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左马一/我所珍惜的时光(5) #催眠麦克风 #山田一郎 #碧棺左马刻

sodasinei 2021-11-17

by/ 梧忘

 

看了动漫的最新一话,一郎真的冷静懂事到让人心疼,对比下来,某个成年人真是哈哈哈哈哈哈……你给我清醒一点啊!

我一直觉得左马一复婚的话,一郎这边的问题比较大,虽然他无法恨左马刻,但那种被信任的人亲手斩断希望——名为背叛的痛苦可能会永远无法痊愈,所以怎么才能让一郎重新信任左马刻啊……好难,我是写不出来了,只能写写狗血剧情这样子。

 

如碧棺左马刻所说,这的确是无法拒绝的委托。因为委托人难缠得要命,比如为了及时了解委托的进度,当事人竟然直接住到了池袋。

“我说,你根本没必要盯得这么紧,对于工作,就算委托人是你,我也会认真完成的。”山田一郎一边挑选新鲜的土豆和洋葱一边对身后的男人说道,“连买菜都跟着实在是没必要吧?”

“哈?不知道是哪个臭小鬼连我买包烟都要跟着,现在本大爷肯陪你来就心存感激吧!”碧棺左马刻随手将两罐啤酒扔进购物车里,想了一下,又抬手拿了两瓶可乐。

山田一郎想到这个人记忆缺失,就懒得再和他计较了。

十分钟后两个人从便利店出来,山田一郎提着两大袋食材走在前面,碧棺左马刻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拎着一罐打开的啤酒,望着前面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发呆。

什么时候,你已经走在我的前面了?

在碧棺左马刻的记忆里,名叫山田一郎的少年有着和自己一样无所畏惧的眼神,明艳的异色瞳里闪烁着对胜利的渴望,炽热又坚定。但是笑着的时候又是那样天真与温柔,总是跟在自己后面乖乖地叫着“左马刻先生”,

会被烟呛到,会在大家都在喝酒的时候默默抱着一瓶可乐,这时候左马刻才会意识到他还是个未成年的小鬼。

“我们交往吧!一郎!”一记直球下去,在少年还满脸通红一阵迷糊慌乱的时候就狠狠压上了他青涩又柔软的唇。

狡猾的成年人碧棺左马刻就这样把单纯的少年骗到手了。

昏暗的路灯光照在身上像是自带旧时光的滤镜,让左马刻有些恍惚。随后他看到那个背影转过身来招了招手:“快点,左马刻!”

碧棺左马刻舔了舔自己有些干涩的嘴唇,压制住自己想要冲上去抱住对方的冲动,猛灌了一口酒。

现在你已经不属于我了啊。

“你又在那边生什么气啊?”碧棺左马刻站在厚重的阴影里,几乎看不到脸,但山田一郎还是能准确地判断出他的情绪变化。没有得到任何回答,自己的手机铃声先响了,又因为两只手都提着东西,立刻就手忙脚乱起来。

“笨蛋!”头顶上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山田一郎有些意外地抬起眼睛,看到了皱着眉头的左马刻,然后手里的东西就立刻被拿走了。

“赶紧接电话!吵死了!”碧棺左马刻说完这句话就一个人提了东西冲得老远,微微发红的脸颊瞬间隐没在黑暗之中。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啊!刚刚差点就忍不住要吻下去了!

碧棺左马刻实在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一遇到山田一郎,就纯情得像个屁事儿都不懂的小鬼。等听到身后山田一郎接电话的声音,他才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谁打来的电话?”

“二郎和三郎啦,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你们现在关系这么好吗?”

“嗯!他们是我引以为傲的弟弟嘛!”山田一郎咧开嘴笑了起来,和从前一模一样。

碧棺左马刻微微一怔,不由得攥紧了手里的拳头。

我所喜欢的少年,明明和从前一模一样,只是不再属于我了。

 

从进入山田家的那一刻起,碧棺左马刻就被另外两个小鬼隔离到离一郎三步以外的地方,仿佛他身上带有什么病毒。

“不要靠近哥哥啊!左马刻!”二郎和三郎组成的一郎保卫防线固若金汤,在这个时候,两个人突然好得像穿了一条裤子。

“给我好好加上敬称啊!臭小鬼们!”碧棺左马刻被他们烦得不行,不允许靠近一郎,那本大爷来你们家吃什么饭!

