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研】GAME(4) #黑研 #排球少年

sodasinei 2021-08-21

by/ 玉箫

 

预警看前文

 

白塔高耸入云,把夕阳一分为二。

黑尾铁朗刷卡进入,和刚刚交接完任务出来的乌野队长打了个招呼,从容的走进白塔。

现在是黄昏,黑尾卡着一天中白塔开放的最后一分钟进入了大门。

身后的门缓缓关上,黑尾想了想临出发前研磨说的话。

“……大概在地下”研磨的眼睛被刘海遮住,黑尾看不清他的表情,“这种精神炸弹一定需要一定的器械才能做出来——如果纯靠人力就能做的话他们应该已经征服世界了。精密度很高,器械应该占地很大。【塔】地面上的空间很难隐藏,如果有器械应该藏在地下。不用和他们纠缠,破坏器械就好。”

研磨是这么说的。

黑尾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大厅,摘下了耳机。

出发前,研磨把他的五感灵敏都调到了最高。风吹过草地,树丛里放哨的海信行和灰羽列夫平静悠长的呼吸,蜘蛛在角落结网,二楼没有关紧的水龙头缓缓的嘀嗒作响。

黑尾闭上眼睛,听得一清二楚。

他缓步走到大厅中间,抬起脚,狠狠地跺了一下地面。

声音像涟漪一样以黑尾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去,也和涟漪一样,将藏在水面下的信息如一反应了出来。

“找到了。”黑尾铁朗睁开眼,走到墙角,蹲下敲了敲,声音空洞。

黑豹敏捷的窜去,带着列夫和海从窗户翻进来。

“走吧。”黑尾笑着对两人说道,一把掀开了地毯,一道暗门露了出来。

 

地下比想象中更加潮湿阴冷,灯光幽暗,长廊的尽头有一扇紧闭的门。

猫科动物们悄无声息的前进,放倒了一个守卫,蹲在门前。

“谁在外面!”一声厉喝打破了宁静。

黑尾一脚踹开铁门,举平手里的枪,黑豹瞬间猛扑上去,将一个白大褂按倒在地。

一道精神冲击侧面狠狠地拍在黑尾的精神屏障上。

黑尾就地滚翻让开空间,海信行的花豹从门口突入,挥舞着爪子逼退了那个人。

精神攻击不足为据,黑尾顶着研磨出发前刚给他修补的精神屏障强硬的往上冲了两步,避开了几发子弹。

海信行以门板做掩护,精准的击飞了几个人的武器。

同时,黑尾已经赶到了倒地的白大褂身旁。他一把揪起白大褂,手中的枪口抵在白大褂的脖子上。

“不许动!”黑尾喊,黑豹站在他前面冲着屋子里其他人呲牙咧嘴。

黑尾大概撇了一眼,屋里还有六七个人,没有大型器械,但还有一扇门,门内穿出即使是身为哨兵也能感受到的精神波动。

对面很快就反应过来,放出精神动物,枪口对着黑尾和站在他身前的海信行。

“我不知道你怎么找到的,看来防卫系统该升级了。”对面看上去像是头领一样的人这么说道。

“哈?你说什么?你竟然管那几道比五十岁地中海大叔的头顶还稀疏的红外线和那几个玩游戏的幼儿园小朋友叫防卫系统?”黑尾把手里的人塞给海,空出手扶着额头夸张的怪叫道。

“你这个混蛋。”头领咬牙切齿的说。

黑尾的手从耳旁滑下,说:“您好我不叫混蛋,鄙人——黑尾铁朗——代表音驹全员向您表示问候。”

头领怒道:“谁管你叫什么,你不会真的还觉得你们能活着回去吧。”

黑尾笑着说:“怎么会怎么会,我们的目标可不是活着回去而已,还不快把隔壁设备的具体信息告诉我。”

“你当我傻吗!”头领咆哮道,“我……”

“轰隆———”

天花板掉下来了,不,应该说是一楼的地板掉下来了,硝烟的味道也散下来了,一只雄狮从天而降,一脚踩在压住头领的水泥板上,神气的甩了甩鬃毛。

“黑尾前辈!这样可以吗!”列夫趴在天花板巨大的洞口上边冲下面喊。

黑尾对他招了招手,笑眯眯的对头领说:“你也可以多了解一下音驹新出的耳麦,有定位功能哦!”

“差不多都和研磨想的一样呢。”海一边麻利的把砸晕和没砸晕的打包捆在一起,一边和黑尾说道。

黑尾聚精会神的研究了一会儿里面那扇门的密码锁,最终两枪把门板整个卸了下来。

就在门板被破坏的一瞬间,一阵精神冲击突然爆发开,席卷了整个地下。

可黑尾、海和列夫都毫发无损。

海研究了一下,判断说:“这个也是那种精神炸弹吗,看来载体不限于纸张啊。”

“看来是只要载体被破坏就会发出攻击的类型呢,之前那张纸好像也有一个缺口。”

灰羽列夫跑过去蹲在头领前面说:“没想到我们一个向导都没来,气不气。”

头领低低的笑了。

“生气?我应该开心才对啊,这不就说明——所有的向导都去那一边了吗。”

黑尾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他快走两步一把拎起对方的衣领,问道:“你不会是觉得我们的向导会注意不到那么明显的精神波动吧。”

头领瞪着黑尾,嘴角的笑容愈发癫狂。“这可说不准啊!”

