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研】GAME(2) #黑研 #排球少年

sodasinei 2021-08-21

by/ 玉箫

 

哨向AU,私设如山,全员成年

有一丢丢灰羽夜

 

音驹基地的公共休息室里有一个巨大的猫爬架。黑尾和研磨回来的时候,一只雪白的狮子和一只缅因猫正趴在猫爬架上。巨大的体型差让缅因猫几乎完全被挡在狮子的两只爪子中间,只露出来一截耳朵动来动去。

“黑尾前辈!研磨前辈!你们回来啦!”沙发上愁眉苦脸的灰羽列夫“噔”一下跳起来,欢天喜地的叫到,“快救救我,夜久桑太凶了。”

夜久卫辅叹了口气,满脸写着死孩子没救了。

黑尾看乐了,一脸嘲讽的“安慰”道:“好了列夫,赶紧和你的夜久前辈学一学怎么强化屏障吧,夜久的防御在全基地都是顶级的。看看你那个一碰就碎的精神屏障,我都不敢让你一个人去出任务。”

“居然夸我,稀奇啊。”夜久难以置信的感叹,“吃错药了?”

“我这是为了战队未来考虑。”黑尾答道,从兜里摸出那张纸,晃了晃,说,“海呢?找他有事。”

夜久指了指海的卧室,随口问道:“任务出问题了?”

“是啊。”黑尾一边拉着研磨走到海信行的卧室门口,一边说,“差点就被阴了,还好有研磨在。”

研磨:不想说话. jpg

黑尾揽着研磨离开了,夜久看着他那一副得瑟的笑容,差点没忍住动手。

 

黑尾和研磨进了屋,列夫才反应过来,说:“诶?那个任务很危险吗?那为什么我收到的时候看着要求是指名让我和夜久前辈去啊。”

夜久:“……哈?”

另一边,海信行的房间里,黑尾铁朗坐在地毯上,认真的问道:“确定没错吗?”

海又翻看了一下那张白纸,肯定地回答道:“没错。”

“也就是说,”孤爪研磨坐在黑尾的边上,一边把一直扎起的头发散开,一边思索着说道,“这张纸上付着一道只针对夜久卫辅的精神屏障的冲击波,对其他人都没有效果。”

“是这样的。”海信行答道。

“对不起!!!”门突然被推开了,灰羽列夫站在门外大叫着。

“怎么回事?”黑尾问道。

被吓了一跳的研磨坐在原地叹了一口气。

列夫直起身来答道:“那个任务命令,原本是指定我和夜久前辈去的,但是我想和夜久前辈多呆一会,就推给黑尾前辈了,给两位造成麻烦真的对不起!”说完又鞠了一躬。

研磨抬起头,露出被头发遮住的眼睛,盯着黑尾,“这下就对上了。”

“确实啊。”黑尾伸手捞了一缕研磨的头发,那一节短短的金发手感格外好,他边摩挲边梳理道:“目标人物那里的陷阱太明显,有研磨的提醒,我一定不会上当;就算研磨没发觉,那些人也一定打不过我。列夫就不一样了,距离夜久太远,没有夜久的帮助,那几把枪就算打不到他,巨大的噪音也足够打破他的精神屏障……”

“列夫失去联系的话,夜久一定会前往目标地点查看情况,敌人可以随时破坏夜久的屏障,只要夜久进入敌人的包围圈就一定逃不出来。”研磨接着说道。

“列夫,把人叫齐,开会。”黑尾站起来,顺便把研磨也从地上拉起来。

“等一下。”研磨突然出声阻止,一把拉住黑尾。其他人都转过来看着他,研磨被盯得不自在,稍稍低下头,说,“稍等…一个小时。”

列夫喊了一声好就跑出去叫人了,海继续研究那张纸,研磨拉着黑尾走到自己的卧室,反手把门关上。

 

“怎么了?”黑尾问。

“梳理。”研磨声音闷闷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黑尾伸手揉揉研磨的头,说:“不急这一会儿吧。”

“很急。”研磨把自己的头从黑尾手底下挣出来,“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会儿开完会你肯定就要忙起来了。”

“不愧是大脑。”黑尾笑道,“真厉害。”

他低下头撞了撞研磨的头顶,说来吧。

 

黑尾铁朗的精神图景是一个卧室。

他说出来从来没人相信,所有人都觉得这样的人应该有一个超大的精神领域,像是森林、大海之类的。

可事实就是这样。

卧室面积不小,但是家具看起来都很小,还有几个落灰的玩偶躺在角落,地上铺着软乎乎的地毯。

这是一个小孩子的卧室。

卧室床脚的对面放着一台电视机,电视柜下面塞着数不清的游戏光盘,一个游戏手柄被扔在一边。

这是孤爪研磨小时候的卧室。

现在,黑尾铁朗委委屈屈的坐在那张小床上,看着自己不到十分钟就被梳理好的精神领域,看着坐在电视机前聚精会神打游戏的研磨,叹了口气。

“明明十分钟就能搞定,你要一个小时,就是为了打游戏吗。”黑尾铁朗说道,“不愧是你。”

研磨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头也不回。“因为就剩一关了。”

研磨背对着他坐在屏幕前,黑金的头发披散下来,确实有点长了,金色在黑色的对比下显得只剩下可怜的短短一截,落在肩膀上。

黑尾伸长胳膊,用手指捻起一缕,在指尖盘玩。

“头发长了,不剪一剪吗?”黑尾问。

“不”研磨答道。

“不会不方便吗?”

