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黑研】醉猫 #排球少年 #孤爪研磨 #黑尾铁朗

sodasinei 2021-11-20

by/ 关机――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喝醉的其实是我

#明天起来如果发现很糟糕会删掉,,,

 

孤爪研磨第一次喝醉,是在大学报道前一天的启程宴上。

 

喝酒的时候当然不会有人刻意关注谁的杯子里少了酒,于是他泡在热烘烘的空气里,和一桌子吵闹大笑的人一起,不知不觉喝下去两杯。

 

第一杯下肚时,聚会才开始一半,研磨默不作声把空杯子凑到正在给大家倒酒的黑尾面前,黑尾也没有察觉有什么异样。

 

第二杯快结束时,聚会已经结束了。

 

所有人差不多都吃饱了,三三两两摊开了,松散了,天南地北地聊着过往和未来。

 

研磨低头看了看杯子里剩下的一口清酒。

 

黑尾凑过来:“喝不完就算了,没记错的话,研磨你是第一次喝酒吧?这么一点浪费掉没关系……”

 

没等他说完,研磨就自顾自地一饮而尽。

 

黑尾睁大了眼睛。

 

研磨仿佛这时候踩慢半拍地听见了黑尾说的话,回过神,轻轻搁下酒杯,微微眯着眼转向黑尾的方向,张着嘴,又什么都不说。

 

热闹的空气安静了一秒,夜久试探性地喊了一声:“研磨?”

 

研磨没反应。

 

黑尾没头没尾地应了这一句。

 

“啊。”

 

他迎上大家的目光:“他好像喝醉了。”

 

孤爪研磨喝醉了。

 

孤爪研磨第一次喝醉了。

 

黑尾有照顾生病的研磨的经验,但暂且还没有照顾喝醉的研磨的经验,毕竟高中毕业之前,大家都被认为是不能碰酒精的小孩子,没人沾酒,也没人喝醉。

 

也没人料到研磨的酒量只有堪堪两杯。

 

聚会结束后,大家笑着打闹着告别,夜久站在玄关叮嘱黑尾照顾醉鬼的相关事项,被黑尾一句“什么你是在小瞧我照顾研磨的能力吗”顶得说不上话,最后丢下一句“鸡冠头好自为之”愤愤离开。

 

黑尾铁朗送走一大群人,关上门,回头看家里聚会过后的狼藉。

 

家里。

 

这个认知让他挑了挑眉。

 

黑尾环顾一圈。

 

吃剩的薯片袋子,掉在地上的可乐瓶盖和薯片渣,满餐桌的菜和油污和碗,仍然旋转的电风扇。

 

以及还坐在餐桌上,一动不动地盯着手里的空酒杯的研磨。

 

黑尾决定从他开始处理。

 

“研磨?”

 

他轻轻走过去,坐在研磨身边的椅子上,低下头来看着他,

 

“醉的厉害吗?还能站起来吗?”

 

研磨有些迟钝地看过去,出乎意料地安静点头:“嗯。”

 

说完后,又缓慢认真地补充一句:

 

“我好像被敌方魔法师的眩晕技能命中了。”

 

黑尾:……

 

喝醉了。

 

“那先起来吧,”

 

黑尾伸手,试图引导他借力站起来,

 

“去洗个澡然后睡觉吧,我来收拾这些。”

 

研磨低头看着他的掌心。

 

因为总是打排球所以有老茧,因为身高很高所以手的比例也被放大,所以黑尾的手指修长,不刻意地微蜷着。

 

模糊的视线接受过来的信息缓慢地输入大脑,研磨觉得眼皮有点沉重。

 

他伸手,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戳在黑尾的掌心。

 

然后他看见,那些修长的手指像倒放的花朵一样下意识蜷缩了一下。

 

啊。

 

研磨顿了顿,眨了一下眼,抬头看向黑尾。

 

他果然喝醉了。

 

晕乎乎的,整个视线都是混沌的。

 

朝着室内走去的时候听见黑尾在身后大喊走错了,停下来,在过道辨认了一会,还是理不清楚现在应该走去哪里。

 

