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悠】海风尽头 #咒术回战 #五条悟 #虎杖悠仁

sodasinei 2021-08-21

by/ 点点句

 

★海风算是温柔的代名词吗

★没那么多杂乱的事 听着歌睡一觉吧

★一些生活的拼接

出现的歌曲:Me & You ◑-Honne

 

虎杖悠仁没有家了。

 

这是十五岁的男孩看着爷爷被罩上白布才慢慢意识到的。那张布白色的,看上去就没有温度,也不会沾上人的体温了。没有亲人,也没有人劝虎杖悠仁哭一哭,他也哭不出来,这是很糟糕的,却又无能为力。

 

他的眼圈红红的,但是没有泪从里面蹦出来,可能不哭就不会意识到这个糟糕的事实,所以他决定把哽咽憋在肚子里。

 

但是这个事又被眼前的男孩提了起来。

 

虎杖悠仁长得不算特别帅气,但是阳光向上,没有亲人这件事对他来说也只是经济上困难了点,不会影响他对生活的态度,而这种男生在这个十五六岁的年纪还是很吸引人的。有突出就会有嫉妒,这种男生的嫉妒心在自己喜欢的女孩也向别人献殷勤之后彻底爆发了,这致使男生去挑衅那个当事人。

 

年纪小,也会拿最能伤人的话来充场面。直白的话语从嘴里挤出来,不留余地地拉着虎杖悠仁回到那张白布上。

 

没由来的攻击让虎杖悠仁没心情去维持什么良好关系,男孩从跑步和打棒球练出来的肌肉终于派上场面,他狠狠地揍了那个比他高了快半头的男生一拳,他说不上自己什么心情。

 

比他高了快半头,但是被他一拳就打趴下了,那个男生也觉得丢脸,所以去找人帮他找场子。

 

其实虎杖悠仁打完他一拳就后悔了,不是怕他找人来,而是自己得拳头打在他脸上,因为劲用得太大,弄得自己也疼的要命,他觉得自己要哭出来了。

 

那个男生认识的人算多,还是五条悟朋友的弟弟,当天那朋友正好没来上学,男生就找上了五条悟。作为这个学校的最高年级,男孩子总会有一些天不怕地不怕的优越感,况且五条悟从小到大就没吃过亏,最不怕也最兴奋的就是约架。嘴上说是给兄弟找找场子,心里也只是想活动活动筋骨。

 

说着一会儿把垃圾塞小孩嘴里,但是等五条悟在那地方看到还静静坐在等在原地的小孩的时候,嘴里的话就打了几个转自己回肚子里了。

 

五条悟觉得虎杖悠仁太合他眼缘了。

 

面相这么乖的小孩怎么可能揍别人呢,说出来他都不信。也只有他不信。

 

朝身边人摆摆手,五条悟自己走了过去。

 

他当时和虎杖悠仁说的第一句话是,在这傻等这挨打呢?

 

小孩抬眼看了他,他让我在这等着,要找人打我,我不都等了吗?

 

没回答他没营养的问句,反而问起他来了,也听不出什么语气。

 

五条悟笑了,那你看起来这么硬气,眼圈怎么红了呢。

 

这架没打起来,在五条悟心里也就没荡起什么涟漪,毕竟也就一个小男生,看着再怎么合他眼缘,在五条悟那世界里还会有下一个更合眼缘的,前仆后继飞蛾扑火的男男女女在他这就没缺过。

 

再一次碰到小孩的时候,是在医院里。

 

虎杖悠仁每天在课外之余赚钱,也会经常抽空跑到医院里,赚钱是为了自己活着,并且还爷爷走之前花的费用不少的医疗费。小孩性格也好,觉得医院允许赊着钱已经是帮了很大的忙了,自己就也经常过来帮一些力所能及的小忙,把着医院摸得比一些见习护士都清楚。

 

有的人就是这么真实却又虚幻的存在的。他会坐在医院的走廊里仰头想自己是不是打人打的太重了,有些离别和命运好像是难以接受却真实得轻而易举地接受了。

 

医院的小护士在聊天的时候也会聊到虎杖悠仁,觉得这么阳光的大男孩怎么就小小年纪没了家人,孤孤单单的还这么坦然的继续,这在她们的世界里是很难接受的,很难坦然的接受命运的不公。但是她们也会对于虎杖悠仁的阳光而感到欣喜,可能是因为在夜晚值班的时候,看到虎杖悠仁留在她们桌子上的几个小苹果。

 

家长里短的苦涩心酸没有亲身经历是体会不到的,谁又能说清呢。

 

也亏得虎杖悠仁经常往医院跑,才碰到了喝酒把自己喝成胃溃疡的五条悟。

 

今天医院里意外的忙碌,病床都快挤满了,而五条少爷把胃溃疡当成普通感冒一样对待,匹配上了缺人手来帮忙的虎杖悠仁。

 

五条悟看着那张有点熟悉的脸,你怎么在这?

