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星之提督×你】Rust #时空中的绘旅人 #路辰

sodasinei 2021-11-19

by/ 今天依旧智障

 

预警:

千之帝国和星之提督的设定并不完全,有一定的背景私设和人物ooc

全文7k+,感谢阅读

 

你为何笃信我爱着你呢?

你又为何笃定你不爱我呢?

 

(1)

帝国没有太阳。

到处是灰冷的色调,还有脚步匆忙的人们。荧幕上播报着近日以来千之帝国能源收集的状况,不过是又发现了哪个低级文明,掠夺了哪个星球能量。

你已经学会沉默地穿越人流,来到帝国的中央平台。在这里,有你所谓的“恋人”。

距离你来到这里已经有大概几年的时间,从一开始对千之帝国充满了不安,到第一次踏足这里的惶恐,以及现在自如地穿梭于此。

“如果无法改变,那么你可以尝试接受,这样会好受一点。”在初次见面时,容貌与地球上的学长一模一样的提督对你这么说。他似乎不能理解你产生的各种情绪,也许他认为这是生于低等文明的人对于帝国的仰仗之心。

“您说得对,提督。”你没有出言否认,只是微笑着看他,“如您所愿。”

对面沉默了一阵。四下无人,但他还是稍微放轻了声音:“不必拘谨,若是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叫我路辰……”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可声音戛然而止,定是在等待你的回答。你捉摸不透这位居于高位的提督又是在想些什么,他总是瞧不起那些低等文明的人——哪怕对方是自己的对应体。在你途经的多个世界中,你亲眼见证他将那些“路辰”当做提线木偶,然后又将他们像废弃的物件那般抛弃。而在与他的交流中,不要轻举妄动或许是最好的回答。

时间像是被凝固,他没有耐心等待,索性转身面向巨大的落地窗,仿佛将脸背对过去能够缓和当下的气氛。

“……我知道了,路辰。”疑团像是云雾缭绕心头,但你猜,他现在该是心情不错。时间总会解释一切,改变一切,而你愿意去寻找答案。

那么这个答案该是寻找了多久呢?你无法否认那的确是路辰在千之帝国的样子。但在漫长的旅途中,奔走于破败不堪的各个世界,你深知,你想要索要的答案不仅仅是这个。为了寻求虚无缥缈的答案,你孤身来到了千之帝国,融于这趟浊流,成为了帝国提督的助理。

“我回来了!”

屋子里的人还在忙碌,那些大大小小的全息投影窗口就那样围着他。但意识到你进来时,他放下那些繁杂的文件,然后给你端上一杯还冒着些许热气的花茶。

“你今天回来得稍微晚了一点,”他这样说着,为自己也沏了一杯茶,“遇到困难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都已经解决了。你一直在等我吗?”

隔着茶杯上氤氲的水雾,你稍稍抬眼看他。他似乎没注意到你的视线,只是轻笑着端起茶杯吹了吹气。

“我一直待在这里罢了,不过是花茶在等你。”他顿了顿,“一会儿还要出去,现在你要吃点什么吗,比如杯子蛋糕?地球上似乎有下午茶这种说法。”

他最近常常研究些简单糕点的做法,在食物补充以营养液和能量剂为主的千之帝国,这种做法说出去怕是会引来不少奇异的目光——但他却一度固执地表示为恋人做些该做的事是应该的。也不等你回答,星之提督便兀自默许了你答应他的邀请。

他那杯花茶还漾着微波,你想起每次对上他碧色的双眸仿佛也如此般漾着星辰大海。直到他将蛋糕拿出,你才回过神来,连忙帮他接过托盘。

“你又走神了。”

“只是在想今天会是什么样的甜点。”你含笑着径自拿起杯子蛋糕咬了一口,然后自然地把头靠在他肩上,“今天的杯子蛋糕好好吃!路辰,下次也带着我一起做蛋糕吧!”

