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菊】那个男人回来啦! #死神 #市丸银 #松本乱菊

sodasinei 2021-08-21

by/ 玉箫

 

*咳咳,请不要在意这个不正经的标题,我们这是篇正经文

*银没死,he的设定

*私设如山

 

乱菊猛然从床上惊醒,坐起身子大口喘息,肩头的碎发被冷汗浸湿。

她又一次梦到了银。

市丸银身死已有百年,可仍然经常出现在乱菊的梦中。

乱菊梦到那个人半转过身,向自己伸出手,她惊喜的冲过去,可只能触碰到虚幻的影子。转过身来,市丸银的身体又突兀的出现在脚边,嘴角淌血,断肢掉在一边。

她扑上去,然后便醒了。

 

乱菊叹了口气,下了床,伸手取下床头的项链带在颈上,蹑手蹑脚的溜进日番谷冬狮郎的房间,把被他没收的酒偷出来,又轻轻的溜回去。

床上,日番谷冬狮郎睁开眼睛,起身把乱菊忘记关上的门阖上,把乱菊的哽咽挡在门外。

第二天,日上三竿,日番谷掐着点去把乱菊叫醒。他进门的时候乱菊正趴在桌上,粉色的绸带勾勒出死神姣好的线条,头埋在臂腕间,橘发散落了一桌子,手上还仅仅攥着那条项链。

日番谷伸手推了推乱菊,强忍着怒火叫她起床。乱菊被摇醒,挣扎着站起来,伸手在日番谷的一头白毛上揉了揉,口齿不清的说了句:“你现在和他刚当上副队的时候一样高啊。”

日番谷愣了一下,随机把她的手从自己的头上扯了下去,扭头就跑,极其傲娇的丢下一句:“赶紧洗漱出来工作了!”

乱菊咧嘴笑了两声,自言自语道:“真的挺像的。”

 

确实像,两个人都是号称百年一遇的天才,真央跳级生,一个一头雪白,一个一头碎银。

不过乱菊从来不会把两个人弄混。她知道她的小队长正直骄傲,身背长剑直爽果断;她更清楚她的市丸银有多么执着,身怀短剑阴险狡诈,就像一条吐着信子的蛇,一动不动的伏在地面,等待猎物露出破绽。

一等就是一生。

 

“还是我们队长好,起码没有那个不告而别的臭毛病!”乱菊愤愤的对自己说道。

她迅速的换好衣服,从床头摸出两把斩魄刀——一把是自己的灰猫,另一把是银的神枪。自从银死后,这把刀就一直保持着始解之后的短刀状态,乱菊特意打了一把刀鞘,天天带着,寸步不离。

市丸银离开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留下。乱菊也曾想过去请四番队救治市丸银,可就在她离开去找四番队的这几分钟里,市丸银的尸体就消失了。只有一只断臂,一把斩魄刀和一摊血诉说着那个让乱菊肝肠寸断的事实。

没有人愿意深究市丸银的尸体为什么消失,大家不约而同的对中央四十六室保守了这个秘密,以至于直到现在中央四十六室仍以为流魂街的那座坟里埋葬着那个让他们恐惧的男人。

可实际上那只是一座衣冠冢。

乱菊和井鹤把市丸银的断臂和一件三番队队长的羽织埋在了里面,乱菊把银的斩魄刀留在身边,就好像他从未离开。

在银和乱菊离别之后,神枪一直和灰猫在一起。

乱菊匆匆忙忙跑出去,在办公室点了个卯就离开了。这几年她一直在十三番队帮忙——十三番队除了日常的保卫工作还会负责一部分流魂街人口的整理和登记。

虽然乱菊知道市丸银应该是死透了,但她总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切实际的幻想。

 

乱菊照常来到十三番队,和露琪亚打了个招呼后就一头埋在厚厚的资料里,妄想着能从那一堆纸张中找到那个银发男人。

可惜事与愿违,一天过去一无所获。乱菊抬起头,长叹一声,揉了揉酸疼的肩膀,锤了锤腰。

她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太对劲。

乱菊手忙脚乱的把腰间的神枪拔了出来,神枪向来安静——这和他的主人大相径庭。可今天,神枪一反常态,发出阵阵嗡鸣,刀身发热,刀尖更是滚烫。

乱菊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两三个瞬步冲出了静灵庭,飞奔向流魂街,向着那座衣冠冢跑去。

夕阳下,有个人靠在墓碑上,银色的碎发飘散在空中,右边的袖子空空荡荡,仅剩的左手摊在面前,那人正在格外认真的看着左手掌心上一个银色的物件。

听到乱菊的脚步声,那个人回过头,露出一个笑容。

那是一个一如百年之前的温柔笑颜。

乱菊捂住嘴,泪水夺眶而出。

她颤抖着伸出手,向前走了几步,一头扎进那个人的怀中,把头死死的顶在那人的肩头。

“银,你真是个混蛋。”乱菊边哭边骂,声音颤抖。

“对不起。”市丸银轻声说,关西腔显得格外温柔。

“你除了这句话就不会说别的了吗?”乱菊接着骂,眼泪几乎湿透了市丸银肩头的布料。

“那么……”市丸银思索了一下,好像在犹豫自己改说什么,“那么我不会再离开了”

乱菊的手猛地抓住市丸银的衣服,她伸手抹了抹泪珠,抬起头吻住了市丸银的唇。

“说好了,再也不许离开了。”乱菊说。

市丸银笑着,答道:“嗯,说好了。”

市丸银伸出左手,掌心上有一枚亮闪闪的小东西。看上去像一片银色的菊花花瓣,又有点像一条银色的小蛇。

“这是什么?”乱菊低下头去打量那个东西。

市丸银微笑着解释道:“这是你的灵魂——被蓝染放到崩玉里的那一部分。我当时短暂的抢到了崩玉,立刻把它分离出来了。我当时是被浦原喜助带走的,这个东西就被落在战场上了,直到前几天我才寻回来。”

乱菊伸手想要接过那东西,就在接触的一瞬间那枚灵魂就融入了她的体内。

乱菊新奇的看着那枚灵魂消失的地方,说:“我没觉得有什么变化,这就是你这几百年……”

“不重要了。”市丸银笑着打断了乱菊的话,“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完整的、我的乱菊。”

乱菊笑了笑,亲切的拉住市丸银的胳膊

然后一个过肩摔把他按翻在地上。

“我是说,这tm就是你不告而别的理由?”

