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悠】爱情遗址随想 #咒术回战 #虎杖悠仁 #五条悟

sodasinei 2021-08-21

by/ 点点句

 

★rap歌手5/天使u

★语无伦次,暗示性

★ooc私设多

 

五条悟是个rap歌手。

 

本来他不是想走这种歌手路,但是学校实在是不爱待,恰好好友夏油杰也不想念了,两个人就组了个团,收拾收拾自己帅爆炸的脸干起了rap活。

 

两个人的亲戚朋友也没什么反应,玩音乐就玩音乐,玩够了再回来继承家产,都觉得这就是他们俩不想在学校学习的借口而已。一个人的突如其来的热爱兴起能坚持多久,谁能说的准呢?

 

“坚持不了多久。”

 

天昏沉着,有点点雨滴洒在没有遮挡的阳台,落地窗因为室内外温度被染上一层嫩白。桌子上散乱着不知多少草纸,上面被勾勾画画的各种痕迹预兆着主人的烦躁。

 

“「坚持不了多久」?这怎么当名字。”五条悟坐在沙发上,灌了一口热巧克力说着,搞笑综艺里的群演笑声砸人的脑袋。

 

夏油杰则坐着靠桌子的老板椅,恼人的笑声没有进入他的脑袋,只是兴奋得跳进桌子上还在冒着热气的茶。他回应了,“你这歌词的寓意不就是这样吗?”,点了点桌面上正对他的草纸,上面得字被写得一塌糊涂乱七八糟,“「我与你相遇只one time,我坚持不到下一个whole night」”

 

“你觉得整体要的是这种感觉?”

 

夏油杰抬起头,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面色平淡的喝巧克力奶,他有些奇怪了,“那你觉得是什么感觉?”

 

“杰啊,这不是爱情吗——”五条悟放下杯子,向后一靠瘫在沙发上,夸张的拖着长音。

 

“什么爱情,这是你做的春梦吗?”

 

夏油杰喝了一口茶,垂眼娓娓,“「我只是擦干身体想进入一个房间生活,雨水沾湿翅膀缠着我也无法挣脱」,这个词对得上昨天完成的beat?”

 

电视里的综艺节奏慢了下来,主持人开始讲故事,柔光打在舞台,周围人静得就像默剧。

 

“真是让你猜中了呢……”五条悟陷在沙发里,撸了一把头发,说话声放的缓了,好像在回想什么。

 

“我确实做了一个梦。”

 

走在一个暗巷,这里潮湿、阴暗、少许温暖。雨水被隔离在狭窄的水泥路,只能感受到被风带进来的泥土味儿。

 

五条悟觉得太真实了,但是这条路,这个巷子他从来没走过,又太长太长。他感觉自己已经走了十五分钟,还没看到特别亮的光。

 

鞋踩上了潮湿的砖,这让人感觉这双鞋也越来越潮湿,衣服越来越潮湿,整个都被细细密密的湿气缠绕。

 

漫无目的得,直到他听到了一声狗叫。

 

他继续往前走,有一小团光就在前面,但是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那条狗蹲在一个脏兮兮的破烂地,五条悟看着这条狗有些眼熟,像是自己小时候碰到过的一只。

 

“这里就你一个?”五条悟过去蹲下身。

 

其实要不是这里就这条狗和那个莫名其妙发光的东西,他不会去和一只狗说话的。

 

那只脏兮兮的狗只是瑟缩的抬了一下头汪了一声,就像是给他回应。

 

“你会和它讲话吗?它会回应你诶。”

 

那团白东西出了声。

 

五条悟本来一直警惕着,这下听那东西说话了也没什么反应,静观其变。

 

发光的不明物体逐渐变成了……一个天使?姑且算作天使吧,那大翅膀和电影里的角色很像。

 

看起来比他小不了多少的,应该十四五岁的男孩从光芒里出来,粉色的头发随着光芒退尽而飘动,双眼下还纹着什么,蜜糖色的眼睛和身后的翅膀是这个狭窄又昏暗的巷子最亮的颜色。

 

他的脚没有沾地,浮在和五条悟平齐的高度与他的眼睛直视。

 

蜜糖和蓝宝石在潮湿的雨里撞在一起。

 

“会。”

 

“那你可以教我吗?”男孩凑近了,带着满是好奇的心,“可以叫你老师吗?”

