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薰】动物之森 #零薰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08-19

by/ 黑白西米露

 

原梗出自于《笨蛋测试召唤兽》第二季第四集后半部分,不要认真不要认真w

我瞎写写你们也瞎看看w我可以寡我cp不行w

七夕快乐w看板结婚!

晚点还有一篇比较正经的《刀尖玫瑰》会放出来w

为了区分召唤兽和本人说的话,召唤兽部分用括号括起来。

 

朔间零早上收到一个大箱子。

说具体一点,羽风薰替早上起不来的朔间零签收了一个大箱子。

羽风很好奇,收件人是朔间零还在想是不是那个人又买了什么组合的新道具,可上面邮寄人的名字写的是逆先夏目。

逆先夏目他是知道的,在约会计划小队里的一员,原五奇人的末子,和朔间关系不浅。

不过特地在七夕寄过来是想搞什么吗?

之前在策划约会计划演出的时候,逆先就在暗中看到了他和守泽千秋在一起的样子,还顺带把两人的关系当成了情侣。

虽然他们叫做约会计划小队,但是他和守泽千秋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啊不,关系还是有的,不过这时候他可不想听到挚友守泽的嚷嚷。

要不是收件人写的是朔间零,羽风还真有点担心会不会是逆先的恶作剧。

擅自拆开别人的东西是不礼貌的,羽风把箱子搬回了练习室,在箱子上给朔间留了张纸条。

 

“零君的东西帮你签收啦~运费什么的零君打算怎么还我呢~”

 

“那就请汝来练习室里一趟吧。”

 

看到这条短信的羽风吓了一跳,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朔间这句话对应的是什么,迷迷糊糊地走到练习室看着朔间零坐在箱子上才反应过来。

“零君?我来了哦。”

“薰君~这边这边!”

“在看什么?那么激动。”走到朔间旁边,对于朔间零身边的位置有点犹豫,羽风想着要不直接坐在旁边的地板上,就被朔间一把拉过去坐在了他的旁边。

“等......等啊零君,不要那么激动......”

“嗯......?这个是......”

“逆先君寄过来的,新类型的游戏哦~”

“寄过来给零君玩的?”

 

羽风薰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听出了幻觉。

五奇人的事情他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比如他的好友深海奏汰告诉他的魔王和帝王之间曾经用纸杯电话通信的故事。

给那个对电子机械一窍不通的朔间零?

 

“薰君......很失礼哦?吾辈最近也在研究呢。”

“啊......怪不得感觉最近工作完成的效率低了很多呢,零君居然也会偷懒啊。”

“......薰君~”朔间突然自顾自的抱上来,推了几下那人也没有放开的意思。最近朔间很喜欢和他肢体接触,羽风反对无效后还是由着他去了。

“撒娇没用哦,好好工作啦。”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要怎么玩呢?”

“是类似召唤手环之类的,吾辈事先在练习室里装好感应器了呢!”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召唤兽哦,只要说出'召唤'系统就会对此感应并在一定空间内模拟出个人的召唤兽。”

 

突然出现一个黑呼呼的团子,背后还有蝙蝠翅膀,看着脸的样子确实是朔间零本人没错,姑且就叫小朔间吧。

“看,像这样,召唤兽就会出来了哦!因为是试验阶段,逆先君就让熟人先试试啦。”

 

羽风用手戳了戳小朔间的脸。

“如果就看脸的话,小朔间比零君可爱多了呢。”

看着小朔间鼓起的脸颊,羽风心情很好,揉了揉头发,发尾稍稍硬质的触感也跟朔间本人一模一样。

 

“唔!薰君为什么要戳吾辈的脸!”

“诶,零君原来也有感觉的吗?”还想着要不要抱抱这个孩子的羽风惊讶了一下,停止了刚刚的想法,松开了还放在小朔间头上的手。

如果他直接抱上去的话,就是相当于抱着朔间零了?

 

(“不要嘛,我要薰君抱抱~”)

刚伸出的手被小朔间抓住,一个劲地往羽风身上钻,前后都被抱住的羽风感觉不太舒服。

 

“零君?!”

“......吾辈可没有这么说过。”

“那是......?”

“吾辈的召唤兽,有自我意识吗......逆先君这个没有告诉吾辈啊......”

“等等!!!不要碰奇怪的地方!!!零君!!!”

“好~乖,过来,吾辈抱抱~”

 

(“才·不·要。”)

哼了一声,把头扭了过去的小朔间,依旧舒舒服服地坐在羽风薰腿上。

看着小朔间对着朔间本人吐吐舌头,依旧占据着羽风的腿部位置,朔间零去拉他也没用,他抱着羽风薰的腰部不肯松手。

“欸......”

