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枭羽】救命,我变成猫了! #原神 #枭羽

sodasinei 2021-08-21

by/ 玉箫

 

1

蒙德的暗夜英雄,最大的酒庄老板,最年轻的富豪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

前一天晚上结束了酒馆的工作后,迪卢克照例换上了夜枭的衣服,在蒙德城内和周边巡视,抓住了几个鬼鬼祟祟的深渊法师,解决了几个闷头闷脑的丘丘人。回到酒庄已经是三点多,女仆收起桌上的笔墨,帮他收拾妥帖,困得晕头转向的迪卢克飞快沉入梦乡。

然后早上,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老爷,今天您和行商约定好了磋商,需要为您准备早餐吗?”女仆长的声音从门口穿来,迪卢克晃了晃因为缺乏睡眠而不甚清醒的脑袋,迷迷糊糊地站起来。

“几点了?”

“八点过半。”

迪卢克木了几秒,紧接着几乎是跌下了床铺,飞快地洗漱完扎起头发冲出庄园。

炽热的阳光撒下,眼前似乎都泛起了光晕。路面平坦,两只晶蝶扑棱棱飞到高处砰的一声消失了

“砰”的一声?

好像踢到了什么。

一声猫叫。

迪卢克连忙回头,庄园门口到蒙德城内的必经之路上放着一个纸箱子,刚刚被他一脚踢飞,倒扣在地上。他走上前,小心翼翼地翻开箱子。

一只灰蓝色的小猫探出头来。

迪卢克掀开纸箱,里面还有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

「救命,我变成猫了!」

迪卢克看着那个夸张的感叹号,感觉有点头疼。

正常来讲迪卢克是不信的。以普遍理性来讲人怎么可能变成猫,人是人,猫是猫。只要猫不会变成人人就不会变成猫,如果人能变成猫那猫也就能……

迪卢克试图安慰自己。

然后迪奥娜蹦蹦跳跳地从他脑海里跑过。

迪卢克想一头撞死。

“凯亚?”迪卢克伸出一只手指试探。

“喵喵喵”小猫回应了几声,舔了舔那根指头。

迪卢克伸出手。

小猫顺着手爬到了肩膀上。

迪卢克拿起纸。

那几个字越看越像凯亚的笔迹。

迪卢克抱着猫进了蒙德城。

2

站岗的骑士看着一脸严肃的迪卢克老爷不自觉站直了身子;花店的姑娘看着隐没在红发中的猫猫手滑掐死了一丛玫瑰;谈生意的行商看着那张小猫批脸和在桌上扑蝴蝶的灰猫非常不冷静地签下了契约。

于是迪卢克以平时倍速的效率完成了一整天的工作后,径直杀到了西风骑士团。

“琴在吗?”

“团长应该在办公室,需要我带您……”

迪卢克大步流星走进了办公室并甩上了门。

一般路过安柏:我说错话了?

办公室内,迪卢克站在桌前,琴坐在桌后,猫咪躲在蓬乱的头发里。

“你问凯亚?他有一个突发任务,昨天半夜去了风龙废墟,据说有深渊法师出没。”

迪卢克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等等!”琴站起来,“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骑士团有必要了解情况。”

小猫趁着转身的间隙窜到了迪卢克身前,在琴团长的视觉死角卧下。

“什么都没发生。”迪卢克离开了骑士团。

如果是深渊教团的阴谋,引起恐慌很有可能是他们的目的之一,所以这件事目前最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迪卢克来到了酒馆,扎起头发,和小猫对视了一眼,达成了共识。今天本来就是他当班,盲目离开前往风龙废墟也有可能正中对方下怀,因此保持原样,等到深夜再行动多半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迪卢克照常擦起了酒杯,照常收拾好了吧台,照常整理好了器具。

不照常的大概只有身边的猫了。

迪卢克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等待开门,然后一回头发现刚刚擦得一尘不染的酒杯里面占满了猫毛。

猫:喵喵喵

迪卢克叹了口气,重新拿了一批杯子出来。

夜幕降临,酒馆陆陆续续进了人来,酒客们对这只新来的小店员接受良好,走过路过伸手撸一把,小猫也乐呵呵地迎上去在对方的手心磨蹭。

迪卢克想起了凯亚平时左右逢源满口跑火车的样子,莫名火起,伸手把猫塞到了桌子下面。

你总是和每一个人都那么亲密,凯亚。

“迪卢克你好狠的心,我不就是欠了你三十七杯酒钱,何必如此对我!”