黑尾松开手把头领扔到地上,一边通过耳麦呼叫研磨,一边踩着满地的瓦砾,从被炸开的大洞中爬上一楼。

 

另一边,研磨窝在战火纷飞的室内中的一个角落里,安静的看着战局。

普通人——即使是有两倍以上人数优势、有更加充沛的火力支持的普通人,对上训练有素的哨兵小队也是不堪一击。

走私团伙的组织四散溃逃,对面唯一的一个向导嘶吼着试图让手下的人冷静下来,可惜无论他再怎么释放精神干预都无济于事。

他们早就已经被研磨的精神攻击侵染。在冲进屋子之前,研磨在角落一动不动的埋伏了将近两个小时,让自己的精神力像毒气一样弥漫在整个房屋,只为了在突入的一瞬间让整个屋子的人被恐慌和惊惧控制。

研磨偏头避开一发子弹,无奈的叹了口气——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吗。

耳内的通讯器响了。

“研磨,小心精神波动。”黑尾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我这边唯一有精神波动的人是一个向导,他的哨兵是之前袭击咱们的那个。”研磨说。

“就是他,小心别……”声音突然断了。

研磨皱起眉,向导?他抬起头看着那个试图挽回局势的向导,虽然不弱,但只有他一人孤军奋战也无回天之力。

为什么要小心他?

研磨站起身,游丝一样的精神触手向前探出,飞快的绕道了那名向导背后,小心翼翼的搭上了向导的精神屏障,从屏障的缝隙缓缓滑入。

还有几毫米,游丝就要突破这一层屏障。

瞬间,屏障碎裂。一个血洞出现在向导的头顶,前方是山本猛虎平举的枪口。

 

没有人会保护自己的敌人。

他们只会想方设法的杀了对方。

另一边,头领癫狂的笑着,黑尾铁朗一遍又一遍的试图拨通通话,但被冲击波损伤的设备始终无法运行。

 

一阵精神冲击扩散开来,夜久猛地闭上眼睛,用尽全部精神力加厚屏障,等了片刻却无事发生。

“夜久前辈,没事吧!”山本猛虎喊着问道。

“不是我!针对的不是我!”夜久飞快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连忙回过头,看到孤爪研磨软绵绵的倒在了角落里,黑发披散着,连发尾的一点金色也失去了光泽。

 

黑尾铁朗突然停住了,之前被屏障隔绝掉的声音一瞬间向他涌来。坏掉的耳麦从指尖滑落,落在地上的声音在他耳中宛如雷鸣。他怔怔的抬起头,太阳落下了,一点光都不剩。

【兔赤】睡觉这件事 #排球少年 #影日 #大菅 # #月山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兔赤,影日,月山,大菅, ooc 文笔烂 请多多包涵~   “所以?你就是因为这点小事把我们叫出来的吗?”   “欸!尾好过分哦!什么叫这点小事,这明明是件大事...
GAME(1) # #排球少年
by/ 玉箫   哨向AU,私设如山,猫队中心,全员成年。 一时脑嗨产物,逻辑bug多如山   城市藏在夜色中,天空也飘下淅淅沥沥的小雨,阴云挡住了最后一丝月光,在城市比黑夜还要的阴影里,一只豹...
【全员向】恐怖电影这件事 (上)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cp: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交往,合宿 ooc   “合宿的最后一天就要看电影!”是的没错,这是目前最大型的合宿,其中包括了来自宫...
【全员向】明说这件事 (下)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已交往 ooc   “都吃完了吗?那我们开始吧”尾看差不多了,就开始切入主题。   “嘛,我们要来...
【全员向】 恐怖电影这件事 (中) #影日 # #大菅 #月山 #牛天 #兔赤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大菅,月山,影日,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合宿 ,全员已交往 ooc   “快点进去!别磨磨唧唧的!你这个胡子男!”是的,这就是日常迫害东峰旭的日常...
【全员向】明说这件事 (上) #影日 #大菅 #月山 #兔赤 #及岩 #松花 #牛天 # #灰夜久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交往中 ooc    “欸?是在这附近对吧?”影山走在前头,身后还跟着了两个和影山格格不入的少年...
【全员向】先后这件事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灰夜久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兔赤,,灰夜久 设定:合宿发生的趣事 ooc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好,都到齐了吧?”尾看着一屋子的人,然后转头向月岛确认   “其他学校我...
】勇者 #排球少年 #尾铁朗 #孤爪研磨
心中一动,摸出藏在袖口的魔杖,对准了声音的来向,微微上抬。 “沉睡吧。”少年用稚嫩的声音咏唱。 近乎不可见的光从尾的头顶略过,正中魔物的眉心。 魔物摇晃脑袋,抵抗了片刻,庞大的身躯向后倒去,重重地砸在...
【全员向】恐怖电影这件事(下)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合宿,已交往 ooc   位置 东峰   西谷   木叶   濑见   大地  菅原    田中   影山...
GAME(3) # #排球少年
在下面,伸着爪子扑腾高处黑豹垂下来摇摇晃晃的尾巴。而黑豹对此毫不理会,只顾着舔研磨的薮猫的头顶。 夜久的缅因猫趴在最上层,边上是海信行的花豹,花豹背上趴着福永的兔狲。三只猫挤在一起睡得混天地。 一只...
GAME(5) # #排球少年
by/ 玉箫   完结啦!   5 “不行,没有反应。”芝山冲尾摇了摇头。 尾握紧拳,声音颤抖,“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芝山哭了出来,“研磨前辈…现在…现在应该和失控状态的哨兵一样,被困在精神...
GAME(2) # #排球少年
by/ 玉箫   哨向AU,私设如山,全员成年 有一丢丢灰羽夜   音驹基地的公共休息室里有一个巨大的猫爬架。尾和研磨回来的时候,一只雪白的狮子和一只缅因猫正趴在猫爬架上。巨大的体型差让缅因猫几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