 

“喂!本大爷来了.....!”

练习室的门被暴力的推开,看到练习室里的景象,大神晃牙和阿多尼斯呆愣在门口。

“朔间前辈,这是你和羽风前辈的孩子?”

 

“瞎说什么呢阿多尼斯君!!!”

 

“不过这看起来长得真像吸血鬼混蛋呢。”

晃牙蹲下,和小朔间大眼瞪小眼的,看一眼小朔间又扭头过来瞅瞅朔间本人,怎么也没办法把两人联系到一起去。

“不......果然还是小孩子更可爱一点。”

“老吸血鬼一点也不。”

揉了揉小朔间的头发,小朔间一把抓过大神晃牙爬到了他的身上。

“这就是吾辈啊,汝辈怎么都喜欢揉吾辈的头啊,小狗也好失礼的哦咦哦咦......”

 

“啊?——”

 

“逆先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吾辈怎么控制不了他啊!”

“啊零哥哥e,好像出了点问题,召唤兽具有本来的意识。”

“这个本大爷们已经知道啦,通过实践。”

“逆先......这样没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的a,召唤兽现在就相当于小孩子形态的你们啦,除了会诚实一点以外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就这样,我会去修的,哥哥就先玩着吧。”

 

“老实说不太妙的感觉?”

“不要那么沮丧嘛!既然他都那么说了,本大爷就来试试看好了,是'召唤'对吧?”

与朔间不同,大神晃牙的召唤师几乎是一被提到就从空中掉下,半趴着在本人的头上。

(“好可爱啊小狗狗~来哥哥抱抱~”)

(“烦死啦吸血鬼混蛋!啊啊你不要抓着我爬上来啊!”)

“羽风前辈,这样会不会伤到他?”

“没事的没事的,阿多尼斯君也来玩吧~”

 

羽风薰现在有点庆幸,还好自己没有把召唤兽召唤出来。

至于原因嘛,现在朔间零和大神晃牙两个人沉迷在角色里,心智就像被传染了一样变回了小孩子,阿多尼斯也听得模模糊糊,大概只有他一个人听清楚了逆先夏目的话。

 

“召唤兽的心智等于小孩子水准,但是会非常诚实的反应主人的内心想法。”

 

也就是说,召唤兽的行动准则是以主人内心为基础的,如果主人内心是这么希望的话,就算表面再抗拒,召唤兽也会把真心话表现出来。

非常不妙啊,如果被朔间知道了他的想法的话......

 

“那......那好吧,'召唤'?是这么说的吗?”

半空中掉下来的是小熊形态的孩子,外表看起来确实是阿多尼斯本人没错。

“啊......变出来了,这究竟是什么原理呢?羽风前辈。”

“不......你问这个的话我也不知道啊......零君,喂,零君?”

看着小朔间和小晃牙已经打成一团,朔间零本人和大神晃牙本人也僵持着争锋相对的状态,羽风薰有点诧异,他就离开了几分钟怎么就成这副样子了?

 

“啊.....抱歉薰君,汝再说一遍?”

(“薰君~吾辈刚刚和小狗狗吵架了薰君快来评评理——”)

不等朔间说些什么,小朔间捂着头上的包朝着羽风的方向跑去,一边落泪一边捂着包的样子有些好笑。

召唤兽小跳着撞进他怀抱里,抽抽嗒嗒地样子有点难以置信那是朔间零。

 

“吸血鬼混蛋你在干什么啊!快放开羽风前辈!”

“没事的......这种已经习惯啦,经常受小孩子欢迎什么的......”

摆了摆手让怒气冲冲的后辈冷静下来,毕竟只是个游戏,没必要那么认真就是了。

“啊啊,薰君是家里的末子嘛,是因为最像小朋友吗?晃牙也是的吧?”

“哇......不要突然间正经地叫我的名字啊!”

“零君也没大我多少吧...一年多一天而已?”

“话说......零君还要坐在我身上多久啊?”

“不是吾辈自愿的啊......”

 

虽然他明白不是这个问题,不过这样的话朔间本人应该能感受到坐在他腿上的感觉吧。

既然召唤兽都是通感的,那么零君本人也......

啊果然,头上的包很显眼,那人再怎么遮掩也没用,反而把头发揉的乱乱的。眼角也有红色的痕迹,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羽风还是捕捉到了。

小朔间突然扯着他的袖子哭起来,就连哭起来的拟声词都跟朔间本人如出一辙。

“欸?!”

