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黑研】勇者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sodasinei 2021-08-21

by/ 玉箫

 

1

黑尾铁朗是一名勇者。

沉重坚硬的黑铁铠甲在艳阳下泛着银光,挡下绝大多数重击劈砍;肩甲上篆刻着繁复的花纹,让各种魔法伤害变得微不足道。铁盔罩面,顶有一根修长的黑色羽毛,在微风下会轻轻摇晃。

黑尾很喜欢这根羽毛,那是他的发小送给他的。他记得那一天年幼的两人背着父母偷偷出城,溜到了世界和魔域的边境。本应该风平浪静的原野上,一只大概同样也是偷偷溜出来的低级魔物黑羽鹫正在悠闲地散步。看到了两个人类幼崽,黑羽鹫欣喜若狂,迈着大步冲过来想要加餐。

尽管只是低级魔物,也不是两个十岁的孩子能应付了的,黑羽鹫使了蛮力重撞过来,小研磨拉着还在愣神的小黑尾往侧边躲开,却被魔物一头杵在地上溅起的土石迷了眼。撞懵了的黑羽鹫把头拔出来,气急败坏的举起爪子挥向两人,而研磨眯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黑尾见状,把研磨挡在身后,拔出骑士剑,刹那间架住了镰刀似的勾爪。

“砰”的一声。

金属碰撞的声音。

研磨心中一动,摸出藏在袖口的魔杖,对准了声音的来向,微微上抬。

“沉睡吧。”少年用稚嫩的声音咏唱。

近乎不可见的光从黑尾的头顶略过,正中魔物的眉心。

魔物摇晃脑袋,抵抗了片刻,庞大的身躯向后倒去,重重地砸在地面。

黑尾举起剑冲着怪物的脖颈劈砍两下,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反倒是怪物抽搐了两下。

“我的剑砍不破它的羽毛,估计很快就会醒,快跑!”黑尾不再尝试,拉起研磨就跑。

“等等!”没跑两步研磨突然停住了,回过头打量了一下,怪物还在睡梦中挣扎。他快步走回去,揪住黑羽鹫细长的尾羽,用尽全身力气拉扯。突然揪开的尾羽让研磨坐了一个屁墩儿,怪物又抽动了一下,研磨连忙爬起来拉上黑尾跑了。

两个一身狼藉的小孩回家被家长骂了一顿,几天没出得了家门,小黑尾飞快的把那根羽毛忘记了。

黑尾再一次见到那根羽毛是在很多年之后,他的成人礼上,那天他获得了象征着勇者身份的盔甲和长剑。仪式结束,黑尾抱着盔甲乐呵呵的往家走,转过街角的瞬间被发小拦住了——研磨比他小一岁,参加不了成人礼。

“给。”研磨从背后拿出那根修长的黑色羽毛,黑尾这才想起第一次狩猎魔物时候发小那古怪的举动。

羽毛已经和当初的样子大相径庭,它变得更加修长,原本是硬挺的质地,现在感觉又有了一丝丝在尖端柔软下垂的意味。依旧是同样的漆黑,却比反射出微不可见的五彩光晕。

“我加了祝福和震慑两种魔法,前者让你的伤口更快愈合,后者让一些危险魔物害怕。”研磨微微抬起头,猫一样的金瞳在阳光下更加透彻。他认真的看着黑尾,没有任何情绪,一如往常。

黑尾把手放低,研磨把那根羽毛安装在头盔上,光秃秃的头盔威风了不少。

“不愧是研磨,真厉害。”黑尾腾出一只手,伸手揉了揉面前那颗布丁脑袋,把柔软的发丝弄得乱七八糟。研磨不得不捂住头,气呼呼地瞪了黑尾一眼,扭头往家走,黑尾快步跟上。

“明年就是我成年了,我要新出的魔法书。”研磨头也不回地说。

“没问题,你肯定是转职成法师了吧。”黑尾盯着研磨露出来的一节脖颈,感觉天气有点热。

研磨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黑尾,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继续往前走。

“ 大概吧。”风中留下一句小声的嘟囔。

2

那是以前的故事了,而现在,那个插着黑色羽毛的头盔被一阵狂风卷到地上,翻滚了几圈,黑尾真心呵护着的修长羽毛在翻滚中折断,软踏踏的倒在一边。

盔甲下脸漏了出来,汗水滴滴答答从额角滑落,连平时怎么都压不下去的鸡冠头也被汗水浸湿,没有精神地趴在头上——没准是主人心情低迷的原因。

肩甲连着护臂被掀掉了一大截,失去了防护的臂膀上留下了剐蹭的伤痕,随着呼吸和肌肉的起伏缓缓渗出血珠。长剑多出了很多豁口,持剑的手微微颤抖。

他苦笑一声,抬眼看去。

对面的白袍魔王站直了身体,举起手中巨大的魔杖,在头顶旋转半圈。

“你还是这么喜欢这一招。”黑尾说着,向侧面翻滚躲开,一阵疾风击中了刚刚所在的位置。魔王手中魔杖一转,那阵风刃诡异的拐了一个弯直冲黑尾后腰袭来。黑尾勉强避开,可风刃依然削去了一片护甲。