 

虎杖悠仁把他吃的白粥和牛奶放好,男孩正在给自己削苹果,我来帮忙啊。

 

五条悟长得好看,况且上次也没给那男生找场子,反而安抚似的拍拍他的脑袋,后来那男生也主动招了是自己先惹的事,虎杖悠仁对他的观感很不错。

 

五条悟知道小孩家里情况了,对于能在医院碰见他还乐得享受,他看向被削掉皮而显得格外诱人的苹果,给我也吃一半呗。

 

虎杖悠仁削下来一块自己吃了,太硬了,你吃不了。

 

五条悟可不这么认为,让小孩给他弄一块,吃进嘴里才感觉到这个苹果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甜,不知道虎杖悠仁怎么吃得那么香的。

 

太酸了,你吃的苹果一直这么酸?

 

虎杖悠仁点点头,是啊。

 

五条悟本来想曲个胳膊垫在脑后,但是一只手臂在输液,另一只垫着不舒服。

 

他看着天花板,那你跟我回家,给你吃甜的苹果。

 

虎杖悠仁吃苹果的动作一顿,倒是听出来五条悟的话外音,小孩露出一个格外灿烂的笑,嘴上却说着,我就喜欢吃酸的。

 

五条悟听着皱了眉,他才不信,把脑袋埋在医院洁白的被子里,怎么会有人不爱吃甜的爱吃酸的。

 

看五条悟越埋越往里,整个脑袋都要被白被罩上了,虎杖悠仁就伸手把那个好看的脑袋挖出来,装粥的保温盒子已经被他打开了。

 

五条悟住院了一周,一周也没有人来看他,每天见到最多的就是放学过来的虎杖悠仁。表面上是朋友不亲家人不爱的,其实是他被小孩照顾惯了,不想让别人来打扰罢了。但是后两天虎杖悠仁来的时候变得晚了,四五点放学,他八九点才来医院,太晚了就直接在五条悟旁边的病床上睡了。虎杖悠仁是去打工了,没有家人的学生每天过着入不敷出的日子。

 

其实虎杖悠仁可以直接打完工就回家的,他不是医院的护士,和五条悟也没太多交情。但是两个人就像暗地里约好了一样,就算虎杖悠仁来得很晚,他也会来,五条悟爷等着他一起吃晚饭。

 

可能是和五条悟待着可以省了饭钱,可能是没有人的房子太冷了,也可能是五条悟没人照顾,一个人在医院也太可怜了。

 

五条悟嚼着嘴里没什么味道的瘦肉,看虎杖悠仁拧开矿泉水瓶盖,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虎杖悠仁带自己的东西过来。

 

他问,你更喜欢喝矿泉水?

 

但是他意料中的答案没出来,小孩只是喝了一口就拧好放在一边,怎么会?我最喜欢喝可乐了!

 

五条悟的脑袋搭在小孩的肩膀,看着锅里的肉片咕嘟咕嘟得跳舞,今天有肉噢。

 

虎杖悠仁拿勺子搅着锅里的汤,对于趴在自己身上的大型犬也只是抖了抖肩,是噢。

 

自从五条悟出了院之后,他背地里找人摸清了虎杖悠仁平常干什么,家在哪里,连什么时候从家里出门上学都摸清了。五条悟是个有钱又帅的学长,这和家里没钱还只是个十五岁少年的虎杖悠仁一点都不搭恰,但是五条悟好像对他很有兴趣,虎杖悠仁也不排斥别人,就随五条悟的来了。

 

五条悟会在早上上学的时候过来接他,两个人坐着五条悟的豪车一起上学,一点都不低调。中午他会特意从高年级的楼层下来,找到虎杖悠仁一起吃饭,晚上放学趁着虎杖悠仁不打工的时候缠到人家里去。

 

他自从有了医院那一遭后就经常买苹果带到虎杖悠仁家里吃,每个苹果都个大红润甜滋滋的,好像在和虎杖悠仁说的喜欢吃甜的对着干。

 

虎杖悠仁大部分的课余时间都被霸道的学长占满了。

 

今晚虎杖悠仁做得番茄浓汤,有些酸滋滋的却挺合五条悟的胃口。两个男生在一起免不了提到女孩子,虎杖悠仁说喜欢胸大的,五条悟就说喜欢腰软的,两个大男孩差点因为这个事争执起来。

