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

【左马一】山田家今天的饭(上) #山田一郎 #碧棺左马刻 #催眠麦克风

sodasinei 2021-11-17

by/ 梧忘

 

26岁左马刻×20岁山田一

是复合后的山田家家庭伦理情感大戏。

左马刻:我不是来拆散这个家的,我是来加入这个家的.JPG

 

山田三郎放学回家的时候,又在家门口看见了那辆黑色的汽车,三个月以来,这辆车频繁出现在这个位置,是他看一眼就能在心里默背出车牌号码的程度。

他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捏紧了手里的书包带,回家的这几步路突然变得沉重起来。在玄关换鞋时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双不算陌生的靴子,他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注意它们,但它们的存在感强烈得过分。

“别再来了啊,混蛋!”他咬着牙小声抱怨着,但在听到山田一郎说“欢迎回来”的声音后又迅速露出了笑脸,一边答应着一边进了屋,然后就毫不意外地看见了那个银发男人大摇大摆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姿态悠闲,仿佛在自己家一样,听到山田三郎回来了,也只是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哦!三号回来了啊!”

“别那样叫我!”山田三郎大声抗议,原本完美的笑容一触即溃,在碧棺左马刻有些惊讶的眼神下,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涨红了脸,转头就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碧棺左马刻望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张了张嘴想叫住他,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沉默地从桌上的烟盒里拿了一支烟。

这边山田一郎听到动静后急忙从厨房跑了出来,却只看到碧棺左马刻叼着烟仰头坐在那里。

“三郎怎么了?”

“……我叫他‘三号’他不高兴了,”他突然停顿了一下,“那下次我不叫了嘛……”

“你最好这样!”山田一郎见没什么大事便松了一口气,转眼就注意到了左马刻嘴里叼着的烟。

“还有!左马刻,山田家禁止吸烟!”

“啊……”左马刻愣了一下,仿佛刚刚才意识到嘴巴里香烟的触感,他把它拿下来放回烟盒里。

“我没抽,就闻个味儿!”

 

山田二郎结束社团活动回到家已经很晚了,人还在门外就大声囔囔着“肚子饿了!”“今天吃什么”之类的,一进门就直奔厨房,结果就看到黏在一起的两个人,碧棺左马刻从背后紧搂着一郎的腰,下巴还磕在他肩上,半睁着一双赤红的眼睛望过来,眼神里充满意味不明的挑衅和威胁,似乎对山田二郎的突然闯入很不满。

“二……二郎,你你回来啦!”山田一郎看到弟弟后瞬间满脸通红,一边慌乱地打着招呼,一边用手推着左马刻的头,“艹!左马刻,你有病?赶紧走开!”

然而左马刻不为所动,固执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甚至抱得更紧了。

“有什么关系!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们是恋人啊!再说……”他凑到山田一郎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喷在一郎有些敏感的耳后,“更亲密的事我们都做过了啊,一郎……”

在不懂事的弟弟面前都在说什么鬼啊!山田一郎更慌了,但为了保持兄长的形象只能强装镇定,红着脸战略性咳嗽起来。这个反应正对左马刻的胃口,恶作剧得逞,他心满意足地放开一郎,端好自己的咖啡走了出去,路过山田二郎时很从容地打了声招呼。

“哦……”山田二郎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给他让了路。

正如左马刻所说,现在全世界都知道碧棺左马刻和山田一郎在交往。和中王区的大战结束后,左马刻三天两头地往池袋跑,组里的事也不管了,一天到晚都在和山田一郎“偶遇”,最后干脆偶遇到家里来了,就很离谱。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山田二郎也听说了一些,后来尽管所有恩怨和误会都解开了,他也还是替哥哥感到有些不值。不过,只要哥哥不介意,他也不会反对,所以他对左马刻也由最开始的充满敌意慢慢变得能接受了,何况相处之下,他发现左马刻这个人其实也并不坏,唯一让人讨厌的就是,左马刻那家伙总是会有意无意地宣示对一郎的主权,就像刚刚那样!

“哥哥,三郎呢?”看着山田一郎因为刚刚的事还有些不知所措地样子,二郎体贴地问起了别的事。

“啊……三郎啊……在房间吧,刚好要吃饭了,你帮我叫他出来吧!”

