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黑研】GAME(5) #黑研 #排球少年

sodasinei 2021-08-21

by/ 玉箫

 

完结啦!

 

5

“不行,没有反应。”芝山冲黑尾摇了摇头。

黑尾握紧拳,声音颤抖,“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芝山哭了出来,“研磨前辈…现在…现在应该和失控状态的哨兵一样,被困在精神图景里,但是向导是不能进入向导的精神图景的,所以…所以……”

夜久哭的更大声了,连他脚边那只小奶猫都在一抽一抽的吸着气。

孤爪研磨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长发被剪短了,黑尾看上去像极了他小的时候。

 

那时候他已经觉醒了,被白塔带走训练,离开的那天,孤爪研磨站在二楼窗前,额头抵在窗户上,黑发挡在面前,看不清表情,手里紧紧的握着一个光碟。

黑尾铁朗冲他挥了挥手。

研磨没有回应。

第二年,黑尾在新学员里看见小金毛的时候吓了一跳。

超高的匹配度和幼驯染的默契让他们很快组成搭档,很快结合,很快本垒,但是他从来没有去过研磨的精神图景。

 

直到现在,黑尾看着研磨躺在床上,身上插着各种管线,被一堆冰冷的机器包围。

他突然很后悔。

“你们两个,匹配度有多高来着?”声音打破了宁静。

黑尾惊讶的转过身,“猫又老师!”

走过来的老人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来到病床前,低头看着床上的人。

“我之前有听过传闻,精神力足够强的向导可以在自己和别人的精神图景之间建立通路,以此穿梭于各个图景之间。之前战争年代,一些强大的向导通过这个破坏哨兵的图景进行攻击,真的假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们的大脑是先知的智者,你要更相信他。”

老人说完就离开了,说是要去找老朋友喝酒。

黑尾站在床边,突然想起了小时窗边的研磨手中的光碟。

 

“…这个不一样…”

 

黑尾冲出病房,把夜久从休息室里拉出来。

“……你在开玩笑吧黑尾,你的脑子终于和头发一样傻了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哨兵能进向导的精神图景这种事。”夜久说,“我也很想救研磨,所以我已经两天没睡觉天天熬夜想办法了,别拿这种没谱的事来烦我。”

“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吗?”

“没有!你们哨兵连精神力都没有怎么可能进入别人的图景。”

“进入精神图景需要用到精神力?”

夜久不耐烦的解释说:“是,从现实世界跨入精神世界这一步需要大量精神力的支持。”

黑尾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那从精神世界进入精神世界呢?”

“理论上不需要,”夜久思考了一会儿,问道,“你想干嘛?”

“带我进我的图景,做个实验。”

小屋里,夜久新奇的左右打量。

“没想到是这样啊,结果你还是个闷骚。”夜久看着小一号的枕头,说,“哇,你不会是喜欢小时候的研磨吧,变态。”

“纠正一下”黑尾无奈的说,“是从小喜欢研磨。”

“啧啧啧,”夜久感觉被酸掉了一层皮,“所以,你打算做什么实验。”

黑尾走到床尾坐下,研磨之前玩的游戏还停留在原样——鸡冠头的勇者站在传送门前。

黑尾摆弄了一下手柄,问道:“以防万一先问一句,对陷入失控的哨兵,你们一般都是怎么办的?”

“找到他,把他拉出来。”夜久言简意赅的回答。

“顺便说一句,列夫那小子喜欢你很久了。”

留下这句话,黑尾铁朗操控起鸡冠头的勇者一头扎进传送门。

黑尾铁朗消失了,在夜久卫辅面前,从他自己的精神图景中消失了。

黑尾铁朗睁开眼,发现自己穿着沉重的铠甲,拿着锋利的宝剑,站在城堡的正中央。

白袍的魔王坐在高位,笼中的公主被放在后方。

“远来的勇者啊,打败我,救出公主吧!”被兜帽挡住面容的魔王高举起手中的魔杖。

公主无声啜泣,长发挡住脸庞。

魔杖顶部的光芒越来越强盛,伴有隐隐的雷声。

黑尾举起剑。

夜久说他要找到研磨。

那他要打败魔王,救出公主吗?

魔王啊……

 

“研磨你好像很喜欢之前那个游戏里的boss呢,好像是个魔王来着?”