“对于不值得尊敬的人,根本就必要加敬称!”

“对!一哥就没加,我们也不会加!”

山田一郎从厨房出来刚好听到这段话,有些心虚地不敢看脸色越来越阴沉的左马刻,敲了敲两个弟弟的头:“对待客人要有礼貌!”

“是!哥哥!”

“是!一哥!”

两个人捂着头委屈巴巴地说了声对不起,于是成年人碧棺左马刻顿时心情大好,愉快得连饭都多吃了一碗。

饭后终于进入到了正题。虽然正式接了左马刻的委托,但当事人现在处于记忆缺失一问三不知的状态,这让山田一郎实在有些头疼,而且事故的发生地是在横滨,于是不得已只好把一部分调查工作交给了两个弟弟们。

“据寂雷医生说,很可能是受某种催眠麦克风的能力影响,会不会是被什么人袭击了?”山田一郎合理地提出猜想。

“哈?本大爷怎么可能会被袭击?”碧棺左马刻一脸你在说什么鬼话的表情望了过来。山田一郎假装没有看到,不过细想下来也是,如果是有预谋的袭击,入间先生对于人选恐怕早已有了头绪。

“二郎,你有调查到什么吗?”

“对不起,哥哥……横滨那边我不太熟,什么也没有查到……”山田二郎因为没有完成一郎交代的任务,有些惭愧地垂下了眼睛,山田一郎摸了摸他的头,鼓励他继续说了下去:“不过横滨那边最近的情况不太妙啊,好像是碧棺左马刻出了什么事的消息被传开了,各方面都有些躁动。”

“三郎呢?”

“网络上的消息和二郎说得差不多,不过,我有在一个论坛里发现一条奇怪的留言。一哥,你看!”三郎把手机页面调到那一页,上面有一个狐狸头像的匿名者写道:

“看来左马刻先生的记忆还没有恢复啊wwww”

“能找到发信地点吗?”

“我试过了,地址在西区附近,没办法更详细了。”

“也就是说,找到这个狐狸头的家伙揍上一顿,我的记忆就能恢复了吧!”碧棺左马刻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以拳击掌,开始危险发言:“居然敢这样耍弄本大爷,横滨港的水泥管又要少一个根了呢!”

山田一郎看着一脸兴奋的左马刻也跟着笑了起来,但马上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笑容凝固在唇角,有些不自然地说道:“那明天就去横滨看看吧。”

碧棺左马刻立刻注意到山田一郎的变化,要恢复记忆的激动与兴奋感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坐回沙发上,看着像是逃离一般走开的山田一郎,默默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

你也在害怕对吗?如果我恢复记忆的话,我们就不可能像今天这样了。

“室内请不要抽烟!”三郎抱着胳膊认真地盯着碧棺左马刻。

“哦。”他乖乖地又把烟丢进了烟盒里。

 

山田一郎很少来横滨,如果有横滨的委托,也会尽量交给二郎和三郎解决,这座繁华的港口城市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墙直接隔绝了山田一郎的世界,所以他根本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那个人一起踏入这片土地。

今天的天气实在不怎么好,阴雨连绵,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冰冷的海水味。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碧棺左马刻的烟一支接着一支,阴郁的气氛让山田一郎有些后悔今天来到横滨了。

两个人在西区走了一圈,偶尔会有人毕恭毕敬地过来和左马刻打招呼,看到身边的山田一郎以后,脸上带着一种仿佛看到无法理解的世纪性难题的疑惑离开了。横滨人都知道,碧棺左马刻和山田一郎水火不容。

