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all博】罒德岛除夕事件! #明日方舟 #博士 #all博

sodasinei 2021-08-21

by/ 玉箫
 

1

“刀——客——塔——”桃金娘举着旗子大呼小叫的跑过来,“大——事——不——妙——啦——”

博士茫然的睁开眼,看着闯进宿舍的小家伙愣住了。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是把桃金娘换成了今天的助理。

桃金娘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头发乱糟糟的,手里抱着一堆碎纸。

博士揉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隐隐发疼的头,问:“怎么了吗?”

“我去博士办公室值班,从控制中枢进门的时候踩到了地雷…”

“那那些纸是…”

桃金娘举起手里抱着的碎纸,沉痛地说:“我被炸完爬起来,走到博士桌子边上,就看见…看见新来的夕姐姐的简历被人撕碎扔在地上了。”

博士:“!”

博士:“?”

博士:“!?”

博士:“我一定是在做梦,我睡了别叫我。”

博士说完就往床上倒下去。

桃金娘一旗杆抽在了博士的小腿上。

博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疼不是梦,我的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阵不可名状的非酋尖啸贯穿了罗德岛全舰,几个人陆陆续续的赶到博士的宿舍门口,只听见博士大喊道:“给我拿来昨天的排班表,我一定要把凶手绳之以法!”

2

“也就是说,博士你昨天下午两点收到了简历,欢天喜地的带着大家去打夕小姐的晋升材料,今天早上来了一看就发现简历被撕了?”可露希尔总结道。

“是的,两点我走的时候一层总控室都没有人。”

可露希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博士不愧是能生啖源石虫嘴里泡泡面的巴别塔恶灵。除了战斗策略,倒霉程度也别具一格呢!”

博士:“我到底什么时候干过这些事。”

博士拿起桌上乘得满满的杯子,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后突然瞪圆了眼睛。

“呜呜…呜呜呜呜呜!”博士发出诡异的嚎叫,可露希尔眼疾手快的把桃金娘拽到一边。

“噗———!为什么是理智顶液,我还以为是咖啡呜呜呜”

可露希尔:“诶呀诶呀博士你丧失理智之后干的事可不止这一件两件,这是以防万一嘛。不说题外话了,你叫我来是想让我帮你查一下从昨天下午两点到今早八点之间的监控录像吧,我已经调出来了哦。”

可露希尔把录像放出来,快速的调着时间,一边说道:“一层控制中枢和内部的博士办公室涉及很多机密,所以根本没装摄像头,但是想要上一层来只能从电梯走,我把电梯监控看了一遍,挑出来所有到达一层和从一层出发的录像,我放了哦…”

突然桃金娘从门口走进来说:“博士,我把昨天值班的人叫来了!做好心理准备哦。”

博士:“为什么要做心理准备?”

半截长刀从门口探出来,嘲讽的声音后至:“有意思,现在的你还会为这种事兴师动众。”

博士:md炎客,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3

“昨天是我担任助理。”送葬人说道,监控视频中,送葬人两点半独自一人乘上了电梯。“我下午提前半小时来到博士办公室布置地雷破片,布置完就离开了,没有见到夕小姐的简历。”

“啊!我今天早上就是踩到了你按的地雷!”桃金娘举起旗子吸引大家的注意。

送葬人摇摇头,“恐怕不是的,我会在每天下班前十分钟拆除所有地雷防止误伤。”

“万一是你忘了还有一片没拆呢。”博士问。

“不可能。”送葬人断言。

“理由?”

“她还活着。”送葬人面无表情的回答。

周围人默默的退开了几步。

博士一阵后怕,暗自决定把送葬人担任助理的排班调的越少越好。

4

监控视频继续播放,下午三点整,一大帮人乌泱泱上了电梯。

博士凑到屏幕跟前努力辨认:“我看看…炎客、艾雅法拉、煌还有伊桑,你们就是昨天在控制中枢值班的?”

