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黑研】蜷缩 #孤爪研磨 #黑尾铁朗 #排球少年

sodasinei 2021-11-20

by/ 关机――

 

#黑研

#没什么意义的日常向

 

“那边有空位哦,研磨要不要坐过去?”

 

孤爪研磨看了看黑尾所指的那一边。

 

只能容下一个人的狭窄的空位。

 

他兴致缺缺回过头,从书包里拿出游戏机,往已经抓好了扶手的黑尾身边靠了靠,娴熟地把握好力度,把半个自己靠了上去:

 

“不去。”

“你好歹尊重一下告示牌啊。”黑尾习以为常地承接研磨传递过来的重量,照着告示牌一字一顿地念,“站立时请抓好扶手。”

 

研磨低头,一个类似蜷缩的姿势,陷在黑尾铁朗的衣服褶皱里捧着游戏机,没有说话。

 

“诶——”黑尾没有放弃,空出来的那只手提了提研磨的后领,“脖子真的不会断吗?”

 

指甲好像有一阵没剪了,轻轻的刮蹭到研磨的后颈。

 

指甲传给手指,手指再传给大脑的,很不一样的感觉。

 

黑尾移开视线:“不要总是这么低着头啊,搞出一副很内向的样子……虽然也没错。”

 

研磨的手指停了一秒,又无事发生一般地按下按键。

 

说起内向。

 

刚认识的时候,黑尾铁朗比孤爪研磨还要内向。

 

小小的一个人影,从出现开始就一直站在大人的身后。

 

之后大人离开,小孩共处一室,三分钟的非静止画面,两人没说一句话。

 

孤爪研磨大概一辈子都很难遇见比自己还要内向的人,所以第一次见面甚至是他主动带黑尾铁朗打游戏的。

 

打了很多次之后,黑尾铁朗才干巴巴地说出自己想玩的项目。

 

户外的,打排球。

 

小小的要求都要鼓起很大的勇气,哪怕对方是比自己小一岁的孩子。

 

研磨有时候回忆起来也会觉得有些意外,现在这个站在他身边的,一米八的幼驯染,曾经是那样内向怕生的小孩。

 

“在想什么?”

 

孤爪研磨回神。

 

黑尾伸出一直插在裤兜里的手,挑着眉指了指孤爪研磨的屏幕:

 

“走神走的太厉害了吧,你一直在被打呢,都打死了。”

 

研磨低头按了几下,重新开始这个关卡:“没什么。”

 

双手掐着游戏机,捧在胸前。

 

思绪从回忆和思考里抽离,专心致志开始打游戏。

 

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又低下头。

 

慢慢地形成他习惯的蜷缩。

 

黑尾铁朗低头看着他。

 

电车原本运行得很平稳,研磨半个身子靠在黑尾身上,没有抓扶手之类,也站得很稳。

 

但电车要到站了,开始刹车了。

 

孤爪研磨抱着游戏机,没来得及反应,直直撞进黑尾的怀里。

 

“嘶——”

 

黑尾铁朗单手抓着把手,空出来的那只手下意识把人捞住,表情扭曲了一瞬。

 

研磨挣扎撑起自己的时候意识到了什么:“……抱歉,小黑。”

 

“啊……嘛,没事……”

 

黑尾铁朗脸上痛苦的表情只存在了一瞬,他很快笑起来,扶了研磨一把,低低地调侃,

 

“要准备抱我的时候就不要把游戏机举在胸前啊研磨,撞在肋骨上很疼啊。”

 

研磨道歉的姿态一顿:“没有准备抱你。”

 

黑尾挑眉:“你有。投怀送抱的小伎俩……明明站在电车上居然还不不扶一下把手。”

 

研磨已经习惯他犯病了,重新低下头:“没有。”

 

“你就有。”

 

“没有。”

 

“你有。”

 

孤爪研磨沉默了一会,黑尾铁朗弯腰俯身过去看他的屏幕。

 

激烈战斗,技能变换,特效纷飞。

 

到最后,胜利的图标倒映在两人的瞳孔。

 

孤爪研磨收好游戏机,敷衍式地靠在了一旁的把手上,复述:

 

“……没有。”

 

依然是蜷缩的姿势。

 

……

 

交往之后,变化比较小的一方大概是研磨。

 

情侣会做的事——比如依偎在一起看电影——大多数时候被黑尾强制要求成排球赛事,或者一起打游戏,一起散步,一起上下学,给对方带早餐——他们在捅破那层窗户纸之前就一直在做,导致关系发生转变之后,两人都有些后知后觉的发愣。

 

因为很早就亲密无间,所以确定了关系之后反而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发展。

 

“明天是休假吧,也没有社团活动。”

 

黑尾铁朗一只手抓在研磨的书包上,防止他因为打游戏太入迷而摔跤,

 

“今晚去我家?”

 

研磨没有异议:“嗯。”

 

“研磨。”

 

研磨仍然盯着屏幕:“啊。”

 

黑尾抓着他书包的手松开,有意无意地往前滑了滑。

 

温热的指腹搭在了孤爪研磨的后颈。

 

孤爪研磨按错了一个键,游戏的主人公后退了一大步,做出了无意义的防守动作。

 

像感受到刺激的猫,他的头更低了。

 

黑尾捏捏他的后颈:“游戏比幼驯染重要?”