“饿了吗?”碧棺左马刻习惯性地要去摸对方的头,在触碰到发丝的一瞬间又缩回了手,假装胡乱地挠了挠自己后脑勺,“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我不饿,我想早点把事情解决……我再去问几个人,等下回来找你。”没有等碧棺左马刻的回答,山田一郎立刻就冲进了雨里。

“啧!”碧棺左马刻烦躁不安地一拳打在身后的墙上,粗糙的墙体立刻硌伤了手上的皮肤,血迹斑斑。

 

山田一郎对横滨一点也不熟悉,他根本没有什么要问的人,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西区乱撞,他只知道刚刚待在左马刻身边几乎要窒息了。

在问了好几个陌生人都一无所获之后,山田一郎有些失落地蹲在墙角避雨。虽然撑着伞,衣服仍然全都被打湿了,粘在身上很不舒服,头也昏昏沉沉的,有些发热。他抬起眼睛望了望阴翳的天空,雨一点也不像要停的样子。

“哟!这不是山田一郎吗?”

山田一郎抬起头望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一张普通至极的脸,染着夸张的头发,正凶狠地盯着自己,笑得很得意。

“没想到还能在横滨遇到你,我实在是太开心了哈哈哈!”

山田一郎突然想起来这个人是以前在池袋很有势力的混混,后来被自己赶走了,没想到来了横滨。

山田一郎依旧没有动,也没有说话,绿色和红色的瞳孔死死地盯着对方,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如果他现在来找茬的话,实在没有挑个好时候。

那个人像是感到了威胁,干笑着往后退了半步,“我知道你很强!山田一郎!但是这次,我绝不会再让你踩到我脸上!”

话音未落,从拐角的巷子里突然冒出二十多个人来,手里的麦克风同时发动,剧烈的精神攻击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瞬间袭来——

山田一郎一只膝盖跪进了泥水里,颤抖着从怀里掏出麦克风,怒吼的声音发出暴风骤雨般的回击,但对方竟然没有受到一点伤害,甚至径直走过来对着山田一郎的脸狠狠地踢了一脚,然后抓起他的黑发把他的脸按在地板上摩擦。他才反应过来对方或许戴了耳塞。

“我说过了吧?不会再让你踩到我脸上!臭小鬼!”

山田一郎完全感受不到身体的疼痛,只能张着嘴喘着粗气,体内的温度似乎在一点点流失,视线也模糊起来,连那些人的笑声也渐渐消失不见了……

“一郎!”

 

等到山田一郎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周围一片黑暗,似乎是晚上。头依然昏昏沉沉的,鼻子透不了气,喉咙却干涩得发疼,他想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但好像被人死死地抱住了,完全动不了。

“别动。”是很熟悉的低沉的声音。

“左马刻?”

“嗯。”碧棺左马刻闭着眼回应着,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灼热的呼吸喷在山田一郎的耳边,“没关系,再睡一会儿吧。”

像是受到了某种蛊惑,山田一郎乖乖地安静了下来,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心,不知不觉又昏睡了过去。

“不要丢下我啊,左马刻先生……”好像做了什么难过的梦,山田一郎的声音带着细小的哭腔,像小猫一样柔软又倔强。

碧棺左马刻在黑暗中轻轻抚摸着少年的头发和有些消瘦的脊背,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没关系,我在这里。”

 

第二天,山田一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意识清醒了不少,于是浑身都开始疼痛了,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只是关于昨天的记忆却好像做梦一样。好像被打得很惨,不过这对山田一郎来说也不算什么,以前又不是没被打过,只是没死,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还有……左马刻!

昨天晚上是真实发生的对吧?如果是做梦的话那自己病得也太重了……

山田一郎一边心虚地听着房子里的动静,一边打量着陌生的房间。

合欢的照片……嗯?还有我的照片?

这时候房门突然开了,把他吓了一跳。碧棺左马刻皱着眉头从门外探身进来,一言不发地伸手撩开他的额发,山田一郎本能地想躲开,却被拉了回来,一只手按上了他的额头,冰冰凉凉的。

“还在发烧,等下把药吃了。”

“昨天是你救了我吗?”

