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星之提督×你】白昼与星 #时空中的绘旅人 #路辰

sodasinei 2021-11-19

by/ 今天依旧智障

 

*星之提督目前出场较少,有不少个人理解在内,ooc

*本质是想让对方白给又不想自己白给的掰头

 

“我们首先是敌人,然后才是爱人。”

“不过最后我们什么也不是。”

 

 

似乎人们总是热爱白昼,因为它的温暖、明亮;他们也同样用黑夜来象征苦难与毁灭,缘于它似不见底的深渊。

可白昼如焚。焚化了世间的丑与恶,却也将美与善一起销毁殆尽。

——连同灵魂。

 

曙光又一次回到了这片千疮百孔的大地上,如同拥有生命般席卷一切,跃动在枯叶之间,从坍塌的遗迹缝中渗漏下来,泼在你身上。

借由光,一切都清晰了。

在灾难面前人的生命是多么不堪一击,就连千百年铸造而成的文明在天外来客面前也不过像几块摇摇欲坠的积木,一推就倒了,不复存在,连灰烬都不剩一点。

满目萧然。

你踩过断壁残垣,踏上同伴们的鲜血,走进千之帝国的飞船,你于是知道你们终于还是要见面了,真正意义上的见面。你作为旅者而从这场灾难中幸存下来,也许是他们有意要留下你这个可以撼动千之帝国的变数作为研究。幸存者某种方面往往是不幸的,你被迫背负了一整个文明。你最后一眼看了降临这片土地的白昼,很快明白了你该做什么。

 

“再也不见。”你小声道。

 

 

你见到了星之提督。

他脸上还是挂着那种若有若无的微笑:“欢迎你,年轻的旅者。自从上次见过后,我就一直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正式见面。”

“那么现在我在这儿了,”你学着他假笑,没好气说,“我就不必自我介绍了。”

星之提督始终跟你保持一定的距离,无视你的愠怒,他转过身,调出了荧幕:“上一次的世界没能如我所愿,这一次总算顺利。”

“文明倾毁的瞬间耀眼如星辰,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你可喜欢?”

你脸上的笑容快要绷不住了,你瞪着他,恨不得现在在他身上穿个洞。

“谢谢你,这样贵重的礼物需要回礼。”你攥紧拳头,指甲在手心留下深深的印记,“希望总有一天。”

“我很喜欢你的情感波动。”他丝毫没有慌乱的样子,“我期待你做得到的那一天,亲爱的旅者小姐。”

只会是你死我活,你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不是他杀了你,就是你杀了他,彼此彼此,这一点上你们倒是能达成共识,一样自负,一样自以为是。

“但在此之前,我们可以谈谈合作,比如说你想要保留你的情感,而我则对此感兴趣。”

所以呢?

“我希望你爱上我。”

哈哈哈哈。你差点没忍住笑到捶地,脸上依旧维持着礼貌的微笑。这话要是放在你的世界怕不是直接被挂起来骂,非常自信,非常有趣。

“爱是相互的,”你挑眉,“你爱我,我也爱你,这样的情感才是有用的。”

“何况,平白无故,我怎能奢求我自己会爱上你这样莫名其妙的人?”

激怒他,他如果产生了情感波动,你就可以反将他一把。

可星之提督脸色不变:“平白无故?所以只要做些什么就可以了对吧?”

这么理解也没错,虽然你更倾向于他根本没懂你在说什么。你嘲弄似地看他,而他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千之帝国的人没有爱。荒野上不可能开出玫瑰,阳光下的人亦不可能心安理得步入永夜。

“随你吧,”你不想跟他纠结这些,“不过先提醒一句,提督阁下,你渴求情感的力量,可小心别被反噬了。”

“轻视他人可不是好习惯,”星之提督正了正他的帽子,“但我就当做你是在关心我了。”

你狠狠丢下一句:“厚颜无耻。”

“你可以在我的领地随意走动,包括这里的书籍和资料,你可以任意使用,随你喜欢。”

那还真是宽容。宽容到你怀疑他另有所图。

“……不过根据规定,你不能离开这里,也暂时不能使用旅者的能力。”

你的猜测是对的,那可怜的自由像是施舍。不过这些条条框框也仅此而已了。

你顺着他的话:“好。”

 

 

一个人该怎么爱上另一个人?

