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

【左马一】关于我和死对头街头battle最后只剩一条裤衩这件事 #山田一郎 #碧棺左马刻 #催眠麦克风

sodasinei 2021-11-17

by/ 梧忘

 

是看咒回的时候开的脑洞,因为一郎和东堂的声优都是486嘛……觉得这个能力很好玩,想写点沙雕,但是没想到能写这么多字……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哈哈哈哈哈

 

 1

“术式——不义游戏!”

“喔!”电视机前的山田一郎立刻发出一声惊呼,内心激动万分,不管怎么说,这个术式也太帅了吧!

以拍手为发动方式,将含有咒力的两个物体交换位置。

“这样吗……”山田一郎摊开双手,一边紧盯着动画舍不得移开眼睛,一边模仿着轻轻地拍了一下手,下一秒——

他就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注满水的浴缸里。

 

2

“是梦吧?绝对是梦吧!”

山田一郎对眼前的状况目瞪口呆,大脑却以有史以来的最高时速运转,当场写了一本《十万个为什么》。

“我是谁?我在哪儿?”

“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拍了手,然后……咒术师竟然是我自己?”

“果然还是在做梦吧?”

……

五分钟后,山田一郎终于缓过神来,二次元宅的专业素养让他接受了自己确实不是在做梦的事实,那么目前唯一重要的,就是找到脱身的方法。虽然他不介意来场惊险有趣的冒险,但是二郎和三郎还不知道了发生什么事,如果发现自己不在,一定会很担心,比起一个人开心的冒险,对山田一郎来说,弟弟们当然更重要!

“那首先还是试试拍手吧……”

山田一郎的常识之一,如果不小心穿越了,那么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

“砰!”清脆的击掌声回荡在空荡荡的浴室里,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不应该啊?”山田一郎又拍了一下,还是无事发生。

他有些慌了,不由自主地又拍了好多下,拍到他差点想趁着这个节奏来一段rap,可结果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最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穿着衣服坐在灌满水的浴缸里,莫名其妙地拍了好几分钟手,一瞬间羞耻得满脸通红。

“我好像个傻瓜!”他双手捂脸,如此总结道。

 

3

“还是去外面看看情况吧……”

山田一郎有些沮丧地从浴缸里站起身来,一身水哗啦啦地直往下流,好像刚从某个电影片场跑出来的水怪,走到哪里就在哪里留下一滩清晰的水渍。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浴室的门,对着空旷寂静的走廊喊了一声“打扰了!”但是毫无回音,他深吸一口气,一脚踏出了浴室。

这是一间普普通通的高层公寓,有两间房,不过其中一间似乎从来没有用过,装修风格很简约实用,看得出来屋子的主人不是什么花哨的性格。主人好像很喜欢咖啡,因为有一整套看起来就很贵的咖啡机,还有摆满酒柜的酒以及四处散放着的开了包装的“Lucky Strike”香烟。屋子很整洁,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山田一郎回想起自己被海报手办游戏塞得满满当当的房间,多少觉得这间屋子冷清了些。

“大概是个有点寂寞的人吧,”山田一郎拿起桌上的一包烟又放下了,“突然来打扰真是抱歉……”

他再次环顾四周,很快发现了自己的“水怪脚印”,衣服也还在滴水,继续穿着这套衣服绝对会给人添麻烦吧……先去找一套别的衣服来穿吗?可是乱动别人东西也不好,还是尽快出去吧……

他这么想着刚准备走,无意间瞥到了阳台上挂着的一件白色衬衫,看上去有些眼熟,他急忙又走近了些,终于确认了一个他并不想知道的事实。

毕竟会穿这种在胸前印两个骷髅头的低胸衬衫的,全日本都只有那一个人吧!!!

 

4

碧棺左马刻皱着眉头吐出最后一口烟,他没有找到烟灰缸,于是随手将烟头摁灭在一张动画DVD光盘的外包装盒上,封面上的男孩长了4只眼睛,左马刻给他烫了第五个。

几分钟前,处理组内事务熬了一晚上的左马刻难得清闲的在自家浴室泡着澡,一睁眼水也没有水了,家也不是家了,我也不是我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地坐在地上看动画!就算是左马刻,也觉得现在的自己略微有点变态……

但左马刻毕竟不是常人,身为黑道若头,心理素质绝对不是吹的,他一边若无其事地抽着手上的烟,一边用嫌弃地眼神打量着这个花里胡哨的宅男快乐屋。

“啧!”抽完烟的左马刻终于有些烦躁地站起身来,光着身子在房间里绕了一圈,最后走到了衣柜前,无论如何还是先穿件衣服吧……

但打开衣柜门的那一瞬间,左马刻就被一片红色亮瞎了眼。

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喜欢红色啊,左马刻有些嫌弃地想,十秒钟之内,它又失望了第二次,因为衣柜里全是卫衣,棒球外套,宽松牛仔裤……

等等!这一套?

