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日/走灰】迷路 #排球少年 #强风吹拂

sodasinei 2021-08-21

by/ 玉箫

 

他俩太像了,一时冲动搞了一个沙雕文学

国家队二传影*里约沙排特训日

国家队运动员走*国家队教练灰

万一呢

1. 

清濑灰二迷路了。

正值奥运会,清濑灰二随日本田径队队前往里约。在酒店住下不到半天,紧锣密鼓的适应训练还未展开,身兼“黑色子弹藏原走的专属教练”,“日本长跑队的御用营养师”等多个职位的灰二就闲不住地来到了附近的菜市场。

然后迷路了。

“这可头疼了啊。”灰二揉了揉头发,摸出来手机,不甚熟练地打开了翻译软件。

“打扰一下…”灰二伸手拦住了一个橘色头发,抱着一大捧花椰菜的少年。

少年抬起头,仔细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猛地抬起头,叫道:“啊,是日本队的教练!”

灰二被少年流利的日语惊了一下,问:“你怎么知道的,我刚刚英语口音很重吗?”

“不是不是。”少年摇了摇橘色的脑袋,用手比划着,回答说:“是衣服,我知道今年奥运会日本队的教练服是这个样子,我一个运动员朋友告诉我的。”

“朋友?”

少年兴致勃勃地拿出手机找照片,却发现手机没电关机了。

灰二看着连发色都要暗淡下去的少年,忍不住出声安慰道:“没事,你要不和我描述一下是什么样的人?”

“嗯嗯嗯!就像这样子——”少年把手中的花椰菜装进购物袋里,努力地把两只手都腾出来,用手把头发压下来,挑起眉毛,眼神凶恶的瞪着灰二,“黑色头发,不会说话老是骂人……”

“好像阿走!特别像!”灰二在心里狂吼。

“……之前是个天才,老是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不过最近已经好很多了。你见过吗?”少年一秒恢复了之前的阳光,乐呵呵地问。

“见过见过,你和他什么关系呀。”灰二笑眯眯地问道。

“哦,我们是高中的队友!”少年回答道,“最近也有在联系。”

“好啊藏原走,居然背着我在外面找了个小可爱。”灰二有些恶劣的想着,无名地对这个小屁孩生出了一丝好奇。

“难得遇到个老乡,我请你吃饭吧。”灰二笑眯眯地说,“我叫清濑灰二,你呢?”

少年眼睛亮晶晶的,抱着花椰菜开心得快要跳起来,“我叫日向翔阳!真的吗!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特别好吃的餐馆,还便宜!”

 

2.

影山飞雄迷路了。

来到里约,倒不过时差的影山得到同屋前辈牛岛若利的建议,下决心出去溜达溜达散散步。于是影山飞雄一路小跑离开了酒店,向着他心目中的排球训练场跑去。

“这是哪?”影山飞雄站在四百米标准跑道的起跑线,陷入了沉默。

一道黑影从他旁边飞驰而过,带起一阵风。

甚至可以说是一阵狂风了。

影山回过神来,发现人影已经飞快的远去,将将跑到下一个弯道。

影山拔腿追上去,他不期待着在这个偏僻的地方还能遇到第三个和他一样倒时差的人。

“您好!”他边追边喊着,“打扰一下!”

距离缩短的很艰难,影山感觉自己已经用出全力了。他自认绝对不算跑步慢,眼前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终于在快要回到起点的位置影山追上了,他伸出手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

“!?”那人懵了一下,似乎刚刚从自己的世界里被拽出来,他缓冲着小跑两步,停了下来。

“那个,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那个人艰难的说着英语。

影山在原地喘着粗气——这可比和日向那个呆子赛跑刺激多了。他抬起头,看见对方田径服上的国旗和姓名。

“没关系,不用说英语的,藏原走前辈。”影山说,“我是迷路了,想问怎么去排球的训练场。”

“那个好像是只对运动员开放的。”

“我就是啊…”影山在身上一顿摸,找出了自己的名牌。

藏原走眯起眼睛看了一下,“排球…现在打排球的都这么能跑了吗”藏原走在内心感叹道。

藏原走抬起头,想了一下自己跑来这里经过的路程,在记忆中找到了像是排球场的地方。

“我带你过去吧。”他提议说,“我可能表达不清楚该怎么去。”

影山飞雄认真的点了点头,回答道:“谢谢前辈,但请别用跑的。”

 

3. 

清濑灰二和日向翔阳坐在餐馆里聊天。

一进了餐厅,日向就用流利的西班牙语和服务员要来了充电器,只可惜手机暂时还开不了机。

“估计等我们吃上就可以了!”日向判断道,边说边打开了菜单,“这个是巴西烤肉,这个是焗虾,这个我特别推荐!很符合日本人的口味!”

