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悠】极梦彼端 #咒术回战 #虎杖悠仁 #五条悟

sodasinei 2021-08-21

by/ 点点句

 

☆原作向

☆5臆想症

☆在写生活,ooc私设有

全文9k3 感谢观看 希望看到评论

以下加粗句来自BBC纪录片《宇宙的奇迹》

 

宇宙中最惊人的奇迹不是恒星,不是行星,也不是星系,甚至根本就不是一个物质,而是时间里的一瞬间。

 

那个瞬间,就是现在。

 

都说一切故事的开始总带些命中注定的意味,这个场景与色彩被命运填满,浪漫也就开始了。

 

五条悟一直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浪漫的人。

 

他站在杉泽第三高中门口,宫城县的这个地方他只来过这一次,看着放学时间摩肩擦踵的学生们,一种来自于青春的浪漫气息扑面而来。但是他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这个浪漫也不是他一个人感受,他牵着自己的学生,这个学生原先也是这个高中的学生。

 

这个学生叫虎杖悠仁。

 

他是个一年级学生,他只有十五岁。

 

路过的女学生会看着他们议论,她们手拉着手,自以为掩饰很好得爱慕好奇的眼神在五条悟眼前无所遁形。五条悟感觉好笑,他晃了晃自己拉着虎杖悠仁的那只手,迫使虎杖悠仁抬头来看他。

 

他看着那双蜜糖色的眼眸,仔仔细细的找有没有和那些女生一样暴露出来的好奇。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只看到了那双眼里的自己。

 

路过的学生们犹如过江之鲤,他们看到如此帅气又气场强大的男人会瞟一眼,和自己同行的人讨论几句。然后,他和虎杖悠仁就会从他们的眼中淡出,最后再慢慢的从脑海里淡出,因为他俩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怎么可能深刻在人的脑子里。

 

五条悟的手机被他摔在垃圾桶旁边,他手里没留情,手机的零件碎了一地,还有碎成蜘蛛网状的屏幕苟延残喘的挂在那个残躯上。

 

他牵着虎杖悠仁,嘲笑伊地知和硝子他们发过来的消息也只有这么脆弱,在他摔了这个接收源之后那些爆满的消息也消失了。

 

他想象夜蛾校长那个无可奈何的样子,笑得声音有些大了,吸引了那些学生们好奇又怪异的目光。

 

然后他看着虎杖悠仁蹲下身把那些手机残骸收拾了,扔在了垃圾桶里。

 

看着近在咫尺,一弯腰就能碰到的粉色脑袋,五条悟不客气得摸了上去,揉弄几下不算柔软的发丝,随着摸了两把他也蹲下来,就在虎杖悠仁的身边。

 

看着和原先没有什么区别的地面,原来几只徒劳的蚂蚁也跑走了,只剩灰尘和污渍,他没有带眼罩,只戴了一副墨镜给自己,透过墨镜一切都昏暗暗,他垂着头,说着,“悠仁,一会儿想吃点什么吗?”

 

带着小孩子出门,成年人总得负起照顾的责任。

 

“老师想吃什么?”但是小孩子把他的照顾抛过来,把选择权和任性权给了别人。

 

“啊——”五条悟站起身,也把虎杖悠仁从地上拉起来,自己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悠仁吃什么老师就吃什么。”

 

虎杖悠仁抬起头,“那老师想吃拉面吗?”

 

五条悟看着他,想起来自己也没有和虎杖悠仁出去过几次,一起吃午餐更是凤毛麟角,而去过的几次,也是一起吃的拉面。

 

“可以噢悠仁,”五条悟想到刚才过来的路上注意过离得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拉面屋,他对于吃饭这方面不是很挑,对于甜食的兴趣也是需要有莫名其妙的激发,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路过一家甜食店就习惯性带回来一些。想到甜食,正好那家拉面屋好像还卖一些和菓子,“正好悠仁也可以陪老师吃大福。”

 

拉面屋离他俩所在的地方也就走几条街,五条悟一直拉着虎杖悠仁,凭借记忆寻找那个能给他们提供午餐的地方,在这期间虎杖悠仁就是安静的跟着他,没有对路过的行色匆匆的任发出评价,也没有对他俩紧握着的、十指相扣的手发出质疑。

