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薰】紫阳花开时 #零薰

sodasinei 2021-08-19

by/ 黑白西米露

 

情人节快乐ww和迟到的祝我朋友生快!

设定零比薰大五岁,养成的小故事。

因为年龄较小,此时的薰没有那么抵触男性。

中二俺零出没,不行我尴尬癌要犯了。时间线是一轮英改革,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知道。

如果这篇有后续的话......xd

 

灰色薄暮比爱情更仁慈,清晨露水比希望更亲切。——爱尔兰叶芝

 

朔间零是在他活的最张狂的那一年遇见的羽风薰。

我们的大明星每天都很忙,17岁的朔间零已经成为众人的焦点,走到哪儿都有人认得出他那张脸。

这也难怪作为学校里的前辈佐贺美老师讨厌成为巨星。

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一样。

朔间零很烦,本职工作是偶像没有问题,国内国外到处跑也不大困扰,生活无时无刻受到监视才是最忍无可忍的。这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也太过了点吧?

17岁,放肆的年纪,血气方刚的朔间零也免不了想要追寻自由的心。

 

自由和梦想,都有代价。

他当然知道这一点,做得优秀的人外界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做得不好到了极限就是身败名裂。

 

反正出勤率本来就很成问题,再溜出去升学在本质上应该已经没有差别了。多半得留级。

留级也挺好,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再多看看自己的弟弟一年了。

这么想着的朔间零,从墙上翻了出去。

 

刚下完雨,天气放晴,被打湿的高墙有点滑,只不过这难不倒朔间零,一回生二回熟嘛。

明明可以走正门,当今混乱的梦之咲肯定不会有人拦着他,可他偏偏选择了翻墙。

要是被莲巳看到免不了一顿说教,还会抓他回去处理文件。夏目君准备的秘密通道不是不能用,都走到这里了还是翻墙来的迅速。

在墙内的朔间零怎么想的到墙外居然会有小孩子蹲在那里。

是一个抱着绘本的小孩,刚刚似乎在墙下写着什么。

 

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画画?

 

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朔间零大意了,没有注意到潮湿的墙壁上已经爬上了苔藓,一不注意脚滑了一下。

糟糕了!这样下去会撞上的!

“等.....?!让开啊!”

“咦咦咦!?”

小孩惊叫了下,捂住头护着画本蹲了下去。

“你蹲什么?!哇啊!”他不理解有人遇到危险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逃跑而是保护自己,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半只脚跨出了安全区域的范围,摔了下来。

“痛痛痛......”他刻意调整了下姿势,虽然结果没有变化,总之从墙上摔下来的朔间零没有拖着小孩下水。

“你......你没事吧?”羽风薰一抬头看见朔间零捂着头,慌慌张张地扶起他。

“小鬼,没有人告诉你不要在危险地带下久留吗?”朔间零一看,居然还是个孩子,“......很危险的。”

“?”羽风薰不解地看着他,只是墙而已,不至于动不动就倒塌下来吧。

 

危险的当然不是墙,是墙里的人。

如今的梦之咲鱼龙混杂,混混不乏少数,校内人也好还是校外人也罢,能避开学院就避开,整体的出勤率奇低无比。

 

“......不要再接近这里了。”朔间零感觉好一点了,看着一脸不解的人,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你该回去了。”

就算是小孩也不能轻信,风气极乱的背后说不定孩子也不能避免。

可他还是伸出手了,没有办法,他看到孩子眼角的泪了。好像小时候的凛月,还会抓着他的衣角不放。

“住在哪,哥哥送你回去?”

反正他接下来也没有安排,在校园里也找不到凛月。

没有关系,他相信自己的弟弟可以处理好自己的安危。相比之下,还是眼前的这个小鬼更需要他。

“不——要。”

千万种可能在朔间零脑海中浮现过,唯独这一种没有。

“......为什么?”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哦。”

他顿住了,抚摸着小孩金色柔软的头发的手也僵住了。

哪有小孩会说这种话,朔间零心里疙瘩了一下,没多想,把他当作闹了矛盾跑出来不肯回家的小孩。

 

一直站着门外也不是什么办法,说不定会被当作拐卖小孩的。他和那个小孩来到了公园,那个孩子倒是不吵不闹,朔间零给自己买了罐黑咖啡的同时抛给他了一瓶橙汁。

薰最喜欢下雨过后,雾气蒙蒙的天,又神秘,又捉不着,清新的气息弥漫着,给他放松的感觉。

“喂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我已经不是小鬼了!”腮帮子鼓起来了,试图躲开朔间零的魔爪。

可不是,再不躲估计要被摸秃了不是吗!“薰。”

“嗯......挺适合你的。”

手感太好了一时没法停下来,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上瘾了般痴迷。

有点像......小狐狸。

“姓氏?”

