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悠】《永不分手攻略》 #咒术回战 #五条悟 #虎杖悠仁

sodasinei 2021-08-21

by/ 点点句

 

★原作向

★ooc私设多 大量捏造胡言乱语

 

〈二十八岁的咒高教师五条悟先生在另一个世界占着那个世界的六十八岁的‘五条悟’的身体和爱人庆祝新年的故事。

 

 

二零一八年春。

 

今天五条悟醒的很早。

 

但是外面天早早就亮了,清冷被鸟叫带进来,被窝里的温暖让五条悟忽视了昨晚没关上的窗户。他一睁开眼就是缩在床另一边躺着的虎杖悠仁。人拿着后脑勺对着他,他只能看到那有些稀疏了的头发,和变得粗糙的皮肤。

 

虎杖悠仁还没醒,睡得很熟,带出了点鼾声。五条悟抬了点手,自己那只满是褶子和老年斑的在虎杖悠仁的后脖颈虚虚得比量,这只手摊开来够掐住虎杖悠仁的脖子,也够把虎杖悠仁的手整个包起来。

 

这个场景对于现如今的六眼,咒术高专的正经教师,在没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二十八岁而现在已经六十八岁的五条悟先生来说已经相当熟悉了,毕竟在这个世界,和自己怀着异样心思对待的学生虎杖悠仁已经生活了半年。在刚开始,自己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满是粗糙衰老印记的手掌,以及抬起头看到坐在自己旁边喝着茶水的老人,五条悟承认他有一些慌乱,这是必然的吧。但是在他看到那张年老色衰的脸上拥有着自己记忆里别无二致的笑容,那双虽然变得浑浊却仍存留朝气的眼睛,五条悟就感觉没那么慌乱了。

 

他们一样的年迈,好像悠仁还要更老一些,那种从骨子里冒出来的衰老再怎么用阳光的笑容也掩盖不了。那样熟悉,他没想过更没见过悠仁变老的样子,但是好像悠仁老了的时候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快起来啦悠仁,”五条悟揉揉虎杖悠仁的肩膀,凑过去吻吻他的侧脸轻声说:“要去神社喽。”

 

今天是一月一,他们打算去神社参拜,也就是‘初参’。其实很多人在三十一日就排队准备上了,但是三十一日两位老人只是尽自己所能把家里打扫了一下,在晚上一起坐着看电视,餐桌上摆着邻居家送的、热腾腾的荞麦面,最后再一起睡个好觉。

 

虎杖悠仁有些迷糊得睁开眼,看着五条悟笑眯了眼,“早噢,悟。”说着从来不爱赖床的他已经打算坐起来了,只不过胳膊撑了一下没把自己撑起来,还是靠五条悟拽着发力才起来。虎杖悠仁害羞的笑,但是他从来不服老,“真是,今天早上没什么力气啊!”

 

“怎么会,你只是没睡醒。”五条悟揉揉他放在自己手心的手掌,然后下了床,迈着沉重的步子把他的衣服拿过来放在旁边。

 

虎杖悠仁忙着套衣服,还不忘去找自己早早准备的贴画。但是自己闷头走到玄关,贴画却没在鞋柜上放着。

 

而五条悟其实一直亦步亦趋得跟着他,那张贴画被他拿在手里。那贴画其实被虎杖悠仁放在卧室的窗边的,但是他很显然忘记了,等走到门口才发现,五条悟也没提醒他,小坏心思在看着虎杖悠仁不是很精神迷迷糊糊的往门口走就从心里冒出来了。

 

“贴画在……”“在这里啊。”

 

五条悟伏上爱人的肩膀,把贴画越过爱人低下的头递到他面前。

 

“喔!悟啊,在哪里找到的?”虎杖悠仁接过贴画,很惊讶地问,但是没有回头。

 

五条悟知道他要把贴画贴在门上,看着虎杖悠仁有些惊讶得表情脸上堆着笑意说:“在卧室里。”

 

“啊……是我忘记了,忘记放在那了。”“没有,是我随手放的,想看看悠仁焦急的表情啊。”

 

虎杖悠仁拿着贴画上前半步,比量着门上的位置,另一手拿着胶布,他带着笑意道:“这么坏啊!”