可能是瞬间的心动,也可能是长情的陪伴;可能是同甘共苦相濡以沫,也可能是水到渠成结为良缘。

那一个人该怎么爱上仇人?

答案是不可能。

 

你不得不佩服星之提督的学习能力——这就是千之帝国强者的素养。他翻看一本又一本的文艺作品,学着什么才叫“罗曼蒂克”。你看不透他的真实想法,他却对你了如指掌。

他每天早上亲自叩响你的房门,给你送上一朵沾着露水的红玫瑰,然后邀请你共进早餐。你说你喜欢日升日落,他就利用全息投影向你展示了一天太阳的东升西落。你说你不喜欢一片漆黑的宇宙,他就给你看他的藏品漫天星辰,还有那些美丽的、有生命的星球。

接着你绘画。他毫不掩饰在你面前操纵那些复杂的仪器时,你坐在一旁以他为模特开始了你的构图。

你想起你曾经给路辰学长作画,他脸上总是带着温柔的笑意,即使不笑也掩盖不了眸中的深情。可是星之提督不同,他眼底里是冷的,你知晓他笑着对你发出邀请,给你献上红玫瑰,那不过是对爱情故事的复刻罢了。

星之提督过来时你没有把画藏起来,就这么摊在他面前。他瞥了一眼,笑不达眼底,冷声道:“你画的是谁?”

你当然说:“是你,阁下。”

星之提督很明显不信。别说他了,这个谎言漏洞百出,你自己都不信。

他默不作声,好一会儿才说:“那么画家小姐,你这是爱上我了吗?”

你摇头:“要不你换一种情感要求,比如让我彻彻底底地恨你。”

他倒是很耐心:“恨有爆发力,而爱可以长存。千之帝国更需要的是长久的能量,而不是瞬间的爆发。”

你默默咽了一口气。

 

星之提督纵容得很,对你几乎是有求必应,也许他不认为这些要求是什么大问题。他让自己在你面前看上去像路辰——即使那是他认为低劣的对应体,他大概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要向他们学习。可是他的纵容度也在那儿了,再往后退就是深渊万丈。而你实际上也没能好到哪去,你的一举一动几乎都与他关联,你所见的唯一一人就是他,你是帝国的囚徒。失去旅者的力量在千之帝国,你为鱼肉他为刀俎,摆在你面前的唯一一条路就是爱上这个人。

他教你跳舞,在空无一人的大厅里带着你转啊转啊。星空下的舞步的确足够罗曼蒂克,如果换一个人你说不定会心动不已。尽管他的玫瑰附上了手写的莎翁的十四行诗,有模有样地在烫金的信封封口处烫上火漆,他所有的事情都只学了个皮相,他自身永远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他然后问:“你该怎样才会爱上我呢?”态度一点儿都不像在征询意见。

你也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

星之提督拖起你的手,轻轻吻了吻指尖。

“如果你真的希望我爱上你,”你开诚布公,“你先学会怎么爱一个人。”

“文艺作品归根到底是别人的故事,照本宣科总归差了点什么。你觉得呢,路辰?”

他的脸色唰地沉了下来:“不要叫我路辰。”

你纠正:“你当然不是,可你为何要学着路辰呢?”

“我的目的是让你产生‘爱’的情感,手段并不是最重要的。”他倒也坦荡。

 

你改变主意了。

谁说只能你爱上他?你要叫他也爱上你,然后心甘情愿成为你的囚徒。

“原来如此,我有个好主意。”你突然想起自己曾扮演过诱人堕落的魔女,“我们先从恋人做起,如何?”