这可恶的上下拉链卫衣!这嚣张的红蓝配色外套!更不用说外套上那嚣张的01和BB!

左马刻愤怒地摔上了衣柜门!

山田一郎!原来是你个臭傻逼!

 

5

不过讨厌归讨厌,嫌弃归嫌弃,碧棺左马刻还是走投无路地重新打开了衣柜,毕竟他现在什么也没穿。

山田一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如果到时候让他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样子,碧棺左马刻宁愿去死。

“他妈的品味这么差,没一件能看的!”左马刻把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一件往外扔,翻来翻去都没找到一件看上眼的,打开底层的抽屉,又是一番毫无章法的洗劫。

突然,他的手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从衣堆里抽出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巧精致的盒子,很有些眼熟,左马刻屏住呼吸,轻轻地打开了盒子——里面躺着两枚红色耳钉。左马刻一动不动地盯着它们,过了很久才关上盒子,把它放回原来的地方。

“这种东西还留着干什么!”左马刻咬着牙小声嘟喃着。

“砰砰砰!”门外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吓了左马刻一跳,把他从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回来。

“一哥!你没事吧?我刚刚听到你房间传来很大的声音。”

“没……没事!”左马刻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然后立刻后悔。

“嗯?一哥你的声音变得好奇怪,是生病了吗!”

左马刻不敢再回答了。但门外的人没有得到回答反而显得更担心了。

“真的没关系吗?我可以进来看看你吗?一哥?”伴随着“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一哥?一哥?你不在吗?不要吓我……”

左马刻听到山田三郎惊讶的声音。

“一哥不在吗?那刚刚和我说话的是……谁?”

一阵沉默后,左马刻听到了山田三郎离开的脚步声,以及一声带着微微哭腔的大喊:

“二郎!你是不是把弱智传染给我了!”

 

6

知道山田三郎离开以后,缩在衣柜里的左马刻大爷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他越想越不对劲,他堂堂火貂组若头,横滨一霸,驰骋黑道十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光着身子躲在人家衣柜里还怕被别人发现?啊呸!说得好像他在和山田一郎偷情一样!想到这里他瞬间面色铁青。

是男人就得堂堂正正!左马刻大人永远不怂!

于是左马刻一脚踹开柜门,随便捡起一套衣服胡乱套了进去,但是山田一郎的裤子跟他的人一样有病,不系皮带就他妈直接垮到脚后跟。就在他提着裤子满头大汗的找皮带的时候,山田三郎领着山田二郎回来了。

一瞬间,三个人都楞在原地。

“左……左马刻!你怎么在这里!”山田二郎反应过来后,立刻掏出麦克风,摆好了架势。

但是左马刻只是看了他一眼,一手提着裤子,另一只手继续翻东翻西。

“诶?二号,你哥的皮带放哪儿去了?”问的若无其事,云淡风轻,自然得仿佛他就是他们失散多年的亲哥。

“你你你不要脸!你穿我哥衣服干嘛!”这几分钟山田二郎的脑细胞死得很快,更新换代的频率超过平常,立刻就发现了华点。

“你以为老子愿意的吗!”左马刻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一根皮带,心满意足地系上了,“老子不穿你哥的衣服就得裸着!你们明白吗!”

二郎和三郎目瞪口呆地摇了摇头。

“就是说!老子来的时候没穿衣服!”靠谱的成年人愤怒地说出事实,但一说出口他又后悔了。

果然他看见二号三号满脸通红,神情复杂,仿佛在看见一个变态。

“那你来找哥哥,为什么不穿衣服!”