 

许是特别的日子,虎杖悠仁特意戴上了一个红色的帽子,五条悟没见过这帽子,准确来说是他没见过而不是这个身体。虎杖悠仁戴着显眼的帽子显得更有精气神,在这个世界没有咒灵也就没有咒术高专更没有那件他给悠仁特制的制服,但是虎杖悠仁的衣柜里仍有很多帽衫,他偏爱这个,只不过今天没有穿帽衫就带了个帽子。

 

“是悟给我买的啊,不记得了吗?”虎杖悠仁弯腰穿鞋,嘴里嘟囔着,而五条悟早就穿戴整齐站在他旁边了。

 

五条悟看着他穿好鞋站起来往前走,自己就跟在身后等两人出去把门关上。年龄使然,虎杖悠仁的脊背已经有点弯了,他就站在门口看着他,那双蜜糖色的眼睛早已蒙上了时间的云翳而变得浑浊,和自己记忆中的那双相比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门被关上,五条悟把手套递给虎杖悠仁,他说着:“记得。”

 

距离家最近的一个神社建在山上,两人今天的目的地就是那,其实就是一个树多包上的小山坡。可能是要下雪,天气闷闷却有意外的温暖,因为这个地方偏僻没多少人住,路上的行人不多,这也有好处。五条悟拉着虎杖悠仁的手,两个人走路速度有些慢了,到了那个神社至少花了半个小时,但是也只有零零散散三两个人,不会有其他神社早早有人排队摩肩擦踵的场面。

 

五条悟用手包着虎杖悠仁那只粗糙的手掌,视线停在漆黑的鸟居和金边的神社牌匾,思绪早就跑远了。

 

这应该算是‘他’和虎杖悠仁过的第一个带着年味的日子,还是移花换柳占了‘别人’的身体才抢来的时光。在原来的世界尚且没有和悠仁过过新年,在这个除了年龄其他都一样的时空倒是摆了门松、一起吃荞麦面、早起来参拜神社,现在还牵着人的手慢慢悠悠的走。

 

这都是在原来做不到的,这算欺骗吗,是他欺骗了‘虎杖悠仁’,还是虎杖悠仁欺骗了‘他’?不可一世的五条悟先生想不明白了,但是也没被自己这莫名其妙的悖论问题困扰,他看向身侧的虎杖悠仁,那侧脸上掩盖不住的褶皱,那都是年岁的痕迹,他没参与过,但对于衰老这个结果乐得自在,他求之不得。

 

数不尽的树叶沙沙作响,鸟儿也早就从寒夜醒来开始迎接春阳,细碎的鸟鸣伴随着来自远方神社的鸣钟声,五条悟牵着虎杖悠仁的手,缓步踏上看不见尽头的楼梯。石灯笼上爬满浅绿青苔,它们裹着自然的衣服,承着人们的供奉和信仰,原来的五条悟根本不信什么,但是现在……

 

他能听到虎杖悠仁轻声说:“悟带了钱吧。”

 

五条悟攥着他的手,也没有偏头,就看着眼前的路说着:“这怎么会忘。”

 

“怎么不会呢,”虎杖悠仁的声音带了些笑意:“上一次来参拜悟可就没带钱,连放在鞋柜上的賽钱都没记得拿。”

 

五条悟晃晃两人相牵的手,特意拉长音说:“今时—不同—往日。”

 

橙白相间的麻绳安静地坠在面前,虎杖悠仁松开了两人相握的手,缓步上前摇动铃铛,正正好好得摇了三下。

 

五条悟不信神,之前对于神社参拜这类事能推则推,他也认为自己没什么理由去,有着咒灵和咒术的世界,作为咒术师,可能也只会在欺骗旁人的时候会拿神明当借口,用莫名其妙却深得人心的理由给人们求个心理安慰。但是现在,看着微微弯着点腰,连头发都变得稀疏,肤色皮肤都肉眼可见的被暮年气息侵占的虎杖悠仁,五条悟将那不多的賽钱投进箱子,向这个他不信任的东西低下头,弯下腰。

 

虎杖悠仁也拍手,双目紧闭,殷红的帽子在阳光下更加夺目。

 

许愿。

 

风吹过,吹乱两人的发丝,甚至把麻绳豆吹得晃荡,清脆的铃铛声钻进人的耳朵,将思绪飘走的人们带回人间。

 

