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水晶真的能转运吗 #炭善

sodasinei 2021-11-20

by/ 常棣冰酒

 

*现pa现pa

*耳鼻设定弱化

*ooc的话有一点点

*水晶的功效网上说的各不相同 随便找了几个 如果搞错了致歉致歉

没啥啦⬇️

 

善逸生日那天,炭治郎送了他一条小小的手链。棕色的细绳,上面穿了一颗小小的金色水晶。

 

善逸很喜欢,整天把它带在手腕上。

 

“哟,金色的水晶,我妻你是想发财吗”经常有同事这么调侃道。

 

“才不是。炭治郎说是因为这个颜色和我眼睛很配。”善逸一本正经的回答。

 

“谁?哦哦----那个你喜欢的不得了的后辈啊。”那名同事戏谑着笑,“他不应该送你那种火红火红的、旺桃花的水晶吗?”

 

“去死去死!”善逸虚张声势地挥挥拳头,脸却很诚实地红透了。他悄悄地瞟了眼那颗水晶。水晶不会说话,微微的金光闪闪烁烁,看起来倒是真的很像善逸的瞳孔。

 

“我送善逸的礼物,善逸喜欢吗?”

 

善逸从床上弹起来。

 

“我、很、喜、欢。谢、谢、你”善逸用力打出几个字。

 

“那,今晚我能请你吃饭吗:)”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镜子前站了好久了。善逸叹了口气,我到底在紧张什么啊。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善逸扯了扯衣角。为什么自己不够高呢,连炭治郎那个家伙都比自己高;为什么自己没有那么结实的肌肉呢,看起来也太弱不经风了。善逸倒在了那堆被自己抛弃的衣服里。没错 我就是在紧张,而且是要死的那种紧张。善逸绝望的想。

 

选了那么久的衣服,最后也只是在工作的衬衫外面套了件针织衫啊。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嗯 都是刚洗的,用了昂贵的香味洗涤剂。炭治郎嗅觉很灵,自己身上绝对不能有奇怪的味道;本来出门前想把手链换成一块表的,最后还是换回来了。没有事情要干了,善逸颇为愉悦地杵在路边。望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尚未落山的太阳,善逸终于意识到自己比约定时间早到了一个小时。

 

那就先去餐厅里占个位置吧?善逸望向马路对面的餐厅,透过玻璃的落地窗,里面的人几乎都是西装革履的。这个餐厅一看就不便宜,善逸揪紧了自己的针织衫。

 

然而,在打扮精致的小姐姐中间,在谈生意的先生中间,善逸一眼看到了炭治郎。他今天没穿衬衫啊,本来以为他会把工作服穿来的;炭治郎穿着宽松的毛衣,和一个漂亮的小姐姐交谈着,看起来还很开心的样子。

 

哇 大长腿 精致的面孔 最重要的是还波涛汹涌,放在过去绝对是自己的理想型。不过炭治郎也长得很帅啊,绝对不比那个小姐姐差。

 

善逸失了神。他们两个看上去,好般配啊。原来炭治郎在自己之前还约了别的人啊,自己是不是...不要去打扰比较好?

 

“对不起炭治郎,今天我突然有点不舒服可能不能来了。实在抱歉,下次我请你吃饭吧。”善逸在路边低下头,把字打的飞快。他咬着嘴唇往回走,一头撞上了前面的一个人。

 

“哟纹逸,好久不-----等等纹逸你干嘛?!”伊之助一脸不解地被善逸扯着往前走。

 

“我请你去吃天妇罗。”

 

“纹逸,你脸色好难看。”伊之助偏头,“怎么,被那个你老是念叨的什么权八郎甩了?”