“就叫我薰就好了。”

被薰瞪着,朔间零也不好意思再出手,讪讪地收回。

“那......哥哥叫什么名字呢?”

“诶?我叫什么名字呢~”

朔间零这个名字有名到什么程度,甚至路上的老人遇到他都会回头看一眼。

不认识其实也正常,毕竟薰还是小孩子。

他故意没说,打了个谜等待着羽风的下文。

“我怎么会知道啊?”理所当然,一个白眼。

“你猜猜?”

“这怎么猜?”

“想知道吗?”

“......”这下羽风薰更不想看着他了,低着头专心咬着吸管发出吸水声。“你说不说啊?”

天色不早了,下午了。阳光正在褪去,给黄昏和黑夜留下时间。

“嗯......那,我告诉你就乖乖回去,好吗?”

“......”其实就算朔间零告诉了他,他也会耍赖不走的,他可不想再回去看到父亲阴沉的脸色。看着兴致盎然的零,他还是点了点头。

“本大爷是初始的吸血鬼,薰可以叫我零。”

自以为和帅气的撩了一下头发,还不忘向羽风薰wink。

“......”帅气是有那么一点的,可薰一想到这就是大男孩们,缩了缩脖子没做声。

姐姐的男朋友,也会那么帅气和温柔吗?

唯独这个,他没写进绘本里。

他想象过很多种姐姐的男朋友的样子,可他就是没法把朔间零往里面带入。

另起一行,薰悄悄画了一个圈。

 

“好孩子要遵守约定哦。不然......”零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故意凑近他,压低了声音,“会被吸血鬼吃掉的。”

“我不要回去。”薰毫不示弱地抬头,“那就让我被吃掉吧。”

零笑了,看来薰还是像个孩子一样的天真,吸血鬼可不吃人,他们只吸血而已,除非他们袭击人类。

“你妈妈会担心的吧。”

“我没有妈妈。”

也就最多姐姐会担心他了,现在就连姐姐也要被抢走了,父亲根本就不在乎他。薰默默在心里诽谤了一下父亲,赌气似的抓紧了袖口。

“......”

“抱歉?”再怎么说,眼前的孩子看起来也就十岁出头的样子,本来想把他吓唬走的零意识到了什么。

注意到薰捏着自己衣袖不放到悄悄拉着他的衣服,他叹了口气。

这样会不会起到反作用了?

“你要跟着我吗?我可是吸血鬼哦?”

但是那个孩子眼里没有犹豫,放下了橘子汽水,专注地看着他,认真地点了下头。

“吸血鬼哥哥很温柔。”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薰的笑容。

“我不怕。”

 

“所以说,零,你就把这个孩子带到这里来了?”

“没有办法......”通过逆先夏目暗中设计好的路线,他们成功地避开了校园里的监控,躲在斋宫宗缝纫室的衣服堆里。“打扰你了,宗。”

“你知道的,零,皇帝他们要开始了。”斋宫收拾好手头的针线,免得再意外碰到。

刚刚朔间零从秘密通道里钻出来的时候他吓了一跳,不过这个程度要比涉从窗户外面叫他要好太多了。手中的针线一滑,掉在衣服堆里,后面跟着的薰发出“嘶——”的一声。

“过来,让我看看。”斋宫一脸严肃的表情向羽风看去,后者感觉被瞪了一下,躲到了零后面。

“薰君不用怕啦,宗人很好的。”零注意到了,薰似乎很喜欢这个动作,被揉头发时头会微微上扬。

“我......没事的,就被扎了一下。”

斋宫还是拉过他的手,用酒精棉签消毒后绑上了一圈绷带。

这是不是有点太小题大做了?羽风薰迷惑地看着,用另一只手碰了碰那个蝴蝶结,漂亮且结实。

姐姐也会这么帮他处理伤口。

“宗,那你怎么办。”

“没关系的,他不至于马上就向我们宣战。”

“那个......哥哥们是在谈很可怕的战争吗?”薰突然插话进来,“会有人‘牺牲’吗?”

