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萩松】再会之曲 #萩松

sodasinei 2021-08-19

by/ 黑白西米露

 

其实无差也行

题目取自es月永leo卡面名字

致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两个男人

 

“圣诞快乐~阵平酱。”

松田阵平从未觉得自己是个好孩子过,年少时分他凭借自己的拳头威名远扬,公安的工作也不是沾不着黑,他可不是彻彻底底的正义的伙伴。

此刻他睡意惺忪,还没反应过来。

明明不是好孩子,看看镜子里的这张脸虽然年轻但早就抛弃了稚气,连孩子也早就不是了的他,却收到了圣诞礼物。

三年前阴阳两地的人,现在微笑着用熟悉的口吻与他打着招呼。

“轮到你来扮演圣诞老人了吗?萩......萩原?!”

松田阵平,男,26岁,前一天勤勤恳恳地加班到凌晨,三分钟前刚刚被叫醒,怀疑他自己是不是过劳猝死后去了那个世界。

梦里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也知道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平安夜非常充实,这之后的预留在圣诞节的文件还等着他去看。

“恶作剧?”不抱期望地眼皮子闭了回去。

“小阵平还没睡醒吗?早上好哦。”吵死了,眼睛眯开一条缝。

哦,居然还能眨巴着眼睛和他说话,这梦也太真实了......吧?!这回他完全清醒了,可他还是没有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心中人。

“今年是谁扮演圣诞老人?”松田听搜查科的人空闲时说起过,每年都会有人去扮演圣诞老人来活跃气氛,虽然眼前的萩原没有戴红帽子,长长的红色围巾非常瞩目。

“这么大了还信圣诞老人,真可爱呢。”萩原突然凑近,他是倚靠着办公椅小憩的,突然放大倒置的脸让他吓了一跳。

“萩......真的是你?”温热的气息打在他脸上,真真切切的温度。

“难道除了我以外,阵平酱旁边还有这么帅气的人吗?”他赶忙起身,刚好与低头的萩原撞了个正着。

“等......?!”

“好痛!”顾不上脑袋撞一起的眩晕感,松田一把抱住他。

“真的是你......萩。”

“原来阵平酱那么喜欢我......诶?!”人的体温在他们直接传递着。“奇怪......我应该是碰不到东西的啊?”三年前呼吸停止千真万确,萩原将手移到胸口,也感受不到跳动。

但是他能感受到怀里那个人的心跳。“松田......你哭了吗?”

“......没有。”声音沙哑地如料想的一样,只是试探而已,他没想深究下去。

以他从小到大和松田混在一起的交情,不难猜到就算没落泪,眼眶也多半是红的。

萩原研二,三年前23岁,现在作为一个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作为最了解松田阵平的人,他居然没法开口说出一句安慰的话。

熟悉的调侃显然有些不合时宜,对女孩子们的招数更不可能套在松田身上。

说不定安慰都只会起反作用。毕竟松田和她们是不一样的。

看着喜欢的人在自己怀里哭是什么样的感觉?即使胸口里的东西不再有重新跳动起来的一天,这种感觉却比那会儿流连于世间的感觉更加鲜明。

“松田......有想去的地方吗?”

“......有吧。”松田松开他一点,上下打量着他,“大概你进不去?”

其实他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松田睡着时手上还抱着的资料,用于保存文件的牛皮袋已经不是熟悉的那一种了。搜查科啊......萩原在心里苦笑,自己的死给松田造成的麻烦无可置疑,三年了,而且松田还转入了其他科。

“放心吧,目前似乎只有你看得到我。”松田起身了,他也照样子理了理衣服。“似乎?”

“来找你耗费了好多时间,别人看不见我,声音也是,没想到你转科了。”

松田点了点头没接话,将乱掉的文件塞入抽屉,当着萩原的面。

那是犯人条目,他没有必要刻意去避开萩原,只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握紧了拳。

 

“降谷他们过的怎么样?”

无人的走廊,一位警官自言自语。“前几个月还有联系,最近突然和诸伏一起消失了。”

“......是因为特殊任务?”

“也许吧。”

萩原还想说些什么,松田先一步把他的问题堵了回去。“你进来找我的时候应该去过资料室了,既然他们名字边上没有‘殉职’两字,用不着担心。”

“松田......警视厅不会有警察厅的内部资料的吧?”