“我也不是从前那个我了。”强风吹下了魔王的兜帽,柔顺的长发滑下,金色的发尾垂到肩膀,和袍子上的金纹遥相呼应。猫一样的眼在月光下映出黑尾的身影。

黑尾撑着剑站直身子,牵动嘴角扯出一如既往的微笑。

“好久不见,研磨。”

“好久不见,小黑。”

3

研磨不再是从前那个内向不爱说话,每天白天窝在暗室调魔药晚上点着蜡烛看小说的孩子了——不再是黑尾铁朗熟知的、三年前的孤爪研磨了。

黑尾永远忘不了那一天,研磨成人礼的那一天。

天气很好,人群里三层外三层把教堂团团围住。他们早就听说了这个少年——有可能成为最强法师的少年。

音驹城邦好武,城防坚不可摧,大街上走来走去的几乎都是骑士。连出个法师都会新奇,更别说是让邻国枭谷和友邦乌野都称道的天才,而传说中的天才今天就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法师了。

教堂内,研磨站在一年前黑尾站的位置。祭司递上玄黑长袍,面前悬浮着比研磨本人还要高的法杖。

研磨拿起法杖,在地上轻轻一敲。声音的涟漪扩散开去,教堂内外的人毫无例外得安静下来。祭司走上前递出黑袍,研磨没有接过,只是平静的垂下眼看过去。他笑了一下,又抬起头看向密密麻麻的人群,在人群中一颗鸡冠头尤为显眼。

黑尾铁朗觉得事情不对劲。

“我一直在想我的存在有什么价值。”研磨低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深渊的高等魔物不会出逃,我们也无法进入。国家安定,邻邦友善,世界和平。”

黑尾瞪大了眼睛,挣扎着想从人群中冲出去,他大喊着,却无法发出一丝声音。

“这个世界太无聊了,让我来把它变得有趣吧。”研磨一把扯过长袍,触手瞬间漆黑的长袍褪色一般变成雪白,繁复的暗纹化作金色的纹路。研磨披上长袍,用巨大的兜帽遮住眼睛。手臂一阵,再次用法杖击地。

天才法师的身影逐渐淡去。

同时声音爆炸开来。

“魔鬼!他是魔鬼”

“ 阻止他!”

“讨伐他!”

“等等,研磨,回来!”

黑尾铁朗的呼喊隐藏在喧哗中,难以分辨,但那个渐渐消失的身影还是微不可查的回了一下头。

4

于是三年之后,黑尾铁朗作为骑士长奉命讨伐魔王。途中死伤无数,只有一人来到魔王座前。

“举起武器!研磨!”黑尾手中的长剑豁口,但仍站得笔直,鲜血从盔甲外滑落。

研磨高擎法杖,杖尖流光溢彩,魔力闪烁聚集,“正有此意。”

火球滑落,黑尾俯身快速冲过火海,任凭一个个火球在脚边炸裂。几乎是瞬间来到研磨身侧。挥剑砍去,研磨却泡沫般消失了。黑尾勾起嘴角,头也不回向身后刺出一剑,不出意外的穿来了刺破衣物的声音和一声轻啧。

趁热打铁,黑尾转过身横挥长剑,研磨退避不及勉强用法杖挡住,随机召来风刃。黑尾不闪不避用仅剩的护凯抗下了利刃,赶上前一把擎住想要后撤拉开距离的研磨,右手下滑劈开法杖,同时把法杖远远踢开。

黑尾抓住了白袍宽大的肩角,研磨失去了法杖,但却解放出双手。两手一收一放,就凭空多出一把匕首。他并不奢望能劈开黑尾的黑铁护手,半转刀锋奋力滑向肩膀的布料。

“刺啦——”

研磨飞快跑开捡起法杖,黑尾来不及反应直接逼近,研磨只能坐在地上半转过身挥舞法杖。

长发滑落在半露的肩膀,手臂上多了很多密密麻麻的伤口,脸上也缓缓渗出血珠,本来就不结实的身体好像比之前还要瘦一些,从破碎的袍子下面能看见锁骨……锁骨……

黑尾愣了片刻。

瞬间风刃落下,黑尾眼前一片黑暗。

5

“这也能输!”黑尾铁朗瞪大眼睛不甘心地盯着屏幕上红色的“Game over”。

“谁让小黑要发呆呢。”研磨抬手把头发别在耳后。他面前的屏幕则是一张魔王跪在死去的勇者面前哭泣的cg画面。

“等等,玩家中途能转职成魔王这种事本来就不对劲吧,为什么还能有这种路线啊!”