 

研磨伸手扒开他的爪子:“……嗯。”

 

黑尾笑了一下,停下了。

 

研磨跟着停下。

 

“那……游戏比男朋友重要?”

 

孤爪研磨一直没有看路,只是随着黑尾的步伐往前走,听出黑尾铁朗语气里有些不对味的揶揄抬头时,才发现已经走到了小巷。

 

走过这段路,就要到黑尾铁朗的家。

 

黑尾铁朗被他挥开的手又重新抬起来,轻轻握住他的手腕。

 

被握住的那只手下意识放开了游戏机。

 

黑尾铁朗没有使劲,只是轻轻地向他靠过去。

 

垂眸,靠近,洒下阴影。

 

孤爪研磨的手臂被牵着张向一边。

 

幼驯染的眼睛少见的危险。

 

研磨一只手抓着打了一半的游戏机,另一只手被黑尾铁朗掌控,巷子里本就昏暗,黑尾靠过来的时候,天地都无光。

 

他抬头承受了一个醋味的吻。

 

黑尾铁朗放开他的时候,另一只手也抓住了游戏机。

 

“……准备接吻的时候把这个第三者拿来啊,”

 

他敲了敲屏幕,哒哒两声像敲在孤爪研磨的心尖,

 

“硌着我了。”

 

研磨移开视线,夺回游戏机塞进口袋:“……小黑好幼稚。”

 

黑尾顿了顿:“这是合理的吧?我不应该尝试一下争取地位吗?”

 

研磨张了张嘴,又失语地闭上。

 

突然觉得小黑有点可怜。他想。

 

“不过研磨,有件事我提过很多遍了。”黑尾直起身,重新勾住他的书包,

 

“稍微抬起头一点。”

 

研磨顿了顿。

 

“你也说过你想多交朋友的吧?”

 

黑尾拍了拍他的头,笑了,

 

“那就先抬头看看这个生活着你未来朋友的世界。”

 

……

 

略微微驼背,缩瑟着,双手掐着手机或游戏机,挡在胸口。

 

因为打游戏而认真低下头,或者坐下,弯着腰,含着背,没什么存在感地蜷缩在角落。

 

会因为别人投过来的目光而局促,会在意,但还谈不上紧张,于是只是观察,不说话,在心里默默分析了些什么,然后继续蜷缩。

 

于是孤爪研磨始终是蜷缩着,或蹲或坐在角落的那一个。

 

但也没什么关系的吧。

 

打游戏的时候,低着头,抱着游戏机。

 

迷路的时候,低着头,看着蹭膝盖的猫。

 

回复信息的时候,低着头,双手握着手机。

 

也不会影响到别人,也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太大影响,所以没关系的吧。

 

没关系的……吧。

 

……

 

“我注意到了一件事,研磨。”黑尾铁朗侧过头去,在研磨耳边呢喃,“你很像一只猫。”

 

研磨抱着抱枕靠在他手臂上,听到后视线移向他:“为什么?”

 

“因为猫也是,不会袒露自己的腹部。”

 

黑尾戳了戳研磨抱住的抱枕,

 

“就算四脚朝天地躺下也会蜷缩起手脚,随时准备防备任何一个想要触碰它腹部的人类。”

 

研磨愣了一下:“什么?”

 

黑尾继续说:“总是蜷缩着,无论干什么都蜷缩着……不给人摸。”

 

“……小黑在说什么胡话?”

 

黑尾笑着看向他:“每次想要讨个亲亲的时候,还要担心被爪子硌着,肋骨疼得慌。”

 

“……小黑好无聊。”

 

黑尾拉长尾音:“有——吗?”

 

“有。”

 

“哦——有多无聊呀?”

 

“很无聊——”

 

戛然而止。

 

黑尾铁朗抽走了他怀里的抱枕,扣住了他的手,张开了他的怀抱。

 

没有了手机,没有了游戏机,没有了抱枕,没有了再将双手挡在胸前的理由,视线颠倒翻转,后背靠到了柔软的床榻,黑尾铁朗的气味如与黑尾铁朗的影子一齐落下来,温柔又汹涌,仿佛散落的巨大水雾。

 

孤爪研磨一左一右两只手都被幼驯染按在了头侧的被褥上,整个身体被彻底打开。

 

他下意识挣扎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抬起了一条腿,膝盖即将顶到幼驯染的腰。

 

就像描述里那只不存在的猫。

 

他停住了。

 

黑尾铁朗挑眉:“我没说错吧?”

 

“张开怀抱,舒展身体,对你来说是不是有点困难?”

 

“总是像猫一样蜷缩起来的小研磨?”

