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鬼灭乙女】告诉他你喜欢的是女孩子 #鬼灭之刃乙女向 #富冈义勇 #我妻善逸

sodasinei 2021-11-23

by/ 深渊 生辉

 

内容如题,食用指南以下

不喜勿入(避雷)

不喜勿扰(按叉)

◇多谢合作,谢谢观看! >✧<

 

含义/善,都有他暗恋你的前提。

 

°°°°°°°°°°°°°°°°°°°°°°°°°°°°°°°°°°°

 

▪[富冈义勇]

 

“抱歉,我不能接受义勇你的心意。”

 

望着光点星罗棋布的天空,你的笑容有些浅淡的茫然。

 

“因为我喜欢的是女生。”

 

说出来后,和你一同坐在屋檐观月的对方,好一会没有动静,他原本放在瓦片贴近你的手缓慢收拢。你们所坐的这栋房子建于山顶,由高下之势可以望到万家灯火的灯光,矮屋鳞茨枇比,虚渺却明亮。

 

你安然地消化此刻的宁静,任凭风慢慢吹散你最后一丝的紧迫感。

 

你把自己的秘密托盘而出,更多的不是窘迫,而是暴露在月光之下的坦然,就好像一切拘束你的枷锁隨风而散,漫漫长夜中的这一刻,在空洞之中捕捉到了一刹的安稳。

 

“什么时候的事?”

 

对方问,剑士漠然的声音仿如卵石溪流上划过的清空,空寂,没有太多的感情。

 

不喜也不怒。

 

但总归是不好受的吧,在那番真情告白后却被你一句话断然拒绝,你边回想边低头道:“挺久了吧,也记不清了。”

 

其实你在说谎,你记得很清楚,在你意识到自己真正性向的那天,你一个人跑到村子旁边的小河川,捂著头忍著声音哭了半日。

 

你也不知道自己哭什么,大概是因为被突如其来的事实冲击到,无助涌上心头,只能化成眼泪流出眼眶才可以渲泄。

 

而你的小心翼翼和惊慌,后来的你才毅然明白,自己是在--害怕,害怕被村子里的人和家人知道,自己蓦地成为了那些人口中的心理疾病,蓦地“正常人”的幸福好像就离你远去。

 

你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一碰即碎而局促,透不过气来的现实。

 

头不禁有点晕眩,“……义勇。”绮丽的山景也变了味,不过很快你平复下心情,衷心並正色道:“你很优秀,真的。”

 

谛视漂亮虚妄的山景让你多少有点恍然,你阖上眼说。

 

“你是一个很温暖的人…说实话,在我眼中,我完全不觉得你的温柔低于炭治郎。”

 

“不,我失言了。”你复又轻摆头。

 

“你的温柔就是屬于你的,不该和谁比较,即使只有你一个站在那里,这个事实也不会变。”

 

“所以我才敢和你说出这个秘密。”

 

在黑夜中他的肩膀顿了顿,对方微微转过头来,似乎有丝惊讶。

 

“…正因为你很优秀,所以不应该把时间挥霍在我身上。”不论如何,你发自心底地感慨道,你欣赏他但你给不了他想要的。

 

当你从一片漆黑的视野睁开眼时,不由得愣怔了一下,不知何时,墨发的青年挪到你的跟前,在看似柔和的月色下他的脸庞和你很近,连眼睫毛也很明晰。他说:“--为什么不能试试?”清晰而低沉,每个音节字正腔圆,垂眸后上移的眼神专注而深邃,锐利而宁致,虽然不是咫尺之距,但只要一探头,便能亲上来。

 

可他没有动,反而仿佛不转的匪石,暗示般地等你做决定,手搁在你隔壁。

 

为什么不能试试?你在心里不自觉复述咀嚼这句话。

 

老实说,那一刻你心动了。

 

当有那么一个人眼里的世界,广渺蔚蓝得如同星辰大海,又似乎湖面细小得只剩下你一个,很难有人能不动容。如果你不是无意中瞥见,他攥紧后摊开的指腹在颤抖。

 

你的瞳孔略微收缩,猛然清醒过来。

 

你才看清眼前的人脸色苍白,那是由于血色锐去而造成,握剑面向鬼之际,他不胆怯,在面对強敌时对方连抖也不抖,可现在,这样的人,却因为等候你的答案而恐惧了。

 

--在感情上主宰一个人的情绪,没有使你有任何的高兴,任何的成就,只是让你忽地感到很疲累。

 