“是哟!”煌回答道,“不过从三点过来到五点下班我们都一直待在一起,送葬人先生也是三点左右就从博士办公室来了。没有人能去控制中枢后面的博士办公室撕简历啦。”

艾雅法拉揪了揪煌的衣角,说:“前辈,那个…大概四点五十的时候送葬人先生又去了一趟博士办公室,然后五点我们一起离开了……除了炎客先生。”

“炎客是五点半下楼的。”可露希尔把监控视频往后调了调,补充说,“一个人。”

所有人都看向了炎客,可他站在视线的焦点确还是懒洋洋的,甚至在嘴角挂起了一丝笑意。

博士吞了口唾沫,谨慎的问:“这半个小时…你去哪了,干了什么?”

炎客笑了一声,一字一顿的回答:“不、告、诉、你”

博士:“啊啊啊啊绝对就是你这个黑心萨卡兹撕了我的简历呜呜呜呜呜哇哇哇哇哇”

炎客:“我倒是能保证这种无聊的事我没干过”

博士:“我不信我不管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呜呜呜”

炎客:罗德岛的应急理智顶液过期了吗?为什么这个人像个智障。

“先不管这个了,小羊,你确定你们几个一直在一起吗?”

艾雅法拉思考了一下,说:“送葬人先生四点五十离开应该是去拆除地雷破片,但是前辈…那个,我没办法保证伊桑先生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煌跑过去搭上伊桑的肩膀,“哦,因为小伊桑本身存在感就很低嘛,还能隐身,想要瞒过我们简直是轻而易举是不是”

伊桑晃悠晃悠尾巴,不紧不慢地说“喂,我昨天可是一直在控制中枢,从来没进去过博士的办公室。再说了撕掉简历对我又没有好处。”

“哦?”炎客发出了一声冷笑,“是这样的吗?你的前身毕竟值得怀疑,谁能保证你真的为了罗德岛服务呢…”

“这么说的话一直想找博士报仇的炎客先生不是更加值得怀疑的吗?”伊桑毫不慌张地反问,“单是看博士着急的表情就够你开心了吧。”

“那个…”桃金娘打断了越来越浓的火药味,“我突然想到,一楼是不是还有个会客室?”

博士一拍大腿:“啊!银灰昨天来商议盟约的事,昨晚应该也是在会客室休息的。可露希尔小姐,会客室…”

“很遗憾,为了保障隐私会客室也没有装监控,而且从会客室到控制中枢也不需要经过电梯。”

5

“原来如此,可惜的是我昨天并未来到罗德岛的控制中枢,也没有见过夕小姐的简历。”银灰饶有兴味的晃了晃尾巴,“我的盟友,你在怀疑我吗?”

“啊不是…我只是…那个…例行公事…”博士结结巴巴的回答。

“原来如此。”银灰笑了笑,“这件事不可能是我干的,毕竟昨晚我一直和盟友在一起。”

众人:“?”

炎客:“??”

博士:“???”

银灰笑着说:“啊,您不记得了吗?昨晚可是很激烈呢。”

博士:“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我对昨天回来之后的事一点都不记得”

“开玩笑的。”银灰说,“不过我昨天确实一直呆在会客室。撕毁夕小姐简历一事对我并无任何好处,我不会做这种事的。”

“我看不见得吧。”炎客说,“你不是早就对被新干员值班心存不满吗?”

银灰不动声色的靠近了博士一点,说“我相信喀兰贸易在盟友心中的地位一直没有变过,对吧?”

博士:“没错前夫…不,老公。”

银灰一脸微笑,博士总感觉下次真银斩会砍到自己。

6

博士满面愁容

博士一筹莫展

博士想哭

“真的没有别人上过一楼吗?”博士苦着脸问。

“没有哦,除了这些人就是昨天半夜结束作战的博士抱着杯子抗着异铁上来了。”

突然门口露出了两只毛绒绒的长耳朵。

“博士,今天的作战安排是…”

“阿——米——娅——”博士飞扑过去一把搂住小小的领袖,“快!帮我感知一下他们谁在说谎!”

阿米娅一脸懵逼:“诶?不是不行,但是发生了什么?”

