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善】可是真的不想忘记啊 #炭善

sodasinei 2021-11-20

by/ 常棣冰酒

 

长男先生生日快乐!因为太忙赶末班车了抱歉。

(其实有现成的刀要发 但是考虑到日子特殊发这个太悲伤了就转头把这个写完啦

he保证!

#没搞过ABO的写手不是好司机(不是

#这篇其实挺雷  超级雷的 ooc有慎入慎入

#逻辑不通的地方还见谅,毕竟只是为了让他们贴(不是

#能接受的话那么冲吧⬇️

 

宿醉的头痛逼迫我妻善逸醒来。开得很低的冷气让他清醒起来,同时察觉到一些不对劲事情。

 

比如,酸痛不已的身体、一看就和自己家相去甚远的房间、以及不用细嗅也能感觉到,自己一身浓烈的红酒味。

 

这种浓烈程度不是能用喝了太多酒来解释的。说到红酒,某个人的信息素就是这个味道...我妻善逸僵硬地转身,察觉到了最不对劲的一件事情。

 

身边躺着的是自己的同事兼死党,灶门炭治郎。其实这么一说也没那么奇怪,喝醉了顺便照顾一下什么的------如果不是两人都一丝不挂的话。

 

善逸现在想起来了更多。年会、醉酒和提前到发。情期。他挣扎着伸手去捞他的衣服,蹑手蹑脚地从床上下来,还没忘记把酒店的钱塞在枕头下面。回头看了一眼,炭治郎毫无醒来的迹象。

 

以半身不遂的状态赶早班地铁的感觉真不好受。我妻善逸心想。他摸上后颈,还好,因该只是临时标记。

 

不过现在还在发软的腰腿和被高领打底衫藏住的红痕不会骗人,昨天晚上发生的肯定不止标个记那么简单。

 

希望炭治郎是那种会喝断片的类型,再或者炭治郎能考虑下两人都醉了不清醒,别把这事放在心上。善逸默默想。不能直面的原因其实很多,比如他害怕炭治郎会觉得他轻浮、比如他们是朋友、比如他不想失去炭治郎。

 

的确,酒精和发情期的的影响占了一定比重,但是昨晚那件事----至少有一大半是自己的原因。想到这里,善逸的心忽地颤栗了一下。要是炭治郎察觉到了什么。

 

这样不行的 肯定不行的。即使很想传达,即使胸口都被憋的疼痛了起来,这样的感情除了忍耐以外也别无他法。从各种迹象来看,炭治郎只是把他当朋友。他实在是不能够让炭治郎困扰。

 

所以善逸选择了逃跑,和曾经的好多次一样。

 

宿醉的头痛逼迫炭治郎醒来。不用他回忆,昨天的记忆哗啦啦地往脑海里涌。

 

炭治郎向旁边望去,不出意料的空无一人。几张钞票安静的地躺在枕头上。

 

“善逸。”

 

善逸抬起头,惊恐的看见炭治郎站在他的工位面前。

 

“我有些话想说,”他摸了摸脖子,“善逸能不能和我去一下茶水间?”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要说的话关于什么。

 

“就在这说吧,我还有工作。”嗯,在这里他肯定说不出口。善逸觉得自己很聪明。

 

炭治郎怀疑的看了看他桌上薄薄的一层文件,被善逸的目光堵了回去。

 

“所以炭治郎要说什么?快点说吧。”

 

“就是昨晚我们———”

 

瞬间,全公司的耳朵似乎都聚集过来。善逸灵敏的捕捉到一些细碎的窃窃私语。他垂着眼,愤愤地拉过炭治郎。

 

“走,去茶水间。”

 

反锁上门,善逸回头。后面的灶门炭治郎见了立即开口:“昨天晚上的事情...”“停停停,不要说了。”善逸上前一步捂住他的嘴,用很小的声音说道,“炭治郎,昨天是我的原因没错但是你也喝醉了。所以,我们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好不好?”

