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薰】蒸汽发酵 #零薰

sodasinei 2021-08-19

by/ 黑白西米露

 

不是很有逻辑的东西......推理什么的瞎搞搞的x不要当真,朔间零说的有几句话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恋爱的人都是笨蛋,这是真的:D

元旦快乐!高考前复活一下!浙江的孩子1.6-1.8高考,1.7生日的孩子哭了ヽ(;▽;)ノ求一下祝福ww也提前祝自己生日快乐

今天依旧在蒸甜点w——看板今日的甜度还满意吗?

 

朔间零怀疑他现在脸上的温度可以煮鸡蛋了。

稍稍抬起头,洗手台的镜子就起了一片雾,也难怪他没有注意到背后的人。

“朔间君——!”背后猛的被拍了一下,即使完全没有向前的力度,刚被羽风叫醒的他不自然地向前倒去。下意识地抓些什么把自己撑起来,不小心碰到了水龙头,“哗啦”的声音一下子涌了出来。

“啊......那个.....朔间君?你还好吗?”朔间一直低着头,天祥院看不清他的表情。天祥院承认刚刚那下是有恶作剧的成分,看老对手吃瘪的表情还是很不错的,现在的朔间半侧头发被打湿了,刘海粘在了一起,看起来挺狼狈的。他躲在心里笑,脸上还是不动声色,要是耽误了正事就不好了。“羽风君在外面等你好久了哦?”

“抱歉......再等吾辈一会儿。天祥院君怎么进来了?”虽然他没有锁门,室友天祥院进来合乎常理,沉溺于心事的他显然没有注意到旋转门把手的声音。

“你在里面呆太久了,羽风君有点担心。”这会儿他倒是很干脆地走了出去,朔间隔着门上的窗子模模糊糊地看得见浅色头发的人影。“就这样传话给羽风君吗?”

“麻烦汝了。”

擦干脸上的水,看着镜中的自己,拿起梳子理了下刘海。

 

“在干什么呢?把搭档晾在外面,自己在卫生间里开自我检讨会?”

似乎听到了羽风的声音,这下他是更不想从这扇门里出去了。

 

——嗯.....kiss什么的还是算了吧,莲巳君的眼镜都要碎掉了。

 

——啊,那就换一个如何?像我一样,紧紧地抱住——!

——守泽君.....这个跟刚刚那个难度差距有些大哦。所以提议驳回!

——有什么不好的,太过于专注惩罚游戏了吧,英智。

——这个有点像创君的“握住~”呢......嗯......零君?抱住~像这样吗?

 

不行,完全不行,一旦回想起昨天羽风拥抱他传递过来的温度,就完全没办法冷静下来。

发尾还在滴着水,后脑勺传来的凉意也丝毫没法遮盖触及到脖颈的亮丽红色。

明明是梦之咲里最早越过20岁的人,却像个小孩子一样被刺激地彻夜未眠。

这可不行啊,薰君还在等着呢。

“唔——好痛!”心不在焉果然会出问题,明明平时用手就可以解通的微卷,没有了羽风,这会儿倒是在梳子上留下了不少。

“朔间君,到底怎么了啊。”天祥院再次打开门,给羽风招呼进来的手势,那人却微笑了一下,退后一步摆了摆手。

真的是,一个两个都是这样——敬人要是在的话一定会这么说吧。可是他又不是莲巳,他更乐意陪朔间零一起演一场闹剧,把自己的发小气一气。

“呀?怎么回事朔间君,地上到处都是水呢。”

其实地面上非常干净,完全没有水留下过的痕迹,他故作惊讶,“是水龙头坏了吗?还在冒着热气呢。要不要让敬人过来看看?”然后猛地把水龙头旋钮开到了最大,水流声和撞击声混杂在一起,故意让外面的人听不真切。

“哇——!”

“怎么样了零君——?”

这下羽风没法看着不管了,也不顾里面两人站着的位置,一下推开门。

朔间零头发全湿的坐在地上,那边的天祥院衬衫下面湿了一半,看起来就像是打了场水仗。

“我说......就算把眼镜君找过来,他大概也不会给你们打扫卫生的哦?”

