坐一会儿吧,点心烤好还要再过会儿。”

“啊......太客气了,凛月君。”羽风本来就是来找凛月玩的,这时候凛月的客气让他有点不自然。

走到沙发前坐下,羽风有些无聊,就把视线放在宿舍里转——

 

——啊,有凛月君和小濑他们组合的照片啊。

——那边的花束,我记得的话应该是零君那会儿出国看凛月君送的吧。

——那边的玩偶,金色稍长的头发,好像是鸣上君的......?

 

——等会,金色稍长头发的玩偶?

有些做贼心虚的羽风强迫自己的视线从那个娃娃移开,拿起手机刷刷lines。

偶然间刷到零君的动态的时候,他又想起了那个娃娃。

 

“看!今天新出的薰君的娃娃哦!抱着的手感超级棒!”

附带着一张罕见的朔间零抱着羽风薰娃娃的寝室内景照。

 

“......”不要多想,羽风薰。

那个娃娃会出现在凛月君的宿舍里,应该和零君没有关系……吧。

而且金发又不止他一个!凛月君的朋友鸣上君也是!

可是......鸣上君不是长发啊。

有些迟疑,羽风还是没忍住多向那个娃娃瞟了两眼。

 

金色长发,灰金色瞳色,夏季私服的款式也跟他自己本人一模一样。

 

“啊......”

“这该怎么办啊......”

 

“薰哥,怎么了吗?试试我新做的点心~”

“啊......谢谢凛月君。我开动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甜食果然是最好的安慰,外表不算花哨,味道实则不错,玩偶的事也被放到一边。

 

“薰哥和兄长最近经常上电视呢,很受欢迎呢。”

“啊......谢谢。凛月君也会看吗?”

“兄长经常打电话过来问我看了没有嘛,超级烦的~不告诉他他就一直给我打电话。”

“啊......我家零君给你添麻烦了。”

 

空气凝固了。

话说出口才发现不对劲,羽风已经习惯于在朋友面前这么直呼自己的搭档了,也没有人觉得不对,就一直这么叫下去了。

原以为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朔间凛月的脸上的表情仿佛才是不对的那个。

 

“我家?薰哥跟兄长关系很好吗?”

“不......不是。”

“不过兄长怎么样都好,我是为了来看薰哥的哦。”

 

凛月君也是他的粉丝?

同时被朔间兄弟两人盯上的感觉不太妙,心脏有点压抑地喘不过气,羽风控制不住自己不往另一个方面去想。

 

所以说那个娃娃是凛月君的?

 

不不,怎么可能,不要再想下去了!事情越来越杂乱了!

.......

 

“谢谢......凛月君?”

再想下去羽风说不准是自己先爆炸还是脑子先打结了,不如直接问当事人比较好。

 

“凛月君......那个放在角落里的玩偶,是你的吗?”

 

“啊,薰哥注意到了啊。”依旧优雅地吃着点心的朔间凛月,看起来对理应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非常镇定。

 

“是我的朋友买的哦,近期兄长在给薰哥的周边做宣传呢。他太高兴了,东西又买多了,不能让本人看到,所以就先放我这啦。”

 

他?朋友?凛月君口中的他到底是谁,可又接在零君后面的宾语,是在说零君吗?

凛月君的朋友就是零君吗?

不过凛月君不是一直叫零君叫兄长的吗?

 

朔间凛月确实把答案告诉他了,但是羽风没有因此松口气反而更像是绕进去了一样。

怎么有种被朔间兄弟绕的团团转的感觉。羽风叹了口气,至少说明白了这个娃娃不是凛月的,这个人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凛月君,什么时候跟零君关系那么好了?”

 

“啊?我和兄长关系算不上好哦,要是薰哥是我哥哥的话就另当别论~”

“欸......”

“那个......能问一下凛月君的朋友是谁吗?”

“虽然也是偶像,但是他很害羞呢,就不告诉薰哥他的名字了吧。不过薰哥也经常见到他,就让他自己来跟薰哥说吧~”(这里指的其实是蓝良,薰误会成零了)

 

......还真的是零君?

不过他都在广告上这么抱着我的娃娃了还需要藏起来干嘛?