不知是谁先睁开的眼,风变得柔和了,从嘴里吐出的话也变得平和温柔。

 

五条悟又往前半步,手将虎杖悠仁的轻轻握住,他问着:“悠仁许的什么愿?”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呀。”虎杖悠仁被他牵着,鞠了个躬,这才抬脸看他。

 

五条悟听着,也鞠了个躬,没再多话。

 

关于信仰的事五条悟从不深思,也不在乎,既然悠仁说不能说出来这类的话,他也不会去再问。总归虎杖悠仁许的愿望是好的,这个五条悟心里非常肯定,所以愿望究竟是什么他也不在意了,跟自己许的愿望应该差不多。

 

只不过是自己仅仅生出来的半刻信任能不能支撑着这愿望,五条悟在怀疑了,他甚至在想那什么劳什子神明会不会让自己许的这个愿望奏效。

 

也希望悠仁许的愿望奏效。

 

但是就当两个人转身往回走的时候,虎杖悠仁把自己的帽子摘了下来,五条悟看着这动作不太明白,侧过头去看肩旁人。

 

和煦阳光柔和了虎杖悠仁的侧脸,但是前方的参道似乎在崩塌,台阶破碎,仿佛有狂风乱卷把方圆十里的树木石物搅在一起。大地崩裂,和虎杖悠仁之间不过半掌的距离变成八百里开外,昨晚吃的荞麦面和镜糕被装进马桶,新年伊始的撞钟被推倒砸在地面四分五裂,邻居家的祝福被插碎剪开塞进脑袋里。

 

五条悟停住了。

 

他感觉自己的左眼发涩,虎杖悠仁红色的帽子就像是被自己左眼淌出的血染红一样,眼睛好像被一根生锈的细铁棒沿着眼眶来回搅和,捣碎。

 

希望悟能和我永远在一起。

 

地面的开裂崩陷被填补上,鸟和树木花草重归于好,注连绳随着微风轻轻飘荡。

 

力气重新涌入双腿,刚才好似被灌了铅现在就好似换了一双运动员的腿,轻松而充满力量,能支撑着五条悟拉进和虎杖悠仁的半掌距离。

 

五条悟轻笑道:“不是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虎杖悠仁也笑,但是没有说话,他拉起五条悟的手,两个老人迎着来时的光靠着右边往出走。

 

还是来时的场景,只是换了个角度,却也让五条悟没由来的感到新鲜。人们对自己不熟悉的东西总是带着怀疑,换个角度就不觉着那些暧昧光鲜亮丽的东西有多壮观。

 

两个人轻轻缓缓得举步向前,五条悟还是看着那些披上绿衣的石灯笼,也只有虎杖悠仁的声音能吸引他的注意。

 

“怎么会灵验呢。”

 

五条悟偏过脸,垂了点头:“什么灵验?”

 

虎杖悠仁的脚步不停,五条悟也就不停。

 

虎杖悠仁说:“悟,你还记得有一次在你旁边沏茶,你看了我的手很久吗?”

 

沏茶这个事情放在相爱很多年的‘五条悟’和虎杖悠仁身上应该不多见,而看了悠仁的手很久,让五条悟现在想也只能想到他突然出现在这个身体里的那天,他看着眼前喝茶的人生出的些许讶异慌乱。

 

他那时内心还留存着不知名的空虚,对上那双浑浊却熟悉的眼睛时那种感觉就被一扫而空了。虎杖悠仁押了一口,看向他的时候没有什么惊讶惊慌之类的东西,他没有看出他的年迈的爱人已经换了芯,只是把那杯没喝完的茶放在五条悟的旁边,行为举止透露出一股自然。但是对于五条悟来说当然没那么自然,那杯茶差点被他碰洒,许是和自己学生在旁人看来不正常的关系催动下,五条悟并没有立刻追问或是干别的什么,他选择了按兵不动,然后慢慢的,和这个世界的悠仁体会到了生活。

 

一起生活了半年,五条悟一时间还想不到虎杖悠仁为什么会说起这个。

 

所以他只是接了话头:“记得。”

 

两个人没去求签也没写绘马,五条悟对这个流程并不熟悉,而虎杖悠仁却像是忘了,他只是拉着他,两个人往外走。

 

“所以不会灵验了。”

 

又来了,左眼剧痛,乍然出现的繁杂冗长和现在挨不上边的信息让五条悟第一次体会到了脑仁生疼是什么感觉,连带着眼睛的那份,难受难忍的感觉让他停在原地。

 

虎杖悠仁继续往前走,红帽子被他拿在手里,随着走动而晃着。

 

“什么不会灵验?”