所谓的沉沦不过作假。

 

刚才你对他的心动,只是一种对于美丽事物的欣赏之情,你可以对一朵花心动,对一幅画心动,可你万万不会爱上它们。

 

心动和喜欢的第二个差别,就是它能快速地消逝冷却。

 

在生理上,你的身体告诉你,你对对方没有感觉。于情感上,面对青年在恐惧中油然而生的坚定,你也曾经切身体会过这种仿佛心头滴血的感受。

 

和觉悟。

 

所以,更注定,你不会昧着良心许下不能复践的承诺。

 

你不想对不起自己和他。

 

“除了我,会有很多小姑娘喜欢你。”过了半响,你徒然有点苦涩地应道:“……抱歉。”

 

你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也许是潜意识里,自己选择不去看,你想因心软而妥协不一定为对方带来长远的幸福,倒不如快刀斩乱麻,用果断让苦痛维持在短期里。

 

臾刻后。

 

“我知道了。”没有纠缠不清,没有更多的话,青年别过头答,他的手从你身旁抽离后从屋檐利落地跃下,红豆与黄绿色相间的羽织忽然就消失在你眼前。

 

你望著高掛的月亮出神,清冷的银光铺泻而下,你就静静地看着。

 

过了好一会。

 

你踏实地坐着,或听树荫被风吹动,鸟蟲细语,裝作没有听见,那才响起离去的脚步声。

 

▪[我妻善逸]

 

“对,我就是喜欢女生,你要不能接受…就当没有我这个朋友吧。”

 

脑子蓦地掠过这句话,烦躁之情窜升,你把手机放到一头,在床铺翻了个身,一手垫在脑下开始思考人生。

 

那句话是你最后和我妻善逸对骂时说的句子,然后你们便冷战了,在学校互不勾搭,互当透明人。

 

你寻思自己染个发进校门,这个风纪委员都可以凭着坚韧的意志当没看见,虽然以那傢伙的发色本身也挺没说服力。

 

把枕头按在脸上,捶了兩下,你实在想不通,自己那里让善逸觉得--你是直的,一直以来你在这个竹马面前表现得都算明显。

 

首先,是不爱穿裙子,其次是会与他一起讨论那个女孩好看的话题,三是特别酷地不准他在你的名字下加个酱字,四则是和他分享自己的网络老婆,在此之前,你认为自己已经对对方表明得十分坦荡荡,你的性取向早弯得不能再弯,蓦然強扭,不会变直,只会断。

 

结果,那小子表面粘你,笑呵呵似的非常亲昵,在你告诉对方自己想追一个心仪的女孩时,他却突然反水将你一军,说不能接受,还朝你大声叫嚷,就差赏你一巴掌。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还毫无预兆,叫你无比愤怒又难以咽下这口气,你不会忘记当初是那个金毛信誓旦旦说你们坐的是豪华遊轮。

 

坐错了泰坦尼克号吧。

 

感受愤懑的余溫,你兩手放在头兩侧披散的发丝阖上眼,脑里金发少年与你据理力争的画面仍历历在目,你向来看惯少年好脸色、小阳光、欺负他也能死皮赖脸凑上来的模样。

 

真的不太能适应当时空荡荡的教室里,对方眯起眼睛,一脸恼怒凝结的样子。敞开的窗户传来操场进行部活时的训练和哨子声,夕阳的红光如蝉翼蓋上室内,你们之间的气氛只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尤如隨时即将离弦的箭,一触即发。

 

主要当时自己也不太理智,对方的态度就像根冷刺戳在你心眼上,让你耳边响起,那些一直在幻想中,却切实存在的指责、谩骂和謿笑声具现化,宛若风暴划起,于是你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和对方幹一架。

 

从你被推倒在地后,你就以躺坐的姿势直直地瞪著对方,有一刻你真的在思考这种反击的可能性,因为以往和善逸冲动时的打架,你还没让他占过便宜。

 

可在你恶狠狠地直视对方,感觉用力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时,他却紧握拳头,突然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连撞倒的桌椅也没扶起来,徒余你和窗外的喧嚣,更显得啐骂了一声的你莫名像个傻瓜一样。

 

那下你的心情既是盛怒,盛怒异常,却也是茫然,你不知道为什么当你袒露自己心里最隐秘,最渴望得到认同的秘密时,你曾经信赖的好友会在上头毫不留情地踏一脚。

 

于是,有了这么一出,后几天早上到学校上课的时候你们简直形同陌路,各干各的,甚至连眼神交接也没有,尽量用余光避开彼此。

 