“当然可以,等这次的任务告一段落,我们可以一起做些新的尝试。”

你眼底一亮,有些夸张地抱住了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感到他身体微微发僵。他揉了揉你的头发,轻吻上你的额头。

你有一个“恋人”,在这个爱不被允许的世界里,你却肆意地与他相拥,你相信,你会找到答案,你会是赢家。

——如果只有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2)

重逢总是短暂的,虽然他会温柔地安慰你很快会再次见面——如果你有困难,也可以随时到中央平台找他,他很乐意派遣帮手协助你完成任务。同样的,在旅途中,千之帝国的通讯信号可以覆盖任何时空,他会时不时抽空和你联系,或是闲聊或是给予数据上的帮助。

他看向你时,眼底里的似水柔情胜过你在任何一个世界所见过的路辰。虽然他从来没有明说,但你想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只要他想,他可以在任何方面超过你所见到的他的对应体,无论是作为千之帝国的提督,还是作为一个合格的恋人,他都可以给你你所想要的。

而对应的,你也需要扮演他所想要的完美的恋人,完美的下属。你奔走于各个世界为他收集情感能量,面无表情地作为一个掠夺者收割一个又一个世界,抛弃你作为“低等文明人类”的身份,成为千之帝国合格的造物。

你不舍地松开他的手,启动时空隧道,直到他完全消失在视野里,你才收敛已经有些发僵的笑容。

他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傀儡。你知道的,星之提督精于算计,扮演恋人这个方法或许是他通过他那精确无比的计算之中得来的结果。比起行尸走肉,鲜活的生命对于他们来说更有价值,也更有执行力。况且,你的情感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合格的研究样本。而你呢,你在寻求地狱出口。可就像他们不能轻易地从你身上剥夺爱的能力,你同样也不苛求千之帝国一夜之间成为爱的国度。但你还在赌,以你的一切下注,赌是你先溺死在他的温柔乡,还是他先爱上你。

千之帝国如同一个灰黑的大染缸,磨灭了所有靠近它的人的色彩,放眼过去只有灰冷的色调。你还是期待着,期待着有一天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千之帝国。在此之间,你需要戴好面具,随着所有人的步伐一齐同行。只要等待,那是你唯一的希望。

干等是绝对没有结果的。作为星之提督的助理,在职权范围内你也开始尝试从各个方面抗议千之帝国的规章制度。你收割情感,但你从来没有毁灭过任何一个世界,无论从情感还是理智上,你都无法对着那些熟悉的面孔挥下屠刀。尽可能地避免世界里的纷争与战火,同时将情感准时地交付到星之提督手中。

他问你:“都已经收割了情感,为什么不毁灭了直接作为能量的补充?那样你可以方便得多,也可以快点回来。”

你略微思索,还是有些文不对题地回答了他:“若是毁灭了,怎能可持续发展?”

他似乎对于这个回答感到有些新奇,但同样又温和地告诉你,情感的收割难以可持续,根据他们的数据报告,多次收割所获得的收益只会越来越少,而直接毁灭反而能带来更大的能量。

你沉默地看着他。

他不在意你的沉默,依旧笑着和你讨论着毁灭世界的话题,讨论如何更加简便快捷地获得能量——哪怕是以千万人的性命为代价。你有些发抖,但在他面前,你也只能抿着嘴唇,咬紧牙关装作淡然地看着他侃侃而谈。你见证过世界的毁灭,那种压抑与恐惧简直是要将你击垮,而对于千之帝国的人,这普通地像是讨论今晚吃什么一样。

所幸星之提督也没有强迫你一定要毁灭那些世界,最后只是说,他只是提供一个更有效的方法。只要能够完成任务,他并不在意你是如何处理的。

得到了认可后,你心情兀地明亮起来。从那以后,你尽可能以不错的业绩换取单独行动的机会,这样便可按自己意志行动。

——尽管他的纵容引起了你的警惕。

先从千之帝国手下保护住一个又一个世界,然后将地球乃至千之帝国的某些先进技术带去,尽可能地保全下文明。

回到千之帝国时,你总会将这些世界里的纪念品带去送给星之提督。路辰学长喜欢旅行,你也曾见过不少他在旅行途中收集的各式各样的物件。你想,星之提督会对此感兴趣的。

你说你喜欢他泡的花茶,喜欢他送的甜点,所以每次你回来时,他总会为你准备好花茶和小蛋糕。你给他带去惊喜,然后依偎在他怀里,给他讲你旅途中所见所闻的美好的故事。你抬眸,看他微微阖眼,似是沉浸在你的故事里。耐心听完后,他会稍微评上几句,然后跟你道上晚安。