博士一脸悲痛的举起了纸片。

阿米娅一脸同情的开始释放源石技艺。

几分钟后。

“博士,那个…我不保证准确但是我没有感知到谎言。”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他们说的都是实话。”

一片浅绿色的衣角从门口滑过,片刻之后又退回来。

“你在干什么,我不是说过要少让阿米娅用源石技艺。”凯尔希冷着脸说。

博士立马认怂说:“对不起,冬天的舰桥有点冷我一会儿去给您打扫办公室。”

“不必,”凯尔希不为所动,“你又在做什么蠢事?”

她低下头瞟见了桌上的简历碎片,又环视了一下周围,冷笑了一声,“原来如此。”

“嗯?原来如此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了?你知道是谁干的了?”博士问。

“我知道了又怎样?你知道了又怎样?什么都做不了的话还是一无所知舒坦点。”

“我想知道,凯尔希,即使什么都做不了。”博士正色说。

“这是你的决定。”

博士坚定的点点头。

凯尔希叹了一口气,说:“昨天来到一层的几个人中,艾雅法拉和煌一直待在一起没有时间,送葬人、银灰和伊桑虽然有单人行动时间但动机都不成立,炎客勉强算是有动机且有一段单独行动的时间,但是阿米娅并没有感知到撒谎的情绪,对吧。”

“桃金娘我也怀疑过…但是她更没有动机了。所以还有别人上过一楼”博士分析道。

“没错,确实还有别人。”凯尔希承认。

“可是监控并没有拍到…”

“怎么没有拍到,”凯尔希往前走了两部,伸出手指向前方,“你不是晚上坐着电梯上来了吗?”

7

博士:!

博士:!!

博士:不是这不可能呀,我完全没有动机。

“哦原来如此!”可露希尔从桌子上跳起来,“失去理智的博士根本不需要用正常的动机来考虑!”

“可是…可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博士说。

“是吗…仅仅是没有撕简历的印象吗?”凯尔希问。

博士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好像…是从作战结束就…没有印象了。”

博士:“呜呜呜不会吧我死了啊啊啊”

凯尔希接着说:“证据就是它。”凯尔希指了指装着理智顶液的杯子。

“我早上来的时候它就在这里了。”

“恐怕还是满满的,对吧。”凯尔希解释说:“这是我昨天给你的,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你昨晚来过,并且一口都没有喝,不然至少也会有模糊的印象。”

“所以说…”

“所以说你在过度作战没有及时补充理智顶液,自己发疯把简历撕了之后忘的一干二净。这就是答案。”凯尔希总结说。

8

“真是滑稽啊。”炎客戏谑道,“曾经的恶灵竟然变成了这样。”

他站起来,往门口走去。忽然从口袋里掉出来一个东西。博士眼疾手快地捡起来,那是一个圆形的金属,上面写着“此面向敌——罗德岛春节特供版”

炎客迈开长腿扭头就走。

“原来是你炸的我!”桃金娘拼命追。

“啧,别追了我又不是想炸你。”炎客回头说。

然后炎客一下子被什么东西绊住脚,向前跌去。

“什么玩意儿!”炎客用长刀支住了身子,低头看见伊桑的身影显现,手里还挥舞着一张纸。

“博士!我刚刚和夕小姐沟通了一下,她说可以再给我们递交一份简历!”

博士:*难以名状的非酋出货尖啸

end

 