“反正他们不会像某人一样打电话打着打着就牺牲了。”松田撇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伊达的话最近很顺利,在考虑结婚的事,可惜某人也出不了席。”

好吧,看来松田气还没消,现在松田可以碰到他,知道后果的萩原识趣地闭上了嘴。

不过松田在走廊里拍到自言自语的摄像被拿去好好欣赏就不关他事了。

 

“这是......统计的犯罪搜查进度?”搜查科的白板上圈圈画画不少,犯人照片和具体信息那一栏是突兀地空白。

“对,”松田拿下其中一张照片,放在桌子上。“姓名不详,年龄未知,除了每年惯例的犯案预告以外都是不明。”他切了一声。

三年前的爆炸犯罪案。果然还是因为他吧。“......”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了。是佐藤。

“松田警官.....!”没有多余的说明,佐藤的作风干净利落,手上拿着的东西松田再熟悉不过。

“今年也真是会挑时间。”圣诞节,诞生的日子,相似的字迹,收到了不祥的死亡预告。

“诶~我也要看看——”萩原非常自然地搭上他的肩膀凑过去看,反正别人看不见他,松田也没法在别人面前对他做些什么,除了一个不那么和善的眼刀外。

萩原看了会儿预告,看着来人有些眼熟不禁多看了两眼。

本性难改。他很快明白过来哪里眼熟了。

佐藤美和子,他们的下一届学妹,警校那会儿追她的人挺多。

“松田警官?”

“没睡好罢了。”松田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不着痕迹地向萩原那瞄了两眼。

“请多多注意身体!不要因为工作......嗯?”松田显然没有好好在听她说话,刚刚还在犯困的人现在全神贯注地在看预告,这一切转变地太快,松田难以捉摸的性子使她愣了下。

“佐藤啊。同一个科,艳福不浅啊。”

“嗯?”你认识她?

“有什么发现了吗?”佐藤侧目,对松田的一惊一乍十分不解。

“下一届的学妹,我以为阵平酱多少知道一点的?”

“没有。“ok,一次回答两。趁佐藤低头查看手机消息时,松田一把捂住萩原的嘴巴,迅速放开后又戳了两下预告。

“我什么都不知道啦,阵平酱眼神很凶哦?”萩原摆了摆手,一脸微笑。

准没好事。萩原研二什么性子他松田阵平会不知道?二十年竹马白当的吗?他瞪了回去。

“啊......这样啊。抱歉,松田警官,我先走了。”刚想打开门的佐藤记起了什么,“今天是圣诞,松田警官也请早点回去吧。”

松田刚想不耐烦地丢出“加班”两字,被萩原以同样的姿势止住了下文。松田挣扎不过他,也不敢轻易的动手打人,在佐藤看来太明显了,只能发出一些“呜呜”的气音。

“......”佐藤再多看了他一眼,关上了门。听力优秀的松田听到了他的嘟哝,“怪人。”

萩原笑得一脸灿烂,现在松田的模样一定很滑稽,全部都在佐藤脸上写着了。

用松田的话来说那不叫笑容,那是贼笑。说他看见美人就眼睛发直,一点机会也不留给他,害得他一直单身到现在。萩原也没反驳,捧住了他的脸一副乖巧样与松田对视。

“那么我给阵平酱一个机会吧。”

“你?”现在的萩原能做什么?是在听和妹子聊天时给他打暗号做提示还是教他怎么写情书追佐藤?降谷总说他们两简直脑袋里联了座桥,回路出奇地一致。

可是这次完全没搭到边。“对,我。”

也不知道是他没对上还是萩原太离谱。

“所以和我去约会吧,松田。”

“好啊......等等你说什么?!”

 

最终他还是跟着萩原出来了,他可不想再呆在公共场合,被同事看到他的奇异举动导致社会性死亡。

而且他也不能确定萩原能以这样的状态呆在他旁边多久。

“另外说一句,圣诞节加班驳回!所以这个就交给我保管吧!”一脸轻松地抽走了预告,仗着微弱身高优势揉了把他的卷发。嗯,触感很真实。“那么,松田大人,圣诞节和我一起翘班吧。”

萩原肯定是故意的。

鬼知道不善言辞的他说服那群八卦的同事费了多少口舌,最擅长交流的萩原故意保持沉默不做声,害得他尴尬。

一向对案件不管不顾的松田突然打起精神在搜查案上!更为震惊的是当大家以为松田排满加班表改邪归正之时,居然在圣诞节取消了原有的安排!

松田警官有女朋友了这样的传言也屡见不鲜。

“可惜可惜~猜错了,不是因为女朋友是男朋友——”啧,罪魁祸首还给他火上浇油,松田当即赏他了个拳头。

“不要害羞嘛......”看来还不够,再加一脚。“对不起松田大人我错了!”