研磨皱眉,站着,闷着气,使劲地回忆。

 

想睡觉,所以要先洗澡,所以要找衣服。

 

一只手揽过他的右肩膀,黑尾铁朗的味道和声音从左后方涌来:

 

“我帮你找好衣服了,先穿这个睡觉,明天早点起来换合适的外出装。”

 

一叠重量很轻的布料轻轻落在他怀里。

 

黑尾铁朗揽着他转了个方向:“这明明是你家啊……浴室在这边。”

 

“……嗯。”研磨抱着衣服往浴室走去。

 

似乎还听见黑尾在身后叹了一口气。

 

哗啦啦。

 

水声。

 

黑尾撸起袖子,在若有若无的水声里收拾聚会之后的残局,他好像总是很擅长这类事情,浴室的热气和团在沐浴露味道里的研磨一起从门后出来时,黑尾的打扫已经进入了尾声。

 

“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车,报道当天不能迟到吧,睡晚了明早起来头疼。”

 

研磨没动。

 

“研磨?”

 

研磨抬手,似乎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抬手,招了招。

 

示意黑尾过来。

 

黑尾不明所以走过去:“怎么……”

 

研磨后退两步,没什么表情地继续招手。

 

黑尾:?

 

黑尾困惑的表情一直持续到研磨以这种奇怪的方式把他引进卧室。

 

研磨坐在床上,向他招手。

 

黑尾站在门口沉默了一会儿。

 

“研磨,你现在知道我是谁吗?”

 

研磨点头,一点都不像醉酒,声音很小但很清晰:“小黑。”

 

所以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

 

“到底怎么了?”

 

黑尾的语气软下来,走过去,蹲下来看着他,

 

“喝醉了,在想什么呢?叫我过来干什么呢?”

 

“我在想。”研磨低头看着黑尾的眼睛,伸手在他脸侧轻轻挠了一下。

 

“想什么?”黑尾顿了顿,但没躲。

 

“没有想什么。”研磨的思维似乎很混乱,他皱着眉,声音不大,但是咬字很硬,“在想。”

 

“啊……”所以还是喝醉了啊。

 

黑尾叹了一口气:“无论怎么样还是先睡觉……”

 

研磨的身体倾了一下。

 

就像喝醉了,摇摇晃晃的,要倒下来。

 

黑尾眼疾手快迎上去,但是毕竟是蹲着,重心不稳,接不住一个人。

 

哐当。

 

倒在地上。

 

“研磨?有没有磕到哪里?”黑尾半撑起身体。

 

“我想通了一件事。”研磨说。

 

好像刚刚差点摔得头破血流的不是他。

 

黑尾挑了挑眉:“那还是先起来……”

 

“小黑。”研磨打断他。

 

“不要继续照顾我了。”

 

黑尾顿了顿。

 

时间过去了大概有两个呼吸,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像醉酒一样轻盈地飘出来。

 

“为什么?”

 

牙关咬紧,又松开。

 

“哈?”他皱眉,有些恼的样子,“什么时候研磨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了,就用不上我来……”

 

“小黑。”研磨再次打断他,“你为什么没有喝醉?”

 

没头没尾。

 

晨跑训练时,研磨不见了,黑尾发现后十分钟内,就能把迷路的研磨领回大部队。

 

聚会结束后,研磨发烧了,黑尾往合宿地点走的时候就已经买好药了。

 

从小到大,从小到大。

 

零零碎碎的都是类似的身影。

 

黑尾铁朗被他注视着眼睛。

 

黑尾铁朗不敢明白他话里的含义。

 

“因为我酒量比你好。”黑尾回答,“怎么说也是在大学里锻炼了一年了,研磨才是,我是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喝两杯就……”

 

研磨点点头。

 

好像终于肯放过他了一样,终于爬起来,没有停顿地走向床榻,然后把自己卷在了被子里。

 

黑尾躺在地板上,半响回不过神。

 

“研磨?”