 

尽管如此,五条悟的脑袋还在思考,只不过像是被锈住了,转的很慢,他想不到灵验这个词现在和什么挨边。

 

许个愿望是骗小孩子的,在自己的欲求被安上愿望这个头衔就已经被缠上不切实际的丝带了。

 

虎杖悠仁没有在意五条悟停在原地的身影,他只是向前走,走得步伐不算快,但这里已经离那漆黑的鸟居很近了。

 

“我的悟很早就走了,”五条悟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他的声音却清晰不被距离阻隔的好似贴在自己耳边说。“你是在他走的两个月后出现的。”

 

“不知道在那里的我是什么样子的,”虎杖悠仁转过头来,他眼里映着五条悟的身影,“但是名字总归是一样的吧!”

 

“希望心里也是,也是一样的爱、……”

 

他回过头向前,走出了鸟居,就在离鸟居半步的距离,他又转过身子,面朝着五条悟的方向。

 

以声音为经,话语为纬,细密温柔却不容置疑的巨网将五条悟的身体包住,他的左眼好像流着血。

 

虎杖悠仁鞠了一躬。

 

“快出去吧,悟。”

 

快出去吧、快出去吧。

 

虎杖悠仁重新戴上自己的帽子,鸟居神社都已在他身后了,狂风席卷,山川动荡,都已在他身后了。

 

“永远在一起,”他看着往自己家的路,喃喃道:“怎么这么像诅咒啊……”

 

 

二零一八年冬。

 

距离涉谷一事,已过去了两个月。

 

雪花扑梭梭的往地上落,盖住来者的脚印,也亲吻来者的身体。

 

当然这些五条悟都不知道了,他好像被扔进黑洞,扔进了一个荒无人烟充满危险的漩涡,他睁不开眼,也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如何。

 

当然他也不会知道现在拿着封印他的狱门疆的手是怎样的鲜血淋漓的。

 

“五条老师……什么时候醒啊……”

 

虎杖悠仁紧紧抓着狱门疆,那好似魔方的东西棱角因为他太过用力甚至陷进他的皮肉里,血留得更多了,虎杖悠仁却像是没有感觉一样,没有痛苦,受伤已经算是家常便饭。

 

执行人换成了乙骨学长,虎杖悠仁也没想过逃避,他和胀相一起追杀那些危害普通人的咒灵。

 

和乙骨学长第一次对上的时候,并没有被下死手,而且体内还有宿傩,虎杖悠仁就算想死,也由不得自己。

 

五条老师之前和远在国外的乙骨学长可能也聊天提到过一年级,一番对峙战斗,没把虎杖悠仁杀死,乙骨忧太也放任了虎杖悠仁的行动,或者说他也不用费力气杀死虎杖悠仁,‘虎杖悠仁’已经死了,如果有机会,第一个想奔赴黄泉的就是他。

 

而现在胀相被人针对设计和他分开,虎杖悠仁拼死从夏油杰手里把狱门疆夺走,当然他也知道是之前真正的夏油杰在那个身体里争夺下阴差阳错帮了他。

 

“也不用现在就醒……”

 

虎杖悠仁勉强得坐起身,动作迟缓的就像一个形如枯稿的老人。片片雪花在他身上肆虐亲吻,却也无可避免的被沾染少年人的血。

 

他现在很渴,阴暗的巷角外还有一个自动贩卖机亮着光芒微弱的灯。

 

如果五条老师现在能出来,就会看见他的狼狈,看见他的肮脏。

 

他会知道自己伤了很多人。

 

虎杖悠仁扶着墙站起来,向着有光的地方走。

 

“但是还是快点醒来吧……”

 

五条老师是能感知外界的,这是从‘夏油杰’那里知道的,那么他做的好多坏事是不是五条老师也早就知道了。但是想到夏油杰说的,只有被封印的人死亡狱门疆才会再次开启,虎杖悠仁觉得自己又开始头疼了。