过度的疲劳使你在他怀中安稳地睡去。

 

(3)

你不想回忆那是几年前的事情。

在你从乐园世界回来后,又过了一段平平无奇的校园生活。不需要想着那些焦头烂额的事情,只是单纯为学业奋斗也是一种简单的幸福。

叶瑄声称自己必须回到千之帝国一趟便与你失去了联系。直到灾难降临,你都没有再见到他。

圣塞西尔作为地球庇护所的消息不知为何泄露出去,同时连带着地球的坐标也一同在千之帝国公布。对于千之帝国来说,这完全是一块上等的奶酪。

大规模的生物武器被应用,人群中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足以为千之帝国提供运行的能量。你亲眼所见同学们一个个感染倒下,为了防止病毒的蔓延被送去火葬场。

不断祈祷着灾难过去,人类研究出对抗性的药物。你一边尝试联系叶瑄,一边开始摸索着如何解决。

你没有等到希望降临,也没有传说中的神明眷顾,只等到了千之帝国来的旅者。

他神色平静地将一块芯片递给你,你看着小块泛着蓝光的芯片,没有伸手,稍稍后退了几步,试图召唤画灵自保。

“你是被提督认可的人,我不想与你为敌。”他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就像是机械传来的模拟人声,“这是提督托我带给你的东西。”

希望似乎又被燃起,你试探:“……是白银提督吗?”

对方摇了摇头,说,是星之提督。

他又说,虽然不清楚你为何会知道白银提督,按理说旅者在执行任务时都会采用化名。但白银提督私自参与地球庇护所,现在已被帝国逮捕。

感觉到浑身上下仿佛有电流通过,你第一次感觉到绝望与无助铺天盖地袭来,背后是从被破坏的大楼燃烧升起的滚滚浓烟,耳边是同胞们的哭喊和尖叫,眼前是那个纹丝不动宛如机械人的旅者,以及那块泛着荧光的芯片。

你想过,随着你出生的世界永远沉寂下去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强撑着一丝理智,你伸手颤颤巍巍地接过芯片。冰冷的触感稍稍唤起了你的知觉,让你清醒地认识这不是梦境。若是这是一场长梦,那你宁愿醒来;当你醒来时,却发现依旧身处地狱。

“那么,祝你好运,小姐。”

芯片里面是类似邀请函的东西,落款果然是星之提督。大概是地球毁灭已是既定之局,而你作为可用之才,希望你持这枚芯片来千之帝国找他云云。若是你不愿意,他也不会深究,只不过地球此次全面遇难,身份暴露后定有不少的危机,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他的提议。

言下之意你都懂。

纵使你从未去过千之帝国,但在此之前从叶瑄的只言片语中你也能猜到这是个欲望与冷漠纵横的国度,他千万嘱咐过你不应该与千之帝国有任何交集,你应该做一个快乐的小画家,过着安宁而自由的生活,而不是腐烂在那里。

当你凝视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可你捂住耳朵,遮住双目,深渊还是在凝视你。

你疲惫地闭上眼,房里寂静得听得见你胸腔里那颗心脏跳动的声音。如果真的不能改变地球,那么也请让我拯救其他世界。

——你就此来到了千之帝国。

星之提督不意外你来到他的面前,这是明智的选择,你不知道他这句话是在称赞你还是嘲讽你。乐园使你对他几乎没有什么好感,你死死盯着他,仿佛这样可以给你增强面对他的底气。

“又见面了,旅者小姐。”他嘴角微微上扬,但声音听不出一丝情绪,“我很高兴能够与你合作。”他朝你礼节性地伸出手。

你没有回握,良久,才开口道:“提督大人,想必您让我来到千之帝国的中央平台,也不是做慈善的。”

他不怒反笑,笑得你毛骨悚然:“我想我们这充其量算是第二次见面,你就做如此断定。是白银没少说我坏话吗?”