*第一次写推理类型的同人文可能bug一大堆大家见谅

*如果tag打的不对就告诉我我立马改

明日方舟/博士x你]扒一扒罗博士和他的小姑娘 #明日方舟乙女向#博士x你#bg#男神x你#博士好帅一男的
博士。   5. 你有点小爱好, 那就是嗑all,对,all,懂吧? 嘿嘿嘿~多美好啊!比如说星熊和银灰这样A气十足的干员,拉普兰和德克萨斯这样故意或者不经意间撩人的干员…… 不行再想下去你...
all]请给我一个吻 #明日方舟乙女向 #星 #能 #塞 #赫 #all #all
不是没有听清。”   事实上塞雷娅经常不理解博士的行为。即使这位罗的指挥官在战场上显得可靠而强大,但每每劳累过度,总会做出一些奇怪的行为,让她歇一会儿就好了,或者,给她几块源石。于是塞雷娅看着博士...
[安切尔x博士]不知名故事 #安 #女 #明日方舟乙女向
中,额前柔顺的玄色长发湿,衣物刮擦声愈近,安切尔听见人从容柔和的嗓音在他身侧响起,像是浸泡了一融雪水, “一杯黑咖啡。” 他余光瞧着人姣好的侧脸,雪白的肤色衬上一双黑眸,眼底泛着淡淡的青黑,垂眸间...
all]突然亲亲会打开什么意想不到的开关? #明日方舟乙女向 #安 #星 #熊 #消 #箱 #开始乱打tag
哦,谢谢了。”   安赛尔听言有些僵硬地站直了身,他眼神不敢正视博士,通红着脸张口想说些什么,半晌有些无奈地憋出来一个支离破碎的句子   “博士!请、请不要戏弄我!”   博士有些好笑地拍了拍他的肩...
明日方舟/博士x你]扒一扒罗博士夫人做过的蠢事 #明日方舟乙女向 #博士x你 #男神x你
小男孩与罗的战斗之后,偷偷跑到了敌人的领地, 完了之后还被发现:) 当时博士淡定地带着干员们走进整合运动来找人,然后看见你坐在沙发上喝着果汁叭叭叭,对面是一脸冷淡的塔露拉,浮士。还有正在打哈欠的...
明日方舟/星熊]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明日方舟乙女向#星#星熊
    “无关未来。” “我注重现在。”   0.   “星熊,重装干员。”   “今后将是您的盾、您的利器、您的壁垒。”   “请多多指教,博士。”   1.   关于罗的那位人物,冷静,理智,强大。浑身...
明日方舟/]《D大调庄严弥撒》与《昼夜摇滚》 #明日方舟乙女向#舟豆#豆#红豆
不久后的某天收到了博士送给她的一张演唱会门票。   “你很有天赋。”   4.   罗从未遭受过如此严峻的局面。   天灾的突然降临以及敌人的猛烈进攻让一向镇定的博士清楚地意识到——这次必须撤退...
明日方舟/]柏拉图 #明日方舟乙女向 #蝎#蝎#狮蝎
  ✧ooc会有,文笔差请见谅。   ✧我流攻A女。   ✧愿爱与你同在♡   “我欣赏柏拉图式爱情,我的干员。” “仅是欣赏。”   1.   罗来了一位新特种干员。   “我……我是狮蝎...
[梅/浮]反向俘虏 #明日方舟乙女向 #梅 #浮 #男神x你 #bg
立,博士看不大清他脸上神色,看不清他略病态的笑容。 “不太好。整合运动的俘虏只有这样的待遇吗?” “至少,给个干净明亮的房间?” “相比之下,罗的待遇可好的多啊。” 博士嘴角勾起,瞧着面不改色的...
【伊桑x博士】隐身不是这么用的啊喂 #明日方舟乙女向
不翼而飞的零食确实都回来了。 甚至还比之前多了许多,还都是你爱吃的。   下一秒你就夺门而出,与刚好想来找你的伊桑擦肩而过。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罗闹鬼啦!!!”     熬夜工作不好哦   现在...
[伊芙利特x博士]体香与夕阳 #明日方舟乙女向 #伊
博士坐在了阳台。博士眯眼瞧着橘黄色的天空,平静地开口,   “整个罗,从这里看夕阳最美。”   伊芙利特瞧着那轮血红,晕染周边天空燃烧起旖旎朦胧的颜色,她有些眼花缭乱。她看向安静的博士博士周身染上...
【伊桑x博士】想吃月饼吗 #明日方舟乙女向
原作者:盐舟   *中秋贺文  *女 性格私设有 注意避雷   明明是难得的节日,罗的干员们早早地就开始准备今天的庆祝活动,可自己还要坐在办公室里工作。 想到这里,你苦恼地用笔戳了戳头,颇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