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悠】弟弟 #咒术回战 #年下 #虎杖悠仁 #五条悟

sodasinei 2021-08-21

by/ 点点句

 

★重组家庭,年下

★咒术5/普通u

★ooc私设多

 

虎杖悠仁八岁的时候,他有了一个弟弟。

 

小男孩被母亲领着站在新的父亲面前,稚嫩的脸庞写满了冷淡、无聊。当时虎杖悠仁还很奇怪,一个这么小的小弟弟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好像只有他的生活不像其他小朋友被游乐场、玻璃球、童话书充实着。

 

阳光太好了,落在小弟弟身上就让他变得像镀了一层金的瓷娃娃,那些属于蜜糖的暖色都凑了上来。虎杖悠仁想凑过去戳戳弟弟的脸,不知道外面那层冰被太阳晒化了吗。

 

虎杖悠仁还只有八岁,对于家庭重组这类事的概念很模糊,他只是隐隐约约认识到,接下来他和父亲,和这个陌生的阿姨,和漂亮可爱的弟弟要一起生活,生活很长时间。陌生的阿姨会代替他缺失很久的母亲的身份,他的父亲也会成为另一个人的父亲。

 

“来吧悠仁,”父亲搂着他的肩,将他推到五条悟和他母亲面前,“叫弟弟。”

 

虎杖悠仁乖乖的叫了一声弟弟,只不过被叫的的那个孩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冷冷的冰太厚了,根本晒不化吧。

 

许是在场唯一的女性受不了了这太过尴尬的氛围,推着五条悟让他的新任哥哥带他去楼上的房间,希望两个小孩子在没有大人在场的情况下能更融洽一点。

 

虎杖悠仁拉着弟弟嫩嫩小小的手,穿过有些杂乱的沙发,绕过偶然被忘在地上的报纸,踏着松松软软的地毯。

 

小阁楼的楼梯并不高,只有几阶,而出了两个大人视线之外,虎杖悠仁还以为五条悟会甩开他的手,但是他却只是安静的任悠仁牵着。

 

两个小孩子一阶一阶的往上走,木制的阶梯凳被踩得发出吱嘎声,阳光被他们踩在脚下,踩出支离破碎的太阳花。

 

五条悟的房间就在虎杖悠仁的旁边,但相比来看却是二楼的尽头。虎杖悠仁前两天还问过爸爸为什么这么安排,那个房间在尽头黑乎乎的,窗户也少,还不如两个孩子住一个房间。

 

但是爸爸说,他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悠仁注意到父亲的神色,没有问下去。

 

哪里不一样呢?悠仁偏过头看着弟弟的侧脸,眼睛,耳朵,嘴巴,没什么不一样的。

 

只不过,弟弟的眼睛比别人的都要好看。

 

两个小孩腿不长,但走了一会儿也走到了五条悟房间的门口。

 

“这是你以后要住的房间噢弟弟,”虎杖悠仁朝着五条悟笑眯了眼,想摸摸他的头却没动手。他好像是说什么悄悄话一样垂下点小脸蛋,凑近五条悟的耳朵轻声说,“如果害怕可以来找我!”

 

五条悟没什么反应,倒是在他凑过来的时候也没有拒绝,等他说完就转身要开房间门。

 

虎杖悠仁也没有什么被无视的感觉,想着等五条悟进去了他就可以回房间玩游戏机,两个大人不知道在楼下干什么,可以打好久的游戏。

 

“你刚才想要摸我的头吗。”

 

稚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虎杖悠仁顺着转过头。

 

但是只能看到刚巧关上的房间门。

 

虎杖悠仁摸摸自己后脑勺,转过身重新啪嗒啪嗒的走回到弟弟的房门口,他觉得那厚厚的冰在没有阳光温暖的地方自己融化了点。

 

他的手摸在门上,贴近了说,“我的房间就在旁边,不害怕也可以找我来玩。”

 

五条悟没有和虎杖悠仁一起上国小。

 

五条悟母亲做的早餐很好吃,煎得香嫩的的金黄蛋被夹在烤好的面包里,简简单单的早餐却极大的满足了小男孩的胃。

 

虎杖悠仁晃荡着自己碰不到地的小腿,看到母亲带着另一份早餐上了楼。

 

“弟弟不和我一起去上学吗?”