“吾辈没事......薰君?”

(“薰君应该要再担心吾辈一点哦咦哦咦......小狗狗太过分了!”)

 

“说什么呢吸血鬼混蛋!”x2

“分明是你先爬上来的......啊?”

说话说到一半发现不大对劲的大神晃牙卡了鞘,有些呆滞地看着朔间零。

“吾辈真的没事......不要这么盯着吾辈看......”

(“小狗狗不要吵,薰君会担心吾辈,吾辈很开心......唔!”)

“闭嘴,混蛋。”终于听不下去的朔间零站起来抱过小朔间,把他的嘴巴强行捂上。

 

“......”

“吸血鬼混蛋脑子坏掉啦?”

“朔间前辈真的没事吗?”

 

“请·当·作·没·发·生·过。”

看起来实在忍受不住羞耻感的朔间零背对着他们,从侧边能看到他身体有些发抖,大概是努力着为了不让召唤兽乱说话。

脸似乎很红的样子,虽然那人背对着羽风,但是耳朵上的颜色比起吸血鬼平常苍白的脸色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羽风薰突然生起玩心。

“呐呐,零君?”故意从后面抱住那个人,愉快的感受到了那人突然间的僵硬。

“薰......薰君,怎么了吗?”

“呐零君,刚刚零君大概没有仔细听逆先君说吧,召唤兽会反应主人真实的内心哦。”

“啊?”

朔间零手一松,怀抱里的小朔间又获得了自由。

(“嗯嗯!被薰君抱着超~唔!救命啊!”)

猛地发觉自己被下套的朔间零,赶紧把试图往羽风身上窜的召唤兽抓回来。

“薰君!!!不要拿吾辈开玩笑了!!!”

“哈哈,抱歉啊零君~这样的零君真是太难得了哈哈......”

 

听着背后的羽风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也顾不得与男人间的什么距离,直接靠在了朔间的背上。

这样的一个小动作令朔间欣喜不已。

不过这样还不够,不给个回击的话也太没意思了。

“话~说,薰君。老人家眼花了,能告诉吾辈这几个字怎么念吗?”

 

“啊?吸血鬼混蛋你还真是什么也不知道啊?喂,让本大爷看看——”

“小狗狗抢别人的饭碗可不好哦~乖,等会给你吃的。”

“喂别自顾自的说着话啊!”

“大神,冷静点!”

 

“嗯.....?这个吗?”

“格差问题.....?有这个问题吗?”

 

还没等羽风想明白这种问题到底在那里出现过,他的手触碰到了类似于狐狸软绵绵的尾巴。

“等?!零君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召唤兽会出现?”

 

“哇......这个套路......”

“大神......为什么羽风前辈没说'召唤',召唤兽就出来了啊?”

“'差问'谐音'召唤'啊,这种手段真亏你能想得出来啊。”

“谢谢小狗狗的夸奖~”

“没在夸你啊喂!”

 

“那么......薰君,我们再重新来玩玩真心话的游戏吧——”

 

看着朔间向他一步步靠近,羽风本能地躲到了阿多尼斯背后。

“羽风前辈......需要帮忙吗?”

“没事的阿多尼斯,我才没有什么秘密……”

话是这么说,羽风盯着小羽风的尾巴一动一动,似乎感觉不太妙。

 

(“零君......虽然前面没有回答零君,但是零君和小狗狗在闹腾的时候,我很.......”)

小狐狸翘着尾巴主动向朔间零方向走过去,低下头像做错了什么事的孩子一样。

“不要再说了啊啊啊———”

(“其实我对零君......!”)

这样不行,真的不行。

趁着阿多尼斯和大神晃牙还没明白过来,顾不上完全暴露的羽风抱起召唤兽就往练习室门口跑。

“太过分了零君!居然想用这种办法来骗我的真心话!”

 

“薰君——吾辈之前拜托小姑娘把门从外面上锁了~”

“......”扮了一下把手,没有推开,看来是真的被锁上了。羽风尴尬地回头,看着朔间一脸灿烂的笑着,再准确一点是没安好心地笑着,两个后辈有些木楞的看着他。

“来这边来这边薰君~”

“让我们好好交流一下促进感情吧薰君~”

 

“羽风前辈,后退一点,弱小的生物由我来保护。”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总之只要把吸血鬼混蛋揍一顿就是了吧?”

“干得好晃牙君、阿多尼斯!今天哥哥请客——”

“啊——很痛的啊小狗狗!还有阿多尼斯你的力气太大了!”

 

(“零君......没事吧?虽然让小狗狗他们做了很对不起零君的事......其实......”)