 

雪下得大,很快就把虎杖悠仁刚刚坐在地上的痕迹掩埋了,它无差别的亲吻所有人,掩盖所有痕迹。

 

五条老师是最强的,只要他能出现,给予少年人的可不是精神支柱那么简单。

 

虎杖悠仁把狱门疆揣在怀里,走到那个自动贩卖机前,但是摸摸自己口袋只有惨兮兮的五円,也忘记了是从哪得的。

 

已经是半夜了,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虎杖悠仁抓了把雪塞进嘴里,在道上漫无目的的走。

 

少顷,他看见了漆黑的鸟居。

 

人难过到极致的时候会喘不过气来,但是夜晚黑到极致了却好似有些昏暗的白天。注连绳绑着寂静的树木,隐在树林和石阶之上的神社仍亮着些光。虎杖悠仁仰起头,额上已经结痂褪皮的伤口被风吹得冰凉,五円硬币被他攥在手里,狱门疆也安安静静得末在他的衣领。他的双眼被雪花攻击,连带着一阵子逃亡的疲惫,但是仍有亮光,在这个没有太阳、没有灯光的世界。

 

他又垂下头,呼出的气息变得浑浊沉重,迈着步子,从右侧走了进去。

 

天地漆黑一片,唯有星星月亮和神社微弱的亮睁着眼看他,他需要去寻找光了。

 

不知是错觉还是别的,虎杖悠仁觉得狱门疆在他胸口阵阵发烫。

 

躺在骷髅堆里的五条悟,脖子被划开口子正往外泊泊的流血,身体从胳膊胸膛到腿哪哪都是大大小小的口子。他的衣服被鲜血染红、浸透,他闭着眼睛,好像没了声息。

 

手水舍的池子里还堆了些被风吹进来的雪,柄杓规规矩矩得摆放在旁边。不是一月一也不是三十一,再加上位置偏僻,很少有人来这个神社,在这漆黑的只有月光的夜晚倒像是神明特意为虎杖悠仁准备的。

 

虎杖悠仁清洗后,那枚被他攥得死紧,还带着少年人体温的硬币被他投进賽钱箱。

 

橙白相间得麻绳有些破旧了,但它就安静得看着面前狼狈得少年人,等着他摇动自己,摇响带着信仰的铃铛。

 

虎杖悠仁摇了三下,鞠躬拍手。

 

虎杖悠仁也没见得有多信仰高天原的那些大人,但从小到大,经历了多少经历了什么,站在这里闭上眼睛,都有有一种没由来说不上来的心境。

 

摇铃声撕开大地,撕开天空,身后的石阶崩陷,石灯笼和树木都在跳脚,落在神社屋檐上的雪花都变得巨大。

 

虎杖悠仁闭上眼睛。

 

许愿。

 

狱门疆砸在地上,有人暗红的血滴落地面,在薄薄的一层雪上晕染开来,慢慢得积成一摊。

 

不属于自己的血腥味在鼻息间炸开,那清脆的响声也钻进耳朵,虎杖悠仁猛得睁开眼睛。

 

他的肩膀搭上了一只脑袋,那在夜晚显得有些灰白的头发蹭着少年的颈侧。

 

虎杖悠仁垂下头,看着那人抬起脸,琉璃般夺目的眼睛穿过细雪和时空撞进他的眼底。

 

五条悟笑了,呼出来的血腥气扑在虎杖悠仁的脸上。

 

他说:“悠仁许的什么愿?”

 

虎杖悠仁睁大的眼睛装着五条悟现在有些狼狈的脸,“……五条老师!”