 

7

山田一郎在门口徘徊了五次,终于鼓起勇气走出了大门。屋外冷风萧瑟,吹得胸口凉凉的,他低头看了看胸前的两个骷髅头,和被细腿牛仔裤清楚勾勒出来的修长腿型,左马刻每天都这样穿还真是厉害啊……他和左马刻的身高体型差不多,衣服穿上其实也挺合身的,但还是让他产生了一种裸奔的羞耻感。

“趁左马刻回来之前赶紧回池袋吧!”山田一郎想到如果自己这幅样子偶遇左马刻,估计一辈子都要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

手机和钱包都还在家里,横滨又人生地不熟,不过之前的衣服里还有些零钱,可以坐电车回池袋,情况还不算太糟。

山田一郎并不想太引人注目,但无奈左马刻的这身行头实在给横滨人民留下了过于深刻的印象,每走一步都引来许多探究的视线。

此时的山田一郎还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他要到第二天早上才会看到那个新闻头条——《男友外套play?池袋偶像山田一郎和横滨黑道碧棺左马刻之间不得不说的爱恨情仇》。此刻他只觉得这套衣服仿佛自带杀气,见者纷纷绕道。

电车上虽然人比较少,但受到的关注并没有减少,让山田一郎有些不好意思,使劲低着的脸逐渐通红,他捏住自己的拳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山田君?”一个清脆地女声突然从头顶上传来,山田一郎连忙抬起头,盯着面前的女生打量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她是之前的委托人。

“果然是山田君啊,我还怕自己认错了!”

“啊……是麻衣小姐,小八还好吗?”小八是麻衣小姐的小狗,很调皮可爱,之前的委托就是帮忙找贪玩走丢的小八。

“托山田君的福,它最近变乖了许多!”

“这样啊,那太好了!”

“嗯!山田君现在是回池袋吗?你会接横滨的委托还真是少见呢!”

……

和熟人聊天让山田一郎感到自在了许多,不知不觉电车就到了池袋,麻衣小姐刚好也要到池袋办点事,出于被解救的感激,山田一郎邀请她晚点到事务所来喝杯茶,两个人就愉快地道别了。

山田一郎挥手道别的手还没放下,就听到身后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以60km/h的速度快速接近中:

“山田一郎,你他妈给我个解释!”

于是池袋第二天的新闻头条也有了——《一郎的修罗场!温柔小姐姐和暴躁酷哥到底谁才是真爱?》

 

8

碧棺左马刻完全是被山田二郎和山田三郎轰出门的。

“别再让我们看见你!”

山田三郎甚至当着他的面在门口撒了盐。

左马刻想起某个人一脸自豪地说“我的弟弟们真是可爱啊”之类的话,瞬间气不打一处来,这两个臭小鬼到底哪里可爱了!

左马刻骂骂咧咧地走了。

也许是眼神过于凶狠,气势过于强悍,职业黑道人小马走在路上,十米之内人畜勿近。唯一一个不小心撞过来的小混混,在左马刻一声十分嚣张的“哈?杀了你哦!”的威胁下,自觉地献上了自己的钱包。

左马刻本来没这个意思,但看到不远处的小店烟瘾又犯了,于是接过钱包,刚想问问名字下次找人把钱还给他,人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啧。”左马刻皱着眉头晃进了小店里,买了一包“Lucky Strike”,烟雾升起的那一刻,小马终于舒坦了,迈着大步准备回自己的快乐老家,不料路过电车站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自己的白色衬衣,自己的牛仔裤,自己的靴子,还有穿着它们的他妈的山田一郎!辣鸡山田一郎还他妈的和一个女的相谈甚欢!

一瞬间左马刻不知道该先为哪一件事生气,于是他数气并生,不可控制地冲了上去,十秒钟之内他就要看到山田一郎跪下来道歉!

 

9

“山田一郎,你他妈给我个解释!”

山田一郎应声后转,果然就看到了怒气值已达临界点的左马刻,笑容瞬间消失,他站在原地没有动,等着对方冲过来揪住自己的衣领后冷笑着望着他:“唷!左马刻!”

“你怎么穿着老子的衣服!啊?!”

“问这句话之前先好好看看你自己吧!左、马、刻、大、人!”山田一郎望着眼前穿着黑色卫衣套装的男人,不甘示弱地回敬道。

“切!”左马刻十分不情愿地放了手,“本大爷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你家!”

山田一郎楞了一下,如果第一次拍手真的有效,自己和左马刻交换了位置,那么这件事确实是因自己而起。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有些心虚,支支吾吾地刚想解释:“那、那个啊……说、说起来你可能不信……”

“……害得本大爷只能穿你这些辣鸡衣服!你看看胸前这啥玩意儿?这么大个人了还印两个纸片人在身上你幼不幼稚!”

