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一左马】向告别飞驰 #催眠麦克风 #DRB

sodasinei 2021-11-17

by/ 人鱼花菜

 

处理完年终账目计算,夜已经深了。一郎摘下耳机,听到屋外弟弟们还在压着声争执着什么。

 

餐厅的灯还亮着,是每到期末都会出现的特定场面。两人伏在餐桌,二郎闷闷埋头,听着弟弟一步一步的讲解不停动笔计算;三郎讲题讲到咬牙切齿,为了不打扰到工作的大哥而压低的音量里,流畅的公式讲解的末尾还夹杂着点笨蛋之类的小小声的抱怨,却还是会因为二郎过于荒诞的提问和完全没听懂时地叫停拌起嘴来。这样的拌嘴短暂又频繁,困顿疲乏催着某一方尽快妥协,然后又回到讲解,提问,埋怨,拌嘴这样的循环。压抑的短暂争执中,两方难得一见的忍耐让临阵磨枪的补习氛围达到一种意外的平和。一郎有些感谢高中频繁的考试为弟弟们创造的“被迫的”相处。

 

他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打工,奔波,应对挑衅,最多的还是为那点可怜的钱不停得发愁。那时候的生活,每一天都充满完全不确定的挑战,突然被长期工辞退,医药自负的工伤,寡不敌众的围堵,还有各式各样的意外。考试这样的被同龄人高度重视的事,往往不得不被排在几乎最后。人生就是这样截然不同,有人晚上在校服内衬绣暗恋对象的名字,有人连夜在洗校服领口的血渍。这就是不良吧?缺课,打架,成绩差,被编排了许许多多“传说”的不良高中生。

 

学生时代里也有过一两段平和又珍贵的时期。和空却一起的Naughty Busters时期,初尝伙伴,义理,少年的热血不再沉寂于钢筋水泥和皱巴巴的纸钞中。一起流过血和汗的赤诚的友谊,破碎后也就更极端的苦涩。好在有人陪他把碎了的梦扫了扫,带他进入了另一场短暂的美梦。他还记得自己发现眼泪沾湿了左马刻的皮夹克时可笑的慌张,记得在憧憬的前辈抹去自己唇角的泪珠时,太近了,急促的鼻息撞碎了烟雾,本就紊乱的心跳,模糊不清的对视和朦胧的心思在无处退避的距离里胡乱喷薄,他们都是主动方,那是个单纯笨拙,带着烟草味和眼泪的吻,似乎还带着前辈的笑。仅仅是唇与唇轻轻啄碰分享了温度和味道,一郎从那时决定这辈子绝不碰烟,因为他惊觉自己已经对那一点点莫须有的尼古丁上瘾。

 

The Dirty Dawg的时代,的确是最好的时代。

 

战斗,演出,四个人的才能碰撞出制霸的力量,从未流逝的胜利让理想再度被一郎紧紧攥在手心。在事务所的空闲时间里,寂雷先生会指导他拾回一些书本功课,不仅是为了rap更好的词作,但也不是为了更多的什么。一郎自觉不是读书的好材料,从前错过了太多基础内容,许多较为基础的题目也需要苦作许久,那时就连平时吵闹的乱数也会乖乖带上耳机安静坐在一边。

 

许多咬笔头的时候,都只有左马刻会凑来坐在他对面,似懂非懂得看看题目,也不管写没写对,就擅自突然揽过苦想许久的刻苦高中生,说着“很厉害啊,一郎连这种题都会做”的话,硬是把人带出思考,掏一罐冰镇可乐和一听啤酒叫一郎陪他一起休息。可乐被塞进还握着笔的一郎手中,罐上的水珠滴在尚未完成的题本上,来扰人的前辈便会也湿着手顺势把题本推开,留两三枚湿透书页的指痕。若是此刻寂雷和乱数在场,也不会拦着左马刻作乱,同样会劝着一郎休息完再来学。结果便是题本基本上每隔几页就会留下几枚风干后皱皱的椭圆水痕。不过等可乐见底,左马刻还是会待在一郎身边,看小孩继续埋头勤学苦干,就算无事可做也不愿走开。打扰完自己的左马刻似乎又带着点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会掐灭聊天时未燃尽的烟,易拉罐碰撞桌面也控制得轻手轻脚,有时便直接浅眠在旁边的沙发上,等一郎题本做完,洋洋一伸懒腰,起身又是揽着人出门一起吃晚饭。

 

