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研】GAME(5) #黑研 #排球少年

sodasinei 2021-08-21

by/ 玉箫

 

完结啦!

 

5

“不行,没有反应。”芝山冲黑尾摇了摇头。

黑尾握紧拳,声音颤抖,“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芝山哭了出来,“研磨前辈…现在…现在应该和失控状态的哨兵一样,被困在精神图景里,但是向导是不能进入向导的精神图景的,所以…所以……”

夜久哭的更大声了,连他脚边那只小奶猫都在一抽一抽的吸着气。

孤爪研磨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长发被剪短了,黑尾看上去像极了他小的时候。

 

那时候他已经觉醒了,被白塔带走训练,离开的那天,孤爪研磨站在二楼窗前,额头抵在窗户上,黑发挡在面前,看不清表情,手里紧紧的握着一个光碟。

黑尾铁朗冲他挥了挥手。

研磨没有回应。

第二年,黑尾在新学员里看见小金毛的时候吓了一跳。

超高的匹配度和幼驯染的默契让他们很快组成搭档,很快结合,很快本垒,但是他从来没有去过研磨的精神图景。

 

直到现在,黑尾看着研磨躺在床上,身上插着各种管线,被一堆冰冷的机器包围。

他突然很后悔。

“你们两个,匹配度有多高来着?”声音打破了宁静。

黑尾惊讶的转过身,“猫又老师!”

走过来的老人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来到病床前,低头看着床上的人。

“我之前有听过传闻,精神力足够强的向导可以在自己和别人的精神图景之间建立通路,以此穿梭于各个图景之间。之前战争年代,一些强大的向导通过这个破坏哨兵的图景进行攻击,真的假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们的大脑是先知的智者,你要更相信他。”

老人说完就离开了,说是要去找老朋友喝酒。

黑尾站在床边,突然想起了小时窗边的研磨手中的光碟。

 

“…这个不一样…”

 

黑尾冲出病房,把夜久从休息室里拉出来。

“……你在开玩笑吧黑尾,你的脑子终于和头发一样傻了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哨兵能进向导的精神图景这种事。”夜久说,“我也很想救研磨,所以我已经两天没睡觉天天熬夜想办法了,别拿这种没谱的事来烦我。”

“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吗?”

“没有!你们哨兵连精神力都没有怎么可能进入别人的图景。”

“进入精神图景需要用到精神力?”

夜久不耐烦的解释说:“是,从现实世界跨入精神世界这一步需要大量精神力的支持。”

黑尾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那从精神世界进入精神世界呢?”

“理论上不需要,”夜久思考了一会儿,问道,“你想干嘛?”

“带我进我的图景,做个实验。”

小屋里,夜久新奇的左右打量。

“没想到是这样啊,结果你还是个闷骚。”夜久看着小一号的枕头,说,“哇,你不会是喜欢小时候的研磨吧,变态。”

“纠正一下”黑尾无奈的说,“是从小喜欢研磨。”

“啧啧啧,”夜久感觉被酸掉了一层皮,“所以,你打算做什么实验。”

黑尾走到床尾坐下,研磨之前玩的游戏还停留在原样——鸡冠头的勇者站在传送门前。

黑尾摆弄了一下手柄,问道:“以防万一先问一句,对陷入失控的哨兵,你们一般都是怎么办的?”

“找到他,把他拉出来。”夜久言简意赅的回答。

“顺便说一句,列夫那小子喜欢你很久了。”

留下这句话,黑尾铁朗操控起鸡冠头的勇者一头扎进传送门。

黑尾铁朗消失了,在夜久卫辅面前,从他自己的精神图景中消失了。

黑尾铁朗睁开眼,发现自己穿着沉重的铠甲,拿着锋利的宝剑,站在城堡的正中央。

白袍的魔王坐在高位,笼中的公主被放在后方。

“远来的勇者啊,打败我,救出公主吧!”被兜帽挡住面容的魔王高举起手中的魔杖。

公主无声啜泣,长发挡住脸庞。

魔杖顶部的光芒越来越强盛,伴有隐隐的雷声。

黑尾举起剑。

夜久说他要找到研磨。

那他要打败魔王,救出公主吗?

魔王啊……

 

“研磨你好像很喜欢之前那个游戏里的boss呢,好像是个魔王来着?”

