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薰】刀尖玫瑰 #零薰 #偶像梦幻祭 #朔间零 #羽风薰

sodasinei 2021-08-19

by/ 黑白西米露

 

我身后是一片刀山火海,若是你没有接过这朵玫瑰放过我,我就将陷入万劫不复。

生命就到这里,爱还会继续。

 

没有传达到啊,为什么......

不要说话,听我说。

我很喜欢你哦,喜欢零君,喜欢着朔间零。

这次吾辈明白了。

所以,跟吾辈回去吧。薰君,吾辈的搭档,吾辈的爱人。

 

“零君,非常谢谢你,要是没有零君邀请我进入Undead的话,也不会有现在的我吧。”

“我很喜欢零君哦。”

“嗯嗯,谢谢薰君,薰君本来就很有潜力嘛,就算吾辈不在薰君也总会发光的吧。”

“吾辈也很喜欢薰君哦,吾辈是薰君的超级粉丝,会一直支持着薰君的!”

 

在那人温柔的手掌落在他头顶时,一时被他手心的温暖所捕获,完全沉浸于朔间给予的温柔中,等到离去之时瞧见那人与平时无异的慈爱眼神,恍惚间想起他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不是......完全没传达到吗?

 

喉咙就像被刀子狠狠地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渗出,不甚粘稠的血液汩汩的向外流。

想要说些什么,可一开口就感受到了灼烧的疼。

 

羽风薰喜欢女孩子这是人尽皆知的,要是被人知道他喜欢上朔间零那绝对能霸占当日头条新闻。

 

说来好笑,也不是羽风先发现的这个,友人濑名泉总会有意无意地跟他提起朔间。

平日里对待羽风的无微不至在濑名的解说下听起来异常有道理,连作为直男的他都开始对朔间零过于关注自己一事进行调查。

偷偷观察朔间零好久后,他终于意识到对方对他也不是无意。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算扔掉人设搏一搏,朔间本人却没有真正明白到他的意思。

这算什么啊。

身为天才的朔间零不可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但是朔间确实做出了没有受羽风表白影响的动作反应。

这不应该,对于平常电视节目中他的一点动摇都能迅速察觉并在旁给出建议的朔间零,这么沉着反而不像他。

 

“薰君也快要到结婚的年龄了呢。”

“哈哈,你在说什么呢零君,我们做这一行的没有结婚这一说吧。”

不是不想结婚,是那个人毫无自觉罢了。羽风笑着和朔间谈话,扯起的嘴角有些抽搐,他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偶像也是人吧,像薰君之前追小姑娘那样?”

“欸,都说了我不喜欢她了啦......爱情是人生的坟墓,零君那会儿还为了劝我好好做偶像跟我演了一场戏的来着?”

“嘛,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目标。薰君有喜欢的人吗?”

羽风被呛了一下,差点没直接接话说出对方的名字,沉默了一会儿,他还是没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时机已经错过了。

“零君也有喜欢的人吧。”

“嗯......是啊。”

 

天知道羽风是如何把酸涩咽回肚中,用尽量平稳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的。

“那就不要管我了吧,零君有优先女友的权利哦。”

“......”

不过如果是零君的话,应该早就注意到了吧。

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人总是无法保持绝对理性。

就算他再怎么掩饰,话语中微微颤抖的声音仔细听还是可以辨认的出,上挑的眼、垂下的眉像是拼命压抑着什么东西的爆发一样。

零君没有错,错的是他自己没有说清楚。

即使心里完全不是这么想的。

 

因为刀子卡在喉咙的最深处,不通过手术没办法拿出,一不小心扯动声带又会带出一片血色。

只能任凭时间流逝,伤口的血凝结成了血痂,再等着哪天的大意再度裂开。

 

比起羽风,朔间其实要更加辛苦一点。

尤其是在羽风说了那段有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

 

“我很喜欢零君哦。”

现在想起来还会心跳加速,呼吸凝结起来,吐出的气控制不了,胸口处的抽动感十分鲜明。

压迫着心脏,催促他说出心里的话。

可他就是不敢相信这句话是羽风对他彻底打开心扉的第一步。

“嗯嗯,谢谢薰君,薰君本来就很有潜力嘛,就算吾辈不在薰君也总会发光的吧。”

“吾辈也很喜欢薰君哦,吾辈是薰君的超级粉丝,会一直支持着薰君的!”