 

趁着父亲给他弄了一下衣服领子的功夫,虎杖悠仁悄声问了。

 

站在玄关前,父亲看着自己儿子板板正正的衣服,高兴得拍拍,“弟弟在家学习,等到初中你们就可以一起上学了。”

 

父亲弯腰抬起手,握紧的拳头面对着虎杖悠仁,“今天也要打起精神来学习啊悠仁!”

 

虎杖悠仁看着,扬起个笑脸,自己也握起拳头碰了一下,“当然!!!”

 

“要不要再吃点什么?”女人拉着窗帘,看五条悟站在窗户旁边向外看着什么,就只把窗帘拉上一半。她嘴里念叨着这个阳光太刺眼,应该找时间装个雾面贴纸。

 

吃完的早餐盘被放在床头柜上,小孩子盘腿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向外看。

 

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虎杖悠仁背着书包蹦蹦哒哒的往学校走。他沿着马路边,好像还踢着一块灰扑扑的石头,石头随着他的步伐往前,力气大了点窜的远了点,男孩便快走几步追上去。他追着石头,转了几个弯就跑远了,身影被树挡着消失不见。

 

五条母看着五条悟一直等到虎杖悠仁走了很远才移开视线,想着五条悟也是很接纳这个哥哥的,便说,“等到悠仁放学,可以和母亲一起去接悠仁噢。”

 

五条悟垂头玩着手指,应了一声。

 

那天虎杖悠仁在校门口看到五条母领着五条悟来接他回家还很惊喜。

 

年轻的母亲身边跟着两个小男孩。碰到玩具多的小超市,高一点的男孩还会在橱窗外看一会儿,矮一点的小男孩就也跟这站定,跟着一起看看有些劣质的小玩具。

 

五条母打算买条鱼回去做,两个小孩就在外面等,跟着外面的风玩。

 

“悠仁和悟不想买点小零食?”女人柔和的语气就像海边的晚风。

 

但是虎杖悠仁想想家里还有很多小零食,都是父亲为了弟弟到来买的,就摇摇头拒绝了,倒是五条悟因为好奇还是什么,带回去一些小玩意。

 

“诶,弟弟抓着什么?”

 

两个小孩在超市外的树旁待着,虎杖悠仁就看五条悟走到树的后面蹲下了,嫩白白的小胳膊横着露出树干,像是抓着什么。

 

是一只小猫。

 

五条悟抓着小猫的尾巴,那小猫长得快比他脑袋大,被他抓着整个猫毛全炸起来了。

 

看起来灰扑扑的,应该是那种在外面流浪很久的小猫咪。

 

虎杖悠仁怕他被猫抓了,弯下点腰把住五条悟的胳膊让他松开,自己又顺顺那小猫咪的毛。

 

小猫的眼睛眯起来,不是很友善的看着两个小男孩。虎杖悠仁才注意到这只小猫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和弟弟的眼睛很像。

 

所以虎杖悠仁趁着弟弟不注意,和撸小猫咪一样撸了一把五条悟的脑袋。

 

“啊悠仁和悟都想养这只小猫吗?可以哦。”

 

这只和五条悟小猫咪成了家里的第五个成员。

 

它会和虎杖悠仁和五条悟一起玩,有时候虎杖悠仁放学回家就会看到两只蓝眼睛的可爱对坐在沙发上,这时候那个不算好使的,拍拍它的大脑袋还会哗啦啦响的电视机里会放一些小剧场电视剧之类的,通常是五条母喜欢的。而两个刚刚回家的家人则站在玄关换鞋,虎杖父亲会拿着顺道买来的小吃甜品进到厨房,和五条母粘糊一会儿,虎杖悠仁则加入沙发上的看电视阵营。

 

笨重的大脑袋电视机,在五条悟也能和虎杖悠仁一起去上初中部的时候,终于坚持不住报废了,不能工作了。

 

这是五条悟先发现的。

 

两个已经开始抽条的男孩放了学回到家,五条悟已经长得和比他大两岁的虎杖悠仁一样高了。

 

男孩甩了甩有些汗丝的头发,踢开了自己换下的鞋就往沙发走,银白的头发被他挠的乱翘翘的。

 