 

床上的人没有反应。

 

“真的睡着了?”黑尾坐在床边,低下身去,“真的……喝醉了?”

 

床上的人依然没有反应。

 

黑尾铁朗默然,轻轻地握住研磨裸露在外头的手腕。

 

另一只手掀开被子,将那只伸出来的手重新盖进去。

 

而后没有停留,不敢停留地松开。

 

“只是想照顾你而已啊。”

 

黑尾轻轻低喃,

 

“……拜托请再晚一点察觉吧。”

】吵醒晨昏 #排球少年 # #研磨 # #同人文
by/ 滉小西   研磨这一生唯一一次吵/架。 有幼年打/架 OOC先道个歉 很久没有见到实体的研磨,接二连三的大作业和考试周把他压/得喘不过气,加上研磨从高二暑假就开始的补习...
】镌刻时间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记录我们走过的时间 大二等大一下课,已交往   夏天,在第一教学楼下等研磨公共课下课,他们约好了去T大后门新开的西餐厅。 离下课时间大概还有20分钟,据研磨时不时的吐...
】蜷缩 #研磨 # #排球少年
句话。   研磨大概一辈子都很难遇见比自己还要内向的人,所以第一次见面甚至是他主动带打游戏的。   打了很多次之后,才干巴巴地说出自己想玩的项目。   户外的,打排球。   小小的...
】妄 # #排球少年 # #研磨
,清醒的脑子就愈发混乱。 他变得反而比以前都更在意有关的只言片语了。他发来的短信,他打来的电话,他喜欢吃的那家店里的秋刀鱼,他寄存在研磨家的旧排球,他送给研磨的记得乱七八糟但是意外好懂的复习笔记...
】和平的每一天 #排球少年 #研磨 #
去上班啊,好好搂住了研磨,内心呐喊。   这是全勤好员工第一百零一次不想去上班。   2. airpods 周五难得早下班一次,和研磨简单解决完晚饭又去洗完碗后,布丁头早已溜回游戏房...
】谜 # #排球少年 # #研磨
过去——啊,个子好高,发型好凌乱,而且眼神好凶…感觉会有不良前科…体育类社团会招这样的人吗… “你好,我是,你叫什么名字?” ——声音倒是意外的好听。 “…妍磨……” “哦,妍磨酱,”那双凶...
】金丝雀 # #研磨 #排球少年
静止了。   “怎么了?”   笑起来,挑眉,   “别闹啊,我现在……”   “秘书请假了。”研磨没头没地开口。   安静了几秒:“什么?”   “秘书请假了。”研磨重复...
】变质 #排球少年 #研磨 #
的玻璃杯上――他留有余地地往下靠了靠,吻是错开的,研磨对自己说,他无罪。   他放下玻璃杯,看过来了。   “我说过你只能小口喝吧,”拿着餐巾纸替他抹过嘴角水渍,“不用那么急...
| 他与他的透明伞 #排球少年×研磨
闪烁,显然难以回答这句重复的提问。他哭笑不得地看着明显已经焦躁不安的小朝自己发火,好像下一秒就要向自己扑来。研磨在想什么呢?纵然研磨才是队内最聪明的那一个,然而,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总是...
】雨 #排球少年 #研磨 #
研磨,却很不给面子地应答了一句:   “啊。”   扭头看他——这是无法遏制的本能动作。   研磨略微低着头,没有看他。   啊。   想。   原来他们都还记得那场雨。   *   那...
】金鱼 # # #研磨 #排球少年
的苹果派,冬天和研磨的妈妈一起逛商场给研磨挑过年的新衣服……这些都是十四岁的能想到的最快乐的事情。 “为研磨做点什么”似乎已经成了在血液里流淌的生命因子,那些研磨视作无法跨越的阻碍的亏欠,那些...
】筋肉构筑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一个互摸腹肌的故事  DK高二和高三,双向暗恋即将拆窗   “研磨要好好拉伸,肌肉量太少了要分布均匀才行。” 和他的竹马研磨正坐在地上互相拉背,从的视角可以...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