 

“谢谢你了凛月君。”

“没事呀,下次薰哥再来吧,我很欢迎哦。”

“好。”

轻轻带上门,羽风直蹦朔间宿舍,猜想终究只是猜想,直接前往论证才是真相。

这个时间点零君估计还没醒来,趁着他不知道把事情真相披露出来吧。

 

“有人吗,打扰了?......”

“羽风君,是来找朔间君的吗?”天祥院英智一开门看到在门口蹑手蹑脚的羽风,有点疑惑。

“嘘——”

他很快就明白了羽风的意思,示意让他走在地毯上避免发出声音。

“羽风君,有什么事吗?”

“天祥院君,零君的房间,开着吗?”

“一般来说都不会上锁的啦,羽风君是想去偷袭吗?”

 

“不,不是这样的——”

担忧声音太响了吵醒了朔间,能正面套路到他说出来有点难,计划大概率会失败,羽风赶紧捂上了嘴巴。

“啪嗒”把灯关了,很好,此时气氛很合适。

“唔!”

“等等,羽风君......”

“羽风君,我知道你们关系很好,但是不用拉上我吧。”被羽风拉着前进的天祥院有些看不清,还好有羽风拉着他不至于摔倒。

 

“羽风君......你这真不是要去偷袭的架势吗?”

“真的不是啊。”

 

“......要不是朔间君在的话,我也许会认为是妻子查房搜刮小黄书的呢。”

“......”

“这么说也没错,不过搜刮的不是小黄书。”

“啊?”

 

“总之天祥院君你在房间外面看着零君,一有动静就拿手机开个灯给我个信号开溜。”

“好吧,那我也参与到羽风君的恶作剧里来吧☆”

“......不要添乱哦,真的真的。”

 

打开房门,羽风薰很快确定了朔间零的床的位置,棉被下面看上去很厚,大概人是睡在里面的吧,没有再深入房间,羽风站在房间门口的正对面处打量着房间里的东西。

 

“叮——”

“天祥院君?”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两人都吓了一跳,羽风赶紧确认一下,看向后面的天祥院。

——抱歉,羽风君,这段时间内麻烦你自己注意一下了,我先离开一下。

眼神示意过以后,天祥院从房间门口处退回客厅。

 

“呼——”还好没有吵醒朔间,话是这么说,警惕还是有必要的,深知自己搭档狡猾本性的羽风又盯着那团棉被看了一会儿。

 

这个动作持续了好久,棉被里看上去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是不是睡得太死了一点?还是最近太累了?

 

即使心里有再多愧疚,羽风还是没有停下。尽快把他的周边找出来然后离开吧。

 

“朔间君?!”

“嘘——汝小声点。”一把捂住天祥院的嘴巴,这动作似乎跟前面羽风做的一模一样。

“朔间君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就先别管了,薰君怎么会在吾辈这里?”

“不知道哦,我是被委托看着朔间君的呢,没有义务告诉你吧?”

“......看着吾辈吗?”

“那么,吾辈就自己寻找答案吧。”

 

过了会儿天祥院回来了,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感受到门口出现的光有些不适应,不过羽风根据外轮廓隐约认出那是天祥院。

不过羽风不知道的是,天祥院背后还藏着这次被搜查的本人。

 

“不是说了我是要看着你吗。”

“所以吾辈在汝身后你不就知道吾辈在哪在做什么了吗。”

“......你这样不怕暴露吗?”

“怕什么?”

天祥院现在是真的非常想现在就把朔间零卖给羽风薰让他们当面对峙。

室友情谊让他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做。谁让他还得跟这个家伙待在同一屋檐下好几年。

 

“羽风君是来搜查朔间君的物品的吧,朔间君本人在的话就像是要掩饰什么一样,他肯定会怀疑更深吧。”

“可吾辈也不知道薰君在找什么啊?”

“算了,总之你闭嘴吧。别暴露了。”

 

屋内很暗,天祥院看不清羽风究竟在翻找着什么,碍于前面与羽风的约定,他把手机设置回待机页面。

不过朔间的话就不一定了。

天祥院知道朔间夜视力很好,这是他自己的房间,每个位置的东西他应该有印象。

看着朔间紧张起来的感觉,天祥院更好奇了。

羽风到底找的是什么啊?