 

“熟悉的街道啊......”

“怎么那么感慨,美男子松田也要变成老头子了吗~”

“这家店,我们曾经一起来过好多次。”

“嗯嗯,第一次知道阵平酱原来那么可爱,也会吃甜食的啊。”

“萩不也是,是谁吃冰淇淋吃太多走不动路非得我背啊?”

......

“见人没了声音,松田转头,看见萩原站在一家杂货店门口发呆。

“有什么想要的?”萩原平常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太过于常见,毫无自觉地发呆完全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

“陪我进去看看吧,松田。”看起来萩原似乎十分苦恼,他们已经不是过去手牵着手去逛杂货店的两个孩子了,倒是松田没想那么多,抓起萩原的手就走。

“嗯......嗯?”

两个大男人手牵手是不是太奇怪了......对了,现在别人看不到他。

“你不是没法碰到物体吗?接触我的话就可以了吧。”

非常有道理,有道理到他完全找不到点来反驳。

萩原叹了口气,手握紧了些。

 

果不其然,松田的首选搭档是墨镜。

“萩!你看这个怎么样?”老实说,大的差别没有,比起他之前戴着的纯黑框墨镜只是边框换成了金色而已。

但他不在意这个,松田本来就很好看,换个颜色也没影响他的气质。

“阵平酱这么快就丢下我打算和墨镜私奔了吗?萩原好伤心!”他故作痛心疾首的模样捂住根本不存在的心脏,刚刚松田那下wink杀伤力还真不小。

“到底是谁丢下谁啊......?”今天还真是跟这事过不去了,松田一开口立马发现萩原沉默了下来,自知说错了话,干脆装作没发生。

“萩也试试?”反正萩原也老是不经过他同意就搭肩膀什么的,默认他直接给萩原戴上墨镜也是没问题的吧?

“嗯......挺好看的。”自家竹马本来就有不少被女孩子夸帅气的先例,戴上墨镜后的成熟更凸显了。

“松田......让我看看镜子?”看着松田在自己面前比划比划,虽然知道松田不会在这种地方跟他开玩笑,只是他醒来后连自己长什么样都没见到过。

“不行。”

“......就算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不至于连镜子的醋都吃吧?”

“绝对不行。”松田郑重其事地给他摘下,免得老板看到问“是怎么做到把墨镜架在空中的?”

“万一你被镜子照到就消失了怎么办?”

“松田......我最多算是灵魂,不是妖怪啊......”跟松田能接触到他一样,他也可以接触到松田,但是只能是松田。他给松田戴了回去。

“还是阵平酱这样更好看一点。”他歪了歪头,托着下巴打量。

“是是......萩想要什么?”反正他也打算换一副回去,原先戴的已经出现了磨损,是好久之前和萩原一起凑单买的。

“没有哦?”

“不说的话就当你默认了。”松田抓了一把仙女棒就往柜台走。

“......我没有那么少女的爱好,松田。”

“少来,你盯着那个发愣了至少两分钟。”

一个人的自言自语倒没什么,关键是那个人身边就像有第二个人存在似的。只有一个人的对话店员看得一愣一愣的。

“抱歉?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没事。这些结算一下。”

 

“好贴心啊阵平酱。其实我也可以拿一点的?”虽然东西不多,但是总觉得过意不去。

“萩原研二,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个死人了?”

“......”

“别想那么多。走吧,去逛逛。”

 

他们走过商业街,像每对好友一样买点心、聊天。

他们走过神社,像每个祭祀的人一样虔诚。

他们走过公园,像每个长辈一样微笑。

少年的他们,那已经是过去式了,逝去的人无法前行,生存的人无法回头。

他们很聪明,他们也很相似,也都明白这一点。

 

东京没有海,他们坐电车来到了横滨。

松田打趣萩原能这样存在也挺好,连车票钱都可以省了。

萩原也笑着,说不能搭讪售票员真是太可惜了。

“要去哪里?”

“去海边。”

难不成松田想投海来陪他?糟了,萩原想,今天的胡思乱想全都指向一个方向。“......为什么?”

该不会是因为松田也快要逝世了,所以他才得以去接他?

据说最接近阴阳两界的人才能看到两边的人。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走了。”

 

一直走到海滩上,海水就在他们身旁,松田才停下脚步。

“好美。”

“嗯。”

“我说松田......”

“什么?”