 

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路过了很多人,五条悟也想了很多。

 

他生命中错过的、留不住的人有很多,人一生的探险总是和相遇和离别挂钩,五条悟活到现在,也感觉没什么,毕竟那是无法轻易改变的,不能从开始就避免,那就只能学会释怀和放过。

 

但是他这次并没有想离别,想放手。

 

街上学生和大人们携着交谈的琐碎的话语擦肩而过,蹭过五条悟的耳朵,交织五条悟牵着虎杖悠仁的手。他感觉风和耳边的碎语都具象化了,他磨蹭了两下紧紧相握的带着少年人蓬勃热血的手。

 

从开始见面,五条悟就因为虎杖悠仁的特别而倾注了过多关注,慢慢的,他自己都控制不住了那种要席卷自己脑袋的注意和浅层蔓延的爱意。刚开始他会想着否认,因为毕竟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和感觉,这种逃离自己掌控的他第一时间是急着否定。但是脑海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来的那张笑脸,那种神情,那种体贴,告诉他逃不掉了。

 

被困在狱门疆里的时候,五条悟感觉时间过得百无聊赖,他刻意忽视了自己那一些焦急,在冷静思考怎么解决眼前问题的大脑,对于自己情感的剖析也在进行。

 

但是不管他怎么想,有什么论调,一切都在他看到浑身是血的学生的时候戛然而止了。

 

自己满身干净,虎杖悠仁浑身血污。他感觉自己走向虎杖悠仁的时候脚步都变得生涩,抱住他的双手都在颤抖。

 

五条悟清晰地看着那朵花开了,利风利刃的纷飞没有伤到它分毫,偏偏成了浇灌它的露水。

 

他越去想明白,花开的越大。

 

喜欢上了两面宿傩的容器,这个简直比世界大爆炸还难以让五条悟相信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而且他甘之如饴。

 

最后还是虎杖悠仁拽着他在拉面馆门口停住,他晃了晃大人和他交握的手,“老师,是这里吗?”

 

少年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眼前的血红变成了拉面馆红色的广告贴纸。

 

“当然了悠仁,”五条悟拉着他推开玻璃门,“我们进去吧。”

 

这个时间正好的人多的时候,学生放学大人下班。这个店面很小,但是很干净,五条悟随意扫过去,看到一桌空闲位置就拉着虎杖悠仁过去。

 

刚刚脱离手机之后的生活也没有太遭,五条悟甚至觉得状态非常好,没有任务,不用去思考咒灵,只需要看好眼前的学生以及两个人点的同款拉面。五条悟让虎杖悠仁好好的坐在位置上等他,他又去买了两小份麻糬和大福。带着甜品回到座位上,五条悟看着虎杖悠仁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吃着拉面,还将自己的餐具摆好了,五条悟还在原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麻糬是不是被不经意的吃了,要不然怎么心情这么好呢。

 

“悠仁要回去上学吗?”五条悟看着大快朵颐的虎杖悠仁,觉得自己眼前的拉面都变得有食欲了。

 

“唔,”虎杖悠仁放下碗,“老师想让我回杉泽上学吗?”

 

五条悟夹了一块麻糬给他,“对啦,悠仁想回去就回去,”麻糬外面裹着的一层甜粉因为移动掉了好多,洒在桌子上,也落到虎杖悠仁的碗里。“毕竟,一切都结束了。”

 

拉面被挑得干净,碗里的浓汤上浮着菜料,瓷碗被搁在桌子上的时候砸出一声轻响,随着动荡有几片菜被汤打翻,被浓汤拍弄着沉入碗底。

 

五条悟看着虎杖悠仁抬起头,对他说。

 

“真的一切都结束了吗?老师。”

 

还是平常的语气,平常的声音,五条悟却觉得被这一句话砸的有些头晕,他甚至感觉虎杖悠仁的身体在飘忽,在破碎,他感觉自己就在没有作任何防护的情况下被人抛到了日本海里。

 

但是他也只是吃了剩下的大福,就像平日一样,向自己亲爱的学生露出笑,“当然。”

 