“没有的事,提督。”

“只是我刚好需要换个助理罢了。”他不躲避你的目光,“作为旅者,你有足够的价值来到这里。而且我想,你也会需要我们的文明。”

“您就那么自信,不害怕我逃跑吗?”你对他过于直白的话摊了摊手。

“你不会。”

他大概清楚知道你为何会来到这里,还有他有意无意提到的叶瑄,都足够吸引你的注意力。

你从此成为了星之提督的助理。

 

(4)

全息投影闪烁的电子光在黑暗中总是格外刺眼。星之提督揉了揉太阳穴,熟练地为自己倒了一杯花茶。

茶已经冷透了。

起身时不小心碰落了制作蛋糕的模具,铁制品掉落地上发出有些清脆的声音才让他彻底清醒过来。

你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回来了。

在卸下厚重的面具后,他对着镜子重新穿上军装,戴上军帽——就像过去的每一天纯粹作为“星之提督”那样自然。

他凑近镜子,不管他承不承认,那里映射出的是一张苍白的脸。

应该说,他并不在意你什么时候完成任务回来。明天早上也好,或者一周、两周以后,你总是会回来的。

——因为他笃信你还需要他。

利益不应该被掩埋。他需要一个优异的旅者,而你需要寻求爱——这个理由足以让你们相聚,而他正是坚定这个答案。如果你愿意,扮演一个梦中情人对他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虽然意料之外地,你欣然接受了他的表白。你们像真正的爱人一样拥抱一起,但事实却是,你们也都同时都朝着对方的后颈处举起了淬满毒药的匕首。

——可也谁都没有将匕首捅进对方的身体里。你试图用爱来感化他,让他自愿放下匕首;他同样的想要用爱来束缚你,这样你永远舍不得离开他。

所谓的爱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它可以让人失去理智,也可以让人苟延残喘;能让人重逢,也催促着人们分离。

他不排斥你看向他时眼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情绪。感激,快乐,苦恼,忧愁……甚至是仇恨。情绪对他而言像是毒药,他无声地接纳所有情绪,然后转为自己控制精神的能力。

而口口声声说着爱的你,在看向他时,从来都没有爱这种奢侈品。哪怕你用心地给他带来礼物,热情地抱住他,甚至在夜里红着脸踮起脚尖用嘴唇轻轻触碰他的脸颊,你眼底里的火焰都不曾燃起。“爱”似乎从你身上完全剥离了,可你却渴望着他可以给予你浓厚而真挚的爱意。就像是将要枯死的玫瑰花渴望有一只夜莺愿意将尖刺刺入胸脯,用心头血浇灌她。

但他不相信童话,更也不是夜莺。这种行为愚蠢至极,爱或许会带来希冀与美好的未来,同样的,它也如死神般带来腐朽与枯萎。而这的的确确如他所想。在低等文明的文艺作品中那些苦苦追求着爱的人,他们前仆后继,但最终不过是换得被掩埋于黄土之下散作灰尘。

至于前不久千之帝国拘捕了返航的白银提督。这位千载难逢前途无量的优秀旅者也是因此从此被帝国除名,而那位来自地球的画家小姐不惜代价手段寻找他的影子,最终也不得不放弃。

在决定放弃的那一次,他第一次在她身上见到如此浓烈的情感迸发而出。她没有亲眼见证毁灭的瞬间,却总是在经历毁灭。

他用“我在你身边”这样老套的话安慰她,但转眼又觉得自己可笑,他绝对不会踏出第一步。

“路辰,路辰……”她浑身发抖,双手环抱住自己倚着墙壁坐下,指甲抠进肉里,在洁白的手臂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红印。

他无声地抱住她。那一瞬间他也茫然地想,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似乎强忍着泪水,她的声音听上去颤抖而沙哑。

“你什么也没有错。”

“你不明白。”

“我都懂。”回答先于大脑的反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连这个问题都要反驳,争赢了没有什么好处。

年轻的旅者不再说话,也没有反抗,任由他抱着。没有了往日和他明里暗里博弈的锐气,她看起来更像是惹人怜爱的精致的娃娃。

他终归是赢家。

 

(5)

在前往中央会议厅的路上,他有种莫名的预感,自己要结束这场无声的战役了。

千之帝国还是发现了那些计划之中未被毁灭的文明——而这对于帝国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定时的威胁——加上原有精准定位,帝国决定通过会议来确认是否用激光炮直接毁灭。

走个过场罢了,他再清楚不过。

——会议以全票通过决定启动。

“我记得是有旅者派遣前往,在启动前,应该先通知返航吧?”