不是不相信羽风,多年来对付狡猾狐狸似的搭档,他担心一不小心松懈下来就又陷入那人的甜蜜陷阱里去。

就像狐狸那样狡黠,对他的攻势也一点不放松。

平常对于他的关心会好好的接受;在开演前的练习室里和他一起练习,偶尔还会提前到场给他带瓶运动饮料;在舞台上比他更加灵活地去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在这之后突然拉过自己一起营业;在电视节目播出时接受他的意见后又反过来与他说笑。

怎么看羽风有那个意思的可能性甚至都不低。

既然无法确认选择后的道路是什么,最好的办法就是维持现状按兵不动。

 

朔间零的话总算是得到验证了。

“小薰啊,你也这么大了,该找个女朋友结婚了吧。”

“虽然姐姐知道小薰现在做偶像做的很好,但是最终有一天总会从这个职位上离开,到那时候再去寻找就晚了。”

“姐姐,结婚是人生的坟墓吧。”

“扑哧”姐姐笑了,做出与朔间一样的动作,轻轻摸着他的头。

“不是哦,只要是小薰中意的人的话,如何也不会是坟墓的。”

“无论如何,我都希望小薰幸福,结婚后也会有个依靠和寄托吧。”

“不过啊,我也不希望小薰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将就着,姐姐不会再催了,也许爸爸会,小薰也要坚定自己哦。”

“啊......谢谢你,姐姐。”

 

果不其然,在与姐姐谈话过去了没几天后,羽风家主果然跟他说起了这件事。

“女朋友都没有?”

 

“那喜欢的人总有的吧?”

“小薰很擅长跟女孩子相处的,爸你这就不用担心了。”姐姐突然插话进来,为了帮他拖延一会儿,羽风还是很感谢她的。

“这是两码事。”无奈羽风家主不吃这套,至少也得问个大概。

 

“薰,有喜欢的人吗?”

“......”

“有。”

他看到哥哥姐姐惊讶的神情,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更不知道如果她们知道了自己喜欢的人是搭档朔间零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真的假的?!”

“小薰,真的吗?”

“是真的......”

“欸——怎么不告诉我们,小薰超过分!”

 

“不过这样的话爸你也可以放心了吧,薰很擅长对付女孩子的,应该不会撩不到吧。”

哥哥突然对羽风家主说。

但是羽风家主依旧不打算停下。

“那么,薰喜欢的人,现在是在哪里工作?”

“跟我一样的偶像。”

“欸——小薰果然是为了他才去当偶像的吗!那会儿费了好大劲说服我们去当了偶像果然是有私心的吗!”

“姐姐,安静一点。”

“......”

有点把握不住父亲的脾气,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招出来。此时羽风不大敢抬头看看父亲的表情。

“这样啊......”

“薰要加油,追到了的话要带给爸爸看看啊。”

惊讶的抬起头,看见许久不见的父亲脸上没有严厉之色,突然间的温柔话语让他有点不知所措。眼角稍微有些湿润了。

 

在他想要鞠躬走出餐厅时,他看到父亲对他做出的口型:

上下蠕动的嘴唇,摆出的音节他再熟悉不过。

“是朔间零吗?”

“......”

不知道父亲从何来得出这个消息的,不过他也没打算瞒着。

轻轻点了下头,往门口走去。

 

时不时从心脏那边传至喉咙的疼痛,其实只要习惯了就能当作什么事也没有。

 

就在他关上餐厅门时,他错过了父亲和姐姐的对话。

“薰的对象,估计不好追啊。”

“虽然不知道是谁,小薰一定没问题的!”

“先不说这个,本来打算小薰还没有喜欢的话就强制让小薰结婚的......现在对方已经在等了。那个人没有告诉我们真实姓名,刚把他叫来。估计薰刚刚出去会碰上吧。”

“欸——怎么这样!”

“是有跟对方说过放弃了,但是对方似乎已经在门口了。”

羽风家主叹了口气,看着不久前羽风薰所坐的位置。

“接下来,就看他自己吧。”

 

“话说......小薰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啊?父亲既然知道了就告诉我们嘛。”

“是朔间君。”

“欸?就是那个圣诞夜里小薰旁边的那个人吗?我记得他还向我们打过招呼的来着。”

“嗯嗯,我也有印象。不过为什么会是他,父亲您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猜测而已,薰承认了。”

“至于为什么会猜是朔间零呢......也许是注意到了圣诞夜里的薰散发出的光芒是由这个人带领出来的吧。”

“薰,似乎受了朔间君很多照顾,下次好好向他道谢下吧。”

 

“零君?你怎么会在这里?”

