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如果一起旅行就能在一起的话 #炭善

sodasinei 2021-11-20

by/ 常棣冰酒

 

#也许大概是写的最长的一篇----

#被雨浇在半路有感

#不嫌弃小学生文笔的可以康康

⬇️

 

“所以伊之助也去不了?”

 

“看样子是的”

 

善逸叹了口气。几名大学生合资的旅行最后只剩下他和炭治郎两人,在飞机起飞前的短短两个小时之内,他打电话退掉了香奈乎和小葵的双人间、玄弥的单人间、实弥的单人间、还有伊之助的单人间。

 

是傍晚了,机场大大的玻璃外有粉色掺着金红的晚霞。善逸没啥心情欣赏,把手机塞回口袋

 

炭治郎拖着行李歪头看他,问他咱们还去不去。

 

善逸咬牙,一把拉过行李箱。

 

去啊,两个人也是玩。

 

“善逸,他们都说很抱歉,酒店房间的钱也不用急着给-----”

 

善逸点点头,算是有良心。他打了个哈欠

 

“炭治郎,我想睡一会儿。好困----”

 

“不可以。飞机上空调开得很低的,着凉了怎么办?”炭治郎义正严辞地说,“我早就跟善逸说了,要带一件大点的外套,毛毯最好。

 

这真的是我朋友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妈呢。善逸反抗似的把头靠在玻璃上闭起眼。

 

“不是两个单间吗?!!”

 

“我妻先生,我已经向您解释过了。其它的房间您今天下午自己退掉了。”

 

“可是,我没多退吧?!是这么多人啊!”

 

搞清楚缘由了。不死川兄弟最近手头紧,挤一间单间住。至于为什么还剩那么多钱...

 

“对对,那个'超级豪华super宽敞Wi-Fi极速附带浴缸总之就是很棒很牛x'单人间是我定的。什么?为什么?我当时打电话问柜台什么房间适合山大王,她给我推荐的啊!怎么样,房间是不是很气派...”

 

善逸忍无可忍的挂掉电话。炭治郎掏出钱包:“要不再定一间?”

 

“不行预算本来就紧这个地方的酒店又贵死...”

 

“那换一间?钱也还没退给伊之助。”

 

“啊啊本来房间就都火爆的要死这几间还是我抢到的,现在房早订满了。”

 

炭治郎没办法,天已经全黑了,夜色浓到看不清酒店外的灯火。善逸沉吟片刻,拎着行李箱往楼上走。

 

“诶?”

 

“我说,住一起算了”善逸闷头爬楼,看不清表情,“反正小时候也不是没一起睡过。”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炭治郎扛起剩下的行李

 

果然睡不着。炭治郎在被窝里翻了个身。不愧是豪华单人间,床足够宽敞,即使两个大男人躺着也没有挤到难以忍受的程度。

 

炭治郎感到窒息。房间里开着很低很低的空调,他们身上裹着足够厚实的棉被。但善逸的身体很热很热,炭治郎没触到他也能感受到。空气中的香熏味、棉被淡淡的洗涤剂味道、善逸身上的洗发水味...

 

炭治郎受不了的睁开眼。

 

黑暗里,一对琥珀色的瞳孔同样注视着他。

 

“炭治郎...”

 

“善逸”

 

“我睡不着。”

 

“我也是。”

 

“......”

 

“我其实有点饿,晚饭吃的那个面包好难吃。”

 

“嗯。”

 

太乱来了。炭治郎一边喝着拉面的汤一边想。拉面的味道很浓,是街边上的、最最便宜的那种拉面。

 

就因为一句我饿,炭治郎在大半夜披上衣服,和我妻善逸跑了出来。夜宵啊,好久好久没吃了。上一次还是高中的时候,和被狯岳赶出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善逸。

 

“这比在机场买的那个昂贵的面包好吃多了!”善逸拍着桌子对这碗廉价拉面大加赞赏,“我以后要天天吃拉面!”

 

“这样肯定会腻的啦”炭治郎嘴上说着,看着吸溜吸溜面的善逸出神。大半夜出门、还吃不健康的夜宵什么的,自己以前绝对干不出来。可是和善逸一起的话好像那么顺理成章。

 

好像为了你,干什么事情都可以。

 

...即使是冒着大雨回酒店吗?炭治郎悠悠的望向善逸,“我都跟善逸说了吧?出门要带伞。”

 

善逸明显是心虚了,“这里又不是伦敦...再说了”他拍拍衣服,“怕感冒的话我把这件脱了给你顶头上?”

 

还是算了。炭治郎默默想。他可不想看到友人赤裸上身在雨中狂奔的奇妙景象。

 

善逸偷瞄了一眼炭治郎,炭治郎面无表情,好像是生气了。

 

“好嘛...炭治郎对不起。”他蹭过去,“下次我会记得带伞了,不要生气好不好?”