“嘘,你还不知道。那个旅者私通低等文明的人,就算回来估计也……还不如直接一同解决。”

“帝国旅者的数量本就急剧减少,最近出事又多……”

这些话一字不漏地传入星之提督耳里,他只是眯了眯眼,然后有条不紊地指挥作战中心的人操作仪器。

那个星球上荒无人烟,明明有文明存在过的迹象,却安静得不似有人居住。

直到屏幕上出现了身着红裙的女孩。

在滴滴答答的机械运作声中,他仿佛听到了自己全身血液沸腾的声音,大脑叫嚣着让他停下。

启动按钮摁下,他装作查看数据的样子不去看大屏幕,在千之帝国的人一片欢呼声中抬起头,星球湮灭的瞬间如烟火那般绚烂让他挪不开眼。

街道上的荧幕又亮了起来,雄浑的男声铿锵有力地播报着最新战绩。他有些疲惫地回到屋里,反手关掉了吵闹不休的广播。

整个星球的人都消失殆尽,这不可能。星之提督习惯性地倒上两杯花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你可能不会再回来。

太好笑了!

他竟然在期盼着你回来?

 

“路辰。”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你伸手去触碰冰冷的玻璃。外面是浩瀚无垠的星海,你感叹自然的画作远远胜于任何一个画家。

“嗯?”

“星之提督。”就在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虽然准确来说千之帝国并没有浊泾清渭的昼夜之分,你还是猜这该是夜里,“你,相信爱吗?”

“你或许是想问我爱你吗?”他还是带着那种看向恋人的目光看着你,宠溺的,甜腻的目光。

你没有回答,只是平静地看着他。如果可以,你想要目光将他穿透,看看他真正所想是什么。

他说:“我想的和你一样。”

你问过他许多问题,但你从来不曾问过他是否爱你;他也一样,他可以脸色不变地说出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情话,但他也同样不曾说过他爱你。

他固执地想要你的答案,也坚定你已经完完全全依赖于他,只等你最后开口告诉他一句“我爱你”。

“你就这么笃定我爱着你?”你挑了挑眉。

他没有回答。

“你又为何笃信你没有爱上我?”

你大胆地将脸凑上他的跟前,让他跟你对视。你似乎还可以感受到他鼻尖呼出的热气喷洒在你的脸上。

太天真了。他把温和的目光收敛,嘲弄似的看着你,就像看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千方百计向大人索要玩具。

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回答你的问题。他不会说自己爱你,同样的,他也没有亲口承认他不爱你。

“算了。”你后退几步,将自己和他拉开一段距离,“晚安,路辰。”

 

他不止一次地想起你第一次来到他面前时的样子。你有着飘扬的长发,耀眼的红裙,虽然在你居于千之帝国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你穿着那样鲜艳夺目的裙子。那时,面前的旅者小姐故作镇定地仰起头和他对视。

你问他,你不害怕我逃离吗?

他回答是否定。

但现在你已经逃离了。留下让人不解的世界,留下那个关于爱的难解之题,你永远地逃离了。或许你逃去了名为“天国”的极乐世界,又或许作为旅者的你在激光炮发射的那一瞬间借此脱离了千之帝国的束缚,奔向自由。

他后悔那一刻挪开了视线,应该紧紧盯着你的。不,这样也好,这样他至少还会觉得有希冀,他还能够等待,等待你回到他面前的那一天,而不至于将所有的希望之火熄灭。

他没有梦见过你。在他终于想明白那个问题的答案后,你却自顾自地逃开了。

 

突然想起临别时,他曾试探性地问了问你,在得到答应后,仿佛你是他的珍宝,他小心翼翼地吻住你的唇。

“路上小心。”他温柔地别了别你鬓间的碎发。

你突然笑了。

你告诉星之提督:“你是赢家。”