“你该不会......想投海吧!”

“噗。”看着萩原下了电车后一路别扭的神情原来是因为这个?

“在这里没有人来打扰,多少乱来一点也没问题。”

哈?他看到松田转过身去,放下袋子,像是在整理衣服......然后......向海水走去。

看着非常沉稳的步子,萩原莫名感到心慌。

他的预想该不会成真了吧?!

“阵平——等一下?!”

萩原顾不上什么了,急急忙忙地冲了过去,他是幽灵,接触不到海水,自然没有那么多阻碍,比松田更早到达海水接触的位置,接触到松田那时踉跄了下,被松田抓住。

他这才有余裕去看清松田的脸。

是他非常非常熟悉,也非常非常怀念的笑。没有杂质,纯粹的笑意,与年龄不符的剔透。

原来过去一直没有消失。

回过神来,发现在松田身子后挡住的那一块在发着微弱的光。

打火机的火焰在跳动。

“哈哈哈,被吓到了?”松田一点都不意外,蹲在海水边,拿打火机点燃了仙女棒。

“......”

“别愁眉苦脸了,给。”仙女棒的火焰很灿烂,倒影在海水里。

三年前的烟火大会。

他有些呆滞地接过,在松田的招呼下很快就忘记了刚刚的担忧。

他们挥舞着仙女棒,模仿舞蹈家们起舞,划出华丽的末尾。毫无章法地决斗,带出最亮丽的颜色。

海水静谧,时光美好。

“松田,很高兴?”

“自然。”

幽灵也无法看见未来。他们本来就没有未来。生者苦苦走向未来,却连方向都看不清。

永远?怎么会有永远。永远这个词,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吧?

如果眼前的永远就是一张白纸的话,是不是快乐的短暂显得弥足珍贵?

“脸色又阴沉下去了,在担心什么啊你!”

“很不甘心啊。”

“什么。”

“就算一开始对选择了这条路的自己毫无悔意,我们早就预算到了结局。”

“但是好不甘心啊,现在的我们,连悲喜也无法一起感受。”

“一起走到现在的时光对我来说再满意不过了,但是还是忍不住贪心的想要未来。”

“......”松田没有说话,萩原猛地惊醒过来,“抱歉......!你还是忘了吧!”

萩原研二自认为他没有那么小家子气过。

但是是他错在先。他先一步离开了。

时刻保持牺牲的精神。那大概是每个爆破物处理班的人早就拥有的觉悟。

“说什么呢。有这种想法的不是你一个。”

松田从胸口拿出手机,晃了晃。

全是给他发的短信。

直到今天。

三年间不间断,哪怕他早就不在了。

“我也......还想更多的和你在一起啊。”

“该说抱歉的是我。我果然没法离开你后一个人安稳的生存下去啊。”

人蹲了下去,头也低下去了。跟刚刚见到松田时一模一样。不要再这样了。

本应该是个自信家的松田阵平,那个会说出“三分钟就足够了的”他。

“不是这样的。”萩原也蹲了下去,跟松田平视,眼眶红了,他这次清楚的看到了。

“松田教会我的拆弹技巧,本来就是属于你自己的。”

“而你自己的未来,更不是属于我的。”他用手戳了下胸前。

“是我甘愿一直和你走到这里的。你不应该被我绊住,阵平酱。”

如果能成为他疲劳时候可以休息的地方就更好了。不过,人果然还是不能太贪心啊。

仙女棒要灭了,他把只剩残骸的部分沉入海中。

“抱歉啊~不属于幽灵的东西,我带不走呢阵平酱。”

“......”

“你要走了吗?”

“嗯。对了,这个还你。”看来拿不拿走预告都一样,松田今天一天的都在防止他自己消失。

“嗯。”

“作为帮我买仙女棒的回礼,我也送给阵平酱什么吧。”

“你.....?”第二次的发问,萩原能给什么?

“既然阵平酱是个好孩子,当然要有圣诞礼物啊~”

在他一脸惊讶中,萩原亲了亲他的额头。

据说被天使吻过额头的人会有好运。

“你是幽灵不是天使吧?”

“对啊对啊~”萩原笑着,伸出食指压上他的唇。“抱歉~这个地方大概不属于我?”

“......”

“无所谓吧。”果然时间快到了吗?要迎接明天了,萩原也开始变得透明,他强行拽过人去亲也逐渐感受不到触觉。

“......”

明显萩原也发现了这点,尴尬的笑了笑。

“嗯~抱歉抱歉,作为补偿,给你这个吧?”