“小黑好啰嗦。”

黑尾认命的放弃了。

屏幕里,鸡冠头的英雄拿着剑在堡垒里上窜下跳,魔王喷出一阵又一阵的火焰,把堡垒里的装璜摧毁殆尽。

“这个你不是玩过了吗?”黑尾凑过来问。

研磨回答说:“嗯,我很喜欢。但是现实里停售了,想要二周目只能来这里玩。”

“你不是没有最喜欢的游戏吗?”黑尾打趣道。

“嗯,但是这个不一样。”

“诶!?因为主角是鸡冠头?”

“不,鸡冠头是刚刚开始游戏之前我改的。”

孤爪没有继续解释,屏幕上的小人飞快的打败了魔王,魔王身死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传送门。孤爪研磨像是失去了兴趣,扔下手柄站起来,看着黑尾说:“走吧。”

【兔赤】睡觉这件事 #排球少年 #影日 #大菅 # #月山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兔赤,影日,月山,大菅, ooc 文笔烂 请多多包涵~   “所以?你就是因为这点小事把我们叫出来的吗?”   “欸!尾好过分哦!什么叫这点小事,这明明是件大事...
GAME(1) # #排球少年
by/ 玉箫   哨向AU,私设如山,猫队中心,全员成年。 一时脑嗨产物,逻辑bug多如山   城市藏在夜色中,天空也飘下淅淅沥沥的小雨,阴云挡住了最后一丝月光,在城市比黑夜还要的阴影里,一只豹...
【全员向】先后这件事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灰夜久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兔赤,,灰夜久 设定:合宿发生的趣事 ooc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好,都到齐了吧?”尾看着一屋子的人,然后转头向月岛确认   “其他学校我...
【全员向】恐怖电影这件事 (上)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cp: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交往,合宿 ooc   “合宿的最后一天就要看电影!”是的没错,这是目前最大型的合宿,其中包括了来自宫...
【全员向】明说这件事 (下)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已交往 ooc   “都吃完了吗?那我们开始吧”尾看差不多了,就开始切入主题。   “嘛,我们要来...
【全员向】 恐怖电影这件事 (中) #影日 # #大菅 #月山 #牛天 #兔赤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大菅,月山,影日,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合宿 ,全员已交往 ooc   “快点进去!别磨磨唧唧的!你这个胡子男!”是的,这就是日常迫害东峰旭的日常...
【全员向】明说这件事 (上) #影日 #大菅 #月山 #兔赤 #及岩 #松花 #牛天 # #灰夜久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交往中 ooc    “欸?是在这附近对吧?”影山走在前头,身后还跟着了两个和影山格格不入的少年...
】勇者 #排球少年 #尾铁朗 #孤爪研磨
心中一动,摸出藏在袖口的魔杖,对准了声音的来向,微微上抬。 “沉睡吧。”少年用稚嫩的声音咏唱。 近乎不可见的光从尾的头顶略过,正中魔物的眉心。 魔物摇晃脑袋,抵抗了片刻,庞大的身躯向后倒去,重重地砸在...
【全员向】恐怖电影这件事(下)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合宿,已交往 ooc   位置 东峰   西谷   木叶   濑见   大地  菅原    田中   影山...
GAME(3) # #排球少年
在下面,伸着爪子扑腾高处黑豹垂下来摇摇晃晃的尾巴。而黑豹对此毫不理会,只顾着舔研磨的薮猫的头顶。 夜久的缅因猫趴在最上层,边上是海信行的花豹,花豹背上趴着福永的兔狲。三只猫挤在一起睡得混天地。 一只...
GAME(5) # #排球少年
by/ 玉箫   完结啦!   5 “不行,没有反应。”芝山冲尾摇了摇头。 尾握紧拳,声音颤抖,“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芝山哭了出来,“研磨前辈…现在…现在应该和失控状态的哨兵一样,被困在精神...
GAME(4) # #排球少年
by/ 玉箫   预警看前文   白塔高耸入云,把夕阳一分为二。 尾铁朗刷卡进入,和刚刚交接完任务出来的乌野队长打了个招呼,从容的走进白塔。 现在是黄昏,尾卡着一天中白塔开放的最后一分钟进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