另一个粉头发男孩则将自己的棒球棍在鞋柜旁边放好,转身到洗浴间换衣服。

 

“悟,换了衣服再趴沙发!”悠仁的声音从洗浴间传出来,显得有些闷闷的。

 

五条悟听见了也没什么回应,只是刚刚趴上沙发的身体一个鲤鱼打挺直起来,还不小心踢到了茶几,上面的瓶瓶罐罐倒了一片,哗啦啦砰砰砰的落在地上,声音还挺大。

 

“怎么了?”虎杖悠仁擦着头发出来,刚才出了太多汗他就冲了冲洗了洗,出来就看见沙发前的一片狼藉。

 

五条悟垂头按电视机的遥控器,好像眼前倒下的瓶瓶罐罐都不是他的杰作,“电视机好像坏了。”

 

得亏这些东西都是空的,要不然洒到地毯上可就太难处理了。

 

“电视机怎么坏了?”

 

虎杖悠仁听到这话,正收拾的手停住了,凑过去坐到五条悟旁边,挨得很近去看是不是遥控器的原因。

 

和平常明显不同的洗发水的柠檬香气直冲五条悟的鼻子,让他皱了皱眉。

 

“不是牛奶味。”五条悟闷闷得来了一句。

 

正研究电视机的虎杖悠仁听到,还愣了一下他在说什么牛奶味,半响反应过来刚才用了五条母新买的洗发水。

 

柠檬味,和以前通常用的牛奶味差别很大。

 

“是母亲昨天送猫咪去宠物店的时候顺道买回来的,”虎杖悠仁盯着勉强打开却满屏雪花的电视机,“牛奶味的用没了哦。”

 

五条悟只一脸臭屁的往后一靠,打眼就能看出来心情不美丽。

 

“这个味道不好闻吗?我还以为悟会喜欢呢。”毕竟每次父亲带回来的甜品五条悟吃的最多,自己的分也给他了。

 

从小到大一直很帅气的少年想到自己今天洗头发还用的牛奶味的洗发水,闷个脸,“难闻死了。”

 

夏天的太阳像是往下流着蛋液的煎蛋,热热得蛋液触上少年人的身体变成了湿淋淋得汗。

 

大概是夏日的烦躁点燃了五条悟的心,但是虎杖悠仁更倾向于五条悟本来也不是那样平静的人。

 

这是和他一道走的朋友第三次被球打中脸了。

 

还好没有打伤鼻梁,只是脸被冲击的有点红红的。虎杖悠仁拧开自己手里的水,泡湿了纸巾给他冰冰脸,止止疼,“有很疼吗?”少年一脸抱歉的给朋友敷脸,五条悟的脚步越来越近也不去看。

 

朋友被冰得嘶了一声,因为悠仁的遮挡也没注意到罪归祸首已经走得很近了,“我不会是和这气场不合吧,这都第三回了。”

 

旁边的风吹过来缓解了空气中的燥热,也其实并没有那么疼。

 

五条悟拉开虎杖悠仁正捧着朋友脸的手,带着自己无差别攻击的脸挤过去,“真抱歉啊,又砸到你了。”

 

虎杖悠仁很无奈又生气的被他拉着,但是看朋友又对五条悟没那么怨念而不知道做些什么。

 

“下次给学长带甜品,学长千万不要生气。”五条悟戴个一点都不着调的小墨镜,握着虎杖悠仁一只手还要摆出拱手抱歉的动作。

 

但好像语气里的歉意一点都不真诚。

 

“太过分了悟,”虎杖悠仁和五条悟一起并肩往家走,他瞪着生气的眼看着帅气得一塌糊涂的弟弟,“你就是故意的。”

 

五条悟一手拎着书包,嘴里叼着棒棒糖,为了不让棒棒糖掉出来只能半张个嘴,“啊当然是故意的,是照着悠仁的方向打的。”

 

他低了点儿头,晶蓝的眼睛从墨镜的遮挡下露出来一半,“只要那个学长下回离悠仁远一点就不会被误伤了嘛。”

 

什么歪理啊。

 