 

争执归争执,吃饱喝足,两个人在虎杖悠仁家狭小的沙发上看了电影,喝光两罐可乐,就趴床上睡了。

 

小房子里的小卧室,小单人床上躺着两个大小伙子,五条悟说虎杖悠仁太热了,手上不老实去推他,虎杖悠仁也推他,五条悟的腿跨在他身上,虎杖悠仁就踢五条悟的另一条腿。

 

虎杖悠仁说,悟,你有点烦。

 

五条悟的腿搭在虎杖悠仁的腿上,你怎么知道我有点烦,我现在在想一件事。

 

虎杖悠仁揉揉自己头发,我和你说的烦不是一个……你在想什么?

 

静默了两秒。

 

就在虎杖悠仁以为五条悟要睡着了的时候,就听到他说。

 

我发现你的腰也有点软。

 

五条悟是高三生,高三这一年都过的飞快,就在他们这届高考的前三天,学校作为考点给全校学生放了假。

 

白发帅哥就坐在那张熟悉窄小的沙发上玩手机,虎杖悠仁坐在他旁边看书。

 

电视机里的电影停在《英国病人》,文艺到带些郁郁寡欢的浪漫在这个小房子里格格不入。

 

你的呼吸声是雨声, 在我死前,多么渴望甘霖能再次降落我的脸庞。

 

虎杖悠仁把书夹上书签,悟,你怎么都不着急高考的啊!

 

五条悟叼着棒棒糖,甜橙味的糖果在他的口腔里晃了一圈又一圈,那种东西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可是很厉害的。

 

哈?虎杖悠仁就算对于他这个答案不赞同,但也无法否认五条悟的优秀,他的成绩在学校和他的脸一样出名。他嘟囔着,就算是装也要装出来一些紧张吧,这可是对高考的尊重。

 

五条悟听笑了,什么尊重不尊重的,等我考完带你去玩玩。

 

虎杖悠仁转头看他,你考完我还在上课呢。

 

五条悟不以为然,那就等你放假。

 

去哪逛逛?

 

甜橙味的糖果又在嘴里滚了一圈,五条悟抬起眸子看他,去看过大海吗?

 

我带你去看大海。

 

天朗气清。

 

五条悟在他放假的第一天就早早来他的家里把人带出来,虎杖悠仁拿着自己早早存下来的钱跟着他去了。只有一件事是让他没有预料到的,就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踏上了前往大海的路。

 

还是那辆一点都不低调的车,只不过这次的司机换成了五条悟。

 

车载音乐轻轻快快,空中的风扑在脸上也只有一种轻松劲儿,公路旁一棵棵向后跑的树都在朝他们招手,好像一切都被抱紧在温柔和放松里了。

 

You came into my life with no warning like a flash of light.

你毫无征兆地点亮我的生命之光。

 

虎杖悠仁问五条悟,为什么要两个人去看海。

 

五条悟看着路,不觉得很浪漫吗。

 

And I was doing fine but as you came in.

走进我的生活。

I watch my future rewrite.

改写我的未来。

 

这条通往大海的公路很长,车也很少,热气和自然的气息打在鼻子,虎杖悠仁觉得自己长到这么大,才真正闻到了生活。

 

虎杖悠仁说,浪漫不是留给女孩子的吗?

 

五条悟笑了,谁说的?你对浪漫有什么偏见。

 

虎杖悠仁不说话了,他转头看外面飞速跑掉的绿色。

 

车停靠在一个休息站,五条悟需要给车子加点油。他下车和加油站的员工说话,并示意虎杖悠仁在副驾驶做好别下来。

 

许是五条悟太过亮眼了,工作人员也忍不住多聊几句。

 

中年男子看着五条悟打开油箱盖,他问着,是和朋友去看海的?

 

这条公路直通海边,来这加油的大部分是来旅游的。

 

五条悟摇摇头,不是和朋友。

 

车子因为空气中的燥热而开着车窗,中年男人扫了两眼,只看见了坐在副驾驶的粉发男生,后座都没有人,他有点疑惑了。

 

五条悟又接着说,他勾着笑,是和我爱人。

 

I'm not ready, I am not prepared.

我还没有应对之策。

 

车子停在了一个民宿的停车位里,五条悟做好了来大海玩的充足准备,车上装着足够两人在这生活一周的物品。

 

五条悟商量好了民宿房间,两个人把东西放好,他就提议现在就去看看。

 

虎杖悠仁说,好噢。

 

但是等要出门的时候五条悟才发现自己没带沙滩拖鞋。

 

真是糟糕啊。

 

虎杖悠仁看着一米九的大男孩蹲在地上,因为没有沙滩鞋好像很沮丧,脑袋耷拉着。

 

他就去拍了拍五条悟的脑袋,我给你带了一双。

 

I was so steady, on my feet but now I’m up in the air.