 

“哈哈哈......”终于把朔间零从水龙头下救了出来,拿着块干毛巾给他擦头发的羽风笑出了眼泪。“零君有早上洗头的习惯吗?”

“汝别笑了......”罪魁祸首不就在眼前吗?两个都是,一个心理上的一个物理上的。现在那个物理上添乱的人去房间里换衣服了,他毫不顾忌后果,把罪行丢给了天祥院。

“吾辈怎么想的到天祥院君居然会偷袭。”撒谎用不着打草稿,脸上温度也好一些了,背对着羽风也不用担心被看到差劲的脸色,他送了口气。

“真的是这样吗?”羽风显然没信,看来天祥院第一次来叫他估计是羽风让他帮忙的。

“自然。”

其实这并不算撒谎,只是没有说出全部的实话而已。发出轻微的鼻音,似乎有点感冒,他揉了揉鼻子,隔着一堵门,隔音效果应该还算不错。再不济,天祥院总不至于趴在门板上听他们聊天吧。

“真的真的。”

真是理直气壮呢朔间君。

 

“别学我说话呀零君。”他不依不挠,即使看不到背对着的人的表情,尾音微微高昂的调子暗示着那人不会就那么放过他。“作为第一目击者的天祥院君,怎么可能会把犯罪证据这么明显地摆出来呢?”

“天祥院君和吾辈本来就是对手关系喏......”

“可是零君和天祥院君合作也很不错吧?帮大家摆平了好多事哦?”

平日里他们之间的较量多到数不清,表面和和蔼蔼,背后你争我赶。羽风肯定知道这个。

“那么,汝想知道什么呢?”

“我们来推理完整的时间线吧!在眼镜君赶来之前。”很高兴的羽风,不轻不重地抓了一下毛巾,疼痛感让朔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薰君......汝最近是不是吃太多甜食了,力气长进了呢。”

“这个绝对没有啦——!”

 

羽风当然不大会在意这个,体型只要没有明显变化的话当然看不出来本人究竟胖了多少。

但是朔间的心事就没那么好瞒了。

“零君不准岔开话题!工作就在这之后!”

眼看羽风要把盖在他头上的毛巾抽走,没有完全被抓住的毛巾滑动起来,慌乱之下朔间伸手去抓,正好与羽风的手交错握住。

毛巾没有抓住滑落了下去。

朔间甚至能听见发尾未完全擦干的水珠滴落的声音。

糟糕了,要被发现了。

蒸汽似的温度攀升上来,从接触的那块皮肤一直蔓延,从下到上。

“零君,手好冰。”属于那个人的手得嗦了一下,不清楚是他先开始的还是羽风更快,也不知道是冷的刺激还是紧张的颤抖,他感受到握住的力度更紧了些。

不妙,头顶快冒烟了。

就差像个开水壶一样“Bzzz——”地叫着水烧开了。

烟雾冒出来倒是没事,别被房间里的烟雾警报器给抓到就好。他开始胡思乱想。

“咳咳......对不起?”他做出要抽离手的架势,不料羽风似乎没有放开的打算。

“......薰君?”完全摸不准那个人的想法。怎奈朔间零再怎么擅长躲避,温度完全不受他所控通过手心传递给那个人,年少人的心思满溢而出,若无其事只是表面,眼神总是止不住地往那个人身上飘。

 

——零!表情不要很僵硬嘛!

——日日树君!汝少说一点吧!

——嗯......朔间君的眼神是很可怕哦?还是稍微收一收比较好呢?看起来像是想把人吞了一样。有点让人不大舒服呢。

 

“这样好过一点吗?”是在给他暖手吗?还好他天生体质体寒,这样的温度对他来说已经非常高了,手心应该出了些许汗,在羽风看来还是很冷的吧。

也对,他没打湿衣服,只是头发和胳膊湿漉漉地罢了。

“......”想若无其事说出“无碍”都做不到,维持这样的姿势实在过于尴尬,他没有预告地起身,走向冰箱柜,闹腾了那么久,还没吃过早饭呢。

 

“薰君?”