 

“可是...昨天善逸一直在哭,都是我的原因。”炭治郎轻轻扯开他的手,“对不起。”

 

“都说了不要提了!“善逸用气音尖叫,他被迫回忆起了更多的事情,有关自己哭的那一部分。善逸的脸有些发烫,再不结束对话的话一定会露出马脚的。于是他抬眼问炭治郎,“你有没有生气?”

 

“诶?没有啊。”炭治郎有些摸不着头脑。

 

“很好,我也没生气。你看啊,人生中总会有些小插曲嘛你看即使和兄弟发生了...咳咳这样那样的事,我们还是得向前看是吧啊哈哈”善逸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诌些什么了,“总之,忘了这事好不好?”

 

金发的前辈偏着头,声音里带了几分恳求的意味。

 

“可是...”

 

“我先走了,还有策划没有写。”善逸没有给他可是的机会,丢下这句话后,他走---或者说是逃出了茶水间。

 

今天下班倒是很早,夕阳把金色的光辉铺满整个街道。善逸丝毫没有愉悦的感觉。因为炭治郎一直跟在自己后面。

 

“我说灶门先生,”善逸说,“你家不是往这个方向的吧?跟了一路了----你想说什么。”

 

“我办不到。”

 

“办不到什么?”

 

“就是、忘了昨天的事。“炭治郎皱着眉,表情异常难看,“我没办法原谅自己。”

 

“这不要紧,因为我已经原谅你了,”善逸移开目光,“别放在心上。我们都喝醉了嘛-----只是喝醉了而已,做什么都不稀奇不是吗。”

 

炭治郎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善逸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没事的没事的啊。嗯、毕竟我宽宏大度所以已经不在乎了。我们还是好朋友、好哥们可以吗?”

 

“那我走啦,明天见。”

 

这些话显然不是炭治郎想听的。在街头看着夕阳西沉,炭治郎心口仍然是堵的慌。他想起昨天善逸身上甜腻的蜂蜜味,想起善逸哭着对他说,求你了。

 

不清楚。善逸说他们是朋友、是哥们。但是这种事情真的只是朋友就能干出来的吗。善逸哭着的时候,紧紧抱住他的时候,真的就全是酒精和发情期的作用吗。

 

要是善逸看起来一点都不喜欢自己也就算了。但是善逸身上的味道是那么甜的发腻,善逸目光流转中又老是能看到自己,善逸笑着呼唤自己的时候,用着全世界最好听的声音。

 

会不会,善逸和他的心情是一样的?

 

不能再想下去了。炭治郎决定抬头。快落山的太阳仍旧光芒灼灼,毫不留情的刺痛他的眼睛。说实话他挺想哭泣,但是由于不知道有什么好哭的而作罢。

 

没事的。善逸都说了,他不怪我,我们只是喝醉了而已。

 

只是喝醉了而已。

 

善逸望向对面工位的时候惊讶地发现炭治郎今天没来上班。这挺稀奇的,炭治郎那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恨不得泡在公司的人竟然会翘班。

 

他怎么啦?生病吗?不会不会炭治郎身体真的贼好...难道是因为觉得和我...咳咳咳很恶心不想来见我?不对啊他昨天一直在和我道歉...

 

难道是因为我昨天话说得不尊重了还把他丢下就走激怒了他?善逸仔细回忆了一下。呜啊...极有可能。善逸把头倒在桌子上,思索着该不该给他道个歉。

 

“我妻,你见到灶门了吗?我有事找他。”头顶响起的声音让善逸抬起头,眼前是某个不太熟的同事A。

 

“啊...他今天应该请假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这样啊,应该是易感期吧。”同事耸耸肩,“你知道的,那家伙是个Alpha。”

 

易感期?善逸猛的站了起来。他好像不是这个日子?啊啊对对昨天他和自己...这样的话是不是会影响...

 

他又想起了,与自己不同的是,炭治郎症状不严重,所以家里不常备着抑制剂。

 

同事两手一摊,“那既然他不在,我妻你来看看这个文件...等等我妻你去哪?”