没有爱情的恋人,各怀鬼胎的情人,没有比这更好笑的组合了。

 

 

他为你斟上一杯果汁,然后你们碰了碰杯。

他问:“旅者小姐,你动心了吗?”

你反问:“那么提督阁下,你学会如何去爱一个人了吗?”

显而易见,你们都没有答案。准确说你们都不打算寻找答案,都想对此一直沉默下去。

千之帝国不允许爱情的存在,可是这里有个自以为是的旅者企图将帝国的提督拖入爱情的泥沼,也有一个执迷不悟的提督妄想让自由的旅者深陷情爱的囚牢。

他为你递上沐浴朝阳的第一朵玫瑰,你给予他清晨的一个吻。你们还是一样共进早餐,他变着花样满足你的口味。然后他着手准备帝国的资料,你就在旁边画下一个个他。

 

星之提督是什么样子的?你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你总是迫不及待想要看透他,抓住他最为致命的弱点,但你总是触及不到他。

其他世界的路辰情感尖锐而富有张力,可你不曾在星之提督身上看到过这些——甚至说他笨拙到只会模仿其他世界的路辰。再完美的表演者总会露出马脚,百密总有一疏。

冷漠,疏离,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这才是星之提督原本的模样。星星闪烁的光来自于太阳,失去了光源那不过是冰冷的星体,而千之帝国没有太阳。

 

星之提督问:“你在画什么?”

“是你,阁下。”

“原来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他道。

你笑而不答。

“你为什么画我呢,画家小姐,”他很快又恢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情,“你是时候该承认你爱上我了。”

你起身,和他平视:“我目之所及唯你。但阁下,不必得意太早。倒不如说说,你为我着迷了吗?”

“很有意思。那么,我可以给我的恋人一个吻吗?”

星之提督从来都没有等你答应。他总是以为他能将你牢牢抓在手心里,如提线木偶般任他摆布。你的手攀上他的肩,然后搂着他接受这个缠绵的吻。

你看着他碧色的眼,像如镜的水面,不起一丝波澜,然后你大胆地吻住他的眼睑。最后是他主动抽离了这场旖旎的梦,他握住你的肩和你拉开一丁点的距离。

“也就只有你敢在我眼前这么放肆。”你还能感受到他炽热的鼻息喷洒在你的脸上。

“既然如此,我是不是该说这是我的荣幸?”

 

应该动情吗?

不是应不应该,而是能不能。星之提督喜欢亲吻你,你也学会了向他索取一个甜腻的吻。再然后你们甚至在夜里相互纠缠着,拉扯着,可是谁也没有向对方低下头。

有一次你对他说,爱是自由的情感,而不是征服与臣服。

你捧着他的脸:“等你明白了,你才有资格让我爱上你。”

星之提督缄默不言,他抓过你的手吻了吻你的手心。

 

“对了,我听说你们的文明喜欢纪念日这种东西——今天应该是我们的纪念日。”

他给你调出了荧幕。然后你看到一颗荒芜的星球,它逐渐生长——绿色蒙上它,蓝白色的烟雾笼上它。像是万物苏生,星球上的文明伊始,紧接着一派欣欣向荣。

他挑眉:“这是帝国监视的一个星球,我想你可能会喜欢这种过程,怎么样?”

“那现在它还在吗?”你问。

“当然,”星之提督说,“离收割还早着。”

“我很喜欢……很喜欢生命绽放的样子。”

这是你第一次见证一个文明从无到有。可是一想到这迟早是千之帝国的囊中之物,你的心就冷却下来。

“这是我们相遇的一周年。”他扳过你的脸,然后深深吻住你。

“那么一周年快乐,星之提督。”你凑在他耳边轻轻道。

 

一年了。或许你们注定是纠缠不清,不死不休,至死方休。你吝啬于施舍他一点爱,他不屑于拥有对他而言可有可无的情感。尽管你们俩都渴望对方给予自己毒药般的爱。

“你赠予我这样美丽的周年礼物,你想要得到什么回礼呢?星之提督。”

星之提督正视你,他浅绿色的双眸从来都安静得如同无声无息的宇宙:“如果我说,我想你爱我,你会吗?”