灰二看着面前激动得不停晃悠的日向,有些哭笑不得。

“按照你推荐的来就好了。”灰二回答说,接着抛出了本次出行的主要目的,“你那个朋友——就是黑头发那个——高中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啊。”

日向一提到这个更激动了,“我和你说,他可凶了!虽然确实是个天才,各个方面都很强,专业领域上领先我们其他人一大截,但是平时从来不好好说话!”

“诶,和刚进大学的时候一样呢。”灰二感叹了一句,接着问,“性格呢?他高中的时候就那么孤僻吗?”

“孤僻?”日向歪着头想了一想,突然拍了一下大腿,“确实是诶,平时有女生来答话会把人家瞪回去,买饮料的时候会站在贩卖机前面一声不吭地站好久,我们为烤肉神教欢呼的时候就在边上看着……为什么这样都能有那么多女生给他送巧克力啊。”

“等等,巧克力?”灰二突然抓住了重点,莫名其妙的有一些酸——自己都没有给阿走做过巧克力。

“是啊是啊,每年情人节他桌子上都会有一大堆,还会在场地边上小声说好帅好帅怎么样,明明每次都会特别凶地把巧克力送回去,老是吓到女孩子。这种凶巴巴的人到底哪里帅了!”

那一点酸味瞬间烟消云散,灰二反驳道:“不不不,专业领域确实很帅吧,像是比赛的时候。”灰二换了一个姿势,把右腿伸开一点,眯起眼睛回忆了一下藏原走从他身边跑过的那个晚上,“真的很漂亮——不管是姿势还是身材。永远都是那么一丝不苟,像是一尊会动的雕像,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飞鸟振翅一样,每一个姿态都那么简洁流畅。”

日向翔阳撅了撅嘴,眼睛向一边瞟去,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用水杯遮住了脸上一丝可疑的绯红“虽然确实很帅……不,绝对还是我更帅一点!”

灰二笑了笑,轻巧地转移了一个话题,“不过确实是凶巴巴的呢。”

“就是就是!”日向有点气愤地说,“动不动就骂我,居然还会把我扔出去,老是拍我的脑壳——我长的慢一定是他的错!”

“他高中的时候居然是这样的吗?想象不出来啊。我还以为会是那种闷声不吭的他、不太会和别人交流的感觉。”灰二把刚上的菜往日向那边推了推,接着说,“不过毕竟是敢打教练的人嘛…”

“诶?影山他没打过教练啊。”日向从烤肉中间抬起头。

“嗯?影山?”灰二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对啊,影山飞雄,日本队的二传手,就是他——”日向翔阳拿起好不容易开机了的手机,点开屏幕,指着那张奇形怪状的合照给灰二看。

灰二:完了认错人了,好尴尬,怎么办!

 

4.

影山坐在地板上给瘪掉的排球打气,藏原走坐在不远的后边看手机,两个极其相似的人用相似的姿势蹲在地上,安安静静的,就像是黑暗中长出的两朵黑色的蘑菇。

影山飞雄把气针扒出,拍拍裤子站起来,回头说:“前辈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先走,不用陪着我的。”

“没关系。”藏原走抬起头,“今天再多跑的话会被灰二哥骂的。”

影山支起球网,开始练发球。

藏原走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藏原走点开信息看了一眼,表情变得奇怪了起来。

灰二哥:你认识一个叫影山飞雄的运动员吗?和你长得很像的那个。

藏原走抬起头盯着面前的人看了看,完全不能理解哪里相像。

“那个…你叫什么来着?影山…”

“影山飞雄。”

阿走:认识,正在我面前砸地板。

灰二哥:?!

阿走:意外碰到了,他在我面前练…那个…发球,声音很吓人。

灰二哥:你现在在哪?

阿走:田径场边上的排球馆,这里。

*定位*

灰二哥:等我一下,我一会儿过去。

阿走:还是我去找你吧,灰二哥别乱跑了,今天已经忙了一天了该休息了。

灰二哥:不行不行,必须得我过去才行。

阿走:为什么啊。

灰二哥:见证感人的重逢。

阿走:?

 

5. 

“啊!真的好像啊!”吃完饭后,日向看着灰二的手机上藏原走的照片感叹。餐间日向已经快把影山飞雄这一著名运动员睡觉打不打呼噜都和灰二说了。

灰二拿过手机调出了刚刚藏原走发来的定位,及其心机的遮住了他和走的聊天界面,转手递给翔阳,说:“一会儿有空的话,能不能带我去一趟这个地方,阿走等着我去接他。”

日向伸出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了一下,胸有成竹地抬起头说:“没问题,我之前经常去那里打球”

丝毫没有在意为什么一个跑步名将会在排球场。

灰二:这孩子心真大。

灰二付了钱,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餐厅。

 

6.