 

善逸麻利地收拾东西“帮我给老板请个假,就说我也易感期。”

 

“不是你个O哪来的易感期?喂喂你真走啊!文件啊文件怎么办--------”

 

站在灶门炭治郎家门口,善逸检查了一下。很好,浑身上下喷了巨量的抑制剂,给炭治郎带的也是自己斥巨资买的价格不菲的品牌。

 

深呼吸过后,他摁响了炭治郎家的门铃。

 

开门后,他见到了一个裹着毯子的,看起来极其滑稽的炭治郎。没有想像中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味儿,自己只感觉到炭治郎浑身上下都在发热。

 

“诶...?”

 

“善逸...?”

 

“所以只是发烧吗?”善逸无奈的把装着药水冲剂的杯子递给炭治郎,“我可是翘了班来的哦。”

 

“唔...抱歉。”炭治郎低下头,“最近...可能太忙了...又没注意休息。”

 

好热。浑身上下都好热。善逸就在自己的面前,真不甘心就这么说话啊。炭治郎的脑袋昏昏沉沉,痛的快要裂开。空气中都是闷热不适的味道,他捕捉到了一点柠檬和蜂蜜的清香。

 

是善逸的味道。

 

“炭治郎?你还清醒着吗?”久久没得到回应的善逸有些着急的摇晃着炭治郎的肩,这家伙不会是烧傻了吧,“炭治郎?炭.......咦?!”

 

炭治郎用力抱住了善逸。善逸的身上凉丝丝的...炭治郎迷迷糊糊地想,抱地更紧了一点“...好难受”

 

善逸渐渐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开始快地不正常。这样下去一定会露馅的。但是,他又无法挣脱,只能任由炭治郎抱着。

 

这个样子的长男先生并不常见,果然还是比自己小一岁吗?想到这里,善逸有些心软了。哄小孩似的,他轻轻拍拍炭治郎的背。

 

隐约之中,善逸觉得肩膀有些濡湿。不是吧?善逸腹诽,这家伙生个病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对不起...”

 

“嗯,炭治郎在说什么?”

 

“对不起。”炭治郎把头从善逸肩膀上抬起来。头好晕,好难受,心脏也好痛。脸上一定还有泪痕吧?这样一点都不像一个长男---

 

但是啊,有些话真的忍不住了,再不说出来的话就要难受到死去了。

 

“对不起。善逸说原谅我了,但是我没有办法原谅我自己,”炭治郎抬头直视这善逸的眼睛,有些难过的说,“那天听到善逸说我们只是喝醉了,我真的好难过。对不起、这么想太过分了,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失落。”

 

“我们那天确实是喝醉了,但是我不仅是因为喝醉才...善逸,我本来不想让你困扰的。所以...真的对不起。”

 

“我老是在想,只要能这样留在善逸身边就好了。善逸让我忘掉那些,但是我真的不能--应该是不想忘掉。善逸那天离我很近,近到我能听到你的心跳声,近到我以为我们就是那种关系...抱歉,有了这么不礼貌的想法。”

 

“我才明白,以朋友这种身份待在你身边从来都不是我想要的。”

 

炭治郎的话不假,毕竟善逸也听到了他的心声。炙热又沉重地敲在他心间,有力的击碎他一直以来铸在心上城墙。他睁大眼睛,第一次发现炭治郎的心音能和自己相似到这种程度。

 

“炭治郎就只想说对不起吗?”善逸的声音有些颤抖。

 

“啊,”炭治郎还是那副表情-悲伤、甚至有些委屈,“还有...”