两个人吃饭吃得很快,剩下的大福被五条悟打包拎在手里。

 

一手牵着虎杖悠仁,一手拎着装着大福的袋子出了拉面屋。又回到来来往往的人海,五条悟只觉得自己就像普通的上班人,一天的工作将自己的身心都揉圆搓扁,而下班的奖励就是牵着他的小爱人回到家。

 

他们会先打开出租屋的房门,一起拿出冰冻的可乐,找到碟片看几个小时,然后搓搓自己有些饿的肚子来一场夜宵……

 

对了,自己应该在悠仁的学校旁边找一个房子。

 

五条悟找了一个不算大的房子,离杉泽第三高中只有不几条街,这是他突然考虑下能找到的一个算得上条件比较好的出租屋了。房子只有一个卧室,五条悟还是很满意的,毕竟他也只想和悠仁睡在一起。比较凑巧的是这件房子的房东就在旁边住,不用五条悟还得找手机联系他,他注意到有人要租房子就自己过来了。

 

五条悟虽然摔了手机,但是他带得证件齐全钱也足够,日常用品什么的可以在楼下的便利店买,租好了房子他就拉着没有什么异议的虎杖悠仁去楼下采购了。

 

牙刷、毛巾、餐具……这一切的一切很多东西都需要五条悟现在考虑,这家便利店还算大,样式也多,每一样用品五条悟都买了双份,能用颜色区分的就买蓝色和橙色,不能用颜色区分的就用样式,一种简单一种偏可爱。还买了一套老虎睡衣,虎杖悠仁也欣然接受了。

 

付款的时候店员说,“这些都是买给您和女朋友的吗?”因为这些都是两份,而且样还多,店员忍不住问了一嘴。

 

虎杖悠仁就站在五条悟的旁边,五条悟听着这个问题,微垂了头看向自己年轻的爱人,“是男朋友。”

 

“噢!”那个店员有点惊讶的捂了嘴,“祝福你们!”

 

五条悟听了忍不住笑意。他心情好的牵着虎杖悠仁,拎着他们的生活用品向他们的小出租屋去。

 

平凡的生活是可以得到平凡的却也令人开心的祝福的,有时候太稀疏平常的东西,却也是别人得不到的爱。

 

五条悟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

 

至少之前的日子里,他没有轻松的活过。但是现在就像一切年上情侣一样,他们可以一起生活,他可以送悠仁去上学,可以在家等少年回来的时候得到一个拥抱。

 

打开了出租屋的门。五条悟给虎杖悠仁也准备了一把钥匙,但是他没有接,大人就把多出的那把钥匙放在门口垫子底下,如果虎杖悠仁敲门发现他不在的时候也可以拿钥匙开门。

 

他觉得悠仁今天有点过于沉默了,但是除了话少了一点其他还很平常,五条悟觉得没关系。他觉得自己也有点奇怪,他感觉虎杖悠仁身上有一层甜粉或是别的东西,吸引他去缠着他抱着他,甚至有点皮肤饥渴症的冲动了。

 

五条悟把这种怪态理解为开心、兴奋,为他和悠仁接下来生活的微小改变,他认为悠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开心的话都变少了。

 

他的手一直牵着虎杖悠仁的,两个人因为只剩一只手,脱鞋都变得笨拙。五条悟把买得东西放在一边,虎杖悠仁就自发去收拾摆放了,五条悟则自己到沙发上坐着。

 

看着漆黑的电视屏幕,五条悟想起来自己在便利店买了几张碟片。那几张碟片被虎杖悠仁放在鞋架上,五条悟几步走过去将他拿在手里。他挑了一个还算有趣的插在电视里,坐在沙发上等着播放。

 

这个电视机有点老,画质也不算太好,至少比着地下室的那台差得远了。五条悟向后靠着,上半身瘫在还算柔软的沙发里,他想起来虎杖悠仁在‘重生’的那次,被自己安排在地下室看电影学着怎么控制自己咒力的那段经历。那时候陪伴虎杖悠仁的只有一只咒骸和电视机,对于刚刚‘复活’的,还不太知道外面情况的他来说会感到无措和孤独吗?

 

“悠仁!”五条悟喊着。

 

“唔,”虎杖悠仁从厨房探出头,看向他,“怎么了老师?”