晚饭散步归途的终点往往是事务所的天台,左马刻甚至专门置办了张旧沙发和跛了腿的小茶几。初夏的风吹干了透湿的前襟,吹干了从易拉罐滑下手臂的水珠,吹散了地上的烟灰,啤酒和可乐的气泡在碰杯时交织在一起,随那些被道出的过往曾经一起跳跃消散在灯火灿烂的夜晚。一郎喜欢在左马刻微醺后追问前辈的乐意讲的那些传奇经历,在对方夸张的比划中一起开怀,也会在对方谈及到灰色往事时静静靠在左马刻肩头,少年的发蹭在前辈的侧脸,似乎是一种特有的安慰的方式。就算已经靠在一起,却仍然难以控制得想要不断贴近的距离,便也有鼓起勇气推开对方手中的烟擅自索吻之事。自那次之后,一郎再没在前辈面前流过眼泪,倒是左马刻,总是借酒,借夜,逆着整座城市的光为他打掩护,藏匿从未夺框的泪水。那些都是一郎无法忘怀的平凡普通的夜晚,他们在音乐里,言语里,酒水与香烟中捡拾彼此的碎片,拼凑起完整的灵魂。那时候的感情还渺小幼稚,短暂的热浪还不足以让一郎在他对左马刻的感情中找取崇拜与理解的平衡。他没想过这场好梦的终点也有一场意外在等他,也没想过总是吹散他们烦恼的夏天的风,也会吹散他们自己。

 

思绪刹车于此。本只是一场关于自己的学生时代的回忆,没想到多数的片段都是那些不愿再提及的感情。迟早会和那段回忆彻底告别,一郎想。

」习惯 # #催眠麦克风
停在哪里都好,只要不是现在这样,只要不是现在这样。不要有簓的告别,不要有合欢的决绝转身,不要有郎的背叛。 碧棺刻活了二十三年,在那天,终于什么都没剩下。像个荒诞的笑话。 刻始时愤怒的恨不得...
】群名应该是相亲相爱拉普人 #催眠麦克风 #碧棺刻 #山田郎 #山田二郎 #山田三郎 #白胶木簓 #波罗夷空却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伪全员聊天体,是未来关系都很好的drb联谊群 *新生MCD含量多,只打了关键人物标签却还是好多,对不起>人< ☆cp只有 ☆ooc且十分理想的未来   簓:现手上有...
】后遗症 #催眠麦克风
执政党正在努力完善催眠麦克风,建立新的秩序。 伴随着言叶党的垮台,终于浮出水面的真相充当了粘合剂——可能并不太牢靠,将许多人支离破碎的关系重新拼凑在了一起,这其中就包括了碧棺刻和山田郎。 山田郎伤...
/我所珍惜的时光(5) #催眠麦克风 #山田郎 #碧棺
个弟弟们。 “据寂雷医生说,很可能是受某种催眠麦克风的能力影响,会不会是被什么人袭击了?”山田郎合理地提出猜想。 “哈?本大爷怎么可能会被袭击?”碧棺脸你在说什么鬼话的表情望了过来。山田郎...
】愤怒的小 #催眠麦克风 #碧棺刻 #山田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校pa的沙雕dk情侣 遇到drb的自己 *差点打起来 注意 *很雷的憨憨爽文 只有我写爽了的意思(。   “……迟到了。”   此话出,碧棺刻双手插兜转身就走...
】好梦 #催眠麦克风 #DRB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可怜的小吃回复合欢发来的乐园套餐,对方就打来了视频电话。刻接起电话时,郎下意识地回避到屏幕外,横屏里是不停晃动的合欢哥哥打招呼的开心笑颜和左右两边悄悄探头探脑的二郎三郎,刻则是豪爽地一同应...
】苦夏 #催眠麦克风 #DRB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上了药以后,郎躺在床上,他把手机卡拔了,以免有熟人联系,他现在实在是没有精力招呼。社交平台铺天盖地都是他和刻在中王区斗技场的精彩事迹。他们的名字并列出现在趋势第一,后面还跟着一个词,决裂...
】Until the sun's be taken #催眠麦克风 #DRB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指示灯和停用的分层电梯显示板微弱的红光弥散在角落中,也许是地板刚刚被清理过,郎的运动鞋在黑暗中摩擦出类似鸟鸣的声响。   出口处,刻正倚着门边熄了只烟,逆光的角度,神情都被收敛在阴影中,只有轮廓被...
空】丸之内虐待狂 #催眠麦克风 #drb #波罗夷空却 #空 #山田
by/ 重   以前山田郎对摇滚乐所知甚少。他对音乐一向没有太大的热情,催眠麦克风开始大范围推广后,音乐在他眼里变了味,从治愈心灵的艺术变成颇具杀伤力的武器,他就更没兴趣了。手机里长年循环的播放...
】玻璃 #催眠麦克风 #DRB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by/ 人鱼花菜   新生MCD时期 17×23  醉酒 捏造有 暗恋中   “所以,为什么会叫我出来呢,刻哥。”   接到刻的电话已过午夜,郎记得自己在看清来电人名时,受扰醒来的躁怒被...
」自白 # #催眠麦克风
by/ 晏宥之   破墙失败 刻第一视角 ooc —— 那时候我们还太年轻,我在街头才将将混出名堂,山田郎连锋芒都不会隐藏。 我们都没意识到自己没有反抗世道的能力,都以为世界会在我们手中新生...
」旅行 # #催眠麦克风
,别害怕了。 刻自己也戴上头盔,发动摩托,他既定的目的地驶去。郎伏下身,隔着厚重的头盔轻轻把脸贴在刻的后背上。刻的车速很快,他在飞驰而过呜咽的风声和自己沸反盈天的心跳声里,感觉到了久违...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