 

雨一直下,下不完一样。

 

五条悟拎着湿透的外套,只觉得这被天堂倾倒的水在和他作对。如果是天堂和他作对,会不会是因为他亵渎了天使。

 

‘啪嗒’。

 

可乐掉到自动贩卖机的取货层,在周围都是嘈杂的雨声里响得格外清脆。

 

刚刚和夏油杰讨论新歌的名字,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差点在屋里打起来,。许是雨下了大半天,情感也变得粘稠混浊,两个人不承认自己幼稚的争论以五条悟喝完一整杯巧克力奶结束。

 

对着空杯子和夏油杰讨论曲名到底是什么不如下来买罐可乐。

 

阳光刺眼,体育场上站着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奔跑、聊天,尽情享受这从书本里偷来的休憩时间。

 

看不清他们的脸,但五条悟能感受到熱气和那些浮在他们皮肤的汗水。有一堆人在篮球场,五条悟在学校的时候也会打打篮球,因为和他觉得那些人都很弱,被他打输了再和他肉体打一架那都是常有的事。

 

五条悟环视了一圈,就往操场里走。

 

旁边的地方都是模糊的,很明显走不通。并且,他还看到了一截翅膀。

 

他走过去的时候,注意到了这个局面。小孩正和一群人打篮球,还是一人对不知道多少人的那种。因为他注意到没有任何人给小孩传球。

 

这怎么打?

 

虎杖悠仁的翅膀随着他的动作摆动,却没让任何一个人碰到,直接穿过了那些人体。

 

五条悟过去了刚想从一个人手下夺球,就看到自己伸过去的手变成莹白,穿过了那人的身体。

 

“老师!”

 

就在五条悟错愕的时候,虎杖悠仁转过头向他跑来,拉住了他的手。

 

既然打不了,五条悟就拍拍虎杖悠仁让他继续,自己在旁边挑了个地方坐下了。

 

旁边坐着的很多人,脸庞都是模糊不清,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只有个女孩子脸是清晰的,不算漂亮。

 

旁边的人和女孩交谈,五条悟仔细听就能听见。

 

“他真的打得过吗?”

 

“……不知道呢,但是也谢谢他了,一会儿要去给他买点喝的,毕竟刚才那些人嘲笑我只有他站出来……”

 

五条悟听到了,轻笑着垂头揉揉自己额前发丝。

 

男孩很快下了场,一个人对多人实在没有优势,看起来可以用来作弊的翅膀也无法利用。

 

他有些沮丧,也不用翅膀浮着了,只是一步一步得走过来,在五条悟身边坐下了。

 

“没有帮到她,好失望啊老师。”

 

五条悟余光看见女孩有些愧疚得拿着一瓶水,但是又不好意思走过来。

 

“你已经帮到她了,”想起来女孩说只有虎杖悠仁一个站出来帮她。“这和输赢无关。”

 

可乐被拿在沾着水渍的手里,五条悟掂量了一下,昏暗的世界里只有借由着贩卖机发出的光才能看清可乐的全貌。

 

外面的世界没有能吸引他的了,他打算现在回去。

 

踩着湿滑的路面,五条悟想起来了他今早醒来就迫不及待的写出那整首歌,他怕回忆从脑袋里溜出去。

 

刚开始下笔的时候,思绪像被塞住了,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刨他的情感。草纸被划满了一页又一页,散乱在办公桌上,不像是在写歌反倒像是在发泄情绪了。

 

他枯坐了整整一个小时。

 

五条悟揉了揉头发,面色不虞的扔开笔。

 

他的缪斯对他打烊了。

 

“我要走了,老师。”

 

虎杖悠仁抬手,从自己的指头缝隙看透过来的阳光。

 

男孩的脸沐浴着阳光,声音也是。

 

五条悟和他并肩躺在草地上,听到这话没有立刻出声,他只是闭着眼睛,做出了一种快睡着了的姿态。

 

虎杖悠仁也不管他仔细没仔细听,自顾自的抬腰坐了起来。翅膀上洁白得掺着星光的羽毛擦过五条悟的脸,划带起一串痒意。

 

“已经待了太久了,”虎杖悠仁说着,“再不回去就坚持不住了。”

 

他看向天空,“他们和老师一样厉害噢,帮我偷来时间体验一下不一样的地方。”

 

五条悟睁开眼,阳光直直的落进眸里,“为什么是偷来时间?”

 

“本来就是一瞬间的事,但是我想起来有个姐姐说过这里的世界不一样,让我体验一下再回去。”

 

“一瞬间的什么?”

 

“就是……我不会再回来了。”虎杖悠仁转过头看他,露出一个笑,“老师会想我吗?”