 

研磨一顿,表情有一瞬间管理失控:“小黑好恶心。”

 

他没有刻意挣扎着蜷缩,可是被这样摆弄姿势还是有些不习惯:

 

“不要偷换概念……”

 

黑尾打断他:“没有偷换概念。”

 

“我慢慢松开手,我敢保证你的下意识动作绝对是蜷缩起来。”

 

手腕的力道渐渐松下去,已经只是虚虚地握着,是婴儿都可以挣脱的程度。

 

孤爪研磨没有动。

 

黑尾铁朗松开手,撑着下巴侧卧在他身边,语气揶揄:“哎呀哎呀……在犯犟呢。”

 

孤爪研磨望着头顶的灯光。

 

有一些刺眼,但不至于回避和流泪,有一点不习惯,但不至于手忙脚乱地蜷缩。

 

没有害怕和抵触,只是不习惯和不适应。

 

啊。

 

原来是这样。

 

黑尾屈起手指蹭了蹭研磨的下巴:“你的眼睛好像在说话啊。”

 

孤爪研磨回神,伸手打掉他的手指:“什么?”

 

黑尾笑起来:“在说‘好像也没什么很难的,其实什么姿势都无所谓’之类的。”

 

研磨看着他,忽然抬手勾住了他的衣领。

 

黑尾挑眉。

 

研磨地手指蜷缩了一下:“小黑不想吗?”

 

“想——什么?”

 

研磨的表情管理失控,头发稍都要炸起来:“小黑好蠢——”

 

黑尾铁朗低下身。

 

孤爪研磨一顿,而后闭上眼。

 

再然后,黑尾铁朗的低喃从他耳边响起,过电一般漫过全身,又安静下来,缓缓淌进心脏:

 

“彻彻底底地,全身心地拥抱一个人,跟以往的蜷缩感觉不一样吧。”

 

研磨没有反应。

 

好一会,才低声回答:

 

“嗯。”

】吵醒晨昏 #排球少年 # #研磨 # #同人文
by/ 滉小西   研磨这一生唯一一次吵/架。 有幼年打/架 OOC先道个歉 很久没有见到实体的研磨,接二连三的大作业和考试周把他压/得喘不过气,加上研磨从高二暑假就开始的补习...
】镌刻时间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记录我们走过的时间 大二等大一下课,已交往   夏天,在第一教学楼下等研磨公共课下课,他们约好了去T大后门新开的西餐厅。 离下课时间大概还有20分钟,据研磨时不时的吐...
】妄 # #排球少年 # #研磨
,清醒的脑子就愈发混乱。 他变得反而比以前都更在意有关的只言片语了。他发来的短信,他打来的电话,他喜欢吃的那家店里的秋刀鱼,他寄存在研磨家的旧排球,他送给研磨的记得乱七八糟但是意外好懂的复习笔记...
】醉猫 #排球少年 #研磨 #
研磨喝醉了。   研磨第一次喝醉了。   有照顾生病的研磨的经验,但暂且还没有照顾喝醉的研磨的经验,毕竟高中毕业之前,大家都被认为是不能碰酒精的小孩子,没人沾酒,也没人喝醉。   也没人料到...
】金丝雀 # #研磨 #排球少年
静止了。   “怎么了?”   笑起来,挑眉,   “别闹啊,我现在……”   “秘书请假了。”研磨没头没地开口。   安静了几秒:“什么?”   “秘书请假了。”研磨重复...
】变质 #排球少年 #研磨 #
的玻璃杯上――他留有余地地往下靠了靠,吻是错开的,研磨对自己说,他无罪。   他放下玻璃杯,看过来了。   “我说过你只能小口喝吧,”拿着餐巾纸替他抹过嘴角水渍,“不用那么急...
| 他与他的透明伞 #排球少年×研磨
by/ 桉樹中毒   ‣×研磨   终会见,再见面就是永远。   每间隔一段时间,猜测是依据是否前序闯过了新游戏的困难关卡来判定,就像是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一样,研磨都会给自己放假...
】雨 #排球少年 #研磨 #
研磨,却很不给面子地应答了一句:   “啊。”   扭头看他——这是无法遏制的本能动作。   研磨略微低着头,没有看他。   啊。   想。   原来他们都还记得那场雨。   *   那...
】金鱼 # # #研磨 #排球少年
的苹果派,冬天和研磨的妈妈一起逛商场给研磨挑过年的新衣服……这些都是十四岁的能想到的最快乐的事情。 “为研磨做点什么”似乎已经成了在血液里流淌的生命因子,那些研磨视作无法跨越的阻碍的亏欠,那些...
】和平的每一天 #排球少年 #研磨 #
by/ -言口关-   *成年设定,大概是小段子集 *ooc大大的有   1.胡茬与须后水 是个勤劳的人,全勤奖年年不落,无大事绝不请假。   但这样的也会有不想去上班的时候...
】筋肉构筑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一个互摸腹肌的故事  DK高二和高三,双向暗恋即将拆窗   “研磨要好好拉伸,肌肉量太少了要分布均匀才行。” 和他的竹马研磨正坐在地上互相拉背,从的视角可以...
】谜 # #排球少年 # #研磨
过去——啊,个子好高,发型好凌乱,而且眼神好凶…感觉会有不良前科…体育类社团会招这样的人吗… “你好,我是,你叫什么名字?” ——声音倒是意外的好听。 “…妍磨……” “哦,妍磨酱,”那双凶...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