左马刻却自顾自地说着,根本不听解释。山田一郎顿时就来气了,这件事我做错了,你侮辱我可以,但是侮辱二次元绝对不行!

“啊哈哈!总比你这种中二老年人的骷髅头衬衫强!”

“……”左马刻沉默了一秒钟,又把山田一郎的衣领拎了起来,用教科书般的黑道姿势和弹舌威胁道:“你找死吗!你最好给我收回刚才的话!”

“呵呵,你嫌幼稚可以不穿啊!把我的衣服脱下来!”

“你先把老子的衣服脱下来!”

“你先!”

“他妈的当然是你先!”

……

两个人毫无顾忌地吵架立刻吸引了一大批围观群众,但是两个人气势汹汹谁也不敢太靠近,于是大家自觉地将两个当事人围成一个圈,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录视频上传网络,大家奔走相告,池袋人民和横滨人民纷纷出动围观吃瓜。

“BB队长和MTC队长穿着对方的衣服在街头吵架!马上就要打起来了!”

这大瓜谁不吃谁有病!

眼看着现场气氛越来热烈,山田一郎和碧棺左马刻却仍旧在有来有往的斗嘴:

“你先脱!”

“你先!”

……

而围观群众却都在心中默念道:“打起来!”“打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心声终于届到了,只听见人群中扔出来一个麦克风:“哥哥!接住!”

山田一郎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麦克风,往人群中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二郎和三郎在声嘶力竭地给自己加油。

“二郎,三郎……”山田一郎感动地握紧了手中的麦克风,“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而左马刻那边,几个黑衣人迅速推开人群,为首的一个光头双手捧着一只麦克风恭敬地献上:“左马刻大哥!我们来迟了!”

“哼!”左马刻接过麦克风,转过头来重新瞪着山田一郎,“一郎!现在认输已经来不及了!”

“奉陪到底!谁输了谁脱衣服裸奔回家!”

 

10

战斗场面异常激烈,一郎和左马刻激斗正酣,痛快淋漓,群众的欢呼声也一浪高过一浪,更有甚者,有无辜吃瓜群众被波及到,当场昏厥。

半个小时后,山田一郎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麦克风还紧握着放在嘴边,轮到自己的回合却唱不出声音了。碧棺左马刻扶着自己的麦克风,右手撑着地面喘着粗气。

“是……是老子赢了!”左马刻费力的站直身子,走到山田一郎身边,发梢上的汗滴在一郎的脸上,“快把本大爷的衣服脱下来!”

“一哥!”

“哥哥!”

山田二郎和山田三郎赶紧冲过来一把推开左马刻,小心翼翼地把山田一郎扶了起来。

“一哥你没事吧?”

“咳咳……我没事。二郎,三郎谢谢你们!但是我……咳……让你们失望了……”山田一郎搂住弟弟们的肩膀,略带歉意地说。

“没有没有!哥哥战斗的时候超级帅气的!”

“喂喂喂!少在那边扮演兄弟情深的戏码了!”左马刻不耐烦地吼道,“输得人该怎么样还记得吧!”

“碧棺左马刻你……”二郎立刻掏出麦克风想要冲上去,却被山田一郎阻止了。

“当然!愿赌服输!”

“哥哥?!”

“一哥?!”

“没事……男人说过的话绝对要负起责任来!”

山田一郎放开两个弟弟,走到左马刻面前,异色瞳死死地瞪着他,开始解开衬衫的扣子,一颗,两颗,三颗……

等到山田一郎解开最后一颗扣子,将衬衫脱下来的那一刹那,沉寂许久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大的惊叹声——“喔~”,随即而来的是巨大的欢呼尖叫。

“一郎的身材原来这么好吗!”

“腹肌!是腹肌!”

“一郎!姐姐爱你!”

“一郎!哥哥也爱你!”

……

山田一郎听着这些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瞬间羞耻得满脸通红,但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还是硬着头皮把衬衫扔给了左马刻,然后开始脱裤子。

围观群众的尖叫声似乎更大了,左马刻不知为什么却好像越来越烦躁,皱着眉头咬牙切齿,最后终于吼出声来:“吵死了!”

四周寂静了一会儿,又开始不受控制地骚动起来,甚至有人大声喊道:“左马刻,谢谢你!”

山田一郎已经解开了皮带,拉下了裤子的拉链,脱裤子就在一瞬间的事,突然,一件衬衫扔到他脸上,他楞了一秒钟,抬眼就发现了左马刻黑得发青的脸。

“穿件衣服吧你!”