虎杖悠仁和五条悟并肩走着,没有像小时候那样拉着手,却也持着很近的距离。两个脑袋上隐隐飘着的柠檬香飘了一天,在白天隔着两层楼,两个级部的距离遥遥相望,而在此刻夕阳下,迎着落日的余晖悄悄交缠。

 

牛奶味的洗发水终究是下岗了,但柠檬味的也没有挺过太久。

 

“悟不会和我一起上高中部吗?”虎杖悠仁拿着叉子,有点诧异得看着父亲。

 

虎杖悠仁已经在家边的高中部上了两年了。五条悟在今年也需要上高中了。

 

弟弟人气很高,这是悠仁从小就认识到的,今天从初中部来找他一起回家的时候还被几个学姐堵住问联系方式。但是五条悟只一脸烦躁,因为他手里还捏着几封小女生送给悠仁的情书。

 

刚刚钉崎野蔷薇还给他发消息来问五条悟会不会和他一起上高中,她们班的女生念想好久了。

 

晚上回到了家五条悟就自己上楼回房间了,说是没有下来吃饭的心情。

 

父亲的表情有些严肃也有些看不懂的神情,“其实很抱歉悠仁,一直没告诉过你。”

 

“但其实爸爸小时候就和你说过,悟他不一样。”

 

虎杖悠仁就这样吃着被香料喂的超级美味的鱼,听着父亲将着好像和他所认识到的世界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信息。

 

关于咒灵,关于咒术师,关于五条悟的不一样。

 

听着听着虎杖悠仁只感觉自己心底的一些些来自分别的郁气被对与五条悟的心疼给冲散了。

 

原来五条悟一直能看到那种难看的怪物,而且能力也是那么无可言说的强大。

 

但是,特殊与强大,也就代表着压力与责任。

 

是因为这个才不下来一起吃饭吗?

 

是因为明天,从小时候一直待在一起的两个人要分开而没心情吗?

 

虎杖悠仁去洗了碗,拿上了五条悟的那份晚饭上了楼。木制的阶梯凳还是被踩的吱嘎吱嘎响,只不过没人担心它会坏,会掉下去碎成渣,它已经安全的挺了好多年了。

 

五条悟的房间一直在最深处,虎杖悠仁穿着拖鞋,走步声却不如小时候那样清脆。

 

因为他们都长大了。

 

虎杖悠仁敲了敲房间门,注意到猫咪并没有在自己的小窝里,那就应该在五条悟的房间里了。

 

房间门并没有锁,像是房间主人早已预料到他的到来。

 

虎杖悠仁轻推开门,“悟,我进来咯。”

 

房间里的人并没有应他,但是虎杖悠仁托着晚饭一进去就能看见一大一小的蓝眼睛排排糖在床上,闻到了事物的香气小的最先转过来,窜下床围着虎杖悠仁的腿打转。

 

虎杖悠仁便半蹲下来摸摸白色大猫的毛。

 

“悠仁更喜欢猫吗?”

 

床/上的人还没有起来,只是躺在床上也没看虎杖悠仁,自己像是自言自语得来了一句。

 

“怎么会呢,”虎杖悠仁挠挠猫咪的下巴,将它抱起来顺便把晚饭放在床头柜上,朝床上的人走过去。

 

他俯下身凑近自己帅气弟弟,自己也爬上/床,代替了猫猫刚才的位置躺在他身边。

 

五条悟长得很快,两个人躺在床/上虎杖悠仁已经没有他长了。

 

“最喜欢五条悟。”

 

五条悟听着,微愣了一瞬,但下一秒又背对着虎杖悠仁侧过头去。

 

“悠仁也喜欢钉崎野蔷薇,喜欢伏黑惠,喜欢爸爸喜欢……”

 

“所以说啊,”虎杖悠仁也侧过头,但是是冲着五条悟的方向,他的声音是平静的,但却能让听的人很容易听出不一样的情绪。“最喜欢五条悟。”

 

他抬起手,捏过五条悟的耳朵,想让他转过头来。

 

“在担心什么,”他看着那双好看的晶蓝色的眼睛,和儿时在楼下初遇的时候一样,“在咒术高专不开心的时候要来找我,开心的时候也可以来找我。”

 

“不可以悠仁来找我吗?”