二郎走后,山田一郎越想越气,转身拿出一只碗盛了半碗的胡萝卜和青椒,坚定地在上面盖上了米饭。

 

“三郎,哥哥叫我们去吃饭!”山田二郎敲了敲三郎的房间门,但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应,他有些担忧地开门进去,只见三郎正戴着耳机专心致志地坐在电脑前,屏幕上跳动着一些他看不懂的数字和符号。

山田二郎只好又叫了他一遍,三郎转过头来摘下耳机,皱着眉头看着他,嘴角紧抿着,并不是快乐的弧度。

“你不高兴啊?”山田二郎就近找了把椅子坐下,双手搭在椅背上,歪着头询问道。从大战结束后,无论是自己还是三郎都成长了许多,兄弟俩的关系也有了很大的改变,至少,山田二郎觉得自己更像一个哥哥了。

“没有。”三郎站起身,拍了拍二哥的头,“走吧,去吃饭吧!哥——哥——”

“啊!这不是听到了吗!”山田二郎捂着头站起来,要说有什么没有改变的事,那就是三郎还是完全不把自己当弟弟啊!

山田三郎无视二郎愤愤不平地抱怨,走到门口才转过身做了一个鬼脸,“因为二郎是笨蛋嘛!”

 

山田家饭桌旁的座位一向是固定的,但是最近有了一些改变,究其原因那当然是碧棺左马刻的加入,并且他还很不讲理地稳稳占据了一郎旁边的位置。

不过今天,山田二郎发现,左马刻坐到了哥哥的对面,用手撑着头望着空气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哟!三……郎!坐这里来!”碧棺左马刻在发现他们两个后立刻露出笑容招呼道,竟然显得十分热情。

山田二郎的心忍不住颤动了一下,这样和蔼可亲的左马刻是真实的吗?他往旁边看了一眼,三郎果然也已经进入战斗状态。山田一郎却没有注意到这种微妙的气氛,他只是有些心虚地盯着左马刻的碗,不停地在喝水。

今天,山田家的晚饭,各怀心思。

 

像是为了打破这种沉闷的气氛,左马刻突然语出惊人:“啊……就是那什么,明天我们去游乐园玩吧!”

其他人立刻被这个诡异的提议震惊到了,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我明天要上学。”过了一会儿,山田三郎冷漠的说。

“我……我明天和其他人有约了。”山田二郎突然脸红,说完低头猛扒着碗里的饭。

“我明天有委托……”山田一郎的语气充满了歉意,“对不起,左马刻你自己玩得开心点!”

“……”

左马刻握紧了手里的水杯,告诉自己要忍!忍住!在三个小屁孩面前不要自乱阵脚,要保持大人形象。

但山田一郎注意到了左马刻手上的力度,担心他把杯子捏爆了不说,还弄伤自己,于是决定哄哄他,“啊……左马刻,你要是实在想去,我过两天陪你去好不好?”

是我想去吗?!是我他妈想去?!呵,原来是他妈的老子想去!山田一郎你可闭嘴吧!

左马刻哗的一下站起身来,想立刻走人,,但看到山田一郎无助慌乱的眼神后(其实是左马刻本人的恋爱滤镜,那一刻山田一郎的表情分明是:左马刻,您有大病?),又有些不忍心,于是淡淡地加了一句,“饭吃累了,我去外面抽个烟。”

 

山田一郎愣了半天也没有搞清楚状况,不明白左马刻为什么突然想去游乐园,不明白他饭吃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觉得累,不明白他累了为什么要去抽烟……不过总而言之,他还是看出左马刻心情不太好了。

左马刻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山田一郎早就摸清楚了。不过如果真正遇上难以解决的事,他反而会很安静,会假装若无其事,会把所有人都拒之门外,独自承受一切,这样的左马刻,是山田一郎最害怕看到的。

所以在左马刻走后没几分钟,他就坐不住了,也放下碗筷走到外面的阳台上,左马刻正伏在栏杆上,对着漆黑的夜色吐出一团白色的烟雾,屋里暖黄色的灯光模糊地照在身上,勾勒出一个寂寞的背影。

山田一郎走到他身边,也像他一样靠在栏杆上,但视线的尽头不是远方的光亮,而是左马刻轮廓鲜明的侧脸。

“老子长得太帅了?你老看着我干嘛?”左马刻红色的眼瞳转过来瞥了他一眼,声音很低沉,像是一口没有散尽的烟。

“……要说帅的话,那确实还挺帅……咳咳……”山田一郎笑着承认了,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烟呛得直咳嗽。

“所以你跟过来干嘛!”话是这么说,左马刻还是赶紧把烟扔地上踩灭了,看着咳得难受的山田一郎,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他总是喜欢对着一郎吐烟圈逗他,然后被医生科普二手烟危害未成年人健康的事,忍不住笑起来:“哈哈哈,你果然还是个小鬼呀!”

“诶?能从这种事中找到快乐,你还真是个恶劣的成年人!”山田一郎停止咳嗽后忍不住抱怨道。

左马刻听后扬了扬眉毛,表示同意。

“我不是在夸你!”

“可是你还不是和我这种恶劣的人在一起了,”左马刻背靠在栏杆上,仰头望着天上的几颗星星,语气很平静,“后悔吗?”