左马刻说完这句话就双手插兜头也不回的走了,可刚走几步没多远,就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11

左马刻醒来的时候是在小弟的车上,

他望着车顶发了几秒钟的呆,只觉得身上十分凉快,低头一看发觉自己只穿了一条裤衩,瞬间清醒过来。

“这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左马刻怒极反静,甚至看上去心平气和地点了一支烟。

“啊……这个就是……”小弟们哆哆嗦嗦地不敢开口。

“说!”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大哥您把衣服扔给山田一郎后就要走,但没走几步就昏倒了,这时就有人在人群里起哄,说其实是大哥您输了……”

“然后呢?”

“然后……”小弟战战兢兢地瞥了左马刻光着的身子一眼,不敢往下说了。

“然后一郎就把老子的衣服扒了?!”左马刻咬着牙补全对话。

“嗯……”

“艹你爹!山田一郎!老子杀了你!”

据热心市民回忆,这句话在横滨上空回荡了一整天。

 

与此同时,池袋山田家。

正在洗衣服的山田一郎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他心满意足地看着盆子里的黑色卫衣,开心的笑了。

是“咒术回战”的限时联名款呢,还好赢回来了!

 

【完】

所珍惜的时光(6)(完结篇)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手机差点从手里掉下去。 “今天下班后来接你,不要有其他安排,知道吗!” “可以,不过……有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山田呆呆地挂了电话,不知道又是唱的哪出。他虽然已经...
/所珍惜的时光(5)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他们是引以为傲的弟弟嘛!”山田咧开嘴笑了起来,从前一模一样。 微微怔,不由得攥紧了手里的拳头。 所喜欢的少年,明明从前一模一样,是不再属于了。   从进入山田家的那一刻起...
】奇妙的521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   山田打断道:“心情不好,你能不能闭下嘴?”   听出他低哑声音中的几分不对劲,当即上前查看:“喂,你没吧?难道穿越还有什么副作用……”   看到山田正面的瞬间,他怔住了...
】保护未成年人人有责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波罗夷空却 #白胶木簓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新生MCD沙雕文,19出没 *很无厘头ooc,不知所言   “不行、不行。”   空却走右走,还是决定实行开始想出来的计划。   “拙僧一定要杀了...
/所珍惜的时光(3) #山田 # #催眠麦克风
?昨天又是怎么回?对他说了那种话为什么还能回来?消失的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他发现恨的原因是个误会?那么他究竟为什么那么恨啊? 关于山田在脑袋里写了本《十万个为什么》。虽然对...
】闹剧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帽的成年版山田对19岁的自己带着歉意的笑说,请别跟先生一般见识,结婚之后就飘了拿他很没有办法。   不,看您挺有办法的……莫名其妙得知自己结婚了的19岁未成年脸恍惚。刚刚还说...
】红裤衩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波罗夷空却 #白胶木簓
裤衩呢?】 :因、因为发现是的应援色……鬼使神差就买了,然而自己不想穿,也不想去弟弟们面前丢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zhytfvbjrw 空却:上面脸滚键盘的位,一定是因为无情嘲笑被某人...
】食欲旺盛 #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超乎常理,他看了眼手机,已经是将近四点。成年人也会熬夜?他第一次知道回的信息不长,大概占了五分之一个屏幕。他问你明天有没有空?有个晚宴,你趟。 手机响起提示音,又发过来...
】不同时期下对他说出“想亲你”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吧?”   山田自然而然地揽住的肩,认真道:“看自己的所有物还差不多。”   “……好肉麻,你怎么回?”   “是大彻大悟了。”山田摇头叹气:“对我们原本是标准年上的戏码,几年...
】深夜热聊不可取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行了吧,承认是夫人行了吧?!   :行,那夫人早点休息,赶紧睡觉去。   :哼!   :嗯。   :就不睡!   :没睡。   :仪式感呢?   :晚安...
】未交往前缀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皱眉说着,神色烦躁地脱了外套,动作犹豫地看起来又想往脸上扔,最后还是随意地甩沙发上去了。   “虽然不介意,但是……”出声道:“你是进别人家就会脱衣服的类型吗?”   山田...
】臆想症状出现人传人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白胶木簓 #波罗夷空却
问题。”   簓对自己没有捧哏点感到十分寂寞,于是顶着“你有病啊”的骂声撩起袖子冲过去把空却逮了回来。   返回的空却面无表情道:“没错,全世界都知道山田图谋不轨。”   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