“薰君才是,不是说回宿舍休息了吗?”

羽风刚出家门没多久,看着对面酒吧里的身影有点像自家搭档,他的搭档可不是会来这种地方的人。好奇心作祟,羽风推开了酒吧的门。

现在是中午时分,店内人比较少,羽风清楚的找到了那个身影。

门边挂有风铃,一有人进去就会作响,“叮咚”一声让坐在吧台旁边的朔间转过身来,惊讶的红瞳正好对上羽风的。

 

“零君还没回答呢,怎么会在这里?”

“被族人逼着结婚呢。凛月来电话了说是族人自作主张给吾辈联系好了一个,就让吾辈过来等了,那边人还没有消息过来。”

弹了一下酒杯里的冰块,朔间零的眼神忽暗忽明。

“呜哇,既然要与女孩子见面,零君还在这里喝酒?第一印象会被扣分的哦?”

“薰君还是一如既往的熟练呢......”

“要我教你吗?那我干脆陪零君坐一会儿好啦~”

 

羽风不按套路走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本打算用其他话题搪塞过去的朔间不得不赶紧阻止他。

“等等......薰君看起来很累的样子,不如先回去休息吧。”

 

还没等朔间反应过来,羽风就已经坐在他旁边了,非常熟练地向吧台打招呼,酒保应声过来。

“没事没事......倒是零君看起来比我更累嘛。”

“但是干坐在这儿似乎也不大好,零君有什么推荐的酒吗?”

“薰君......不要喝高了.....”

眼前的人异常固执,似乎不打算放他走,朔间也只好作罢。

“那就,来一杯莫吉托吧。”

“明白了。”

 

——“给我的爱人来一杯莫吉托。”

 

“您的莫吉托,是给这位先生的吧,请用。”

“欸——是薄荷酒啊,零君,我又不是女孩子。”

“怕汝喝醉。”

“不会的啦不会的啦。”

醉了也许效果会更好?试探着朔间,听出了那人有些迟疑的语气,就算但是那人想要掩饰也没有用。那人暂且没有告诉他事情全貌的意思,眼眶里的疲劳也是遮不住的,脸色却明摆着不想回去的意思,羽风很好奇,朔间究竟在想些什么的。

 

“话说零君那边没有人来联系吗?”

比起找借口还不如直接摊牌比较好,朔间还是有意的省去了一些重要信息。

“嗯......吾辈倒是刚刚收到消息,是说取消了,但是吾辈已经到这边了啊......”

“所以才会在这里喝酒啊......”

突然想到什么的羽风控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汝笑什么?”

“原来零君也会被人甩啊,现在的零君就有点像失恋了的那种心情来这边喝闷酒?”

“失恋......说不上吧。”

毕竟恋爱都还没能谈上呢。

“吾辈和对方都没有见到过呢。”

不,其实是已经见过好多次了。

心里这么想着,不过看眼前的人没有追问下去的打算,朔间也不打算透露什么。

凛月刚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了,羽风家似乎在催小少爷结婚,即使没有明说出来那个人的名字,不过据他所知羽风家的小少爷大概只有他的搭档了。

就算羽风真的有喜欢的姑娘,他至少还能以这个约来拖拖时间。

不过自己是不是有些多管闲事了?在星曜祭之后就更信任的人,他却还是忍不住插手那人的私事,甚至是关乎人生的大事。

也许是他长辈的人设做多了。

又或者是另外的一个原因。

聪明如他,他心里分明明白后者的比重会更大一些,不过他偏偏要当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如果这才是对他来说最好的方法的话,朔间不介意一直这么僵持着。

 

“也就是说零君现在有空咯?那我们接着喝吧。”

正好羽风现在心里很不痛快,只想找个借口呆在他旁边。

“等等......薰君,先不说吾辈,让薰君陪着吾辈这样喝下去,薰君要是身体喝坏了吾辈也会过意不去的......”

况且他的烦恼也是出自于自己对于眼前这个人的想法,又要让什么都不知道的本人去承担,说不上踏实的做法。

 

“零君有什么话想说吗?”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旁边的人似乎有点醉意,歪着脑袋看向他,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与平常不同的专注,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移开视线的想法。

“......”

还是朔间先心虚下来,移开视线。

“吾辈为吾辈的多管闲事和沉重道歉,薰君还是去休息吧?”

“零君不说的话,我就陪零君这样耗着哦?”

说着羽风突然拿起他的那杯,舔了一下杯沿。

“薰君.....?!那杯度数很高的?”