“当然了吧。从玩家的角度来看,与其说勇者是为了拯救公主而存在的,不如说是为了打败魔王而存在的吧。也就是说勇者是为了魔王而存在的吧。”

 

黑尾铁朗突然笑了,他向前跑了两步,随手把剑扔在一边。

然后一把抱住了魔王。

魔王头顶的兜帽掉下来,露出研磨的脸。

“你是傻瓜吗,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黑尾捏起研磨的脸颊,满怀恶意的问道,“我家研磨,在这种时候,能坐着,绝对不会站着的。”

笼中的公主消失了。

研磨生气了。

“小黑太笨了,这么晚才过来。”

“都怪你提示的太隐蔽了。”

“怪你。”

“不,应该怪你。”

“你。”

黑尾无奈的耸了耸肩,拉过研磨的下巴吻了上去。

魔王城的太阳升起了,塔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夜久卫辅睁开眼睛,惊讶的发现自己被弹出精神图景了,也就是说黑尾铁朗肯定也出来了。

他抬头一看,就看见黑尾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冲到病房。

病房里,研磨正在和手上的输液管作斗争。

“早上好。”黑尾走上前,把人拥在怀里。

“不好。”孤爪研磨气鼓鼓地说,“头发被剪了,都怪你。”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头发啊。”黑尾无奈的说。

研磨生气的答道:“还不是因为小黑喜欢。”

黑尾认真回忆,在记忆的最深处想起了自己和夜久吵架时候说的话。

“海向你告密了?”黑尾问道。

“小黑是笨蛋。”研磨回答道。

 

——END——

】妄 # #排球少年 #尾铁朗 #孤爪研磨
。 “记得经常电话联系哦!” 音驹排球部三年级毕业生们临走之前最后一次去体育馆的时候,尾曾经用这样的方式拐弯抹角地显摆着新买的智能手机,下一秒却边收拾东西边苦着脸偷偷抹泪。 “不过他们大概顾不上主动和我们...
】镌刻时间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孤爪研磨 #尾铁朗
语所堆砌起来的时间,在我们并肩一同前往某地的路上。 *幼驯染聊天记录随机放送: 初二: “小,帮我带苹果派” “是是” 5分钟后—— “常吃的那家已经卖光了” “五巷那里应该有吧” “诶——好远...
【兔赤】睡觉这件事 #排球少年 #影日 #大菅 # #月山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兔赤,影日,月山,大菅, ooc 文笔烂 请多多包涵~   “所以?你就是因为这点小事把我们叫出来的吗?”   “欸!尾好过分哦!什么叫这点小事,这明明是件大事...
】吵醒晨昏 #排球少年 # #孤爪研磨 #尾铁朗 #同人文
by/ 滉小西   尾和研磨这一生唯一一次吵/架。 有幼年打/架 OOC先道个歉 尾铁朗很久没有见到实体的孤爪研磨,接二连三的大作业和考试周把他压/得喘不过气,加上研磨从高二暑假就开始的补习...
GAME(1) # #排球少年
by/ 玉箫   哨向AU,私设如山,猫队中心,全员成年。 一时脑嗨产物,逻辑bug多如山   城市藏在夜色中,天空也飘下淅淅沥沥的小雨,阴云挡住了最后一丝月光,在城市比黑夜还要的阴影里,一只豹...
】蜷缩 #孤爪研磨 #尾铁朗 #排球少年
by/ 关机――   # #没什么意义的日常向   “那边有空位哦,研磨要不要坐过去?”   孤爪研磨看了看尾所指的那一边。   只能容下一个人的狭窄的空位。   他兴致缺缺回过头,从书包里拿...
】昨 # #排球少年 #尾铁朗 #孤爪研磨
by/ 贰口猫猫饭   (爬墙小排球了…!!) *成年 *事后(我好爱纯情铁子哥!!!!) 11月某日,6:59AM 闹钟还有不足六十秒就要刺破房间的宁静的时候,尾半梦半醒地睁开了眼。 他试着...
】99% # #尾铁朗 #孤爪研磨 #排球少年
by/ 贰口猫猫饭   *dk双向暗恋 *高一x初三 十五岁的尾花了一整个下午来写情书。 甚至翘掉了训练,特地去文具店挑了字迹最好看的钢笔,还怕惹人注意,为了能认真写完偷偷跑回了家。 “觉得对...
【全员向】恐怖电影这件事 (上)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cp: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交往,合宿 ooc   “合宿的最后一天就要看电影!”是的没错,这是目前最大型的合宿,其中包括了来自宫...
【全员向】明说这件事 (下) #影日 #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影日,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已交往 ooc   “都吃完了吗?那我们开始吧”尾看差不多了,就开始切入主题。   “嘛,我们要来...
排球少年】 醉 #排球少年 #排球少年同人 #
By.種下月亮   / 此篇為車文,請自行斟酌 /   「嗝…我還要喝!研磨!我們去下一家!!」   熱鬧的夜晚,霓虹燈的光映照在兩人身上,研磨有些艱難的攙扶著尾,搖搖晃晃地回到車上...
【全员向】 恐怖电影这件事 (中) #影日 # #大菅 #月山 #牛天 #兔赤 #及岩 #灰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大菅,月山,影日,及岩,松花,牛天,,灰夜久,兔赤 设定:合宿 ,全员已交往 ooc   “快点进去!别磨磨唧唧的!你这个胡子男!”是的,这就是日常迫害东峰旭的日常...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