影山飞雄高高跃起。

球旋转着蹿了出去,俯冲经过球网上空,眼看着要冲出边线的时候突然画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正正砸在线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影山庆祝似的挥了一下拳,转身去球框里拿球。

“啊啊啊啊啊影————山————!”

奇怪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影山猛地回过头,只看见一个黑影高高跃起,背着球场的灯光,像太阳一样闪耀着。

等等!那个东西是不是要压上来了!

“噗通——”

“啪——”

“日向你个呆子!呆子!”

“影山你才是!居然背着我偷偷长了这么高!”

“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吧!每次量身高我都和你说了!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停止发育了吗!”

“哈?谁停止发育了!我长到了一米七呢!”

“谁管你长多高啊呆子!”

“所以说你才是呆子你个混蛋影山!”

期待感人重逢的灰二:“……”

灰二伸出手,揉了揉藏原走跑完步被风吹的乱糟糟的头发,语重心长地嘱咐说:“千万别和他们两个学。”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藏原走一脸懵逼地点了点头。

end

强风乙女】关于早上叫你晨跑这件事 #强风吹拂乙女向 #藏原 #清濑二 #城太郎 #城次郎 #杉山高志 #岩仓雪彦
by/ 银谣   *突然想起来强风好像更符合这个题目hhhh *姓名由◯◯替代 *ooc见谅 *出场:阿二、双胞胎、阿雪、神童   阿   阿:「早上了。」   阿看了眼闹钟的时间,5...
【全员向】恐怖电影这件事 (上) # #黑研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cp:,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黑研,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交往,合宿 ooc   “合宿的最后一天就要看电影!”是的没错,这是目前最大型的合宿,其中包括了来自宫...
【全员向】明说这件事 (下) # #黑研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黑研,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已交往 ooc   “都吃完了吗?那我们开始吧”黑尾看差不多了,就开始切入主题。   “嘛,我们要来...
【全员向】 恐怖电影这件事 (中) # #黑研 #大菅 #月山 #牛天 #兔赤 #及岩 #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黑研,夜久,兔赤 设定:合宿 ,全员已交往 ooc   “快点进去!别磨磨唧唧的!你这个胡子男!”是的,这就是日常迫害东峰旭的日常...
【全员向】明说这件事 (上) # #大菅 #月山 #兔赤 #及岩 #松花 #牛天 #黑研 #夜久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黑研,夜久,兔赤 设定:全员交往中 ooc    “欸?是在这附近对吧?”在前头,身后还跟着了两个和山格格不入的少年...
【全员向】先后这件事 # #黑研 #大菅 #月山 #兔赤 #夜久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大菅,月山,兔赤,黑研,夜久 设定:合宿发生的趣事 ooc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好,都到齐了吧?”黑尾看着一屋子的人,然后转头向月岛确认   “其他学校我...
【全员向】恐怖电影这件事(下) # #黑研 #大菅 #月山 #兔赤 #牛天 #及岩 #夜久 #松花 #排球少年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大菅,月山,及岩,松花,牛天,黑研,夜久,兔赤 设定:合宿,已交往 ooc   位置 东峰   西谷   木叶   濑见   大地  菅原    田中   山...
排球/多人向】向梦游仙境 #排球少年 #向翔阳
by/ 砖红苏打饼   * 但其实人物很少 * 一切仅供娱乐,没有对任何出场角色带有偏见   向翔阳掉进了洞里。 一个从来没见过的洞,排球像长了脚似地钻进去,向追着排球,一头栽进洞中,里面比外面...
【治角名】迷路 #ハイキュー!! #宫治 #角名伦太郎 #稻荷崎 #排球少年
地对这两个女生说了什么之后,她们便一脸失望地了。   ……对了,这个人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了。   角名偷笑了一下,又缩回了地铁走道里。   伦太郎:我迷路了。 治:……你在哪,我来接你。   END...
】 当樱花盛放之时 #排球少年 #牛天 #兔赤
!不然巴士要开了哦”不远处传来了队友的声音。“来了!木兔前辈,我们吧。”向拿着自己的行李催了催木兔。 两人就加快脚步跟上大队的脚步。   “呐呐....山,你觉得教练会宣布什么呢?”站在山...
排球x你】给他一个一百分的笑容 #男神x你 #排球少年乙女向 #向翔阳 #山飞雄 #月岛萤 #西谷夕 #及川彻
之后......    ver.向翔阳   看着你的笑容,他不由得也冲着你笑了。 顺便一说,笑得比你还要灿烂哦。   ——唔,这种输了的感觉是什么啊……     ver.山飞雄   迷茫地看着你,满...
】不老 # #排球少年
起的瞬间,也压缩了几十年的光阴,做了几秒的少年。 球飞到了树上。 原来山真的在对他大叫,还是一成不变的“向呆子”,一边过来一边说教他居然还会接球失误。 然后他捡起一根长长的树枝,伸长了手臂往上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