“好冰!”脸上贴上了什么冰凉的东西,该不会是朔间的手吧?

回想起3a班上课的时光,冬日里教室有空调,他坐在空调底下享受着暖风,犯困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这时候守泽千秋就会像现在朔间零一样把手猛地贴上来......

——咦?

咦?

脸上突然泛起了红晕,没有被吓到清醒的寒意,不明所以爬上脸颊的温度都指向了一个真相——

他不想想下去了,正好朔间零沉默了好久终于开口了。

“牛奶,给,薰君也没吃早饭吧。很可惜吾辈这里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可以垫肚子......”

是纸盒子装的牛奶。他呼出了一口气。

“啊——!我都忘了,我给零君带早点了哦。不过......”

“不过什么?”

“零君回答一个才能吃一个,逃避问题不算。”

啊——朔间扶额,就算没有昨天的宿醉,今天早上也不会是个安宁的早上了。

完蛋,工作怎么办。

 

“事情起因?”

“刚刚吾辈说过了......”

“那个不算,要具体点的。”不满地敲了一下茶几,羽风掀起餐盒上的餐布的一角,啊,是蛋糕。

两人坐在沙发上,距离不算太远,朔间估摸着偷到盒子的距离。

原来es大楼里还做这种东西吗?平常不去吃早点随意解决的他从没在意过这个。

“吾辈在洗脸,天祥院君突然从后面冒出来推了吾辈一下,然后吾辈没抓稳打开了水龙头。”

朔间零的怪力他们都知道,单手抬钢琴嘛,徒手拆钢管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吧?

“呃......正常人的反应会是这样吗?”算是回答了个问题,羽风用叉子插了块干面包递给他。

“吾辈没睡醒嘛。”

“一般来说,洗脸的话都会在水池里放满水吧?知道要被摁入满是水的水槽了,还会去抓水龙头吗?”

“......抓错了而已?”

“就这样的话也不要多少时间吧......那时候水龙头应该也没坏才对。”羽风给自己切了一小块,边吃边看着他。

“话说零君都不反抗一下的吗!”

“......被吓得猝不及防第一反应都是先保全自己吧?”难不成羽风认为他去报复天祥院了?

“可是零君看起来完全没有慌乱的样子呢——倒是天祥院君后来急了。”

“也就是说,洗手池中没有水,所以没有危险,零君不需要担心这个,天祥院君急的也不是这个。”

“嗯......不过天祥院君还没看到吾辈怎么样了,担心吾辈一下也很正常吧?”

“这倒是也说得通啦......”羽风气的咬了下叉子,腮帮子鼓了一些。

“不管洗手池有没有水,水龙头坏掉这件事是真的。吾辈没有骗汝。”

“不过,这怎么想都是零君设计好的来瞒我的吧!”

“这真的只是吾辈自己......不小心罢了。”

“犹豫了!零君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烦恼不已,却也不对作为搭档的我说!”用叉子指着朔间,说出了很残忍的话。

“薰君......吾辈好饿。”

“不说的话,就没有蛋糕吃哦?哦,忘记说了,有一部分是凛月君自己做的。”

“凛月.....!”

羽风一抬手,算计到了朔间会趁着他不注意来拿,灵活地把篮子从朔间手中救了下来。“偷吃可耻哦?”

“不说的话?这个就归我啦?”虽然很想接着逗逗朔间零,不过他也是真的饿了,直接咬上了蛋糕的一部分。

“薰君真的这么想知道吗?”

 

接下来的话不言而喻,那个人接近的速度太快了,蛋糕的另一半很快就被夺走了。而那个人还没有因此停下,变本加厉地撬开他的嘴去抢剩下那一半。

 

“唔——!”不带这么抢的吧?虽然这个是凛月君做的珍品没错。他放大的瞳孔没持续多久,思绪就又被带走了。

这个人!!!想要干什么啊!