 

“过来坐。”五条悟朝他挥挥手。

 

虎杖悠仁应了一声,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去。

 

五条悟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坐着,大腿贴大腿的距离。

 

“悠仁自己看电影的时候会感觉到孤独吗?”

 

虎杖悠仁抱着沙发上的抱枕,这大概是抱着咒骸留下的习惯,他对于这个问题有些疑惑,看向五条悟的眼睛却很认真,“不会啊,有电影看不会感到孤独的!”

 

“啊,”五条悟没有看他,结实的手臂捞过虎杖悠仁的腰紧搂着他,“但是老师一个人看电影会感到孤独呢。”

 

那双晶蓝的眼睛再看过去的时候加上了点前所未有的弱势,就像是五条悟在向虎杖悠仁撒娇一样。

 

“所以以后看电影也需要悠仁陪着我噢。”

 

“当然会陪着老师。”虎杖悠仁抱着抱枕,小声嘟哝了一句。

 

五条悟看着眼前电影里的主角,他拿着一只镜子,那是他情人的梳妆镜,上面刻着繁复华丽的花纹还镶着几块晶莹透亮的宝石。五条悟没有接虎杖悠仁小声说出的那一句话,就像没听见,但是他心里已经不受控制的说了一句,不要做小骗子啊虎杖悠仁。

 

情人太过喜爱化妆,以至于每天沉浸这面镜子里,只有这里能看到她精致的妆面和美丽的容颜,这样也就怠慢了男主,他觉得她把爱分给了镜子,他将那镜子摔碎了。那个镜子碎到情人流着泪粘合了一晚上也无法复原。

 

真是可怕的感情啊。五条悟随意地评论了一句,电影也快结束了。

 

看完这部电影已经到了深夜,五条悟吃完了打包回来的大福就被虎杖悠仁推着去洗漱。五条悟脱下白天穿的衣服换上家居服,想拉着虎杖悠仁一起洗漱,如果可以的话还能让虎杖悠仁站在他的脚上。

 

“等老师洗漱完我再洗!”虎杖悠仁推脱着,把大人推进洗漱间就跑了。

 

五条悟轻笑两声,倒也没强求。

 

他洗着脸,冰冷的水刺激他的皮肤也刺激他的大脑。他抬起头,眼前是一面镜子。

 

他突然有些慌了。

 

没有擦干脸,穿着拖鞋踩上客厅的木制地板,沉重的脚步接触地面发出嘎吱的声音。客厅没有虎杖悠仁的身影,厨房也没有,他打开卧室的门,从门缝中向里看去的眼睛已经有些红了。

 

虎杖悠仁裹着被子躺在床上,被子不正常得将他裹得严严实实,他也没有什么动静,五条悟以为他已经睡着了,就看他朝五条悟这边看来。

 

注意到五条悟站在卧室门口,将自己裹成一条小虫子的虎杖悠仁坐起身,好像对自己这个小举动有些羞耻害羞,“老师这么快就洗完了!我以为还要一会儿呢。”

 

五条悟揉了一把脸,上面还有没擦去的水珠理所当然得亲吻上他的手。

 

“悠仁在等我,我当然洗的很快。”

 

那种不知名的心悸被深埋脑后,五条悟都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衰弱了,这都是自己的问题。

 

夜已经很黑了,外面挂着多少颗星星?五条悟躺在床上,从来没思考过什么哲学问题,毕竟自身的特殊让他没什么兴趣去思考那些。但是现在身边躺着虎杖悠仁,他开始多想了,想如果他没有把两面宿傩压制住,虎杖悠仁也会按照原先说过的那样被执行死刑,自己原先设想的,让虎杖悠仁在自己身边被保护的很好,无限期死缓真的行得通吗?五条悟向来自信,怀疑自己实力的事不会出现,但是遇到虎杖悠仁,被联合封在狱门疆里之后,他拿不准了。

 

虎杖悠仁被他搂着腰,背靠着躺在他怀里。五条悟微垂着头去亲虎杖悠仁的后颈肉,沉重的感情被湿//润的唇封印在吻里。

 