 

“啊,果然吗?”

“羽风,嘘——”非常敬业的天祥院还记得自己作为双面间谍的角色,小声提醒羽风,被子里的“朔间”还在睡觉。

羽风了然,也非常配合的轻手轻脚,在天祥院背后的朔间憋笑不禁。

“...!”

“......?”走到房间门口的羽风薰见天祥院没有后退,还有一些笑声,有些疑惑。

 

“可以了,天祥院君回避一下,让吾辈进去。”

朔间零突然从天祥院背后冒出,一把抓住羽风的手腕向里面走去。

“等......零君怎么会在这里!”被反向抓住手腕的羽风明白抵不过对方的怪力,再挣扎反而会受伤,只得顺着朔间往房间里走。

“抱歉了,羽风君。”

“等等,天祥院君!”

 

“啪嗒”

天祥院还非常好心的把门关上了。

房间完全和外面的灯光隔离开,两人在黑暗中无言了一会。

“零君......能不能先开个灯......”

“这样说更有气氛一点不是吗?”

“......恐怖氛围?”

“冒然闯入吾辈的寝室的薰君才是恐怖的那个吧。”

话是这么说,朔间还是把两人中间的台灯打开。

灯光照亮了房间里的一部分,羽风能确认朔间的位置了,大概他们坐在正对面。

 

虽然说是朔间零是羽风薰的粉丝,但是这一幅审判犯人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虽然羽风薰没有偷什么。

也许会被加个私闯民宅的罪什么的。

 

“那么,薰君偷偷来吾辈的寝室想偷什么呢?”

因为房间里只有两人,微弱的灯光打在两人面容上,将两人的表情毫不留情地披露出来。

察觉到羽风薰有走神的趋势,朔间敲了敲小桌板。

“没有......啊,零君也看到了,我手上什么都没有哦,真的真的。”

伸出手放在两人看得到的位置,在灯光下摊开双手,确实是什么也没有。

 

“真的?”突然凑近的朔间,微弱灯光下的血红眼睛似乎更具有侵/略性。

“真的啊!零君不要离我这么近!”小桌板非常狭小,压着上面的朔间几乎半个身子已经越过界限,抓住他的肩膀。

 

朔间的手有点凉,隔着衣物都能感受到的冷。

就像是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了。

就算不是在寝室里,大概也在房间里呆的有一段时间了。

羽风这才开始反思自己的大意和朔间什么时候出现的问题。

 

“可是天祥院君跟我说,汝在吾辈寝室里查房呢。”

“呐,找出了什么。”

猜测羽风不会坦白,朔间拿掉了小桌板,上身直接压着羽风不让他逃跑。

虽然一开始就想着有做好不让他逃跑的措施但是还是没有锁上门,估摸着那人也不会趁他不注意溜到门口去,还是看着那人比较保险。

“零......零君,太近了......唔!”

“薰君不说的话,吾辈就自己找了。”

贴近羽风的耳边吹了口气,意料之中那人颤巍了一下,想要往后退去。

触碰到冰冷的墙面,羽风开始感到不安。急急忙忙地想要推开压在身上的人,手腕却被那人一手抓住举过他的头顶往墙上按。

“唔!”

“颤抖的好厉害......薰君那么害怕吗?”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说是搜查赃/物,倒像是自己被别人欺/负了一样。

朔间用手全部抚摸了一遍,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的。没有衣料的地方也遭到了这样的对待,那人还恶趣味的在他胸/前捏了两下。

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赃/物。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都说了我没有拿......!”

“小偷都是会狡辩的呢。薰君是坏孩子吗。”

“你在说什么啊......呜!”

“吾辈是薰君的头号粉丝呢,这种程度的粉丝福利是应该的吧?”

“才不应该是这样......!”

上身的搜查已完成,接下来的话......

怎么看朔间零都不是那个意思啊!对方眼里的猩红越来越重,在黑暗的地方更显他的危险性。

不行,得在朔间零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之前阻止他。

“等等......!想要搜的话我自己来......!不要再对我动手动脚了!”