 

五条悟没有回答,他又闭上了眼睛。

 

虎杖悠仁对他不出声也没什么气恼,只又躺下来,躺在满是太阳味道的嫩软草地上,躺在五条悟身边。

 

“该醒来了,老师。”

 

“再见。”

 

小超市离他和夏油杰住的地方并不远,五条悟慢慢悠悠得走回去也只用了几分钟。

 

被雨水和乌云掩盖着,路上行人匆匆,没有一个向他这样散漫着走的。

 

衣服被雨淋得越来越湿,积满了来自天堂的泪,沉甸甸得挂在他身上。

 

他在天上哭吗?

 

五条悟想着,又被自己的想法逗笑,觉得脑袋都被雨水冲刷的锈住了。

 

手机发出来电的提示音,应该是夏油杰打来的,屋子里唯一的一把伞还放在玄关,孤零零得躺在地上,他应该看到了所以打来电话。

 

为了一罐可乐琳了一大场雨,真是得不偿失啊。

 

楼道里的感应灯被他的脚步声弄亮,他和夏油杰租的房子楼层不高,不一会儿五条悟就站在了出租屋门外。

 

他抹了一把自己满是雨水的脸,把已经沾湿的头发往后捋。

 

可乐被他放在地上,他摸着兜,拿出钥匙打开门。

 

一切都和他走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得区别就是满身雨水,被浸泡了从内到外的他。

 

“这首歌就叫,再见,怎么样?”

乙女】只尝爱情的甜● 乙女向● 男神×你● ● 狗卷棘
原作者:咕咕番茄   *不尝爱情的苦!! *ooc预警 *内含//狗卷棘       又是一场碾压式的战斗。    胜者总是,你在旁往往没有什么参与感。    明明你和他...
】有人抽到吗? # # #
by/ 点点句   ★抽卡游戏梗 ★论坛体 ★当然是策划暗箱操作啦   ——灌水区——//新人问答>>>—— 【现在有人抽到了吗?】 一楼(楼主) 听说今天点更的新...
乙女//惠/】被窝搏斗乙女向● ● 伏黑惠●
不到。简直就像哈士奇睡猫窝一样的离谱。     更别提睡在里面的你每次上厕所都要跨越人体富士山,上完厕所就直接清醒了。作为社畜师,你需要保证足够睡眠质量。权衡之下,索性就直接和住在了一起...
乙女向】你觉得我不会做么 # #两面宿傩 # #七海建人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两面宿傩//七海建人。 ooc见谅。 是单向暗恋设定,他暗恋你。   #/两面宿傩 完成任务后已经很晚了,再加上你们都已经筋疲力竭,于是你们便...
乙女】戒断反应 #乙女向 #狗卷棘 # # #夏油杰 #乙骨忧太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夏油杰/乙骨忧太//狗卷棘 ★ooc有。每个你都是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乙女向】让他堕落吧 #梦女 #伏黑惠 #男神×我 # #夏油杰 # #乙骨忧太
。”     你愈加笑容灿烂,在心里狠狠给白发青年记了一笔     一旁夏油只是淡淡收回目光,不留声色挡住的视线,重温和模样拽住对方的后领     “走了,,目标不在这里。”     被搅乱的夜色重...
乙女向】关于那些社死瞬间 #男神X你 # # #伏黑惠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狗卷棘/伏黑惠/。 *社死是真的,但狗粮也是真的。 *ooc无逻辑,请勿上升角色。     //         你暗恋二年级的前辈很久了...
乙女向】爱欲 # # # #七海建人 #狗卷棘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狗卷棘/七海建人/。 ooc见谅。 和wuli夭夭的一周连更挑战(3/7)。   # “被灵的影响了?”你艰难的侧过头,看着一旁...
乙女向】衣冠不整 # #七海建人 # # #狗卷棘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七海建人//狗卷棘。 ooc见谅。   # “又给我拿走去逗学生了?”你在找衣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短裙又少了一件,估计又被给拿走了吧...
乙女向】传说中的女追男隔层纱 #梦女 #男神×我 # #
by/ 金さん   #乙   ver.   00   备忘录里写满了咒骂他的话   抬头看到他的脸   再骂一声脏话   骂他长得真他妈好看眼睛像粼粼大海亮晶晶,也骂自己不争气...
乙女向】关于他衬衫上的口红印 #男神X你 # #伏黑惠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伏黑惠//狗卷棘。 *是小甜饼。 *梗来源于最近复刷的网王Q版。     //          他的白色衬衫上有一个口红印,在手臂位置...
乙女向】不同的亲吻方式 #男神X你 #伏黑惠 # #狗卷棘 #
原作者:YUKISS光尘   *练一下吻技✘喜欢写吻✔ *当然还是四个小甜饼! *伏黑惠//狗卷棘/     /伏黑惠/          伏黑惠的眼睛很好看,绝对是怪盗最青睐的那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