 

晶蓝色的眼睛的主人看起来并不是很开心,湖水一般静谧深远的颜色不似那颗亮晶晶的蓝宝石了。

 

“当然可以。”

 

夏日的风兴冲冲得穿过窗户,刚刚拥抱过树的身体蹭过窗帘悄悄的溜了进来,想要去亲吻床/上的两个少年。

 

但是被五条悟抢先一步亲吻虎杖悠仁的唇。

 

属于夏天的隐秘爱意不知道什么时候滋生,生长,打碎了坚冰,拥抱了风。

乙女向】让他堕落吧 #梦女 #伏黑惠 #男神×我 # #夏油杰 # #乙骨忧太
。”     你愈加笑容灿烂,在心里狠狠给白发青年记了一笔     一旁夏油只是淡淡收回目光,不留声色挡住的视线,重温和模样拽住对方的后领     “走了,,目标不在这里。”     被搅乱的夜色重...
乙女//惠/】被窝搏斗乙女向● ● 伏黑惠●
不到。简直就像哈士奇睡猫窝一样的离谱。     更别提睡在里面的你每次上厕所都要跨越人体富士山,上完厕所就直接清醒了。作为社畜师,你需要保证足够睡眠质量。权衡之下,索性就直接和住在了一起...
乙女向】你觉得我不会做么 # #两面宿傩 # #七海建人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两面宿傩//七海建人。 ooc见谅。 是单向暗恋设定,他暗恋你。   #/两面宿傩 完成任务后已经很晚了,再加上你们都已经筋疲力竭,于是你们便...
】有人抽到吗? # # #
by/ 点点句   ★抽卡游戏梗 ★论坛体 ★当然是策划暗箱操作啦   ——灌水区——//新人问答>>>—— 【现在有人抽到了吗?】 一楼(楼主) 听说今天点更的新...
乙女向】爱欲 # # # #七海建人 #狗卷棘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狗卷棘/七海建人/。 ooc见谅。 和wuli夭夭的一周连更挑战(3/7)。   # “被灵的影响了?”你艰难的侧过头,看着一旁...
乙女向】衣冠不整 # #七海建人 # # #狗卷棘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七海建人//狗卷棘。 ooc见谅。   # “又给我拿走去逗学生了?”你在找衣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短裙又少了一件,估计又被给拿走了吧...
乙女向】传说中的女追男隔层纱 #梦女 #男神×我 # #
by/ 金さん   #乙   ver.   00   备忘录里写满了咒骂他的话   抬头看到他的脸   再骂一声脏话   骂他长得真他妈好看眼睛像粼粼大海亮晶晶,也骂自己不争气...
乙女向】关于他衬衫上的口红印 #男神X你 # #伏黑惠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伏黑惠//狗卷棘。 *是小甜饼。 *梗来源于最近复刷的网王Q版。     //          他的白色衬衫上有一个口红印,在手臂位置...
乙女向】高专女生深夜竟被轮流威胁?! #伏黑惠 # #两面宿傩 #
。   刚才要是接电话了指不定被狗卷棘那言整成什么样!   而已经不敢消息了,而是抱头痛哭起来。   “啊啊啊啊!都怪你宿傩!干嘛说些奇怪的话给别人!”   “心有而直言罢了。你语气不也好...
乙女】向导● 乙女向● ● 伏黑惠● ● 狗卷棘● gb● 第四爱● 女攻男受
,听上去是一名十分正常的……   你的想法还没结束,盯着面前的少年,一时间说不出话。   他白嫩的脸颊突然冒出了一张嘴,叭叭地说着:“又是被吓傻了,无聊,杀掉吧。”   等等,他是……   “...
乙女向】关于你的男朋友 #男神X你 # #伏黑惠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伏黑惠//狗卷棘 *又名夸一夸你的男朋友? *四个短打小甜饼     //          元气十足,健气阳光,性格开朗……像一只脾气超好的...
乙女向】易感期● ● 伏黑惠● 钉崎野蔷薇● gb● 第四爱● 女攻男受
像猫逗老鼠一样逗着特级灵。   “。”你喊了一声,就马上头。    “不跟你玩,我家Alpha来找我了。”笑嘻嘻的语气还是那么欠揍,下的手却狠得不行。    你也没有出声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