 

“是炭治郎,”善逸咬牙切齿的说,“还有我们根本没在一起。再多嘴我不请客了。”

 

炭治郎盯着善逸给自己发的消息发愣。其实他刚刚看到善逸了,在马路对面,穿着他那件针织衫。浅黄色的,很适合他呀。不过善逸很快拉着一个不认识的女生走了。那个女生很好看,就是有点壮。可能是遇到老朋友了吧?毕竟善逸走得那么急,肯定很想和老朋友叙叙旧。

 

鬼使神差的,炭治郎掏出手机,“其实 那个女生 只是我的同事 刚好遇到就聊了几句”

 

盯着这排字看了很久,炭治郎苦笑了一下把它们一一删掉。凭什么认为善逸是在吃自己的醋呢。他们明明只是朋友。炭治郎抬头看窗外。天色渐晚了,华灯初上,街道上人流仍然很密集。几乎都是出来玩的,一个个打扮精致,穿着呢子大衣围着鲜艳的丝巾。可是炭治郎觉得,还是鹅黄色的针织衫比较好看。

 

可惜人潮涌动,鹅黄色的针织衫一闪而过,早就不见了。

 

已经是深夜两点了。善逸在床上翻来覆去,胃里还有着吃了太多天妇罗的不适。蠢死了,自己都在干些什么啊。明天一定得再向炭治郎道歉才行。又翻了个身,他看到了自己的手腕,金色的水晶闪着微微的光,像是被困住的阳光。善逸闭上眼,稍微想起来炭治郎的笑容,脸颊旁的花扎耳饰。

 

完了,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了。善逸把头埋进枕头里。有什么好哭的啊笨蛋。善逸骂着自己,然后任由眼泪打湿枕头再打湿被单。

 

 

老天爷倒是不会让一个人一直倒霉下去。情场失意别的场得意,仿佛水晶真的让他转运了似的,善逸在一年之内连连升职加薪,闲钱也多了不少。善逸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请炭治郎吃了饭还喝了酒。善逸今天似乎很高兴,喝的也有点多。他的脸颊红红的,有些醉了。

 

“谢谢炭治郎、送的水晶。你看...我真的转运了吧!”善逸迷迷糊糊的说。

 

“都说了我送这个只是觉得它的颜色很像善逸的眼睛了。”炭治郎礼貌的笑,眼睁睁看着善逸越靠越近。炭治郎没喝多少酒,但是似乎也有些迷糊了。

 

“炭治郎...我跟你说,”善逸突然凑到炭治郎的眼前,朦胧的瞳孔很是认真的盯着他。他一身的酒气,说的话也断断续续,“我以后的定情信物要用水晶的手链!你看啊,别人都是戒指、钻石戒指、太俗了!”善逸一手搂着炭治郎的脖子,一手高高举起,展示着自己的手链,“我要用手链。嗯、不要黄色的了,炭桌子郎已经送我一个了……哦哦,要红色的!”

 

善逸突然兴奋起来,一下坐地笔直:“没错,红色的。比石榴还要红、比玫瑰和樱桃更红,是火焰的那种红色!”

 

炭治郎好脾气的把善逸从自己身上扒下来,“女孩子可能还是更想要钻戒吧?”反正不是给我的。炭治郎觉得酒味是苦涩的,他盘算着快点结账然后送善逸回家

 

善逸似乎呆愣了几秒,但是很快说道,“才不是给女孩子的呢。”

 

哇,还是男孩子啊。炭治郎笑笑。得,已经没啥能打击到他了。他坚定地起身打算结账然后回家用加班打发悲伤。

 

“是给炭治郎的哦。”

 

诶诶诶诶?

 

炭治郎回头。他的前辈已经趴在桌上睡得七荤八素,把震撼的炭治郎落在一边。

 

“我以后的定情信物 要用水晶手链”

 

“比石榴还要红,比玫瑰和樱桃更红,是火焰的红。

 

炭治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地结账送善逸回家、用善逸的钥匙开门把他扶到床上。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最后一班公交回家,然后灯也没开的倒在床上。

 

真的是我啊。炭治郎的脸好像还在发热。他盯着黑暗,决定要好好和善逸表明心意。

 

但不是现在。现在是八月份。炭治郎默默算着。

 

善逸,等着我。

 

善逸的生日很快又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善逸第二天是半点也不记得。所以现在的他摊开手掌,开着玩笑理直气壮的问炭治郎要礼物。

 

炭治郎有些扭捏,想了想后扯掉了善逸手上的手链。

 

善逸的疑惑那么大。不是,不送就算了连去年的也要收回吗。前几个月炭治郎过生日他可是送了价值不菲的手表的哦。

 

炭治郎轻轻把一个盒子放在他手上。哇还算有良心。善逸开心地打开

 

一条缀这红色水晶的手链静静地躺在里面。

 

“比石榴还要红,比玫瑰和樱桃更红”

 

“是火焰的红”

 

零零碎碎的记忆一下子涌入了善逸的脑海。

 

炭治郎的目光灼灼,他笑着问

 

“定情信物。善逸满意吗?”