“不会的哦。薰放心好啦~”零蹲了下来,跟薰平视。

“可是......我的姐姐......”声音不大不小的嘟囔,似乎本人并不大想让别人知道,但离薰比较近的零听见了。

“姐姐?薰君有姐姐吗?”

“不,没什么。”

正当三人都以蹲着的姿势相处的其乐融融之时,影片突然推开了门。

“老师!天祥院前辈向我们下战书了,怎么办?!”

“不要大呼小叫,影片!”宗起身,接过信件。“一个礼拜后吗,哼,正合我意。”

这是自信的宗才会说出的话,估摸着最棒的服装应该很快就能完成了,斋宫有把握不会输掉。

“但是.....!”

“不要害怕!影片,不要像个乌龟一样畏手畏脚的!”斋宫把桌上的玛朵莫塞尔抱在手中,给她戴上头花。

“好漂亮!”薰一下子被迷住了,人偶身上的衣服着实彰显着主人的品味。

“宗的品味很不错,做出来的衣服也非常艺术哦。”

“小鬼也喜欢吗?”斋宫自信地笑着,抱着玛朵莫塞尔又蹲下了。

“我不叫小鬼......”薰刚想说什么,零抢在他话头前面,说的他一愣一愣的。

“是薰君,对吧?”

“嗯,你好呀,薰君~谢谢你喜欢我。”玛朵莫塞尔动起来了!依旧温柔地笑着,女孩子的声音从其中传来。

“咦?!人偶说话了!”这倒是更吸引了薰的兴趣,他乖巧地坐在一边看着玛朵莫塞尔。

“嗯嗯,要好好和玛朵莫塞尔相处哦,薰君~”

“可以和我成为朋友吗?薰君?”

“当然!”

羽风薰,第一次和除了姐姐之外的人成为了朋友。

即使他不知道玛朵莫塞尔的神秘,也乐于和她一起聊聊。

“太好了呢,薰君。”似乎零一高兴就会忍不住对他搂搂抱抱,不过也没事,温暖的感觉让他很惬意。

“零哥哥为什么这么高兴?”

“因为薰君有朋友了呀,这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零似乎笑的不多,大部分时候都是摆着张酷酷的脸,装作吸血鬼耍帅的样子。

“啊啊。高兴。”薰迫不及待翻开了画本,在崭新的一页上写下“今天和玛朵莫塞尔成为朋友了!”

“真可爱啊薰君,这个可以给我看看吗?”

“不——行。”见零凑了过来,薰马上把画本藏到了身后,一根手指指在了零的鼻子上,阻止了他想要再凑近一点的念头。

“不过——谢谢零哥哥!”呆在家里太久了,每天板着面孔的父亲,常常因为社交工作出去的哥哥,为婚事发愁的姐姐,就连他也变得愁眉苦脸起来。现在不一样了,零看起来和姐姐的年龄相仿,却给他一种真实的温暖。

他抚摸上蹲下来的零的脸,在嘴唇处轻轻印了一下。

这是姐姐说的,表达喜欢的方式。

 

“唔......薰君真是太可爱了。”在这之后,零非常自然的把薰介绍给了四位好友。

“是这样没错......但是零!这不是你把他一直带在我们身边的原因!”宗最先拍桌站起,声音一时没有控制住,薰被吓得往零身上缩了缩。

“零很喜欢薰呀?来~吃这个~”看起来是为了补偿薰被宗吓到了,涉握住薰的手心,“一、二、三!”

“喂!涉!你有在听我们讲话吗?”

“咦?!明明刚刚什么都没有的?好厉害!”零旁边的人似乎每一个都好厉害,宗哥哥会做漂亮的衣服,刚刚被称作“涉”的马尾哥哥凭空给他变出了糖果。

“哼哼,涉哥哥的魔术本来就很厉害a!”

“小夏的魔法也不错呀?要不......”奏汰突然提议,再不阻止就要变成他们带孩子的表演秀了!

“等一下!我们现在讨论的是薰君的住所问题吧?!”终于意识到话题越来越偏,在斋宫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之前,零打断了话题。

“那么薰的家在哪里呀?”

“我......”

“还是不想回去吗?”看着欲言又止的薰,零猜测问了也无果。

“嗯......”

“咦?!那这几天都是零在照顾他吗?”