“没这个必要。”

 

“朔间君,羽风君,凛月君来了哦?”

“看你们动静挺大的,我进来的不大是时候?”

“......”

“......”

“麻烦开个灯,天祥院君。”

“不用吧......吾辈在黑暗中也能很好的看清薰君呢。”

“......!你倒是先从我身上下去啊!”

 

“......你们继续?”听着两人奇怪的对话,天祥院有点尴尬,隐隐约约在心里对开灯会看见什么东西有了预测,他不大想伤了自己的眼睛。

“天祥院君......!开灯!!!”

 

灯亮了,果不其然是朔间零压在羽风薰身上的姿势,看着两人又有扭打在一起的趋势,天祥院有点心情复杂。

“那么,我和凛月君就在外面等了。朔间君和羽风君记得下次声音不要那么大了。”

“不是这样的啊——”

当然罪魁祸首还是被羽风赏了两下拳头。

 

“兄长......薰哥。”

“啊,凛月君......”

没多久之前还在谈话的两人又见面了,羽风有点尴尬,大概是凛月知道了他从房间里出来后立刻跑去朔间零房间觉得有些不对劲,才来这边找他的吧。

“薰哥好像对自己的周边很在意呢,是兄长在宣传上做错了什么吗?”

“欸,薰君的周边?”好像明白了什么的朔间零扭头看向羽风,被后者狠狠地瞪了一眼。

 

“啊啊,就是朔间君前几天代言的那个娃娃,很热门哦,我记得蓝良还买好多......的来着?”

“可是吾辈没说错什么啊?薰君是来找自己的娃娃的吗,那直接跟吾辈说就好了啊。”

 

深吸了一口气,羽风摆出他认为最严肃的表情对着朔间。

“那么......放在凛月君房间里的那些周边,是零君的吗?”

“啊?”

“那个是和小英~兄长同寝室的蓝良买的啦,那孩子一下子买太多了,就放我这一部分了。”

“嗯,蓝良好像也给过我呢。”

“啊,吾辈记得也有。”

“......所以,薰君怀疑是吾辈买的吗。不过代言人自己也会有主办方那边给的娃娃就是了,数量就不大对劲了。”

“凛月君......”

“啊,对不起薰哥,是我没说清楚吧,下次再来尝尝我的新甜品吧,一定会补/偿薰哥的。”

“哦咦哦咦这次被误会最重的不是吾辈吗!凛月~哥哥也要——”

“零君没可能的。”

“兄长没可能的。”

 

“虽然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打断你们不大好,但是我有个疑问☆”

 

看着突然来劲的天祥院,羽风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算那些娃娃全是朔间君买的,羽风君又想怎么样呢。”

“小英说的有道理......薰哥,是想要做什么呢。”

 

目光汇聚到刚送了一口气的羽风身上,他不得不又绷紧神经。

“薰君?”

“不......不,没什么。”

朔间投来关切的眼神,羽风不禁有些鸡皮疙瘩——就在不久前朔间零眼神可不是这样的。

差点涉及到糟糕的东西,这种话可不能在天祥院和凛月讲。

更何况,即使差点把自己送出去,羽风已经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了。

想这么说着他又把话吞了下去。

 

“总之,谢谢各位了。”

“也谢谢零君,我会一直做偶像下去的。只是——”

“只是?”

“过近的身体接触禁止!”

“欸,薰君好残忍!”这么说着直接抱上来的朔间,天祥院捂住自己眼睛的同时也捂住了凛月的。

“等,等等!我刚刚都说过了吧!禁止接触啦!”

“不要——”

“那么,就从零君得来的报酬里面扣哦。刚好我的周边不是太多了嘛,刚刚被零君耍了一番,有危险意味的要全·部·没·收!”

“啊!这个不行——不要进去!”

 

最终果然在朔间零床底下找到一大堆周边,有朔间零单人的,羽风薰单人的,也有两枚看板共同的,更过分的是里面还混杂着几本零薰本,上面的标志过于显眼,羽风被气的红了脸也不敢翻开看。

按照数量来看明显不是事务所送的赠品。

 

“零君床底下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天知道羽风薰拿来的勇气拿起小黄本跟朔间零对峙。

“吾辈是薰君的超级粉丝嘛,自然是要把各种样子的薰君都要好好记录下来啊。”

“各种样子的薰君都很棒呢,之前吾辈和薰君谈话时候也是......”

