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

【一燐】驯服月亮 #天城燐音 #天城一彩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11-19

by/ 鹤赫荷河

 

狐狸paro,但狐狸和全文关系不大,只是因为我想写毛茸茸贴贴。

甜橙兄弟中秋快乐!

 

Alkaloid的演唱会结束后,天城一彩没有和他的伙伴们一起回星奏馆。夜色已经沉沉落下,他甚至来不及把演出服换下来,就匆匆忙忙向着城外一处奔去。

 

城市里很难像故乡那样随时随地抬起头赏月。天空被被钢筋水泥分割为不规则的小块时,月亮仿佛被拘束在小小的囚笼里。即使城市里匆匆来往的人偶尔抬头看一眼,也只会觉得月光冷然而月色黯淡,像高悬天穹的人造光源。

 

正是这样的原因,一彩曾不止一次向星奏馆的偶像们打听,到底在哪里才能看到“真正的月亮”。他边说边比划,努力向城市里长大的伙伴们表达自己的意思。幸好梦之咲的偶像里怪人数量远多于正常人,大家基本都领会了他的意思。

 

“在大海上,就能看到【真正的月亮】哦~”深海奏汰笑眯眯地从水池里探出头来,指着小小水池里摇曳着的月影对他解释,“还会有非常大的【镜影】。”

 

“唔姆,谢谢你,深海前辈,”一彩盯着水池里被揉碎的影子,“可是,我和哥哥的故乡是没有海的,我想…那不是我想要的月亮。”

 

“要不要试试滑翔翼呢?让我们一起重现辉夜姬奔向月宫的美景吧,Amazing~!”日日树涉的热气球在距离楼顶几十英尺的高度稳稳悬停着,而他本人吊在舷梯上对站在es大楼楼顶的一彩这样建议道。

 

一彩也用尽力气把两手圈在嘴边回应他,“谢谢你,日日树前辈!不过听巽前辈说驾驶任何交通工具都需要经过考试,我还没有到可以去考试的年龄!”

 

一彩真正想要的月亮是什么样的,兜兜转转一圈下来也没人能为他解答。天城燐音当然知道自己弟弟最近在做什么,可一彩从未主动来找过他,而他也没有去找一彩。这对兄弟在有些时候说不上是默契还是不合拍。

 

总之,天城一彩一直在为他的问题寻找答案,而天城燐音在继续忙碌着准备crzay:B的活动。他们偶然在星奏馆的休息室里碰面,一彩也只会像往日那样和他并排坐到沙发上喝点东西,然后喝着喝着,少年人相当有力气的手臂就缠上了他的腰,红毛小狗狗顺理成章钻到了他的怀里。

 

Alkaloid的参加的联合演唱会是专程用于庆贺十五夜的祭典活动之一,一彩赶到他预先找好的地点时恰好赶上十五夜的月亮最澄圆明亮的那一刻。城外的这座矮山甚至谈不上是“山”,与一彩幼年记忆中包围着小小村落的群青色山峦相比,只不过是个人工堆砌的小土丘。可这里开阔又安静,远离城市的灯光。

 

——就像故乡一样。

 

身后一阵风声,几乎与天城一彩闻声同时转头的时机,一道暗红色的旋风一样的庞大动物灵巧地跃到一彩身后。红色的狐狸有着流畅矫健的线条,皮毛绘有奇妙古朴的花纹,毛茸茸的大尾巴像燃烧的火焰,湛蓝的眼睛如漂浮的磷火。巨型狐狸比一彩还要高出一大截,微微低下头以嘴吻拱了拱一彩的肩膀,又说了一遍:

 

“就像我们的故乡一样。”

 

“哥哥!”一彩抚摸着狐狸的嘴吻,努力抱了抱对他而言过分庞大的狐狸。狐狸,或是天城燐音围绕着他侧卧在了草地上,像峰峦起伏的毛绒小山。那条几乎可以把一彩淹没的大尾巴绕着一彩两圈,把人牢牢卷到了自己身边。

 

月亮是什么样的呢?小时候燐音牵着一彩的手,带他跨过小溪和树林,背着他爬到山坡上去。夜色里的山是沉默而温和的高大堡垒,月亮从山那边游过来,拖曳着朦胧的影子。一彩那时才三四岁,小小的世界里尚且只充满燐音一个人的爱意。他问,哥哥,母亲在月亮上吗?