“嗯......但是地下live house这种地方也不好带薰进去,很多时间只能委屈他一个人在家里了。”零也是无奈,“下个月又要出国了,抱歉啊,薰。”

“这样啊......虽然很想说零哥哥没办法的话我也可以带着薰君e,但是......”夏目没有说完,众人也猜了个大概。“有很多小魔术道具,会不会吓到?”

“不会!”薰反而眼神一下子发亮起来,“是像刚刚那个哥哥一样的吗?”

“唔......是涉哥哥啦!薰君来~哥哥也要抱——”

“不要打断小夏,涉。”零半沉着脸挡开涉的飞扑。

“那,薰想跟我来吗?”夏目笑了笑,也学着零,半蹲下来。“忘记说了,我是逆先夏目。”

“嗯......夏目哥哥?”第一次听到零的朋友完整的自我介绍,那么,零的全名,又叫做什么呢?

在心底留下问号,薰知道,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他不急,就像他故意没说他是羽风家的儿子一样,零也许也有他自己的打算。

“对。”夏目变出一个帽子,扣在了他的头上,“请多多指教e,薰。”

 

和夏目哥哥在一起的日子很快乐,但是他和零在一起时长变短了不少,虽然零还是会过来看他,不过每次看见他都是风尘仆仆的样子。

这一天,刚好除了零和宗,夏目、奏汰和涉又聚在了一起。

“零哥哥好辛苦的样子......”

“嗯,零哥哥很厉害,所以他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那我......是不是给他添了很多麻烦?”一想到初见那会儿,零看起来确实很急的样子,却陪着他在公园里坐了好一会儿,还一起荡了秋千。

“没有哦,薰为什么会这么想。”零不在,薰最喜欢的就是奏汰了,奏汰很温和,薰也很喜欢奏汰经常给他讲的海洋里的故事。

“因为......零哥哥看起来,总是一副很累的样子......”说着说着,薰把头低了下去。眼眶红了,又要不争气地掉眼泪了,哥哥在的时候明明告诉过他男孩子不可以轻易哭的。

“没有哦,是我们因为喜欢薰才会这么帮你的,薰的话,不会是麻烦哦?”

“是的!薰也给涉带来了很多的惊喜!最近的剧本创作变得更有趣了!”

薰正要转悲为喜的那一刻,纸杯电话的线被扯了一扯,那个方向没记错的话是宗的房间。

“宗?你终于记得给我们回电话了!来吧来吧!就等你和零了!”

意料之外,宗沉默了好久,正当涉奇怪于宗的反常时,那人开口了。

“涉,快走。”

“什么?”宗的声音有点颤抖,线在抖动,纸杯电话传来的声音也模糊了,涉心里一惊,大概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

“我被皇帝打败了......快走!告诉大家,千万不要接受天祥院的挑战!”

就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喂!宗!宗......!”

天空阴沉着面孔,悄悄责备着逃出来的孩子的错。

划破雾气的雷电是第一声警告。

 

“抱歉,今天先失陪了。”

“再见~小夏——还有薰。”

接到电话不久后的涉和奏汰,像是想起了什么事,紧接着离开了。

薰顿觉事情不对,拉着夏目想要问个明白,而夏目异常的冷静。

“不要担心,这只是一场梦而已。”这句话是零哥哥说的,薰立马反应过来。

“零呢,零哥哥怎么样了!”薰紧张极了,差一点点碰到夏目事先画好的法阵。

“零哥哥不会有事的,只是e,大家都太累了。”

“放心,薰,哥哥们会把这一切都摆平的a。”夏目学着零,也摸了摸薰的头发,“毕竟‘零哥哥可是无所不能的吸血鬼’呢。”

“真......真的吗?”薰疑惑,明明一开始零自己介绍说的是会吃人的吸血鬼。

“给,你的绘本。”夏目突然把他的绘本递给他,这让他更迷惑了,“零哥哥无所不能n,所以,薰写在绘本上的话,零哥哥也能帮你实现哦?”

“真的?”

“当然。”

看薰眼神中还有犹豫,夏目伸出了小指,“来~拉钩。”

“嗯......?这是约定吗?”