 

炭治郎叹气。

 

“我没生气。我只是怕你会生病。”

 

的确,雨哗啦啦下得并不小。二人脚下的水洼里溅气一阵阵水花。

 

突然,金色的身影一晃。

 

抬眼,善逸已经冲进了雨里。他跑得很快,在层层叠叠的雨幕中穿行。

 

“善逸---------”

 

“我回酒店拿伞接你!不要紧我身体超级好----”善逸回头喊,拍拍自己的胸脯。

 

炭治郎想笑,他望了望门外的大雨。

 

炭治郎冲了出去。脚踏进水洼里,水花四溅。

 

果然,为了你,干什么事情都可以。

 

“善逸-------”他再次在雨里大喊。

 

“诶,炭治郎你怎么也?”

 

炭治郎超过了他,回过头。像他一样,炭治郎拍拍胸脯。

 

“我的身体比你还好!善逸,我会比你先到。”

 

雨浇了满身,浸透了衣服。雨水顺着发梢滴下来、滴下来,淌过眉毛和眼睫。很奇怪的是并不冷,在能把一切融化的夏季,雨水似乎是温的。

 

善逸被雨糊得看不清的视野里,只剩下了炭治郎的身影。

 

好悲催啊,一起旅行结果朋友一个也来不了、两个人挤在可笑的豪华单间、出来吃夜宵还被雨浇在半路。但是,善逸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

 

这人怎么变的那么幼稚了,跟自己学吗。

 

他跑了几大步,去拉住炭治郎的手。

 

雨很大很大,他们却感受到彼此炽热的温度。(这句好矫情对不起不想看就当没有

 

一股作气跑酒店,很不意外的,两人浑身湿透。

 

炭治郎看到一个湿淋淋的善逸。善逸看到一个湿淋淋的炭治郎。

 

他们相视几秒,一起在玄关处隐忍着笑弯了腰。

 

洗漱后他们钻进了被窝。疯狂后理智起来的二人纷纷洗了超级热的热水澡,一人灌了一大杯玄米茶。

 

炭治郎这晚睡得很好。自己身上暖呼呼的,旁边还有一个暖呼呼的善逸。带着雨水的气息,一人一身沐浴露和茶香,让他觉得分外安心。

 

善逸也是。拉面热乎乎的暖着胃,不饿了之后困意也沉沉袭来。

 

所以,他们大概不知道。善逸睡到半夜朝着温暖源不自觉靠近,搂住炭治郎的脖子。炭治郎在迷糊之间回抱他,把头埋在他颈间。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去了很多地方,单人间剩下来的钱得到了充分利用。

 

比如,买了两个超级昂贵的冰淇淋。善逸三下五除二地吃掉,然后问炭治郎好不好吃。

 

炭治郎说,好吃。过了一会儿又偷偷低下头小声说:“其实我觉得一般。”善逸在旁边附和还不如高中门口的那家。

 

比如,去坐了打卡胜地的摩天轮。意料之内的,人非常多,熙熙攘攘的让他们排了一个小时的队。

 

升到顶点时,善逸一脸失落的说要是和小祢豆子一起就好了,挨了炭治郎的头槌。

 

再比如,在夜晚把繁华的商业区逛了一遍又一遍。商业区倒是灯火通明,善逸对炭治郎说,那天夜里的雨露其实也有几盏路灯。

 

好像很开心,事实上确实很开心。

 

于是返程之前,善逸有吵着要去吃拉面。炭治郎随他去。善逸对拉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加赞赏,咕嘟咕嘟地喝着汤。

 

炭治郎看着善逸出了神。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家店令人舒服。按理说他不该对这家店有什么特殊的感情。路边的小店夏天没有空调,只有电扇呜呜地转。周围的空气是温热的。

 

炭治郎也不明白。温热的气息到底有什么好留恋的?他到底是在在意什么?

 

是热水澡浑身暖呼呼的善逸捂热的被子和床单吗?是和善逸吃了拉面以后胃里的温暖吗?是跑回酒店时夏雨打在身上的湿热吗?雨水顺着眼睫低落时内心的温热吗?是自己去拉善逸的手时,指尖传来的温度吗?是那天和善逸一起睡着以后,整个身体和心都充满的温暖吗?

 

抑或是,善逸这个人呢?

 

在氤氲着拉面香气的热气中,炭治郎找到了答案。

 

“善逸,我喜欢你。”

 

“我知道。”

 

善逸没有抬头,又灌了几口汤。热汤是掩盖脸红真实原因的利器。他把碗放回桌子上、给了炭治郎一个脑瓜崩。

 

“笨蛋。结账去了。”

 

“诶?!!善逸是怎么知道...”

