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双黑/太中』《月光美人》

sodasinei 2020-10-04

原作者:咸鱼煮粥

 

beauty moonlight.

 

// 月光梳起我爱人的长发。

 

 

*私设如山,ooc巨量,写给亲友

 

-

“太宰先生,你今天也要去那栋房子吗?”跟了太宰治足有三四年的司机对于太宰治的日常已经倒背如流,在他看来,这位曾经的港口黑手党并没有传闻中的凶残弑杀,更多的是面上温善的笑意。于是他大胆而熟络地如往常一般询问。

 

“啊,不。今天送我去码头吧。”

 

“欸?太宰先生,今天可是星期五哦?你不会记错日期了吧?”司机纳闷而不解。最为固定的行程改变,这的确令人惊讶。

 

每个星期五,太宰治都会去那一栋房子——门前有着大片的玫瑰花田,馥郁的花香随风悄悄混入海岸的潮湿空气。白色的漆砖和叶瓣竟是朱红的爬山虎构成了诡异的外观,热烈和宁静交杂一起。

 

太宰治笑起来,眸里是平和如大海的盈盈,他并未计较司机的多话和冒犯,不甚在意地回答:“今天我要去码头见一个老朋友。”

 

“这样。”司机了然,于是太宰治看着街边的风景慢慢如老旧胶片一帧一帧划过去,夕阳下的日本街边有着树影婆娑,人都走得缓慢。太宰治偏了偏头,想起那个人冰蓝的眼,又看了看窗外血色揉成一片的天。

 

真是太违和了。他又笑起来。

 

 

-

尾崎红叶站在码头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潮湿的水汽从海面上袭来,拂过她的脸又沾湿她的和服衣角,最终和远道而来的客人会面。尾崎红叶撑开伞,美艳的脸在黄昏和阴影里氤氲模糊。

 

太宰治正从车上下来。他望见了尾崎红叶,露出一抹平静的微笑。没有过多的寒暄,尾崎红叶直接道出来意。接过她递来的书信,太宰治舒展开眉眼,带着一份不易察觉的好心情静静听着话。

 

“首领可以让你再待两个星期。但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去了。”红叶意有所指,“你也不想他一直这样吧?”

 

不,我想。但是太宰治没能将这话说出口,他收下了信,看了眼日暮黄昏的天,想着首领给予的最后期限。而尾崎红叶背后的金鱼夜叉缓缓浮现,融化在似有若无的金橘薄暮里。

 

“太宰治。”她转了转伞柄,晚间光线透过轻薄的伞面撒下来,光影忽变,将她的脸上神色模糊到晦暗不明。她最后将千言万语凝练为带有怜爱意味的叹息。

 

“没有人能一辈子做着梦。所以,赶快醒来吧。”

 

否则,噩梦是会吞噬灵魂的哦。

 

 

-

太宰治没在码头待多久就回了公寓,毕竟尾崎红叶是黑手党的干部,事务繁多。而太宰治已经习惯了这样无所事事的生活,于是当中也敦邀请他一起去夜市逛逛的时候,太宰治应下了。

 

不过现在他正跟在与谢野晶子和泉镜花的身后当背景板,看着前面的两人兴致勃勃讨论着首饰。夜市上人潮窜涌,像迎面打来的海浪起起伏伏,因此中也敦和他走散也是正常。为了避免和侦探社的其他成员分散,他只好跟着一起同来的两位女士。虽说保护女性也是天生的义务。

 

“太宰先生。”泉镜花突然晃了晃太宰治垂落在身侧的手,在他看过来的时候略向上举起手中的物什,“好看吗?”

 

是一把梳子,看材质和嗅到隐隐传来的香气,应该是檀木梳。但毕竟不是精雕细琢之物,流水生产线可不会在梳炳人物的脸和面部表情上下功夫。因此虽然材料不差,可制作工艺却拉低了整体评分。

 

但太宰治点点头,发自内心的夸奖:“当然好看。梳子是要配美人的。”泉镜花脸上泛了点红晕,兴奋地谢过太宰治给予的意见,转头付账买下了梳子。她的眼睛亮晶晶,眉梢都带着先前初遇时不曾出现的跃动。

 

太宰治静静看着。月光流淌成实质,在他眼睛里融成了奶糖。不知想到了谁,他的眼神突然温柔起来,在与谢野晶子和泉镜花去往下一家店铺的时候,悄声凑近忙于生意的店主。

 

“也请给我一把梳子吧。”

 

他笑。

 

 

-

“太宰先生,今天去那栋房子吗?”

 

“啊,去的。”

 

今天的太宰先生心情好像很好。司机这么想着,踩下了油门。太宰治修长的手指摩挲过手中的梳子,指尖都染上浅淡的香气,可惜不长久,一会儿就散失在空气里。他失落的盯着梳子,想到就连给他买的礼物都和他如此相似,停留时间如此浅薄,如此短暂。

 

太宰治到那栋房子时是正午。日光倾斜下来,疏疏散散在地上碎成大片璀璨的金色色块。他兀自推开缠绕着玫瑰花的黑金色大门,把世界隔绝在外。太宰治走进花园,他看见纤细的背影。

 

中原中也正坐在秋千上。

 

他酒红色的长发蜷曲着散落在地上,黑色西服整齐服帖,帽子正放在他的身旁。他冰蓝的瞳孔流转淡郁,像罕见的蓝色紫阳花大片大片盛开。他的目光仿佛越过了太宰治,一直追溯到海洋和彼岸。

 

太宰治走过来,弯腰把梳子放进中原中也的手里。“是给你买的礼物。”太宰治垂眸,“你的头发长得都快要打结了。我来帮你梳吧?”