因为五条悟呼出的热气虎杖悠仁感觉有些痒了,“老师睡觉会做梦吗?”他打算用聊天来转移那张作怪的嘴。

 

五条悟思考一下自己多年来不算好的睡眠质量,但好像真的没有做梦这类的事情存在 。“不会。”

 

“啊那我可是经常做梦,”虎杖悠仁的声音因为夜晚的困倦有些含糊。“梦是愿望的达成嘛!很喜欢老师所以也会经常梦到老师。”

 

“噢,真的吗?”五条悟又抱紧了些,“那老师也要做梦了,多做些有悠仁在的梦。”

 

他抬起在男孩腰间搂着的手,捏出他的下巴想让他转过来点。

 

他也顺势抬起身,去亲吻虎杖悠仁柔软的唇。

 

一觉睡到天亮,五条悟打算今天去送虎杖悠仁上学。

 

因为虎杖悠仁和他说其实他如果想回去上学就能去,学籍还是在的,书本教材什么的也放在学校,只要人到了就行。

 

五条悟没太接触过这方面的事,也就相信虎杖悠仁说的,看着虎杖悠仁吃好早餐就跟他一起出门了。因为租的房子离学校真的很近,走这么一段路也费不了什么劲,正好领略了一下宫城县早晨的风光。

 

两个人走到门口,有昨天放学在门口看见五条悟的几个学生又看到这个帅气男人,但是还是惊讶好奇着看了几眼就进校门了。五条悟也不会去管那些,他从小到大收获的瞩目够多了,而且这个地方唯一能牵动他的只有虎杖悠仁一个人。

 

告别他需要上学的亲爱的小恋人需要一个吻。

 

五条悟站在校门口的树旁边,低了点头,虎杖悠仁就站在他面前颠了脚。

 

双唇相触的感觉太过美妙,五条悟突然不想放虎杖悠仁去上学了,他掐住悠仁的脸,但是看见那双干净的眼睛就说不出话了。

 

虎杖悠仁像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他抬手勾住大人的脖子抱了上去。

 

“是老师想要我去上学的。”

 

是老师想要这样平凡却平静的日子的,怎么能反悔呢?

 

五条悟沉默了。

 

他沉默地看着虎杖悠仁走进学校,沉默地看着这个曾经两个人相遇的地方。他沉默地站在那棵大树旁边,沉默得像一尊雕像。

 

他想到因为那一根两面宿傩的手指,他才和虎杖悠仁相遇,而现在这个学校已经不会有偶然出现的手指了,这个相遇还能再重来吗?

 

别想太多五条悟。

 

天气渐冷了,吹来的风也有点凉。五条悟揉揉自己脑后的头发,觉得今天下午来接虎杖悠仁放学的时候两个人可以去吃点热食。

 

戴着墨镜的白发男人,最后看了一眼学校,转头回家了。

 

好好的在家里再睡一觉,说不定就能做上一场梦了。

 

秋天的冷气悄然侵蚀,它正在慢慢搬走夏日的热闹情绪。

 

五条悟在不和外界联系的情况下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他一直和虎杖悠仁待在一起,悠仁去上学的时候他就在出租屋里看碟片,一天看一张,看完睡觉。有时候他会在中午去学校找虎杖悠仁,看他吃便当,自己则会在外面随便吃点。太阳东升西落,每天三点一线没有什么太大改变,但是五条悟满足于这样的生活,直到他生日的那天。

 

虎杖悠仁早早就从床上爬起来,惯于赖床的大人对于他的动作也没什么反应,还在酣睡。

 

因为五条悟的生日,虎杖悠仁早早请了假打算今天好好给他庆祝一下。

 

自己用家里的食材做了蛋糕,阳台摆上了难买的虎杖花,美味又可爱的甜品准备充足,一些小巧精致的挂饰丝带爷准备好了。

 

虎杖悠仁把做好的蛋糕端上餐桌,往上插了几根蜡烛,还放了几颗马卡龙。看着一桌子的美食和布置漂亮的客厅,虎杖悠仁把围裙解下来拍了拍手,拉开椅子坐下,就等懒床贪睡的大人起来面对这些惊喜了。

 