“薰君......果然还是在乎吾辈的,吾辈好感动哦咦哦咦......”

“!!!”一个没注意小狐狸又溜到朔间零那边去了,羽风赶紧抓起他跳到高垫子上去。

“我才没有担心男人的爱好啊!!!”

 

“晃牙君,拜托了哦!”

“欸——吾辈又做错了什么!?等一下啊!”

 

不久后从外面推了推门发现被上锁感觉到不对劲的逆先夏目向制作人借了钥匙打开了门。

 

坐在高垫子上的羽风薰抱着召唤兽正对着墙自闭。

阿多尼斯坐在房间的角落里仔细盯着自己的召唤兽观察。

朔间零扛起召唤兽在练习室里跑。

大神晃牙本人和召唤兽一起追着朔间零跑。

 

“我说你们......究竟怎么样搞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その居場所は #偶像梦幻
偶像,不知不觉甚至成为了他的超级粉丝。所以,大概在毕业时君提议继续一起活动下去的时候,心脏就已经咚咚作响。”   “无论是作为五奇人,还是所谓梦咲的顶点的人物,我们总是在被人索求着,按照他人的...
】刀尖玫瑰 # #偶像梦幻 #朔间 #羽风
那个人毫无自觉罢了。羽风笑着和朔间谈话,扯起的嘴角有些抽搐,他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偶像也是人吧,像君之前追小姑娘那样?” “欸,都说了我不喜欢她了啦......爱情是人生的坟墓,君那会儿还...
】街角咖啡 # #偶像梦幻
有些底气不足。 “偶像界没有前后辈分的,君。”用口型叹了口气,朔间双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那……那好吧,……君?“直接称呼名字什么的,还是很奇怪啊,在念完Rei的发音后...
】待命名 #偶像梦幻 #
这样就好,可小狐狸却没有善罢甘休,变本加厉地采用语言攻势让他陷得更深,星耀结束后的第二天他的心脏还在狂跳不止。   栽了。   羽风一万分认真地看着他问要不要一起出道继续做偶像时,朔间彻底栽在了...
【cp】二次初恋 #偶像梦幻 #
转告朔间似乎有事要找他。最抗拒的事情还是来临,羽风觉得自己最可能会露馅的地方就是和朔间的相处了。   高中时他对这位队长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从星耀之后才好像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在意,交往后早就养成...
】粉丝心境 # #偶像梦幻 #朔间 #羽风
。   朔间是同组合羽风的粉丝。   这是在星曜上那人毫不掩饰说出来的话。 “因为,吾辈是偶像君的超级粉丝哦。” 还站在台上的他们没来得及关耳麦,这句话通过会场里布置着的大小音响清晰的传达了...
】你与我与十一月的烟火 #偶像梦幻 #朔间 #羽风 #
by/ 風邪   *ooc有,私设 *生贺生贺 *老哥生日快乐!!! *意味不明 朔间和羽风住在同一小区。 由于城市用地越来越紧缺,他们小区的住房挨得很近。从这栋楼的阳台到旁边楼房对户的阳台...
】造物者 #偶像梦幻 #朔间 #羽风 #
。 「还真是神啊。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假装成寻神人?」 哦,接下来就是重头戏咯。 朔间为了表达接下来话题的严肃站起了身,现在看他莫名多了神的压迫感。 要向君道歉。他双手合十诚挚地说。 「如果是指在...
】无糖禁止 # #偶像梦幻
by/ 废话bot   『无糖禁止』   “君♪”   羽风拖着长长的尾音从背后抱了过来,全然不顾身前这人悬在半空中的手正拿着咖啡杯。朔间由着他,顺从地转过脸来。羽风的双手撑在料理台的边缘...
【cp】倒带 #偶像梦幻 #
起来底气这么不足。   拍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羽风难得拥有了几天的休息时间,傍晚回到家的时候迎面撞上从卧室里走出来的一身梦咲校服的朔间,还以为是自己劳累过‖度产生了幻觉。   “怎么了...
】回档 #偶像梦幻 #cp
。”朔间抢在他发出更多疑问之前先把情况简单地对他说明了一下。   羽风指了指自己,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我?和你?和其他两个男人?做偶像?”   无论哪一点好像都对于他来说是爆炸性的消息,不过这些也...
】色令智昏 # #偶像梦幻
头看着还坐在原地的朔间,释然一样地笑了。   “和朔间做搭档的感觉我很喜欢,能一起作为梦咲的偶像我也很开心,当初能够邀请我成为UNDEAD的一员,我也觉得很幸运。   “所以听我说吧,朔间,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