 

中原中也没有回答。他当然没有回答。他也不应该有回答。

 

于是太宰治走到中原中也的背后,将他酒红的长发拢入怀里,像抱了满怀上好的绸缎。发尾末梢卷曲着,中原中也的发质一向如此。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替他梳理着长发,一边体贴地轻轻推了几下秋千。

 

中原中也的长发飘悠着从他的怀里流出去,随着秋千的起伏飘向远方。像深秋金色的落叶蝶,一直飞往遥远的月亮。

 

太宰治闭上眼睛,耳边还能响起尾崎红叶的话。于是他露出苦涩的笑,一刹那间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要是让中也直到他最讨厌的混蛋此刻遇上了无法解决的世纪难题,一定会笑得合不拢嘴骂他天道好轮回。

 

“人是不可能一辈子做着梦的啊。中也。”

 

 

-

太宰治是一个月前带中原中也来到这栋房子的。

 

彼时中原中也已经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呆呆的不说话,就连帽子被摘掉都没做出任何反应,太宰治不得不承认这的确很严重。而他的外貌在当时几乎没有变化,除了平日生动情绪满溢的双眸变得平静,从舞动着的雪变成了波澜不惊的大海。

 

森鸥外指着中原中也,摊着手对太宰治表示了自己的无能为力。不是精神上的问题,也不源自身体创伤,所有人都没有办法治好中原中也,于是森鸥外请求太宰治带他走。

 

“总归会有办法的。”森鸥外这么说,“但很显然,现在的他并不能待在本部——只是怕他遭遇不测而已,毕竟因为中也而失去至亲的人也不少,难保下一秒外面就会冲进来个疯子,尖叫着干掉他。对吧?”

 

他耸耸肩:“而且,曾经是搭档的你们难道相处起来不是更方便吗?你的实力也足够让人放心,应该能保证他的安全吧?”

 

尽管全是问句,但太宰治听出了让人服从的意味。尾崎红叶就站在大敞的厚重木门外,背后的金鱼夜叉平静与屋内的太宰治沉默地对峙。盯着椅子上的中原中也看了两三秒,太宰治点了下头。

 

他嘴角流出玩世不恭的笑意,眼神却冷静得可怕:“形势所迫,他可以交给我。”

 

“不过——”他环顾了四周,从森鸥外似笑非笑的神情到严阵以待的金鱼夜叉,用意味不明的话做了结尾。

 

“你们最好抓紧时间。”

 

 

-

“最近有人给了我一封信,说是已经大致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儿了,不过要你回本部去。”太宰治把中原中也应该知道的消息告诉他,不管他是否听得进去。

 

“还有两周的时间,你就必须得走了。说起来你已经在这里呆了两三个月,也的确该走了。”太宰治轻轻的笑,手上洁白的绷带和酒红发丝缠绕在一起,像蝴蝶停留于此,流连忘返。

 

“不过,我还没跟首领提起过你头发的事……怎么开口好呢?”

 

一个月前,中原中也的头发突然疯长,太宰治清晰的记得有一天竟增长了五厘米之多,然而这对于一个不明症状的痴呆者来说可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如果是能量外泄,那可就出大问题。

 

但当时的太宰治为了这堆疯长的头发手忙脚乱,侦探所的任务也突然频发,以至于一直没能腾出空来给森鸥外写一封信。现在看来,的确需要汇报一下情况了。

 

“中也,要不我们把离开的时间提前吧。”太宰治平静的说。他修长的手指一点点划过中原中也的发,温柔而缠绵。他弯下腰,虔诚的吻着发梢。

 

“明天送你走好了。反正,”

 

你不属于我。

 

 

-

月光之下,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重逢。

 

中原中也初次出任务时森鸥外就满目遗憾地告诉他他不得不和太宰治一起成为搭档。这对于中原中也来说的确令人震惊,因为几乎整个黑手党都知道他最讨厌青花鱼。

 

话说谁会喜欢青花鱼。

 

但很不幸,首领的安排不可违抗。于是中原中也气鼓鼓地先行上路到达了目的地点,在任务人那里潜伏了两三天之后成功等来了姗姗来迟的搭档太宰治。

 

在一个下过雨的夜里,月亮皎洁。星子对地上迟到却还微笑着的男人指指点点,乌云犹豫着要不要即刻下雨打破两人的针锋相对。中原中也难得的在夜间出来散步,就碰上了讨厌的人毁败好心情。

 

彼时因为夜间无人,中原中也摘下了在人前从未离头的帽子,而是坦然露出了柔软至肩头的酒红色发,蜷曲着轻盈的落在肩上。他明亮如月下海洋的波光粼粼的眼,倒映装下了太宰治。

 

太宰治和他隔了一段距离,看着月光从他背后撒下,给他周身的轮廓染上一圈光晕。四下无人,只有松枝清柏在微风中摇曳起舞,清影生姿。

 

中原中也听见他讨厌的搭档笑意盈盈地开口,刹那间月光都凝成实质,像奶白色河流流淌至人间。他愣住。

 

“中也,真好看呐。”

 

 

-

“太宰先生,今天……不去那栋房子了?”