 

“喜欢你。”

 

说什么都显得多余了。善逸抬手摸摸炭治郎的头,不服气地发现炭治郎比自己高上不少。

 

“来,先把药喝了。”

 

“还有就是、虽然我那天确实醉的彻底……”善逸移开视线。

 

“但也没醉到能让随便一个人给自己解决...这种事情的程度啦”

 

“所以我们是共犯哦,炭治郎。”

 

“两件事情上都是。”

 

同事:不是 你们有意思吗

】水晶真的能转运吗 #
外面套了件针织衫。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嗯 都是刚洗的,用了昂贵的香味洗涤剂。治郎嗅觉很灵,自己身上绝对能有奇怪的味道;本来出门前把手链换成一块表的,最后还是换回来了。没有事情要干了,逸颇为愉悦...
男朋友竟然背着我有私生子?! ● ● all● 鬼灭之刃
吧,我会伤害你的”治郎轻轻拍着小孩的后背,把他抱了起来,治郎看着他观察了一会   长得和善逸一模一样呢,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这孩子就像逸的孩子一样,长得真的是一模一样…   我如果...
】風呂 #鬼灭之刃
逸紧张地抓紧了他的肩膀:“怎么了?疼吗?是应该碰你眼睛?” 治郎摇了摇头。他说的话太多了,而且逸应该又会啰嗦很久,所以他把这些都化在另一个亲吻里。柴火在缓慢地燃烧着,浓烟蒸腾上来,水...
】关于暑期社会实践的调查报告
祢豆子妹妹心中该变成了什么样的变态形象!你该怎么赔我!”逸都快哭出来了,很一脚把这条该死的裙子和治郎一起踢到天边去。可是治郎完全没有悔改的态度,而是郑重地看着他,看起来很认真——如果忽略他还...
】关于对他人心音中心思想的正确理解 #鬼灭之刃
!原本一写下直言不讳大声说“喜欢”的逸是什么感觉(因为原作逸好像就是说就说的类型)结果又跑题了可恶!果然坚持长男政策动摇我( 原本说“等大战之后告白”,感觉太插旗了还是还房贷吧,很...
】言えぬ #鬼灭之刃
原作者:13蘑菇   缓了一段时间发现,这个结局真的好接。它基本上打碎了我对大正所有的想法(本来就大脑空空 那就按原作来吧,唉。 严重背德严重背德严重背德。向祢道歉。原作会是什么发展这篇...
鬼灭之刃乙女向(性格突然转变的他)● 富冈义勇● 我妻逸● 灶门治郎● 死川实弥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内含富冈义勇/死川实弥/我妻逸/灶门治郎   富冈义勇 你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从意识清醒的那一刻你就感觉到有哪里对劲了,你揉揉眼睛要看得真切,结果腰身上的触感差点没...
【鬼灭乙女向】不可描述● 鬼灭之刃● 灶门治郎● 我妻逸● 富冈义勇● 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被子,你感到身旁有什么东西陷下去了,好像是因为血鬼术的缘故,你感到整间屋子都有治郎的气味。   可以,不行不行,女孩子要矜持,你这么模模糊糊的着,身体却由自主的先一步行动。治郎红着脸坐在床上...
】关于屠龙勇士的制作流程鉴赏 #鬼灭之刃
他听到了整座森林发出劫后余生的叹息。   “我也很去看看人类的世界。”治郎有些沮丧地刨了刨土。“可是,我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哈?你的翅膀看起来动一下就能把我扇出去好远…”   “可是...
【鬼灭乙女】厨房杀手 #鬼灭之刃乙女向 #我妻逸 #灶門治郎 #童磨 #伊黑小芭内
对不起!)     逸ver. 最近是情人节了吗,你就着给你的师兄兼喜欢的人弄一下巧克力,虽然可以用魔法完成,但你还是觉得手作比较好。   “诶,是这样的吗?好像和平常家养小精灵做的一样,不过...
】夜与饭团 #
男先生还是乖乖地闭了嘴。   “我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逸继续疯狂落泪。完蛋。治郎,被子已经开始湿掉了。“我只是!我只是......可是治郎你永远都视而不见!我的渴望你从来的看到...
】おみくじ
,我是在责怪自己。虽然我从来都信佛,可是从那天开始,我就向世间所有的神明祈祷,能够让他过的好一点,再好一点...好到忘记之前的所有。”     他说着说着又摇了摇头。“我怎么会去给他求签呢?我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