 

对啊,母亲正看着你呢,你要对她笑一笑,这样她才会放心。

 

燐音搂紧了弟弟瘦小的身体,用尾巴挡着风,免得夜风吹得他着凉。一彩对着月亮绽放出笑容——那时他还会笑——就仿佛真的感受到母亲温柔和蔼的注视一般。天幕浓黑得像随时可能倾倒下来,月亮也显得格外近。一彩伸出手去,让明亮皎洁的光洒满小小的手掌,很认真地对几乎触手可及的月亮说,妈妈,你在看着我吗?哥哥把我照顾得很好。

 

天城燐音意识到他的弟弟那时已显出了早慧的迹象。也许一彩知道这一切是哥哥为他织就的美梦,也许他认为母亲并不会这样注视着他,因为他曾经在那样温暖的臂弯里所感受到的并不是月光的凉意。但他会这样做,因为天城燐音是他的哥哥。

 

而后一彩长大些,懂得循着气味去找到叛逆的哥哥。他牢牢记住的唯一气味是他的君主、他的哥哥的味道,小狐狸即使不变回兽状也能敏锐捕捉到哥哥的气息,脚爪在石头与枯叶上啪嗒啪嗒,不消几分钟就能找到懒洋洋晒月亮的大狐狸。

 

哥哥,你又跟父亲吵架了。他并不敢上前去,只看着月光如何一寸一寸流淌过燐音火红色的皮毛,如银器淬火。燐音的大尾巴伸过来,很轻松把小狐狸裹到一捧蓬松的尾巴毛里。一彩几乎被淹没在哥哥的大尾巴中,脑袋不着痕迹地蹭蹭哥哥的皮毛,努力伸出小小尖尖的鼻头含混不清对哥哥说话。

 

哥哥,回家吧。

 

燐音不回答,只仰着头望向高天上的晶莹月亮。也许是位置的问题,月亮不再像幼时那样抬手可摘,燐音要很努力仰着头,才能看到遥远又清冷的轮廓。一彩被他用尾巴卷着放到背上,就这样趴在尾巴充当的被子下,大尾巴拍了拍他。

 

你先在这里睡吧,一彩。等会我就带你一起回去。

 

一彩被温暖和熟悉的味道包裹着,他毕竟还是幼小的狐狸,这个时候早就困了。露在月光里的鼻尖倏地缩回去,很快就在哥哥的尾巴里睡着了。月光滤过大尾巴的茸毛逐渐与哥哥的气味融为一体,变成此后一彩寻找哥哥的最重要的联系。

 

“在发什么呆呢,弟弟同学?”

 

冷不丁他被燐音轻轻用鼻子撞了一下,大狐狸几乎把自己卷成一个团子,一彩被他牢牢裹在中央。燐音心安理得把下巴搭在一彩的肩上,露出可以挠挠的咽喉。而一彩也立刻明白了哥哥的意思,腾出一只手去呼噜呼噜他,得到了狐狸愉快的咕噜噜的声音作为回应。

 

“我在想——”

 

“——咱在想,弟弟同学怎么不变回狐狸呢?”燐音和他同时出声,“现在这个样子,是想当小小的可爱的一彩,然后像小时候那样对咱撒娇吗?”

 

“唔姆,因为我不能撑坏演出服,”随着一彩的示意燐音才看清,他的弟弟穿着那套拍了王子写真的百合花主题衣装,“这是制作人姐姐做的。”

 

“这不就更像小王子了吗?”燐音反而来劲了,“要驯服咱吗?”

 

他甚至藉以优越的记忆力,开始篡改起那篇他初来城市时认真读下来的书。

 

“…如果你要是驯服了我,我会辨认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其他的脚步声会使我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脚步声就会象音乐一样让我从洞里走出来……我对枫叶无动于衷……但是,你有着枫叶一样的头发。那么,一旦你驯服了我,这就会十分美妙。枫叶,是火红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

 

一彩安静地看着狐狸磷火般莹蓝的眼睛,久违的熟悉感缓慢包裹住他。

 

燐音离开村庄的那几年,一彩反而变成了那个天天跑去山上守望着月亮的人。与其是守望着月亮倒不如说他是在徒劳寻找着任何可能留下了哥哥的痕迹的地方。可夜风实在有些冷,月亮像哥哥佩戴的那件君主才可以拥有的银坠,泛着上好的雪亮的冷芒,却让一彩冷不丁打起寒战。他变回狐狸的样子,学着哥哥的样子把自己团起来,每一根沐浴在月光下的毛发都在清楚地告诉他,月光是冰凉的。

 

哥哥的坠子被父亲放在了房间最高的架子上,一彩去帮忙清扫的时候,也只能摸到凉凉的金属。他偷偷把坠子拿下来握在手心里,如同握了一捧碎掉的月亮。

 

从那时一彩意识到,月亮是因为哥哥在才变得平易可亲,温暖如母亲注视着襁褓中的他。如今哥哥走了,也带走了一彩的月亮。

 

于是他用力把脸埋进哥哥的大尾巴里,闷声闷气问哥哥,“哥哥,什么是驯服?”