“不是。”碧棺左马刻立刻否认道。昨天他找到山田一郎的时候,那些人看到他立刻就跑了。

所以我没有救下你,没有替你报仇,还差点让你死掉。

山田一郎听着碧棺左马刻冷淡的语气,察觉了不对劲,他沉默了一会儿,异色瞳渐渐黯淡了下来。

“你什么都想起来了,对不对?”

 

其实我知道一哥也是一个能打三十个的猛男,但是我就是很喜欢看他受伤看他哭怎么办……(不是)

谁能想到一个老失忆梗我能写这么久呢……_(:з」∠)_下一章可能就完结了吧。

珍惜时光(6)(完结篇)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管用了。 忍不住把山田按在怀里在心里想。 毕竟现在,也是珍惜时光。...
/珍惜时光(3) #山田 # #催眠麦克风
冷漠眼神,心脏抽痛了一下,硬是把差点脱口而出脏话咽了回去,只是不甘示弱地加了句:“给加上敬称啊!臭小鬼!” “那……狗先生?” “你!”皱紧眉头,对着山田比了个中指,气急败坏地靠...
/珍惜时光(4)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而山田和作为当事人反而很平静,本来,之前发生了那些事,早就有察觉了。 “应该是受了某种麦克风能力影响,记忆停留在了两年前,”医生有些遗憾地望着,“目前也没有什么办法,也许过...
/珍惜时光(2)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跳哈哈哈,但是这样话他肯定会生气。 为了避免让山田生气,还是决定乖乖地在附近等开门。其实还有一个不能踹门进去原因,那就是万里面没有他认识山田该怎么办?他只是强迫自己不要...
/珍惜时光(1)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男人不是又是谁! “?”医生似乎听到了这边动静,语气很疑惑。 才想找个人问问现在是什么状况呢!山田望着,说了声“他在这里”便挂断了电话。 此刻走廊上气氛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关于和死对头街头battle最后只剩条裤衩这件事 #山田 # #催眠麦克风
? 这可恶上下拉链卫衣!这嚣张红蓝配色外套!更不用说外套上那嚣张01和BB! 愤怒地摔上了衣柜门! 山田!原来是你个臭傻逼!   5 不过讨厌归讨厌,嫌弃归嫌弃,还是走投无路地...
】奇妙521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落,作势要动手山田卷袖子卷到一半,似有倏地停住了。   见状,提醒道:“互换时效只有半个小时,看来你是时候该回去了。”   “太好啦。”山田非常高兴:“终于可以回去继续...
】保护未成年人人有责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波罗夷空却 #白胶木簓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新生MCD沙雕文,19出没 *很无厘头和ooc,不知言   “不行、不行。”   空却走右走,还是决定实行开始想出来计划。   “拙僧一定要杀了...
】闹剧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渣”眼神看,心里郁闷。   “少他妈恶心了,。”   见拳不中,不愿纠缠山田脸色难看道:“果然留在这里就是个错误,你们都是傻逼。”   “哈?!老子有叫你留——”话未说完...
】普通520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快点扶起来!已经陷入了残血僵直状态,不好好处理话——”   “得了吧。”   打断话同时,山田伸在半空中手被握住了。   单腿屈膝跪在床上,把山田牵起身往怀里揽,贴在...
】不同时期下对他说出“想亲你”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   “……喔,姑且算得上有吧。”   谁也想不到其实是盯着山田嘴唇发起了呆,意图当然是不轨。   这样想着,便说了出来。   “想亲你。”   “可以吗?”   “……?”山田没...
】愚人船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催眠麦克风 # # #山田
,录首diss给他们呗。” “没气不过。” “录音棚给你找。” “不是。”山田抬起头,直直地回望过去,“你看跟人吵架很开心?” “对。”毫不避讳他眼神,过了一会儿反倒是先心虚了...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