“乱菊!我错了!别拔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静灵庭内,日番谷冬狮郎收到来自松本乱菊的请假申请,有点想打人。

——end——

第一次写银菊,我超开心!

以后也会不定期的在这个设定下写银菊,毕竟这种苦大仇深的文风不是我的菜,有了这篇文的基础就可以写一点欢乐逗的沙雕文啦!

毕竟我玉箫是一只快乐的沙雕

请大家用红心蓝手绿评来喂养

感谢!

【网王x你】喜欢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网球王子乙女向 #迹部景吾 #手冢国光 #幸村精 #神x你 #越前龙马 #英二
原作者:Lousy   #内含迹部景吾/手冢国光/幸村精/越前龙马/英二/凤长太郎/芥川慈郎/柳莲二/切原赤也 #未交往设定请注意 #ooc属于我,小王子们属于你   ver.迹部景吾   仗...
想象他的死神 ●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 与太郎● 比古● 助六● 美代吉
恭维。《死神》作为落语的经典桥段贯穿两季,数度出现,在不同的身上便有了不同的诠释路数。比古的演绎幽冷阴森,而他的这位门生则举重若轻,以一句“原来是一场梦”将一场鬼门关上的博弈转为梦中惊心动魄、梦醒...
英二×你● 网球王子乙女向 #网王同 #甜文
原作者:千程     是小甜饼啊~顺便悄悄问有想看王子×你的che吗,我这儿有仁王×2,财前,侑士,手冢×2,,龙马,长太郎,木手×2的小破che,che发不出来真是太可惜了。     毕业季...
【涅茧利x你】生贺-心形糖●bleach● 死神乙女向
路上遇见了十番队副队长松本姐笑着过来拍了拍你的肩膀祝你生日快乐,又说自己不能参加你的生日派对是因为自己那个严厉的队长不肯让她请假。 你摇头说没关系,顺便腹诽估计是因为平时姐太懈怠了所以日...
【漫综乙女】当你被校园欺凌●文豪野犬乙女向●中原中也●太宰治●江户川步●森鸥外●魂●火影●夜兔神威●宇智波鼬
无法逃避的!” 几个不良在幻术里度过了被欺凌的痛苦的一生........     魂 神威   神威看着被阿伏兔带回来满身是伤已经昏过去的你,平常笑眯眯的眼睛睁开了,湛蓝的双眸死死地看着面前的女...
魂乙女】茅台&雪糕 ● 坂田时● 魂bg
原作者:七月冉   不小心刪了……重发一下。。 *小甜甜 *小短文 *別白嫖(・`ω´・) *ooc我的 *这篇不搞顏色(〃'v'〃)  *来領...
【涅茧利x你】今天涅茧利心情很好 #猫化梗 ●bleach● 死神乙女向
很清楚晚上药效解除后你将面临自家队长滔天的怒火。 想想就不寒而栗啊。 不过,这段时间你很开心就是了,毕竟难得有机会撸猫(x)撸涅队(✔️)。 于是你躲在十番队副队长松本的屋里,给讲你这段时间的...
爵x你]罪与罚 #凹凸世界乙女向#爵x你#乙女#神x你
,紧抿着嘴,后又缓缓开口,   “爵。”   3.   “你更像是装在套子里的,     一切都喜欢隐藏的很深。”*   4.   你得知了爵的姓名,也仅是姓名。   你不是没有问过爵的工作...
【11:00 幸村精24h】一生 #幸村精 #网球王子
。只不过缺少最重要的校徽——我没法看清楚那个纹样。凑近看真的会被烫伤,或许还会死掉。    “……幸村精。”我第一次完整地念出了他的名字。    那个应该始终被阳光环绕的、温柔的少年的名字...
【试译·池宽】关于《小学生全集》 #翻译 #日本文学
、厚木胜基、横山桐郎、山本清、正木不如丘、山本忠兴、田卓郎、牧野富太郎、兼常清佐、鹰司信辅、辻村太郎氏等诸位学者,虽与我素未谋面,却都十分爽快地应承下执笔之邀,实在令我唯有感激之情。 兴文社正如世间...
【娱乐圈paro/综艺梗】出道吧队长● 死神bleach● 护廷十三队
。 “还有三十秒哦。”在一旁提醒。 “啊啊啊,拳西,你快点猜!就是,第一次的恋情,那种浪漫又紧张刺激的事物叫什么!” 钢铁直六车拳西:“早恋!” 凤桥:? “不是这个!”观众们早就在台下笑疯...
【军花组/末条末】硝烟过后 #文豪野犬 #末广铁肠 #条野采 #末条 #条末
把蛋塞手里把恶作剧的粥夺过来。        “……我只是想要你身后的勺子。”       “……”靠,他就说,末广那个怪胎能带着蛋壳一口把蛋吞下去的怪胎,只要颜色一样,怎么可能介意蛋壳小米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