窗帘被早早拉开,热烈的阳光亲吻眼皮,要用自己的热情把床上侧躺着的人唤醒。

 

五条悟睁开眼,发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臂弯里躺得好好的虎杖悠仁不知道去哪儿了。他摸了一把,床单上都没有温度了。

 

有些慌乱得坐起身,也不管自己穿没穿好衣服光着膀子拉开卧室门。

 

然后他就看到了被装点上墙纸挂件的客厅,刚刚被挂上的彩色丝带垂着腰肢注视着他。他也看到了满桌子的美食,还有坐在蛋糕面前的虎杖悠仁。

 

听到五条悟的开门声虎杖悠仁就已经站起来了,看到五条悟神情不对拖鞋也没穿就出来,他就连忙啪嗒啪嗒得跑到五条悟的身边。

 

虎杖悠仁张开双手,给他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老师,生日快乐!”

 

被虎杖悠仁突然抱住五条悟还有些怔愣,手却已经习惯的搂上了少年的腰。

 

今天是他过生日了吗?

 

“老师怎么不穿衣服。”虎杖悠仁看他不出声爷没怎么,自己进卧室把五条悟的睡衣拿出来就往他身上套,还拉着他去穿好拖鞋。

 

“现在天气很冷啦,很容易凉到的!”好像是对于大人不好好穿上衣服有些生气,虎杖悠仁的腮鼓鼓的,五条悟不知道现在戳上去能不能戳出一个小坑来。

 

“啊抱歉,”五条悟拉着他走到餐桌那边,“这些都是悠仁给我准备的?”

 

“当然!”虎杖悠仁又有些高兴了,“今天可是老师的生日,一定要开开心心的过。”

 

从前五条悟对于生日这种日子没有什么概念,但是今天,面对这一切,他想他可以赋予一个词给这个日子。

 

温暖。

 

虎杖悠仁拿出金色的纸皇冠,给坐在椅子上的五条悟戴上,又点燃了蛋糕上的蜡烛,为了营造氛围他还跑到窗户那里把床帘拉上了。

 

昏暗的环境,只有几根蜡烛发挥着它们的照明功能,五条悟却感觉自己面对着的那双蜜糖色的眼睛比这几根蜡烛亮的多了。

 

“闭上眼吧老师,许个愿!”

 

五条悟应声闭上眼,呼吸声和蜡烛燃烧的声音争先恐后得钻到耳朵里,让他对于许愿的思考只有一个念头。

 

“和悠仁永远在一起。”

 

“诶老师!”虎杖悠仁看着他吹灭了蜡烛,“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五条悟听着他的声音睁开眼睛,勾起了笑,“怎么会呢……”

 

‘咔擦’。

 

玄关的门被人打开了。

 

家入硝子站在门口,探出了头。

 

今天是虎杖悠仁被处刑后的第十三日,也是五条悟的生日。

 

夜蛾正道两手交叉支在桌子上,严肃得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五条悟已经失联十三天了,我们已经给足他时间了。”

 

家入硝子和伊地知洁高坐在他对面,对于校长说的事情都有些头疼。五条悟在虎杖悠仁吃下二十根手指后杀死了他,这是所有人的要求,也是虎杖悠仁的要求。然后五条悟就自己一个人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去哪,家入硝子他们不知道给他发了多少消息都石沉大海,后来他们也没去找他了,就当是给他放了个假。

 

但是这种假期不可能无限期延长。

 

要是想找到五条悟,还是能找到的,毕竟他只是摔了手机,对于自己的行踪并没有刻意隐藏。

 

家入硝子也没来过宫城县这个地方几回,她刚到的时候,先是到了杉泽第三高中。

 

门口还站着几个女同学,她们是出来吃午饭的,手牵手拉着走回学校。家入硝子路过刚巧能听到她们聊天说的话。

 

“今天没看到那个白发男人喔……”

 

“啊你说的是那个又高又帅的!真的好帅好帅……”

 

“是啊不知道他总一个人过来干嘛?”