 

完了。泪腺又有点控制不住了。善逸愤愤地抹了抹眼睛。

 

虽然同事是随口胡诌的啦,看着炭治郎凑近的脸,善逸这么想。

 

红色的水晶真的可以旺桃花啊

 

伊之助:被迫害的第n天

】可是真的不想忘记啊 #
击碎他一直以来铸在心上城墙。他睁大眼睛,第一次发现治郎的心音和自己相似到这种程度。   “治郎就只想说对不起?”逸的声音有些颤抖。   “啊,”治郎还是那副表情-悲伤、甚至有些委屈,“还有...
】如果一起旅行就在一起的话 #
外套,毛毯最好。   这真的是我朋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妈呢。逸反抗似的把头靠在玻璃上闭起眼。   “不是两个单间?!!”   “我妻先生,我已经向您解释过了。其它的房间您今天下午自己退掉了...
】教职工可以谈恋爱 #
不住眼泪,我妻老师也不例外。   “逸并不差劲...抱歉,我可以叫你?”治郎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思索着说,“我其实也不是很懂音乐,但是路过教室的时候我听到逸在上课,觉得逸的钢琴弹的真的很棒...
】夜与饭团 #
,怎样都看不到!你个石头脑袋呜呜呜呜我真的!我再也不........”逸声泪俱下地控诉。   “....”治郎静静看着逸使劲拿着被套擤鼻涕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地笑了。   “逸胃病刚好真的...
】雨季 雨季 #
by/ 常棣冰酒   *ooc了ooc了注意下 我bb的真的是越来越少了⬇️   一般来说,治郎不会干这种幼稚的事情。   如果不是逸到现在都没怎么跟自己说话的话。   一旁的我我妻学长聚精会神...
】失われた感情 #
陵园,逸走过一座座摆满鲜花的石碑,最后停在灶门治郎的墓前。   他搬着一摞摞书。逸问过祢豆子,真的不留下来?   不用。祢豆子擦着眼泪说,就算翻再多次,他也不会回来的。他自己写下的日记,还给他吧...
】酒和酒 #
by/ 常棣冰酒   千杯不醉x一杯就倒 #设定基本原作,私设也有 #也许ooc 致歉 #如接受那么⬇️   “我说我妻,”村田叹了口气,用指节敲着桌面。   对面的我妻队士以一种微妙的姿势双...
【综漫乙女向】逢魔之时 #文豪野犬 #太宰治 #鬼灭之刃 #灶门治郎 #中原中也 #我妻
短暂,大概也就坠楼那几秒钟的过程吧。”   “那太宰先生的那位恋人……的灵体,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见?”中岛敦再次发问道。   “这个很难说啦,就算是太宰也不是天天黄昏时刻都看到,而且至少要是她生前...
男朋友竟然背着我有私生子?! ● ● all● 鬼灭之刃
脑海里又开始了一系列的胡思乱想   这个真的逸的私生子?   不是?   是?   治郎无法得出答案,因为这孩子简直就像是我妻逸的缩小版,而且逸从来没有说过他还有弟弟妹妹,治郎寻思着,迅速...
治郎捕捉计划 #我妻逸 #灶门治郎
什么时候才开窍,你这样不累。” 灶门治郎双手握在一起,不知道这番话怎么接下去。不确认的气息笼罩着他,乐观开朗的灶门同学第一次感到了不安乃至沮丧。 他感觉到逸不讨厌他,偶尔还会流露出甜甜的味道...
】醋 #
来的风让治郎的耳饰又飘起来,双目对视之时逸绝望地想,自己真的是拿灶门治郎一点办法也没有。   “所以逸,为什么?”治郎执着地凑近,带着担忧的神色,“是我做错了什么?”   眼看着治郎的...
】写情书为什么会被抓包 #我妻逸 #灶门治郎
。 原来我妻前辈睫毛也是漂亮的金色…又密又长。眉毛真的好可爱,生气的时候会飞起来一样。 灶门治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时用手指轻轻触碰我妻逸有些发热的脸蛋。 前辈居然会睡着,没有人和他一起上课。 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