 

你想了想,笑说:“我爱你的眼睛。像无边的星河。”

——但也到此为止了。

 

 

星之提督外出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这于你而言算得上好事,你这些日子里翻读了不少千之帝国的资料,企图从历史的痕迹里找到什么东西。

坏消息是,什么也没有。整个千之帝国的历史就是一部劫掠史:不是今天战胜了哪个文明,就是情感能量的供应又有了新的进展。同时还记载了千之帝国一些声名显赫的战将——但也仅仅停留于人物介绍了,并没有值得深究的东西。唯一能引起你注意的就是你看到了你的母亲绯之提督,她也曾抗争过,最终还是被淹没在无边无际的历史洪流中。

你也有你的抗争。

可在星之提督外出的这段时间里,你却焦躁难安,你的潜意识也在盼着他回来,或者说,你停止不下思念他——这真是一件危险的事。你不能输,你不能爱上他。

兴许要变天了。

 

不知何时他好像再也没有信誓旦旦说“想要你爱我”这种大话,你也渐渐问不出口“你爱上我了吗”。他坐在控制台的时间增多了,而你就在他旁边支起画架,画下最鲜活的他。

他曾问,你画的其实一直是路辰吧。

你答,不是。

你又说,我画的是你,一直都是你,提督阁下。

星之提督信了吗?随他去吧。但你这回真的没有撒谎。有趣的是,他一遍一遍向你确认画上的人,可他从来没有假设画上的人是他。

你本应该为此窃笑。但你只是抱住他,亲吻他,像之前你们的一遍又一遍,然后重复道:“是你,星之提督。”

 

他最后一次问起你关于爱是在不久前。那天他照样为你递上红玫瑰,然后牵起你的手邀请你跳一支舞。

他垂下眼:“有时候我可笑地想,如果我是路辰,你会不会一开始就爱上我。”

“纠结这个有什么意义?”

他叹了口气:“也对,这是个无聊的问题。”

“你应下这个任务,真是辛苦你了。”

星之提督一开始还扯了扯嘴角,后面就又恢复了疏远的样子。他老是喜欢摆弄他的帽子,他第一次没有跳完整支舞就松开了你的手:“我今天有些累了。”

他几乎没有露给你他的背影过,今天却一反常态地独自走远了。

待他消失在你的视野里,你才拍了拍自己的脸。你在幻想什么?你变得和他一样可笑,你自觉快要输掉了。

 

只是你没意识到这一天来得如此快。

那天你一个人在画画时星之提督的领域突然响起了警报声。你环顾四周,发现星之提督火急火燎地赶到你面前,抓起你的手。

“发生什么了,星之提督?”

他一声不吭,抓你的气力大得惊人,压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出大事了,你第一反应。他带着你在一模一样的廊道里东拐西拐,最终来到一扇门前。

你问他:“星之提督,你不打算好好解释一下?”

“从这里出去就可以了。”他罕见地没有和你置气,“你可以去追求你的爱与自由了。”

“什么?”

他玩笑般道:“怎么,你不是一直想离开这儿吗?难道你准备反悔,心甘情愿留下?这我倒是乐见其成。”

那没有。只是他突然告知此事,你以为他是不是要有什么花样,你的直觉却告诉你这怕不是真的——你的自由触手可及。但你还没能亲手杀了他,杀了这个对你文明犯下罪行的人。

 

快了,快了。

 

你扯住他的衣领,迫使他与你对视:“我有一个问题。”

“星之提督,你……爱上我了吗?”