 

家入硝子听着,感觉她们聊天里的对象应该就是五条悟。他总是一个人来杉泽第三高中?真够奇怪的。

 

走过几条街,家入硝子路过那家拉面馆,看了一眼招牌上画的和菓子。秋天的色彩落在上面,她觉得这家店的品味有点烂,为什么要用这样血红的颜色作装饰。但是她觉得这家店五条悟肯定来吃过了。

 

等到家入硝子找到五条悟租的那间出租屋,这栋楼的房子都空间不大,连楼道里都难掩旧色。她能明显感觉到这里有人生活的痕迹,经常被踩踏的门口垫子,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摆在旁边的一盆小花。她踩上垫子感觉到了藏在底下的钥匙,她不能确定五条悟现在在不在这里,但是她只有这一条路走。

 

她用钥匙打开了门。

 

没有拉开窗帘的屋子里很暗,但是家入硝子一眼就看到了带着纸皇冠的五条悟,那双晶蓝色的眼睛就像猫一样,在昏暗的世界里发光。

 

家入硝子能感觉到这间屋子里的气氛因为她的到来而变得凝滞,就像空气中塞满了水那样让人窒息。

 

“呀,”五条悟站起身,看着站在玄关的家入硝子,“你怎么来了。”

 

家入硝子弯下腰脱鞋,走了进来,“你在干什么?”

 

进来了她才发现这个房间里被装饰得很漂亮,就像刚刚开完派对的那种漂亮,装饰物挂在墙上和天花板,坠下来的丝带飘飘悠悠的荡着。餐桌上摆着几道菜,还有很多甜品,最引人注意的还是放在中间那个不算太完美的蛋糕。家入硝子敢打赌这个不好看的蛋糕一定是五条悟亲手做的。

 

这个房子明显有两个人住过的痕迹,家入硝子看到沙发桌上的两个茶杯,路过没有关上门的卫生间,扫一眼就能摆放整齐的两套洗漱用具,两条毛巾。放在电视边的碟片被散乱摆放,很明显这里的主人使用他们很勤。

 

家入硝子很疑惑,但是她现在更疑惑的是眼前这个明显在过生日的场景。今天确实是五条悟的生日。

 

“你给自己过了生日?”家入硝子很惊讶。

 

五条悟看着自己对面陷入沉默的虎杖悠仁,觉得家入硝子来这里一次是不是眼睛不太好,“怎么会?当然是悠仁给我过的。”

 

不仅是过了生日,这些日子里他们就像普通的年上情侣,一起睡觉,他送悠仁上学,他在家等着悠仁一起吃饭。

 

一切都很平静却充满爱意。

 

家入硝子听到,往沙发去的脚步停下了,她转头看向他,那里,只有五条悟和他的一桌子食物。

 

她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这整个房子里只有五条悟一个人。

 

悠仁给你过的?虎杖悠仁不是被你亲手处死了吗。

 

家入硝子已经感觉事情不太妙了。

 

“别开玩笑了五条悟。”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了。

 

她又想起来来的路上听到的女同学们的聊天,这个房间里成双成对的用具,一种不可思议的设想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家入硝子有些慌了,她几步走过去,坐到了五条悟的面前,也就是‘虎杖悠仁’坐的位置。

 

五条悟没来得及阻止她,她就坐上了那个椅子。

 

那个本该是虎杖悠仁坐着的椅子。

 

震惊而急躁的情绪从心蔓延到五条悟的整个身体,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刚来宫城县时在杉泽第三高中门口摔坏的那部手机,也像电影里女人被摔碎的镜子。他整个人被掰开撕裂了,他可能现在已经碎在这个出租屋的椅子上拼都拼不起来。

 

虎杖悠仁呢?

 

五条悟看不到他,他感觉眼前的蛋糕正在变得难看,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也变得看起来并不能激起人的食欲。

 

只有从外面买回来的大福没有变。

 

他看着眼前坐着的女人,又感觉看到了虎杖悠仁的轮廓,那张刚才还笑着说要他许愿的脸。

 

虎杖悠仁呢?