朔间有些慌了,打算接过酒杯,又怕里面的酒会洒出来,没料到羽风突然将酒杯举高,两人身高相差不大,朔间似乎喝了好一会儿了有些脱力反而够不到羽风的手,扯着他的衣服,声音有些沙哑。

“不能再喝了的是你吧零君。不好意思,能给我碗醒酒汤吗?”

 

就算心脏再怎么反驳,刀子架在大动脉的正上方,轻轻一碰都能引发危机,时间紧迫,刀子步步向下,再这样下去被划到东西就要喷出来了。

东西有着爱慕着那个人的颜色。

 

“作为惩罚,这杯酒被我扣留啦,我喝掉咯,不介意吧?”

虽然是个问句,但是对面的人完全没有等待他的回答,头一仰把小半杯酒一饮而尽。

“......”

朔间还处在和羽风间接接吻了的呆滞中,清醒了一点就见到羽风手里的透明容器一点液体也不剩了,担心盖过了疯长起来的不明情绪。

“......薰君,吾辈喝了好久才喝掉那么多的,这杯真的很冲的......”

“咳咳......还真的是......零君怎么喝下去的啊。”

看着羽风猛的低头咳嗽起来,朔间赶紧帮他轻锤了几下,扶着他的背放他靠在自己身上。

“薰君已经喝下去大半了吧,吾辈的酒力也许比不过薰君吧。”

“比起吾辈,薰君更需要醒酒汤吧,给,还可以自己喝吗?还是吾辈来喂汝?”

“......”羽风似乎说了什么,声音太小没有听清,朔间耳朵凑近他的唇,呼出的热气喷得他发痒,在持续了好一会儿的挑拨之间,他听到了断断续续的话语。

“去沙发上,零君。”

 

“现在感觉如何,薰君,不要逞强靠着吾辈也是可以的。”

迷迷糊糊中感受到了朔间的体温,爬到了那人的沙发上去蹭他。朔间的体温比起普通人要低一些,羽风哼哼唧唧地蹭了蹭,在朔间胸口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蜷缩着。

其实他没醉。

羽风明白,趁着酒意直言也许会让对方降低防备,朔间也许不大会在意一个醉鬼能记得多少事。

其实不仅是他,他也看得出朔间喝了不少的酒,在他进来之前,拉着他的衣袖也没有多少力量,比起传言中能单手举起钢琴的他要脆弱多少。

现在那人的情况多半和他差不多,还保有着部分的清醒,实际上是想一睡了事的状态。

不过得让异常戒备的朔间说出来真心话,他必须搏一搏。

演技一定要真切,平时完全不想接触同性的他卸下防备趴在朔间身上,那人多少应该信了吧。

他也明白,他抑制不住欢欣跳动的心脏已经不允许他再这么僵持下去了。

 

“零君......喜欢......”

羽风庆幸现在在朔间眼里他应该是个醉鬼的形象,脸色因为酒精的作用而薰红,也不用担心因为飙升的肾上腺素造成的脸红而暴露什么。

“什......么?”

“薰君累了的话就睡吧,说话都有些艰难了,吾辈会好好把汝送回去的。”

不知道对方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头越来越昏昏沉沉,止不住地想向下倒去。这样下去,还没等他问出什么估计就要失去意识了。

 

“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明明零君的烦恼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一直在这里陪着零君你也装作看不到了?”

“薰......薰君,别说话了吧?”

“零君闭嘴,听我说完。”

 

不知道接下去会怎样发展,羽风完全把意识放纵,在失去意识的边缘他连听清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勉强,不过他感受到了卡在喉咙口里的东西,微咸,厚重,带有一点铁锈味。

啊,已经到了最后了吗?

真是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无论怎样,零君都不准打断我。”

“薰君......”

“零君不要回答我。听着就好。”

 

“那么,我开始了。”

 

“多亏了零君,又爱多管闲事、又沉重,还老是一副故作深沉让人看了就火大的样子的零君,才有了现在的我。”

 

“我很喜欢你哦,喜欢零君......喜欢着朔间,喜欢着朔间零。”

 

“零君就算是迟钝也要有个限度吧!”