红色围巾。富有圣诞节气息的东西。很暖和,上面似乎还残留着萩原的气息。

“圣诞快乐~松田。好孩子该回去了。”

萩原笑着向他挥手。

“晚一点来哦?”

 

“谁要听你的话。”

一年不到,松田就又见到了萩原,并狠狠地把在那个圣诞节给他造成的麻烦好好算清了。

【试译·原朔太郎】芥川龙死(上) #翻译 #日本文学
。他几乎忠实地读完过佐藤春夫、室生犀星、千家元麿、高村光太郎、日夏耿介、佐藤惣助等诸君的诗作。不仅如此,堀辰雄、中野重治、原恭次郎等,就连这些所谓新进诗人的作品,他都以十分辽阔的眼界通读过。 他...
sodasinei【翻译练习】原朔太郎「天上縊死」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天上缢死     原朔太郎   向夜里闪耀着的叶, 落下忏悔的泪滴, 向在夜里显得更白的, 天上挂起脖颈。 因恋慕天上, 以祈祷姿垂吊于此...
sodasinei【翻译练习】原朔太郎「笛」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笛     原朔太郎   于高松枝处鸣琴, 指含着红, 拨奏琴弦, 啊,为他人妻拨奏的琴音缠结, 笛仙籁响彻天际。 霜夜寒空澄澈无比, 梢泛起光亮...
sodasinei【翻译练习】原朔太郎「青空に飛び行く」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飞向青空     原朔太郎   他渴求着感情。 他如同风中扬帆远航舟, 勿予他以追随, 勿近他而献媚, 便令他远行,直至那遥远白浪之上。 啊,他将归往地...
sodasinei【翻译练习】原朔太郎「小説家の俳句」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小说家的俳句   ——谈作为俳人的芥川龙介与室生犀星 原朔太郎     在芥川龙介氏生前,我常与他谈论俳句,有时意见相左,甚至会演变成激烈的争论。且他还...
sodasinei【翻译练习】原朔太郎「ニイチェに就いての雑感」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补档】   于尼采的杂感 原朔太郎     在尼采的世界里,包含着近代知识分子的一切苦恼。没有人不在尼采身上看到自己的烦恼,没有人不在尼采身上看到自己的...
〖爆处组乙女〗当你故意茶言茶语 ●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警校组● 松田阵平● 原研二
原作者:樹   第二人称 ooc预警 ?久违的短小更新     ♡原研二♡   “好了,眼睛睁开吧。”   倒计时结束,你顺着原研二的话睁眼,一条丝巾映入眼帘。   昨天你们逛免税店时,你一眼...
原研二×你】与平时不同●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警校五人组● 松田阵平
原作者:Alex_亚力克   决定建一个研二短篇合集啦!   全警视厅的人都知道,原研二最喜欢捉弄你。只要是关于你的话题,只要是你本人在场,研二一定会使用原力或者幻影移形从大老远赶来,口若悬河...
[名柯乙女]整牙风波●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诸伏景光● 警校组● 降谷零● 松田阵平● 原研二● 赤井秀一
是泛指吧?”     诸伏景光 换最粗的镍钛丝,做最靓的仔! 今天景光陪你去了医院复查,换好了新的镍钛丝你并没有异样的感觉,这才使诸伏景光了口气。 但,晚上吃过饭后…… 诸伏景光洗完澡后就看见自己的...
〖警校组乙女〗男香(男士香水喷到你身上)●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警校组● 诸伏景光● 松田阵平● 原研二
,“哦,你说这个啊,明天不是新一生日吗?小兰让我帮她参考一下男士香水,结果不小心喷到我身上了。”   “这样啊。”原研二了口气,“我还以为我对我的宝贝儿没有吸引力了呢。”   你坏笑着亲了他一口...
【降谷零×你】听说你喜欢坏男人●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安室透● 警校组● 诸伏景光● 原研二● 松田阵平
原作者:Alex_亚力克   警校组存活设定。   万恶源有时候就是那么一句话的事儿。   今天上午本来打算和零君来区役所登记结婚之后就去附近超市买些食材,两个人一起开开心心回家做饭的,结果就在...
sodasinei【翻译练习】原朔太郎「ラヂオ漫談」
sodasinei转载,译者:末摘   收音机漫谈 原朔太郎     这是发生在我刚搬到东京不久时的事。一天晚上,我正在本乡[1]的肴町[2]散步时,见在一家名为南天堂的书店旁边的店前,人群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