 

“虎杖悠仁已经死了。”

 

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疯狂得杀死刚刚还在他脑海里带来甜蜜的呼吸声和蜡烛声,搅动着他的大脑神经。

 

眼前的女人变成了一个面目狰狞的满脸是血的男孩,他的眼睛在流血,嘴巴在流血,鼻子在留血,但是没有一处伤痕,唯有那黑洞洞的,被掏空了的左胸。

 

他蜜色的眼睛被血色浸染,他的脸庞还很稚嫩。这个画面像是从上世纪穿越过来的,五条悟只感觉熟悉又陌生。

 

家入硝子看着五条悟明显陷入癫狂却空洞的眼睛,突然想起来了他对虎杖悠仁处刑那晚,也就是他走的前夜,和他们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两面宿傩的容器死了,但虎杖悠仁还活着。”

乙女向】让他堕落吧 #女 #伏黑惠 #男神×我 # #夏油杰 # #乙骨忧太
。”     你愈加笑容灿烂,在心里狠狠给白发青年记了一笔     一旁夏油只是淡淡收回目光,不留声色挡住的视线,重温和模样拽住对方的后领     “走了,,目标不在这里。”     被搅乱的夜色重...
乙女向】你觉得我不会做么 # #两面宿傩 # #七海建人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两面宿傩//七海建人。 ooc见谅。 是单向暗恋设定,他暗恋你。   #/两面宿傩 完成任务后已经很晚了,再加上你们都已经筋疲力竭,于是你们便...
乙女向】传说中的女追男隔层纱 #女 #男神×我 # #
by/ 金さん   #乙   ver.   00   备忘录里写满了咒骂他的话   抬头看到他的脸   再骂一声脏话   骂他长得真他妈好看眼睛像粼粼大海亮晶晶,也骂自己不争气...
乙女向】关于他衬衫上的口红印 #男神X你 # #伏黑惠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伏黑惠//狗卷棘。 *是小甜饼。 *梗来源于最近复刷的网王Q版。     //          他的白色衬衫上有一个口红印,在手臂位置...
】有人抽到吗? # # #
by/ 点点句   ★抽卡游戏梗 ★论坛体 ★当然是策划暗箱操作啦   ——灌水区——//新人问答>>>—— 【现在有人抽到了吗?】 一楼(楼主) 听说今天点更的新...
乙女】魅魔今天的业绩也没达标 #乙女向 #七海建人 # # #两面宿傩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七海建人///两面宿傩。 ooc见谅。   #七海建人 深夜,你出现在了东京的大街上,看着四周的高楼大厦。 “今天就去这里吧。”你捏着下巴,思索了一下...
乙女向】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乙骨忧太 #夏油杰 #伏黑惠 #
,某一日误食了特级物成为了两面宿傩的容器。 被宣布了死亡的少女不知道什么原因复活,目前为了躲避上层的耳目在地下室练习如何控制力。   喊你过来的原因很简单,你是完全的近战派,适合指导...
乙女//惠/】被窝搏斗乙女向● ● 伏黑惠●
不到。简直就像哈士奇睡猫窝一样的离谱。     更别提睡在里面的你每次上厕所都要跨越人体富士山,上完厕所就直接清醒了。作为社畜师,你需要保证足够睡眠质量。权衡之下,索性就直接和住在了一起...
乙女向】易感期● ● 伏黑惠● 钉崎野蔷薇● gb● 第四爱● 女攻男受
像猫逗老鼠一样逗着特级灵。   “。”你喊了一声,就马上头。    “不跟你玩,我家Alpha来找我了。”笑嘻嘻的语气还是那么欠揍,下的手却狠得不行。    你也没有出声反驳...
乙女向】高专女生深夜竟被轮流威胁?! #伏黑惠 # #两面宿傩 #
。   刚才要是接电话了指不定被狗卷棘那言整成什么样!   而已经不敢消息了,而是抱头痛哭起来。   “啊啊啊啊!都怪你宿傩!干嘛说些奇怪的话给别人!”   “心有而直言罢了。你语气不也好...
乙女向】中了奇怪的诅咒之后 #男神X你 # #伏黑惠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不存在的记忆/单人半兽化/双双半兽化/变小成10cm *写点甜的转换心情,但是四个小短文的风格可能有些反差? */伏黑惠//狗卷棘   ——不存在...
乙女】戒断反应 #乙女向 #狗卷棘 # # #夏油杰 #乙骨忧太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夏油杰/乙骨忧太//狗卷棘 ★ooc有。每个你都是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