很久都没有得到回答,但是左马刻不敢去看山田一郎,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很快,有一瞬间他开始后悔自己问出这个问题。

突然有人掰开他原本紧握的拳头,将手放入他的手里,十指相扣,然后他听见一个坚定地声音:“不后悔,而且绝对绝对不会后悔!”

他用力地回握住那只手,真实的触感让他觉得安心。

我也一点都不后悔。

 

“进去吃饭吧!饭菜都凉了!”山田一郎见左马刻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便拉着他往屋里走,左马刻也乖乖地跟着回去了。

二郎和三郎已经吃完饭了,但还是等在餐桌旁,看到两个人一起回来,才收拾好自己的碗自己的碗筷回房间了。

左马刻重新坐下,拿起碗筷,刚吃了没两口,山田一郎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满头大汗。

“左……左马刻,我肚……肚子疼……”他有些紧张地站起来,若无其事地往厕所方向走,但一离开左马刻的视线便全力冲向厕所并关上了门,果然,一秒钟之后,他隔着浴室厚厚的玻璃门听到了左马刻愤怒的咆哮:

“山田一郎!你他妈算计我!”

/我所珍惜时光(5)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加上敬称啊!臭小鬼们!”被他们烦得不行,不允许靠近,那本大爷来你们吃什么! “对于不值得尊敬人,根本就必要加敬称!” “对!哥就没加,我们也不会加!” 山田从厨房出来刚好听到...
】奇妙521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虚名吗?”   “?”被戳个正着山田怒了:“你不要以为自己长得帅我就不敢打你脸!”   “果然,来自未来小朋友只是爱逞逞口风罢了!”   “今天我就暴给你看!!”   话音刚...
】我所珍惜时光(6)(完结篇)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   他们互相信任,他们互相理解,他们互不原谅,他们互相爱着。   找到山田时候,他正一动不动地躺在泥水里,浑身是伤。大雨飞快地稀释着他身上鲜红血迹,在肮脏地面四处蜿蜒。 这个画面对于...
】闹剧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   话音未落便瞳孔骤缩,炸起冰冷杀意在这一刻尽数指向了未来自己。   两个人对峙间,山田因为没了束缚本来打算快速离开,刚走几步就被这句话激得顿在原地,回头寒声驳道:“说抢人前也得看...
】保护未成年人人有责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波罗夷空却 #白胶木簓
“行”纸,明天贴脑门吧。   而仍是不理解地盯着纸口袋人,再次问道:“你是?”   事到如今,19岁山田已经被折腾得没了杀意,便摆了摆手理直气壮道:“你认错了吧,本大爷不是...
】关于我和死对头街头battle最后只剩条裤衩这件事 #山田 # #催眠麦克风
? 这可恶上下拉链卫衣!这嚣张红蓝配色外套!更不用说外套那嚣张01和BB! 愤怒地摔了衣柜门! 山田!原来是你个臭傻逼!   5 不过讨厌归讨厌,嫌弃归嫌弃,还是走投无路地...
/我所珍惜时光(3) #山田 # #催眠麦克风
镇定地回到沙发坐好。 “你醒来了?什么时候也会像狗一样睡到别人家门口了?”山田一边换鞋一边嘲讽道。 “你小子……”愤怒转过头,刚准备骂到这臭小鬼下跪求饶为止,却正对山田...
段伪异地恋聊天记录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几天。   私下里山田其实觉得是“快乐解放日”,因为只要回了池袋,他就终于可以不用再被管这管那,弄得自己像个妻管严似的。   虽然开始其实是由他先管起来,甚至到了开始满意...
】愤怒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速度快得山田好不容易才扯住他。   白发少年回头,与他静静地对视几秒。   “反正都迟到了,”义正言辞道:“让我回去睡觉啊。”   路边树随风萧瑟地晃动,山田黑色发梢微微扬...
】普通520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对方耳边低声训道:“小懒虫。”   “还想赖床,你想得倒美。”   “今天日子特殊。”山田用双手圈脖子,郑重其事地拍了拍他后背道:“所以特允许你使用公主抱把我抱出房间...
】臆想症状出现人传人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白胶木簓 #波罗夷空却
今天不是他吃饱,就是臭情侣被他烦死!   “呀,别被他蛊住了,且听听围观群众怎么说。”   簓随机揪了位幸运观众问:“你说,是不是全世界都知道山田图谋不轨?”   “几个意思...
山田今天(中) #铳二 #催眠麦克风
好了今晚菜单,二十分钟后,山田提着两个大购物袋回到了家门口,但占据他视线黑色汽车让他心一下子掉到了谷底——! “啧!”强忍着涌心头破坏欲,山田对着汽车轮胎踢了脚后进了屋...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