“所以说这个游戏才卖的好啊。”研磨侧身歪道在黑尾肩膀上,“我赢了,去给我买饮料。”

“好,我的总裁大人。”黑尾把研磨扶到身后的靠垫上,无奈起身。

“然后回来在陪我打一把,我还想解锁竹马线的结局。”

 

——end——

期末极限狂欢产物

想看xp没人写只好自割腿肉产物

我是菜鸡别骂了别骂了别骂了

】吵醒晨昏 #排球少年 # #研磨 # #同人文
by/ 滉小西   研磨这一生唯一一次吵/架。 有幼年打/架 OOC先道个歉 很久没有见到实体的研磨,接二连三的大作业和考试周把他压/得喘不过气,加上研磨从高二暑假就开始的补习...
】镌刻时间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记录我们走过的时间 大二等大一下课,已交往   夏天,在第一教学楼下等研磨公共课下课,他们约好了去T大后门新开的西餐厅。 离下课时间大概还有20分钟,据研磨时不时的吐...
】蜷缩 #研磨 # #排球少年
句话。   研磨大概一辈子都很难遇见比自己还要内向的人,所以第一次见面甚至是他主动带打游戏的。   打了很多次之后,才干巴巴地说出自己想玩的项目。   户外的,打排球。   小小的...
】妄 # #排球少年 # #研磨
,清醒的脑子就愈发混乱。 他变得反而比以前都更在意有关的只言片语了。他发来的短信,他打来的电话,他喜欢吃的那家店里的秋刀鱼,他寄存在研磨家的旧排球,他送给研磨的记得乱七八糟但是意外好懂的复习笔记...
】雨 #排球少年 #研磨 #
研磨,却很不给面子地应答了一句:   “啊。”   扭头看他——这是无法遏制的本能动作。   研磨略微低着头,没有看他。   啊。   想。   原来他们都还记得那场雨。   *   那...
】金鱼 # # #研磨 #排球少年
的苹果派,冬天和研磨的妈妈一起逛商场给研磨挑过年的新衣服……这些都是十四岁的能想到的最快乐的事情。 “为研磨做点什么”似乎已经成了在血液里流淌的生命因子,那些研磨视作无法跨越的阻碍的亏欠,那些...
】和平的每一天 #排球少年 #研磨 #
by/ -言口关-   *成年设定,大概是小段子集 *ooc大大的有   1.胡茬与须后水 是个勤劳的人,全勤奖年年不落,无大事绝不请假。   但这样的也会有不想去上班的时候...
】筋肉构筑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一个互摸腹肌的故事  DK高二和高三,双向暗恋即将拆窗   “研磨要好好拉伸,肌肉量太少了要分布均匀才行。” 和他的竹马研磨正坐在地上互相拉背,从的视角可以...
】谜 # #排球少年 # #研磨
过去——啊,个子好高,发型好凌乱,而且眼神好凶…感觉会有不良前科…体育类社团会招这样的人吗… “你好,我是,你叫什么名字?” ——声音倒是意外的好听。 “…妍磨……” “哦,妍磨酱,”那双凶...
排球少年乙女向】音驹幼驯染三人组 #研磨 #白石葵X
,承受这温暖的阳光啊!" 是你的青梅竹马之一,。 他转头看了看另一个正低头玩手机的人,妄想获得他的认同。 "你说是吧,…不是你怎么也穿了防晒衣,还带了墨镜?" 你另一位青梅竹马,研磨...
】按一加速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喜欢长发来着?” “鬼知道他啊——研磨喜欢长发吧?” 彼时的研磨正从怪物猎人的一次打斗中抬起头来,想起小和他提过自己喜欢的长发女演员A,杂志还放在家里的书柜上。“可能是吧,都无所谓。”研磨...
】醉猫 #排球少年 #研磨 #
研磨喝醉了。   研磨第一次喝醉了。   有照顾生病的研磨的经验,但暂且还没有照顾喝醉的研磨的经验,毕竟高中毕业之前,大家都被认为是不能碰酒精的小孩子,没人沾酒,也没人喝醉。   也没人料到...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