就已飘飘然于爱情之中。

 

这确实是虎杖悠仁第一次看见大海。

 

咸湿的海风缠绵发丝,虎杖悠仁张开双手,温柔的海风将他带入浪漫的世界。

 

这里和虎杖悠仁生活了快十六年的地方都不一样,这就像是五条悟口中的浪漫,一切都被阳光和朝气充盈,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快乐幸福的笑脸,在这里不用去想生活的烦恼。

 

虎杖悠仁又问五条悟,为什么带我来看大海呢?

 

五条悟的发丝被海风吹乱,这是生活给你的奖励,给努力生活的你的奖励。

 

他就站在虎杖悠仁的时候,高大的身形足够给身前这个男孩整个罩住。

 

这是我的浪漫与爱。

】弟弟 # #年下 # #
没有拒绝,等他说完就转身要开房间门。   也没有什么被无视的感觉,想着等进去了他就可以房间玩游戏机,两个大人不知道在楼下干什么,可以打好久的游戏。   “你刚才想要摸我的头吗...
乙女//惠/】被窝搏斗乙女向● ● 伏黑惠●
不到。简直就像哈士奇睡猫窝一样的离谱。     更别提睡在里面的你每次上厕所都要跨越人体富士山,上完厕所就直接清醒了。作为社畜师,你需要保证足够睡眠质量。权衡之下,索性就直接和住在了一起...
】《永不分手攻略》 # # #
整个包起来。   这个场景对于现如今的六眼,高专的正经教师,在没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二十八岁而现在已经六十八岁的先生来说已经相当熟悉了,毕竟在这个世界,和自己怀着异样心思对待的学生已经...
乙女向】你觉得我不会做么 # #两面宿傩 # #七海建人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两面宿傩//七海建人。 ooc见谅。 是单向暗恋设定,他暗恋你。   #/两面宿傩 完成任务后已经很晚了,再加上你们都已经筋疲力竭,于是你们便...
】有人抽到吗? # # #
by/ 点点句   ★抽卡游戏梗 ★论坛体 ★当然是策划暗箱操作啦   ——灌水区——//新人问答>>>—— 【现在有人抽到了吗?】 一楼(楼主) 听说今天点更的新...
乙女向】让他堕落吧 #梦女 #伏黑惠 #男神×我 # #夏油杰 # #乙骨忧太
。”     你愈加笑容灿烂,在心里狠狠给白发青年记了一笔     一旁夏油只是淡淡收回目光,不留声色挡住的视线,重温和模样拽住对方的后领     “走了,,目标不在这里。”     被搅乱的夜色重...
乙女向】爱欲 # # # #七海建人 #狗卷棘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狗卷棘/七海建人/。 ooc见谅。 和wuli夭夭的一周连更挑战(3/7)。   # “被灵的影响了?”你艰难的侧过头,看着一旁...
乙女向】衣冠不整 # #七海建人 # # #狗卷棘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七海建人//狗卷棘。 ooc见谅。   # “又给我拿走去逗学生了?”你在找衣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短裙又少了一件,估计又被给拿走了吧...
乙女向】传说中的女追男隔层纱 #梦女 #男神×我 # #
by/ 金さん   #乙   ver.   00   备忘录里写满了咒骂他的话   抬头看到他的脸   再骂一声脏话   骂他长得真他妈好看眼睛像粼粼大海亮晶晶,也骂自己不争气...
乙女向】关于他衬衫上的口红印 #男神X你 # #伏黑惠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伏黑惠//狗卷棘。 *是小甜饼。 *梗来源于最近复刷的网王Q版。     //          他的白色衬衫上有一个口红印,在手臂位置...
乙女向】高专女生深夜竟被轮流威胁?! #伏黑惠 # #两面宿傩 #
。   刚才要是接电话了指不定被狗卷棘那言整成什么样!   而已经不敢消息了,而是抱头痛哭起来。   “啊啊啊啊!都怪你宿傩!干嘛说些奇怪的话给别人!”   “心有而直言罢了。你语气不也好...
乙女】向导● 乙女向● ● 伏黑惠● ● 狗卷棘● gb● 第四爱● 女攻男受
,听上去是一名十分正常的……   你的想法还没结束,盯着面前的少年,一时间说不出话。   他白嫩的脸颊突然冒出了一张嘴,叭叭地说着:“又是被吓傻了,无聊,杀掉吧。”   等等,他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