热闹的夜晚在某位吟游诗人的哭诉中落下了帷幕。

夜深了。

就连最不羁的酒鬼都已经睡死在家中,风无声地穿过大街小巷,生怕惊扰孩子的梦。月亮躲在云后,唯恐惊了城内的寂静。

于是在这个无风无月的夜,迪卢克揣着猫猫摸到了风龙废墟。

把猫放在哪里都不放心,思来想去还是带在了身上,万一碰到罪魁祸首还能强迫他解除法术让凯亚变回原样。迪卢克出发前和猫解释了想法,猫喵了一声,甩了甩尾巴,飞快地答应了下来。

风龙废墟同样是静悄悄的,偶尔从远处飘来几声丘丘人的梦话,迪卢克无心理会。他试图让凯亚猫给他领路,可自从来到了风龙废墟,猫就一直不太舒服似的窝在他的衣襟里不出来。无奈他只能自行寻找。地上有草结霜后的痕迹,打斗的印记和几处血迹。迪卢克顺着痕迹深入,在岩壁上发现了一个洞窟,入口处是大量的冰元素残留和打斗痕迹,甚至还有凯亚衣领上的羽毛。

迪卢克点起火把走进了洞窟。

越深入便越是心惊。

随处可见的血迹。

凯亚侧身躲过丘丘人的火杖,支起冰盾挡开弩箭,身后却冷风袭来,冰锥带着寒气扎进肩膀。

满地的碎冰块。

他挥剑挑开了水法师的水泡,裤脚却被浸湿,很快寒意袭来,右脚被冻在了地面上。凯亚咬咬牙,用剑柄用力敲下。

烧焦的痕迹。

不知何时接近的火法师尖锐的笑起来,凯亚最后的屏障也被融化,他勉强躲过袭来的火球。

迪卢克无法想象凯亚是怎样从这样的混战中脱身的。他皱眉,阻止自己的想象。现在最重要的是查明凯亚究竟为什么会变成猫,以及深渊教团到底有什么阴谋。

迪卢克警觉且快速地向深处推进。

终于,在最深处,迪卢克看见了和冰深渊法师对峙的凯亚。

等等,凯亚?

迪卢克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猫。

猫:喵喵喵?

迪卢克丢下猫,抄起狼末冲了上去。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迪卢克面无表情一刀斩破了法师的冰盾。

凯亚咳出一口血沫,笑道:“迪卢克老爷,你怎么会在这里?”

迪卢克看着满身狼藉的凯亚叹了口气,憋回原本想说的话,“我说的是你孤身犯嫌还不知道找人帮忙这回事。”

凯亚笑了。

3

凯亚捡了只猫。

灰蓝色,脖子上还有一圈浅灰色的绒毛。

这小家伙在他门口待着,怎么轰也不走。

“看你长得和我还挺像,凑合着一起过吧。”

半夜,凯亚突然接到了突发任务,他不放心猫一个人在家,又没有人可以寄托,就想到了晨曦酒庄。

“凯亚少爷,大半夜来有什么事吗?迪卢克老爷还没有回来。”

凯亚交出了猫,希望能寄养在女仆长这里,最好是能养在酒庄,并承诺很快接回来。

“我只是担心迪卢克那家伙把它扔了。”

“不会的,”女仆长安慰道,“我有好办法。”

艾德琳做事一向妥帖,凯亚又赶时间,便离开了。

女仆长取来纸和墨,找出凯亚青年寄来家里的信,模仿着歪歪扭扭地写下一行字。

「救命,我变成猫了!」

这样子,两个小少爷会不会关系好一点呢?

女仆心想。

另一边,洞窟内,迪卢克伸出手想要搀扶凯亚,不想他一个用力站得笔直,甚至连墙都没扶。

迪卢克看着他浑身血迹。

“都是别人的嘛。”凯亚解释道,“对付这点丘丘人我还会受伤?老爷,太小瞧我了。”

迪卢克冷笑,“那你一个任务执行了一天都没结束?”

“谁能想到是冰深渊法师,我打不死他他也打不死我,要不是你来了我俩估计就得比比谁活的久了。”

迪卢克冷笑一声,扭头就走。

“等等等等!”凯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露出一个有点尴尬的笑,“那个,好像扭到脚了。”

凯亚伸出手指望迪卢克能扶他一下,迪卢克冷着脸看了他一会儿,走上前,一个用力,凯亚就像米袋一样被抗在了肩上。

“别,老爷,搁着肚子了。”

“西风骑士的废话都这么多吗?”

“我是认真的。”凯亚的声音有点颤抖,“我要吐在老爷您的大衣上了。”

迪卢克:……

然后凯亚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已经变成头朝上被迪卢克背着。

往外走两步,迪卢克微微俯身,小猫顺着裤脚爬到迪卢克衣襟里面窝好。

“回家。”迪卢克说。

“嗯嗯,回去吧,这下琴团长也能安心一阵子了吧。”凯亚挑了一绺红发在手心把玩。

“回晨曦酒庄,上药。”迪卢克发誓不说一个多余的字。

“那感情好,我是不是能喝到老爷亲手调的午后之死了?”