 

“驯服就是,建立联系。”

 

“你只是咱的弟弟,而咱只是你的哥哥。咱们都会遇到千千万万个人,咱未必会需要你,而你也未必会需要咱。”

 

“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狐狸的眼瞳倒映着月影,像一汪融化的银。

 

“如果是那样,月亮会成为我的月亮吗?”一彩是聪明的,他很快领会了哥哥的意思,“哥哥离开的那几年,月亮很冷,但有哥哥在的时候,月亮就是我熟悉的月亮。”

 

“我想要月亮是唯一的月亮。”

 

“当然了,”燐音的尾巴尖拍了拍弟弟的脑袋,“因为你要为你驯服的任何事物负责到底。”

 

“那么,请让我驯服你吧,哥哥,”一彩伸出手去抚摸狐狸的鼻尖,“不,我一定要驯服你,因为我非常爱哥哥。”

 

大狐狸难得沉默着,温柔地亲了亲一彩的侧脸。

 

END

 

番外:

一彩舍不得吃月见团子,端着跑去找哥哥一起分享。

 

燐:咱的弟弟同学真乖,要像驯养狐狸那样喂咱吗?

 

彩:当然可以,现在请哥哥像狐狸那样坐好。

 

燐(被室友们看着,脸开始爆红):等等?!别在这里立刻开始啊笨蛋!

双性转】的小小请求 # # #偶像梦幻
队长,蓝良还没见过她主动来找过自己的妹妹。可在携手空间上联系到她以后就立刻得到了回复。   休息日当天特意认真把自己乱蓬蓬的齐肩卷发梳了又梳,校服上的衣褶都被仔细抹平,这才快快乐乐地...
】早安吻 #偶像梦幻 # # #
的臂弯中。的记忆告诉他,这是crazy:B的藏匿据点,16前他几年未见的弟弟突然闯入此地,天真地以为银翼杀手的身份可以让他们乖乖就范,最后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暂时留在这里。   ...
告别(,cb/cp,的孤独) # #骨科 # # #偶像梦幻 #ES
年又年。 以为自己就要这样度过他的一生,每天毫无变化地做着无聊却轻而易举的事情,享有众人的供奉的时候—— 出生了。 他小小的,可爱的,,出生了。 出生的当天...
瘾【 x 】 # # #骨科 # #偶像梦幻 #ES
对他露出恶心的表情,就好像他这个哥哥是最肮脏的存在。   不敢赌,赌自己在的心目中比‘正确’要重要。   所以他逃跑了。   跑到了都市中,一个一生可能都无法再见到自己心爱的弟弟的...
】临时约会 # # #偶像梦幻
都知道,尽管他们被媒体称为当红偶像,但相较于ES大楼其他偶像团体,他们只是几只初生牛犊,唯有不断努力工作才能留住粉丝,才能获得更多在舞台上绽放的机会。当然,有得必有失,当作为偶像的...
(es乙女/ABO)发/情/期 #偶像梦幻乙女向 # #
by/ 眠   +ooc,全是A(ん? +私设是「你」O但感知信息素很迟钝,一般路过Bmega哒 +/ +第二人称   // 已经整整三没来大楼工作了。 你怕他像上...
】たこ焼き # # #偶像梦幻 # #
句关西腔,还是曾经和椎名丹希一起组队当偶像时随口学的。听不懂这样奇怪的发,也鹦鹉学舌了遍。   “这个不要学!”敲了下他的脑袋,站起身往街心方向走,“咱记得这条街上确实是有买章鱼烧...
】雨中小狗 #偶像梦幻 # # # #
刻意强调了“和你一样”几个字,“偶像都是这座es城堡里的一个小小的玩偶,咱对你说的话,就不构成【命令】的要素,那么你为什么不反抗咱呢,弟弟同学?”   显然和手里那只小狗一样,陷入了困惑的...
】带哥记 #偶像梦幻2 # #
。 “这间公寓在你还没来城市前咱就给你买好了,”说,“以前想过如果你不喜欢当偶像又暂时找不到工作的话,这间公寓可以给你住,银行卡里也给你留了大笔钱。”   回身,攀上的肩膀...
】正是因为我爱你 #ES #偶像梦幻 # # # # #骨科
见到了熟悉的环境,也不再挣扎。   “哥哥…?”他半清醒半迷蒙地试探着问。   “是咱。”   叹了口气,避开了的似乎还含着泪水的眼神。   他实在怕自己心软…   车窗外的月亮...
】碎渣 #偶像梦幻 # #
,市里间仍有不少关于的负面的传闻。   既是事实,也没想过要怎么掩盖自己过去犯下的罪孽,可却并不这么想。   血肉同脉,君仕同心,他还没有强大到能轻易改变别人的想法,他现在能做...
】Trick or treat #ES #偶像梦幻 # # # # #骨科
小姑娘了。   会是谁呢?   想着,抱着种赌博开蛋的心情打开了大门。   “Trick or Treat!”   “哥哥,Happy Halloween!”   熟悉的红发出现在眼前,...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