 

“嗯,但过不了多久,我还会再去的。”

 

太宰治如黑曜石的眼睛里有阳光顽皮地跳入,于是变成了略带暖意的茶色。他坐在车里,转头看见中原中也被放在轮椅上,由尾崎红叶推离时,慢慢地超这里转过头来,眼神依旧平静无波,嘴型却慢慢吐字。

 

这会轮到太宰治愣住。然后他猛然笑起来,想起果然天道好轮回,他一定是中也的手下败将。等中也恢复常态,他一定会以这件事取笑他好久,看他气的跳脚,又拿他无可奈何。

 

“太宰,你……也好看。”

替代品(原著向)● ● 文豪野犬● 中原也●
原作者:AnAn安尔w   ✘也视角 原著向 ✘欧欧西   [在我十五岁遇到的时候,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在想,“这个人会彻底的救赎自己。” 他总是笑嘻嘻的。看到他的笑容我会莫名的...
哎呀,被发现了● ● 中原也● 文豪野犬●
原作者:AnAn安尔w   幼儿园文笔注意 ✘武侦港再次联动 ✘已交往设定,热恋期 ✘注意ooc严重   皱着眉看着中原也,这次的敌人确实有些棘手,但不至于让中原也受伤。 是那个人质的...
/】那些最温柔的事(首领X干部
原作者:猎犬退网军嫂娜鸭鸭   * *用爱谈人生 *首领X干部 *我流ABO设定           中原也怀孕了。           真要从头说起来,中原也并不是第一次和做...
/]疼(25武侦×25干部/亡预警)● 文豪野犬
。   中原也不喜欢身上的蜜糖和香水味。   那好,大家就都变成血腥味吧。   直到打到只有血腥味,都疼到灵魂发颤,这才好呢。   十六岁一夜之间被冠上了“”的名头,两个人好像也都成长了几...
】心意 ● ● 文豪野犬中原也● 文豪野犬
原作者:Cloud   “这蛞蝓怎么看着这么瘦,却死沉死沉的呢?!”拖着喝醉的中原也艰难地迈入客厅。 是的,中原也又喝醉了,至于为什么说又,因为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第三次了,要知道这个星期才过...
/】读唇语(甜饼)
?”         笑了笑,蓬软散乱的浏海下,那漂亮的狭长鸢眸越发湛亮柔和,眉眼温柔。           “我只是希望你可怜我。”他说,“然後,亲吻我。” ### 我一直觉得专注地看着也...
吻痕(✘新,微)● 芥敦● 芥川龙之介● 中岛敦● 文豪野犬
原作者:AnAn安尔w   ✘新,微 ✘日常欧欧西 ✘软软芥川我可以     芥川和敦同居了。 这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公司却没人发现。全公司上下因为中岛敦的到来而变得不平静。 中岛敦...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野犬 # #
」消亡之后,却尚且留下了与中原也;他从不知道原来也会怀有那样可笑的妄想,从不知道剥去了搭档、剥去了仇敌、剥去了一切能加诸于身的身份后,原来「」对他来说也可以是这样陌生的一个人...
【文野乙女】属于你们的甜蜜瞬间● 文豪野犬乙女向● 织田作之助●●中原也●江户川乱步●中岛敦●爱伦坡●织田作之助●芥川龙之介
原作者:吹泡泡的阿蛙   ☆小学生文笔 ☆是小甜饼哦~ ☆ooc预警 ☆内含/芥/坡/乱/敦/织                夕阳下的拥抱 你望着在阳台上看着夕阳的男人微微出神,俊美的...
【综乙女】关于女朋友的病娇小心思(内含/赤司征十郎//富冈义勇/羽快斗)● 篮bg● 文豪野犬● 名侦探柯南● 鬼灭之刃● 男神x你● 乙女向
原作者:Fiercebark   *ooc致歉 *内含/赤司征十郎//富冈义勇/羽快斗 *三观不正,内含病态的爱,不适请退出 *妈咪呀病娇香了(流泪 *开始吧     Ver.赤司...
/all】六寸高的先生⑤ ● 文豪野犬
原作者:Cloud   *主,all汤底(可理解为私心all) *背景为if线死亡后。 *恶俗的失忆梗。     到了第二天,中原也原本是计划带着出去的,昨天晚上连夜就把这些天...
初遇的时刻(文野乙女)(含/中原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文豪野犬乙女向 #男神×你
原作者:玖玖鹤   我是ooc老国王,乙女ooc我最强。 撞梗道歉 含/中原也/芥川龙之介/中岛敦       你和他的初遇是在河边。 那天你因为某些原因有些想不开,所以跑到河边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