 

“果然是笨蛋!”善逸头也不回地往外走,欲盖弥彰地低头掩饰两颊的绯红。

 

“跑回酒店的时候也好睡觉的时候也好坐摩天轮的时候也好吃冰淇淋的时候也好,你知不知道你的心声有多吵。”

 

“所以善逸是答应了吗?”

 

“我可没这么说!”善逸咬着牙越走越快,“快点,还要赶去机场呢。”

 

坐在飞机上,善逸摸着身上刚买的毛毯想笑。真的听了他的话啊,不可思议。不过毛毯真的很温暖。善逸往里面缩了缩。

 

困意再次袭来,他把头靠在炭治郎肩膀上。

 

民娜我超级喜欢你们的评论的!所以请多多评论我!

】关于如果暗恋对象是猫合理猜想 #鬼灭之刃
了?那也太尴尬了吧,被投诉爷爷打死自己。   “你、啊不,您刚才是发现什么了吗?”逸试探性地问道。   “啊…当然…你刚才不是还很舒服地(我腿上)睡觉吗…”治郎抖索着嘴唇说。   ...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2 #鬼灭之刃
地挠了挠头和肚子,最后,所有猫咪都心满意足地散开地时候,只缩桌角金色狸花猫怯生生露出了半个脑袋,不安地看着治郎空下来手臂。   “逸,来吧!”治郎当然热情地向小猫展开了怀抱,让它扑到...
】关于恋爱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番外) #鬼灭之刃
别的梗了救命!!   如果可以接受请往下!   众所周知,橘猫没有不胖。   治郎深以为然。今天是逸喵来到灶门家100天纪念日,那只——不对,那头猫正傲慢地蹲坐沙发上舔着爪子。它周围...
】关于暗恋对象如果是猫合理猜想3(完结) #鬼灭之刃
被告白了似的?”忍好笑地看着还冒烟治郎:“明天如果来见见那个孩子,多多爱抚它下吧。那么,我不打扰治郎了。”   娇小服务员站身来去换班了。治郎抓了抓沙发垫,又摸了摸头发,再看了...
】水晶真的转运吗 #
by/ 常棣冰酒   *现pa现pa *耳鼻设定弱化 *ooc点点 *水晶功效网上说各不相同 随便找了几个 如果搞错了致歉致歉 没啥啦⬇️   逸生日那天,治郎送了他条小小手链...
【鬼灭乙女】有你身边空气都是甜 义// #鬼灭之刃乙女向 #男神x你 #bg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富冈义勇/灶门治郎/我妻逸 /两个人生活中掉落小甜饼 /ooc致歉 /文笔渣     富冈义勇      “啊啦、富冈先生孩子比本人更受欢迎呢。”位不愿透露姓名...
】我 #
头,逸不情不愿回答道:“我。”   “好啦,我以后会小心一些,毕竟身边有逸这么好人,”治郎轻轻微笑“我怎么舍得死掉呢。”   .....真是的,会说这种逸擦了擦哭红眼睛,把...
【鬼灭乙女向】不可描述● 鬼灭之刃● 灶门治郎● 我妻逸●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
团,「无厄,治郎来看你了哦。」见床上那团没什么反应,蝴蝶忍走过去把把被子撩来。   治郎愣住了。   你头顶上多出对毛茸茸大耳朵,身后拖着巨大看起来软乎乎耳朵,副要哭了表情看...
【鬼灭乙女】若你问我,为何热泪盈眶。●鬼灭之刃乙女向●蝴蝶忍●富冈义勇●时透无郎●灶门治郎●男神×你
一起旅行吧,像我说那样,不停往前走的话,一定、一定会遇见好事情。”   治郎站起身,你面前,递出了手掌。旧日里训练时拉脱力身姿与这一瞬间景象忽然重合。你脚边油灯倏忽灭掉了,但他身...
】我灶门学弟 # #同人文
by/ 常棣冰酒   *不太像样后续   治郎比我小岁、低一个年级。他头好硬,敲人来超级痛。   但是他依然很特别。早上在校门口检查仪容仪表时候如果看到了他,我目光无法聚焦笔记本上...
】我我妻学长 # #同人文
这么想。   有天晚上我睡地正沉,电话铃把我吵醒。我撑眼皮去看,来点人那栏显示着“我妻学长”   “喂?”   “...诶..治郎?竟然真接了。”   我当然会接了,我想。但我没有说出来...
】有你未来 #我妻逸 #灶门治郎
帮到他们吗?我。我不过是…” 话音未落嘴巴尝到了熟悉清甜味。他不知道那是甜味来自于什么,他只感觉到治郎吻他,柔软又怜爱。 4. “这不是梦,你救了很多人,包括我。如果没有你我不会做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