现在是瞳孔地震了。

完全被动的接受着那个人的气息,稀缺的空气让他的手臂逐渐丧失力量。

没有坚持住......被推倒在沙发上了。

“唔!!!”要不行了!氧气一点没有了!头上的蒸汽倒是毫不吝啬地在蒸煮着自己,他试图去推开朔间零,那个人还在/继续,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我说,羽风君,朔间君。你们亲密我倒是不大在意,晃牙君刚刚打过你们电话了哦?一直没接。”

两人倒在沙发上,同时回头看向声音来源的另一边。

“天祥院君!?什么时候站在那边的?”

“嗯......一直?”

“啊啊啊!!!”

“冷静点.....薰君!”

 

“你们走的时候记得关门,给晃牙君回个电话啊?”


“......糟了,工作。”

“......今天是假日,零君。”

 

——嗯?吾辈的眼神有那么夸张吗?不过,吸血鬼有这样的眼神,很适合吧?

——嗯......但是吸血鬼只能喝人类的血吧?薰也是undead的不死物呢。

 

被抱紧的时候脑子完全停止了运转,眼神早就被别的人看到了吧。

掩盖不住的呀。这种东西。

朔间很喜欢拥抱。

这个姿势的话,就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了吧?

羽风也很喜欢。所以他主动抱住了朔间。

再怎么丢人,蒸汽飘入空中,靠着情感的温度在发酵,这种感情什么的,不会注意的到吧?

】假象是真
原作者:蜜糖罐子   先是视角,然后是视角 提前OOC致歉qwq IF OK PLEASE↓↓   一个人要说多少遍真话,才会被误以为是谎。   ■SIDE 人类总是视觉动物,能将天地万物在...
】粉丝心境 #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   朔间是同组合羽风的粉丝。   这是在星曜祭上那人毫不掩饰说出来的话。 “因为,吾辈是偶像君的超级粉丝哦。” 还站在台上的他们没来得及关耳麦,这句话通过会场里布置着的大小音响清晰的传达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by/ 風邪   *毕业交往同居 *ooc有 *是很久以前写的一篇,虽然离情人节还很远,但就算提前庆祝了吧(× 情人节那天恰逢朔间加班,他对羽风保证,一定在午夜前赶回。 在午夜前多久呢?几个小时...
】白头发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
这么近,落下色阴影刚好遮住部分光线。敞开的衬衣领子露出一大片尚好的肌肤。 君在干什么?朔间有些好奇,他合上书准备转过身面对羽风时,对方却压住他的肩膀叫他别乱动。 朔间桑有白头发了呢~是最近太累了...
】海风吹拂(4)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真)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海风吹拂(1)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真)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海风吹拂(3)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真)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印记 #朔间 #羽风 #
训练休息的间隙,坐在对面的朔间突然发问。 只是上香时被香灰烫伤了啦~ 羽风将右手举起来,昏暗的灯光朔间并看不出什么异常。方才人就一直盯着这只手看,还用指尖轻轻触碰。 之前假期他随着家人去给祖宗上...
】钥匙 #
可以抱着几分打趣的态度去“请教请教”那位无所不知的吸血鬼自己的钥匙去了哪里。 “朔间桑,我进来啦~” 敲了几下门也不见回应,羽风轻轻推开门,房间中央摆着的棺材盖刚刚移开,朔间正坐在里面揉着惺忪的睡...
】海风吹拂(2) #
设定挚友,千两人的中二感觉相容性很好(?)但是我被音游千挽手醋到了这个修罗场没得跑哼,之后会在番外中放出。 (不正经的地方看看笑话就好别当真) 俺的口癖我好不习惯打出来之后我想掐死自己尴尬癌都犯...
】老年人别偷懒快干活!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
扫地的羽风。 羽风瞟了一眼视线的发出者,不满地说,朔间桑也别光看着好歹帮下忙啊。 吾辈在白天没任何力气,君就饶了吾辈吧。汝不是家政全能吗?物尽其用。朔间声音很轻,气若游丝,就像一件易碎品。 他...
】补习 #朔间 #羽风 #
懂。 羽风心不在焉地点头说,嗯我知道了。 朔间没去辨别回答的真伪,继续讲解下一道题。 现在正是春季回暖的时候,但仍不时有寒风刮过。空旷的教室只有他们两人,紧闭的窗户将外界少许的杂音隔绝。 朔间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