如他所愿,你想你爱上他了——但你同样恨他,恨不得亲手结果他。

如若只是在意“爱”,那他赢得彻底。

 

你们近得只要再向前一毫就能吻住彼此,谁也没有前进那一步。你也藉此看到他自以为是的面具似乎不再那么完美,仅仅那一瞬间,很快又恢复为原来的样子。

这就足够了,你知道他一样输得一塌糊涂。你们同样大获全胜,同样一败涂地。

 

他又是最初那副讨人厌的嘴脸:“你在期待什么?年轻的旅者,你该想想你自己是不是痴迷于我。”

“你……”

他抬高音量:“你想说我是个负心汉?很可惜,我根本不会沉沦于这出戏。”

“我不爱你。”

你哭笑不得,你想骂他是个蠢货,十足的蠢货。于是你也这么做了。

“星之提督,跟你的幻想过去吧。你活该,活该永远得不到爱。我怎么可能爱你?”

他对你的讥讽故作一副宽宏大量的模样,却死活不肯承认一句爱你。你们到最后都学不会如何低头,你们比起恋人更是敌人。

他擎住你的肩:“你该走了,去哪都好,给你一个机会,永远不要让我找到你。”

他还是向前了一步,微微颔首在你的唇上轻轻一点。然后用力将你推进那扇门。

 

他在看你,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你。

他说,往前走,一直走,别回头。

这是你们故事的结局。

 

 

千之帝国出现了内乱。大概是有人举报星之提督情绪紊乱,想借此上位,他们也掌握了充分的证据控诉他。只是没想到星之提督在逮捕令下发时竟启动了数据库的自毁程序,连带着那些七的八的高科技一起毁掉。

——这都是后话了。

 

现在你坐在一个早餐店里,跟你讲述这些帝国逸闻的是你面前的一位旅者前辈。

“星之提督竟也会做出这等事来,”她啧啧称奇,“传闻他爱上了一位旅者。”

“还有这种事?”你咬下一口三明治,看好戏似的听她细细道来。

“你不知道?听说那位旅者可能撼动千之帝国,原是该被除掉的。星之提督硬是保下她,将她留在身边。”

“他后来被检测出情感异常,估计和这事脱不了干系。而且他本就可以影响他人精神,却独独没把这能力用上,你猜猜为什么?”

“那……他现在呢?”

前辈继续讲道:“犯了那么重的罪,估计不死也将面临裁决了,那位旅者则生死未卜。帝国损失惨重,现在里里外外都一团糟。我敢说,短时间内他们都要忙着收拾烂摊子了。这还真是撼动帝国的举动。”

她将牛奶一饮而尽:“真是大快人心。”

你随便地附和了几句。这个结局于你而言的确痛快。但……

“那么小妹妹,趁着大好时光赶紧启程吧。今天有个好天气,我要开始我的旅途了。”

 

今天有个好天气。

你很久很久没有这个概念了。

 

你开始漫无目的地游历,“旅者”本就是周游诸文明之人。你于每个世界绘下一笔,借以在你从未停止的旅途生活中留下一点儿痕迹。

在某一趟旅途,你遇见了路辰。你为了绘下星夜,而他是位摄影师。当他提出能否以你为模特留下最美的瞬间时,你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但你也要成为我的模特,让我为你画一幅画。”你说。

路辰起初还微微讶异,不过很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你太过于熟悉这张脸了。他的眉眼,他的薄唇,他似有似无的笑容。他每一个细致入微的表情你都烂熟于心,你甚至不用抬头看他。所以当路辰凑过来时,他从纸上看到的俨然是鲜活的自己。

他称赞不已:“小姐,你画技了得,我的摄影作品比起你的画显然不值一提。”

“可是……”

可是?你将这幅画和路辰重新对比,你画的当然是路辰,可是不完全是路辰。就算是一样的眉眼,一样的面孔,你却不能从其他路辰身上看到他的一丝一毫。

“我感觉,”路辰小心翼翼地开了口,“你透过我看到了另一个人,也许是和我相似的人,但你看到的绝不是我。”

“是你的爱人吗?”

你眼眶发热,用手背轻轻一拭才发现脸上已是湿了一片。夜里湿气重,你分不清这是露水还是泪水。

 

“不是。我们……没有相爱过。”

 

白昼不见星,星错失白昼。你们之间也有爱情吗?

谁知道呢?