“伤患禁止饮酒。”

天光破晓,第一缕晨辉扣响酒庄大门。艾德琳完成了一早的打扫,打开房门,门外平坦的道路上,红色的身影背着蓝色的缓缓走进。

一如当年。

第二天,天使的馈赠门口多出了一行字。

「凯亚与狗不得入内」

晚上,这行字改了。

「狗可以,凯亚不行」

不过某位吟游诗人终于又能喝上蒲公英酒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希望我能出个迪卢克

求求了

】炎热中没有说出的邀约 # #
。”迪卢克摁下随风摇摆的之眼,径直路过凯亚。 “啊呀别着急拒绝啊…什么?”凯亚几乎是下意识回答出来的,没有预想过会同意的结局。 “耳朵不好使?” “那能向迪卢克老爷请求拿一杯午后之死吗?酒与月简直是...
【排球少年】都说猫头鹰和不能一起养
作者:巷尾梧桐   关于音驹和谷的混合场,全员友情向,ooc致歉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夜久卫辅 #灰列夫 #木叶秋纪   1 谷和音驹排球部代代都有着很深的...
【排乙】当你担任排球部经理并且成员沉迷真心话大冒险 #排球少年乙女向 #乌野 #青城 #稻荷崎 #
知道这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啊…… 稻荷崎特产双子打架,了解一下?   谷 你深沉地思考两秒:“木兔前辈喜欢吃什么味道的便当?” 木兔“诶”一声:“oo酱是在问吗?啊……真的好难选!!” 他用手扶着...
【兔赤】拯救桌子下的谷队长☆计划 #兔赤
二传手刚刚被本队王牌纠缠上的时候,他曾经语重心长地给予过前辈的教导:    哎呀哎呀,如果被烦得受不了可以告诉,虽然当然是不会替你——不过可以帮你找借口。    不过这种前辈的架子往后也就很难有机会...
巨翼恶在哪里?
魔兽世界怀旧服,暗夜精灵猎人10级,抓宝宝的职业任务,夜刃捕食者交之后,会让你用驯兽棒驯服巨翼恶,开启野兽追踪,小地图上显示的是巨翼,而非巨翼恶。 那么巨翼恶在哪里呢?任务提示是在西面,但...
【新快】说这是突发案件你信吗 #新快 #新k #黑快斗 #工藤新一
可不会用老套的方式哦,亲爱的名侦探。”眼前拿着一沓本子的乖巧警员抬手扔下烟雾弹就变成张狂的怪盗,白色披风轻触侦探的指尖,未能抓住。 怪盗在中厅把警察们溜成一团,华丽张狂地开口,“——宝石柜里的...
文】你要让睡你的床〖羽毛喵×主人阿
作者:墨婳wen   〖羽毛喵×主人阿〗 是不是以为子要反攻?也觉得不会 个别内容纯属瞎编,勿当真(∘¯̆ᘢ¯̆)و”¥ cp问题别太过较真呐   “当挺好的,吃睡睡...
【排球少年】羽毛泡水真的很重啊喂!
作者:巷尾梧桐   关于音驹的游泳课日常和混合泳池训练,全员友情向,ooc致歉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夜久卫辅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木叶秋纪 #音驹 #谷 #灰列夫   #音驹...
(上) #东京复仇者 #场虎 #场地圭介 #宫一虎 #故事 #同人文
  靠着墙倒下去 雨水打在一虎的脸上 结束终于  闭上眼感受雨落在脸上的感觉  过一会雨突然消失 “咦咦咦  瞧瞧发现什么”宫一虎睁开眼就看见一张脸猛得窜到自己面前“你好呀 小咪”说完...
【一二独/呼呼啾化注意】的同居人变成小鸟怎么破 #伊弉冉一二三 #催眠麦克风
by/ 桃桃乌龙茶   【一二独/呼呼啾化注意】的同居人变成小鸟怎么破 ❗:是呼呼米受到违法麦克风影响变成呼呼啾的续写! ❗:结合之前养玄凤鹦鹉的经历很流畅就整出来!因为玄凤真的很呼【?】 ❗...
文】当阿后宫 #阿 #羽毛
作者:墨婳wen   新手入门作,望包容 一受多攻的设定!不喜勿入 对历史不太了解哈(轻点打)     1 “啧,殿下,该翻牌子吧。” 阿个哆嗦。 “阿谦,别吧,他们多吓人你又不是不清楚...
【快新】竟站反CP?! #黑快斗 #工藤新一 #服部平次 #白马探
快斗,跟你说……”看着黑快斗的脸越来越黑,越来越黑,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太妙。       果不其然,回过的时候已经在海里,是的,黑快斗非常有分寸,并没有用不知名但是威力极大的魔术道具把...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