 

五条悟还整个人趴在少年人的身上,一只手恍恍荡荡得提起来挖挖耳朵,他还带着笑意:“轻点声啊,老师我可是‘死’了才出来的。”

 

地上晕染开的血都是从五条悟身上留下来的,但其实现在他身上没有多少伤口,至少致命伤没有。

 

“老师怎么……”

 

“把自己弄死又在紧要关头反转术式。”五条悟直起身,一手揽着自己学生的腰。

 

夜色无边,血雪相容,鸟鸣和叶落交相辉映。

 

虎杖悠仁向神社鞠了一躬,脸上泪和雪相缠一体。

 

但是他也是笑着的。

 

五条悟拉着他的手,低声道:“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悠仁不告诉我也没关系。”

 

只信过半刻神明的五条悟先生现在仰起头,身处寂静之地,头顶漆黑之天。

 

我会和虎杖悠仁永远在一起。

 

天要亮了,雪要停了。

 

这是宣告。

乙女】向导● 乙女向● ● 伏黑惠● ● 狗卷棘● gb● 第四爱● 女男受
,听上去是一名十分正常的……   你的想法还没结束,盯着面前的少年,一时间说不出话。   他白嫩的脸颊突然冒出了一张嘴,叭叭地说着:“又是被吓傻了,无聊,杀掉吧。”   等等,他是……   “...
乙女向】易感期● ● 伏黑惠● 钉崎野蔷薇● gb● 第四爱● 女男受
像猫逗老鼠一样逗着特级灵。   “。”你喊了一声,就马上头。    “不跟你玩,我家Alpha来找我了。”笑嘻嘻的语气还是那么欠揍,下的手却狠得不行。    你也没有出声反驳...
【#乙女向】对他说三次分手 #男神X你 #伏黑惠 # #狗卷棘 #
原作者:YUKISS光尘   *伏黑惠//狗卷棘/ *无逻辑短打 *有ooc 现实中不要这么玩!!!看看就好了!   和朋友打赌输掉后抽到的惩罚,完成不了会被对方随意使唤一个月。规定...
】有人抽到吗? # # #
by/ 点点句   ★抽卡游戏梗 ★论坛体 ★当然是策划暗箱操作啦   ——灌水区——//新人问答>>>—— 【现在有人抽到了吗?】 一楼(楼主) 听说今天点更的新...
乙女//惠/】被窝搏斗乙女向● ● 伏黑惠●
不到。简直就像哈士奇睡猫窝一样的离谱。     更别提睡在里面的你每次上厕所都要跨越人体富士山,上完厕所就直接清醒了。作为社畜师,你需要保证足够睡眠质量。权衡之下,索性就直接和住在了一起...
乙女向】你觉得我不会做么 # #两面宿傩 # #七海建人
by/ 妖妖灵-妖妖精   内含/两面宿傩//七海建人。 ooc见谅。 是单向暗恋设定,他暗恋你。   #/两面宿傩 完成任务后已经很晚了,再加上你们都已经筋疲力竭,于是你们便...
乙女向】关于那些社死瞬间 #男神X你 # # #伏黑惠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狗卷棘/伏黑惠/。 *社死是真的,但狗粮也是真的。 *ooc无逻辑,请勿上升角色。     //         你暗恋二年级的前辈很久了...
乙女向】让他堕落吧 #梦女 #伏黑惠 #男神×我 # #夏油杰 # #乙骨忧太
。”     你愈加笑容灿烂,在心里狠狠给白发青年记了一笔     一旁夏油只是淡淡收回目光,不留声色挡住的视线,重温和模样拽住对方的后领     “走了,,目标不在这里。”     被搅乱的夜色重...
X你】礼物*情侣间的礼物 # #狗卷棘 #伏黑惠 # #男神X你
原作者:YUKISS光尘   *情侣间的礼物 #乙女向  *伏黑惠/ ☞他送你礼物 */狗卷棘 ☞ 你送他礼物 *短打小甜饼     伏黑惠/情侣手镯          他今天...
乙女向】高专最强们指南● 男神×你●
弹幕里一对嘤嘤嘤漠不关心,“分为多个时间线,分别为高专线(高专时期),命运线(),前夕线(乙骨)和if线(全员存活)为这次我们主要是走最难通关按你们的话是地狱模式的线路:高专线...
乙女】当你在玩合成大西瓜(翻版)游戏 #乙女向 # #伏黑惠 # #狗卷棘 #七海建人
原作者:柚木   ※内含//伏黑惠/狗卷棘/七海建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3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就是单纯想写小短片   【】 你和闺蜜的聊天对话...
乙女向】初恋和前任同一天找我复合*all你向 #男神X你 #伏黑惠 # #
,和客户谈单子都没这么累。          “对不起,我已经有......抱歉我先接个电话。”本想直接绝,手机却振动起来。          是的电话。          一看到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