“对,说好了哦。”

“魔法师的职责,不就是创造吗。”夏目真的很认真,他自己也拿出了剧本,开始创作。“相信零哥哥吧,也相信大家。”

“我们一定会赢的。等到零哥哥回来后,薰再好好向他炫耀炫耀我们的剧本实现了的事吧o。”

 

暴风雨要来了。

不过孩子们都听说过,雨过天晴之后,沾了露珠的花朵会更美丽的道理。

只要不被除根,紫阳花总能再绚烂一次。

“零,快点回来吧。”

薰默默地祈祷,就像那个第一次叫零哥哥的那个黄昏。

他还想再和零一起迎接新的一天,分享一下他最喜欢的露水,干净、透明。

没有大人们的纷争,姐姐和零哥哥都在的生活。

露水像是夏目哥哥的水晶球,映射出了零的影子,和他有些张扬的笑容。

【cp】进行 #偶像梦幻祭 #
by/ 废话bot   『进行』   cp   羽风半夜的时候忽然醒了过来,没有拉严的窗帘缝隙溜进来几束月光,睡眼朦胧之间意识也成了一团浆糊。   他看着陌生的房间,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处于...
】陪你走到雨停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
这么亲近你知道吧?什么责任也不用你做到这份上。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羽风语无伦次,思维有些混乱。不可否认的是刚才朔间俯下身,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郎面容,羽风的心停顿了一下,漏了一拍。 不不不,这一定是被...
】寝坊 # # #二枚看板
眼睛的时候比睁眼睛的时候显得脆弱很多,也许是因为缺少血色的肤色,也许是因为精致得像妖精一样的五官。要问羽风觉得现在的朔间和平有什么不一样的话,他会告诉你,曾经他也无数次这样近距离偷偷观察过这人的...
】世界窗•连理塔 #朔间 #羽风 #
。无聊的生活也被添了丝色彩。 因为印象深刻,所以在考虑要谁来帮他,朔间的面容第一个浮现出来。 此外父亲在建塔羽风围观过,知道塔很危险,毕竟有家里大量的财产。朔间尽管说自己退休了不干魔王这行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
这是很难得的机会。 从高中就一直在关注的人,居然和自己念了同一所大学,而且因为某些原因被分在了学校的最后一间寝室——而且只有他们两人,只不过寝室条件要比其它的差一些。刚开始见到羽风,朔间很是...
】复燃重生于深层陷落的叠影之中(上)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
。 离开厨房他仔细检查了门。普通的门锁,没有特别之处或是机关,他不明白这里突然打开的原因。 羽风纠结着厨房的门,不远处忽然传来锁的声音。他注意力偏向他处,楼梯左面的门扉徐徐打开,泄露出整座别墅唯一的...
】补习 #朔间 #羽风 #
、嗯? 太太太热了,我去下窗透透气。哈哈……羽风干笑几声,迅速起身去打开窗户。傍晚的凉风袭来,却也掠不走心底的燥热。他深吸一口气。 咳。朔间轻咳一声,羽风这才回转视线看向他,那么,我们继续吧...
】海风吹拂(6)完结 #
的脸要是了确实很影响演唱会,如果君不介意的话,就用吾辈吸血鬼的体温给君冷一冷吧。”说是有询问羽风的意见,但是还不等他反应朔间的手直接抚上了那块红肿,略低的体温虽然不及冰块,但是被陌生的手触...
】街角咖啡 # #偶像梦幻祭
。“那么吾辈先走了,汝等准备一下,晚上就去小狗家吧。” 朔间是真的没想到那么凑巧撞见了在咖啡店里咬着勺子发呆的羽风。 解散那会儿是午后三,阳光还算猛烈,想要去街上买些酒水的他只能绕着路从阳光不...
】老年人别偷懒快干活! #偶像梦幻祭 #朔间 #羽风 #
by/ 風邪   *ooc有,私设有 *毕业同居(交往)设定 *脑袋里只有“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小说里看过的话 *词穷↑词穷↓词穷← 朔间慵懒的横躺在沙发上,侧着脑袋视线落在不远处正在...
】腐化浪漫 #偶像梦幻祭 #
的震惊中带着不可置信,盯着朔间发现对方又平静得很,好像刚才只是随口说上一句今天天气真好。   “你是在……跟我说话?”   “喂喂,想来想去这里也不会有第二个羽风君吧。”   “我不要!”羽风一...
】Akuma(上) #朔间 #羽风 #
羽风将剧本交还给对方,拒绝了对方请他演演戏的邀请,打着还有事要忙的幌子匆忙离开了剧团。朔间也没挽留,只是看着背影消失在视线内。 这次小小的交集后,羽风莫名其妙与对方熟了起来。朔间常来帮他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