“当然了吧。从玩家的角度来看,与其说勇者是为了拯救公主而存在的,不如说是为了打败魔王而存在的吧。也就是说勇者是为了魔王而存在的吧。”

 

黑尾铁朗突然笑了,他向前跑了两步,随手把剑扔在一边。

然后一把抱住了魔王。

魔王头顶的兜帽掉下来,露出研磨的脸。

“你是傻瓜吗,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黑尾捏起研磨的脸颊,满怀恶意的问道,“我家研磨,在这种时候,能坐着,绝对不会站着的。”

笼中的公主消失了。

研磨生气了。

“小黑太笨了,这么晚才过来。”

“都怪你提示的太隐蔽了。”

“怪你。”

“不,应该怪你。”

“你。”

黑尾无奈的耸了耸肩,拉过研磨的下巴吻了上去。

魔王城的太阳升起了,塔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夜久卫辅睁开眼睛,惊讶的发现自己被弹出精神图景了,也就是说黑尾铁朗肯定也出来了。

他抬头一看,就看见黑尾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冲到病房。

病房里,研磨正在和手上的输液管作斗争。

“早上好。”黑尾走上前,把人拥在怀里。

“不好。”孤爪研磨气鼓鼓地说,“头发被剪了,都怪你。”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头发啊。”黑尾无奈的说。

研磨生气的答道:“还不是因为小黑喜欢。”

黑尾认真回忆,在记忆的最深处想起了自己和夜久吵架时候说的话。

“海向你告密了?”黑尾问道。

“小黑是笨蛋。”研磨回答道。

 

——END——

【兔赤】睡觉这件事 #排球少年 #影日 #大菅 # #月山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兔赤,影日,月山,大菅, ooc 文笔烂 请多多包涵~   “所以?你就是因为这点小事把我们叫出来的吗?”   “欸!尾好过分哦!什么叫这点小事,这明明是件大事...
GAME(1) # #排球少年
by/ 玉箫   哨向AU,私设如山,猫队中心,全员成年。 一时脑嗨产物,逻辑bug多如山   城市藏在夜色中,天空也飘下淅淅沥沥的小雨,阴云挡住了最后一丝月光,在城市比黑夜还要的阴影里,一只豹...
【全员向】恐怖电影这件事 (上)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cp: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交往,合宿 ooc   “合宿的最后一天就要看电影!”是的没错,这是目前最大型的合宿,其中包括了来自宫...
【全员向】明说这件事 (下)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已交往 ooc   “都吃完了吗?那我们开始吧”尾看差不多了,就开始切入主题。   “嘛,我们要来...
【全员向】 恐怖电影这件事 (中) #影日 # #大菅 #月山 #牛天 #兔赤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大菅,月山,影日,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合宿 ,全员已交往 ooc   “快点进去!别磨磨唧唧的!你这个胡子男!”是的,这就是日常迫害东峰旭的日常...
【全员向】明说这件事 (上) #影日 #大菅 #月山 #兔赤 #及岩 #松花 #牛天 # #灰夜久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交往中 ooc    “欸?是在这附近对吧?”影山走在前头,身后还跟着了两个和影山格格不入的少年...
【全员向】先后这件事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灰夜久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兔赤,,灰夜久 设定:合宿发生的趣事 ooc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好,都到齐了吧?”尾看着一屋子的人,然后转头向月岛确认   “其他学校我...
】勇者 #排球少年 #尾铁朗 #孤爪研磨
还要瘦一些,从破碎的袍子下面能看见锁骨……锁骨…… 尾愣了片刻。 瞬间风刃落下,尾眼前一片黑暗。 5 “这也能输!”尾铁朗瞪大眼睛不甘心地盯着屏幕上红色的“Game over”。 “谁让小要发呆...
【全员向】恐怖电影这件事(下)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合宿,已交往 ooc   位置 东峰   西谷   木叶   濑见   大地  菅原    田中   影山...
GAME(3) # #排球少年
在下面,伸着爪子扑腾高处黑豹垂下来摇摇晃晃的尾巴。而黑豹对此毫不理会,只顾着舔研磨的薮猫的头顶。 夜久的缅因猫趴在最上层,边上是海信行的花豹,花豹背上趴着福永的兔狲。三只猫挤在一起睡得混天地。 一只...
GAME(2) # #排球少年
by/ 玉箫   哨向AU,私设如山,全员成年 有一丢丢灰羽夜   音驹基地的公共休息室里有一个巨大的猫爬架。尾和研磨回来的时候,一只雪白的狮子和一只缅因猫正趴在猫爬架上。巨大的体型差让缅因猫几乎...
GAME(4) # #排球少年
by/ 玉箫   预警看前文   白塔高耸入云,把夕阳一分为二。 尾铁朗刷卡进入,和刚刚交接完任务出来的乌野队长打了个招呼,从容的走进白塔。 现在是黄昏,尾卡着一天中白塔开放的最后一分钟进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