 

刀尖上的血色,在波纹中晕开来,蜿蜒着,划出玫瑰路的形状。

 

说完这句,刚刚还气势汹汹放着狠话的羽风头一歪栽倒在朔间身上睡过去了。

还好是在沙发上,朔间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压倒。

虽然朔间本人也迷迷糊糊地,羽风刚刚一串几乎不带停顿的话把他的意识拉回了大半。喝下一口醒酒汤,看着倒在他旁边的羽风,短暂停机的大脑恢复了些许。

 

“这次,吾辈稍微明白了点哦。”

“回去吧薰君。”

这次轮到他不等羽风回答了,一个男人抱起来是有些吃力,虽然是想要公主抱的,不过这个因为过于显眼而被羽风本人批评过好多次了,借着酒劲,朔间成功把羽风背到背上。

把刚刚在酒吧里脱下的外套给羽风披上,没有选择回到羽风的宿舍,朔间朝着羽风家走去。

 

“——是羽风家吗?我是来接受婚约的,哦不是,是来提亲的朔间零。”

“他现在很累需要休息,请您给我们开一下门吧。”

】粉丝心境 # #偶像梦幻 # #
。   是同组合的粉丝。   这是在星曜上那人毫不掩饰说出来的话。 “因为,吾辈是偶像君的超级粉丝哦。” 还站在台上的他们没来得及关耳麦,这句话通过会场里布置着的大小音响清晰的传达了...
】你与我与十一月的烟火 #偶像梦幻 # # #
by/ 風邪   *ooc有,私设 *生贺生贺 *老哥生日快乐!!! *意味不明 住在同一小区。 由于城市用地越来越紧缺,他们小区的住房挨得很近。从这栋楼的阳台到旁边楼房对户的阳台...
】讳莫如深 # #偶像梦幻 # #
介意未来一直在你身边的,毕竟君自我生活能力很差,没有我也不行吧?总之,一直以来,真的很谢谢君。 ...
】造物者 #偶像梦幻 # # #
找到了这座木屋,想等雾散去再赶路,然后汝就来了。直接撞在门上吓了吾辈一大跳呢。接着摸了摸胸口似乎心有余悸。 又不是我想撞上去。抱着手臂想。 见他还是没说话又问他应该怎么称呼。...
】虹色水晶 # #偶像梦幻 # #
,调皮地吐着舌头,起伏着的胸口,单薄的衬衫看起来很凉快,似乎能看到更里面的肌肤。几乎轻不可闻地呼吸声,在夏日里更显得燥热。   很好看,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   无论那人怎么推脱...
】无期徒刑 # #偶像梦幻 # #
,平常没有精神的难得的振奋,他本来应该是为此感到高兴的才对,可那两人依旧讨论的热火朝天,完全插不进去他们的话题。 在叫了数次没有得到回应后,他安安静静地盯着看了一会儿——那人前面有微微...
】白头发 #偶像梦幻 # # #
这么近,落下色阴影刚好遮住部分光线。敞开的衬衣领子露出一大片尚好的肌肤。 君在干什么?有些好奇,他合上书准备转过身面对时,对方却压住他的肩膀叫他别乱动。 桑有白头发了呢~是最近太累了...
】老年人别偷懒快干活! #偶像梦幻 # # #
扫地的瞟了一眼视线的发出者,不满地说,桑也别光看着好歹帮下忙啊。 吾辈在白天没任何力气,君就饶了吾辈吧。汝不是家政全能吗?物尽其用。声音很轻,气若游丝,就像一件易碎品。 他...
】将恋人射杀之日 #偶像梦幻 # # #
一个微小的动作,月光也跟着在空中流转。 怔怔地望着人,害怕他一个不小心从墙上摔下来。 眯起眼睛,想要努力辨析脸上的表情。最后看到的是毫无波澜的瞳眸,以及从左肩蔓延至脸上的黑色杂质...
】陪你走到雨停 #偶像梦幻 # # #
撞见。这算不算倒霉?没等他强挤出碰面的笑容,就让他进来慢慢谈。 听到这句话觉得自己可能会经历次类似跨越历史维度超越时空限制的思想教育,他最近没怎么出席,刚好又被逮住了。还是自己...
】遇难者名单 #偶像梦幻 # # #
by/ 風邪   *标题骗人 *ooc有,毕业后私设 *胡编乱造系列 。 只是如此简单的三个字,却让再没心思继续自己的“早饭“。几十分钟前,他从门口的信箱取出今天的报纸,准备一边了解今天...
】你在我旁边哭哪有不抱的道理 #偶像梦幻 # # #
出来买两袋子东西回去的行为他还是希望能少则少。 没办法,老年人,体力差。 他将找好的零钱收好,随着收银员的谢谢惠顾走到了店门前,自动门抢先一步打开。歪了下头,下意识唤着对面人的名字。 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