提督×】白昼与 #时空旅人 #
构图。 想起曾经给学长作画,他脸上总是带着温柔笑意,即使不笑也掩盖不了眸深情。可是提督不同,他眼底里是冷知晓他笑着对发出邀请,给献上红玫瑰,那不过是对爱情故事复刻罢了...
七夕佳节(x我) ● 时空旅人
原作者:花落敲闲棋   感觉有点ooc亚子,见谅! x我     “听说,明天是七夕节,有安排了吗?”是学长打来电话,温柔意外带着些拘谨。      我躺在屋外草地看着漫天星光...
Accompany #时空旅人 #旅人艾因 #罗夏 #司岚 #叶瑄 #
新生儿,还在成长过程,而我们是世界协调者。”边走边向讲解道。 “协调者,我也是吗。” “当然,协调者是经过筛选后选出来,我们会穿梭在各个位面,处理各种事情。” 无时无刻会有一颗星星升起,一...
因惧而生怖 ● 时空旅人● 司岚
禁制,稍有些风声响动就会察觉。 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支开了守卫,拉着她想要逃出去,我跟着上气不接下气“为什么要救我出去。” “我相信不应该被司岚囚禁在这里。”他那双碧绿色眼眸蕴含着...
【艾因×】安淡舞 #时空旅人 #旅人艾因
by/ 伊特厚姆沃克   ·叶塞大陆end前提 不再被生存忧所烦扰繁茂,对明日艳丽期望如花般盛放。 民众们笑闹着推选出代表,被委以重任少年紧张地吞了吞口水,终于鼓起勇气轻轻敲响了和艾...
【司岚】执子手,与子偕老 #时空旅人
司岚,是世界上最温柔人,他值得我拼尽全力,不顾一切地来到那时空罅隙,只为告诉,我对感情是真实,是可以拥有。”   “也就只有认为我温柔吧……”司岚把我手拿下来,包在他手心里。我见...
四个养子都喜欢我怎么办● 时空旅人
。     第一次见到他们时差点被吓了一跳。     因为没想到那看起来那么年轻老公,收养四个养子年纪都几乎与相仿,有的甚至要比大。     本来想与他们和睦相处,但苦恼是...
【艾因×我】魔女与狼崽 #旅人艾因 #时空旅人
意图到现在已然不可知,此时这朵开得灿烂花成为了一个要强少年不熟练讨好媒介。艾因眼底压着隐忍泪水:“拜托,收留我吧。” 总归还是个孩子啊,且是在如今算是安定和平世界遭遇这些。我不忍,终是将...
【艾因×我】狼先生 #旅人艾因 #时空旅人
顾及他人风言风语艾因第一次正面回应:“她并不弱,她战胜了我。” 在我和他人疑惑眼神艾因笑了,牵起我手问我:“想不想去海边散步?” 早知道我该拒绝。在望见那座高耸入云塔时我萌生出悔意,这个...
【艾因×我】奔赴 #时空旅人 #旅人艾因
相通。我画笔描绘对象逐渐成为了他,而他作曲也充盈起我意见。我们在放课后相见,又在夜晚来临前分离。未曾出口爱慕是青春时少年少女秘密,两只手即将暧昧地触碰到一起时,我受到了叶瑄警告。 艾...
七夕佳节,黄粱一梦(司岚x我) ● 时空旅人● 司岚
原作者:花落敲闲棋   七夕佳节,黄粱一梦(司岚x我) 在法师塔初建时,冰雪还未覆盖大陆。皇宫周围依旧是一片绿意盎然,和数千里外冰冷荒原形成了强烈对比。 “司岚卿,整天这幅冰冷模样是会吓跑...
记一对旅人 #虔诚晚钟 #ピオフィオーレの晩钟
沉默地偏过头去,不再理会对面反应。她和她同行人也不过和这车厢里每一个普通人一样,都是旅人罢了。   火车还在继续前行,拥挤吵闹车厢让她难以入眠。她索性摇下窗子,四月和煦春风灌入,确实让她清醒了...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