你望去漫天星辰,渴望它们给你一个回答。但星星是沉默的。

如同你们早就沉默的故事。

 

Fin.

提督×】Rust #时空旅人 #
帝国手下保护住一个又一个世界,然后将地球乃至千帝国某些先进技术带去,尽可能地保全下文明。 回到千帝国时,总会将这些世界里纪念品带去送给提督学长喜欢旅行,也曾见过不少他在旅行途中...
七夕佳节(x我) ● 时空旅人
原作者:花落敲闲棋   感觉有点ooc亚子,见谅! x我     “听说,明天是七夕节,有安排了吗?”是学长打来电话,温柔意外带着些拘谨。      我躺在屋外草地看着漫天星光...
Accompany #时空旅人 #旅人艾因 #罗夏 #司岚 #叶瑄 #
新生儿,还在成长过程,而我们是世界协调者。”边走边向讲解道。 “协调者,我也是吗。” “当然,协调者是经过筛选后选出来,我们会穿梭在各个位面,处理各种事情。” 无时无刻会有一颗星星升起,一...
因惧而生怖 ● 时空旅人● 司岚
禁制,稍有些风声响动就会察觉。 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支开了守卫,拉着她想要逃出去,我跟着上气不接下气“为什么要救我出去。” “我相信不应该被司岚囚禁在这里。”他那双碧绿色眼眸蕴含着...
【司岚】执子手,子偕老 #时空旅人
是会像这样依偎在他身边,他谈论着故人旧事,和他像热恋情侣般交换着爱语。就像之前书上看到那样,执子手,子偕老。...
【艾因×】安淡舞 #时空旅人 #旅人艾因
by/ 伊特厚姆沃克   ·叶塞大陆end前提 不再被生存忧所烦扰繁茂,对明日艳丽期望如花般盛放。 民众们笑闹着推选出代表,被委以重任少年紧张地吞了吞口水,终于鼓起勇气轻轻敲响了和艾...
【艾因×我】魔女狼崽 #旅人艾因 #时空旅人
被无趣淹没时,我遇见了他。 那孩子被我发现时正受了重伤蜷缩在草丛,伤害他人算得上狠心,他伤势严重到我无法使用魔法即刻为他疗愈。在同情心驱使下,我终还是轻抱起小小,长着狼耳他。 醒来他...
四个养子都喜欢我怎么办● 时空旅人
。     第一次见到他们时差点被吓了一跳。     因为没想到那看起来那么年轻老公,收养四个养子年纪都几乎相仿,有的甚至要比大。     本来想他们和睦相处,但苦恼是...
【艾因×我】狼先生 #旅人艾因 #时空旅人
小子似的红起脸,不自然地抖动着耳朵,唤起了我他相通情意。 第一次倾诉爱意时他意外地直白,亲吻时简直像是在进行情感宣泄,结合时又有想将我揉于身体永不分离强势,着实吓了我一跳。不过这样他也很帅...
【艾因×我】奔赴 #时空旅人 #旅人艾因
我一半。” “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回视向他,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压抑已久委屈思念充斥在我情绪,我哽咽:“不是不需要我吗!” “我从来没说不需要,别哭了。”他轻轻抹去我溢出眼泪:“早...
【申/アルクリ】【申渡荣吾2021年生贺】 #高校歌剧 #申 #己琉唯 #申渡荣吾 #アルクリ
发一下试音剧本,里面有故事大纲,按要求录几段干音就行。”卯川兴奋情溢于言表,立马从床上翻身起来。 “只是试试也不一定会选上吧。”己无奈地笑了笑,点开手机上卯川传来文件,“那卯川角色是...
【申】Your Color #高校歌剧 #己琉唯 #申渡荣吾 #申
身边他一同前往,而是静静的凝视着手中这件衣服,还有那个逐渐远去淡出视线金发男生。 因为,这就是我最喜欢颜色啊。 属于颜色。 FIN   刚入申坑就想到梗【骑士代表色其实是公主发...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