“......你闭嘴啊!”

“这有什么办法嘛,粉丝就是这样的啊,无时无刻就想好好地看着薰君嘛。”

 

最终还是误打误撞地在一起了呢,可喜可贺。

】刀尖玫瑰 # #偶像梦幻 # #
那个人毫无自觉罢了。笑着和谈话,扯起的嘴角有些抽搐,他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偶像也是人吧,像君之前追小姑娘那样?” “欸,都说了我不喜欢她了啦......爱情是人生的坟墓,君那会儿还...
】虹色水晶 # #偶像梦幻 # #
他们两个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对平常就习惯于给各种粉丝福利的来说,他更是轻车熟路,他撩妹水平可不是盖的。 倒是的话,对着镜头做出吸血鬼一样的动作,会不会有些怪异啊? 但是在小巷子里的话...
】你与我与十一月的烟火 #偶像梦幻 # # #
by/ 風邪   *ooc有,私设 *生贺生贺 *老哥生日快乐!!! *意味不明 住在同一小区。 由于城市用地越来越紧缺,他们小区的住房挨得很近。从这栋楼的阳台到旁边楼房对户的阳台...
】讳莫如深 # #偶像梦幻 # #
介意未来一直在你身边的,毕竟君自我生活能力很差,没有我也不行吧?总之,一直以来,真的很谢谢君。 ...
】造物者 #偶像梦幻 # # #
找到了这座木屋,想等雾散去再赶路,然后汝就来了。直接撞在门上吓了吾辈一大跳呢。接着摸了摸胸口似乎心有余悸。 又不是我想撞上去。抱着手臂想。 见他还是没说话又问他应该怎么称呼。...
】遇难者名单 #偶像梦幻 # # #
无言的笑了笑。他们前不久才大吵了一架,如今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他觉得这有点不可思议。 他还记得吵架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最近为了照顾女粉丝时常晚归,这样行为不知为何引起了的些微不满...
】无期徒刑 # #偶像梦幻 # #
,平常没有精神的难得的振奋,他本来应该是为此感到高兴的才对,可那两人依旧讨论的热火朝天,完全插不进去他们的话题。 在叫了数次没有得到回应后,他安安静静地盯着看了一会儿——那人前面有微微...
】白头发 #偶像梦幻 # # #
这么近,落下色阴影刚好遮住部分光线。敞开的衬衣领子露出一大片尚好的肌肤。 君在干什么?有些好奇,他合上书准备转过身面对时,对方却压住他的肩膀叫他别乱动。 桑有白头发了呢~是最近太累了...
】老年人别偷懒快干活! #偶像梦幻 # # #
扫地的瞟了一眼视线的发出者,不满地说,桑也别光看着好歹帮下忙啊。 吾辈在白天没任何力气,君就饶了吾辈吧。汝不是家政全能吗?物尽其用。声音很轻,气若游丝,就像一件易碎品。 他...
】将恋人射杀之日 #偶像梦幻 # # #
一个微小的动作,月光也跟着在空中流转。 怔怔地望着人,害怕他一个不小心从墙上摔下来。 眯起眼睛,想要努力辨析脸上的表情。最后看到的是毫无波澜的瞳眸,以及从左肩蔓延至脸上的黑色杂质...
】陪你走到雨停 #偶像梦幻 # # #
撞见。这算不算倒霉?没等他强挤出碰面的笑容,就让他进来慢慢谈。 听到这句话觉得自己可能会经历次类似跨越历史维度超越时空限制的思想教育,他最近没怎么出席,刚好又被逮住了。还是自己...
】你在我旁边哭哪有不抱的道理 #偶像梦幻 # # #
出来买两袋子东西回去的行为他还是希望能少则少。 没办法,老年人,体力差。 他将找好的零钱收好,随着收银员的谢谢惠顾走到了店门前,自动门抢先一步打开。歪了下头,下意识唤着对面人的名字。 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