对方更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买来热腾腾的早点,把塑膠袋放在你的桌子,头从后下巴搭在你的肩膀,鎏金的眸子和你对视,再笑嘻嘻地说早。

 

不如说,你能从这几天变得惜字如金,不苟言笑,眼睛似琥珀的少年身上看出,他的心情恐怕同样不太美妙。不过你也决定了,无论我妻善逸是脸色差,没有笑容,有了兩个大黑眼圈,还是果奔太平洋都与你无关,鑑于他还挟帶你之前借他抄的作业本没有还,你正圭怒得牙痒痒。

 

是故晨间,你抱持井水不犯河水的理念,过得安然自在,就差在他面前高歌一曲表示生活没了谁不是谁,再吼一句世事变幻莫测,人心无常善变。

 

然而世事真的无定,话不能乱说,有时人根本无法猜测到下一刻的事情,又有谁料到,你也没预想过,晚上的时候有机会要和对方碰面,当你的母亲拿著一盒土豆燉牛肉让你拿去我妻家时,瘫在沙发的你顿时跃起。

 

你是没忘了你们是鄰居这茬,所以最近放学回家都无外乎另寻僻路或与对方错开时间。

 

今非昔比,往日让你送东西你自然乐意还可以顺便蹭对方房间的游戏机玩,可今天是不可能,你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母亲的请求,说完你便继续拿手机逛推特,尽管有些游魂,好些东西都看不入脑,入了又出。

 

结果就在这期间,你言简意赅的母亲,却不肯罢休退场自己拿去,反而托著腮唠叨了你一小时,说小善最近都没来,你们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让你听得忍无可忍,太阳穴隐隐作痛,终于忍不住起身穿起外套,拿走那个用袋裝好的餐盒说自己出门了。

 

走出沿关,猛地趴在栏杆,看著小区明明灭灭的电灯杆,你才徒然舒出一口长气,你懒洋洋地伏著,也没有著急起来,只是略微垂眸,事实上,你心底也有一把声音,告诉自己要去和对方说清楚,心平气和地…摊牌。

 

去到他家时,你深呼吸,然后又搖了摇头,才按响了门铃。

 

出来迎接的是善逸。

 

他家这个点通常只有他,穿著一件绿色短袖圆领t恤和亚麻色休闲裤的少年看见你时似乎也有点惊讶的样子,但很快平时大大咧咧的人绷著一张冷得能掉渣的脸,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愣是没让你再从他身上看出多余的情绪,倘若当初你知道他的脸部调节功能这么厉害,一定不屈才直接推荐他进学校的话剧社。

 

气氛很静谧,没有往常高亢的叫声,四周漂浮尴尬的微尘,空气僵硬冰冻得叫人窒息,让你想马上撞墙,对方看着你时,你举了举手里的饭袋,不自在地说道:“这个……还有。”你回望他,说:“我想进去谈一谈。”你站着等了一阵,走道的直管荧光灯闪烁了一下。

 

分明是经常来的地方,坐上沙发,瞧见对方为你倒水的背影时,居然连细小移动或吞咽唾液也莫名的令人感到拘束,微弱的举动被放大至极限,心里有种无名的焦灼告诉你,一方面你依然切实地生对方气,一方面的你对现在的相处模式,觉得像被蟲叮咬一样分外不舒坦。

 

你有些口乾,于是啜饮遞接过来的水,谛视清透微晃的水面,你不禁产生了把水想像成酒的幻想,如果醉倒,似乎就可以借著酒意肆诉所有需要勇气的话。

 

愈清醒,总是会让人愈是小心翼翼和謹慎。

 

手攥紧,当你反应过来前,已经刹不住掣的脱口而出。

 

“--你讨厌同性恋?”

 

意识到自己刚说了什么。

 

被自己的直白惊到的那刻你回神的第一反应是抬头,然后便撞到对方来不及收回的愕然眼神,一时间,你们大眼瞪小眼,都颇有些浓烈的无语感。

 

然后,你不清楚为什么在这么严肃的场面,唇角却有熟悉的,想勾起来的冲动。

 

可同时又很違和,因为你的眼底也有蠢蠢欲动的湿意。

 

你连忙别过头。

 

你现在的心情,感觉既想笑又想哭,同时也有怒意,非常复杂。像这个问题一样,当作对话开头,不合理,作为发展来说,也合理,你终究要个答案,去决定你接下来是与对方保持距离或是採取其他行动方案。

 

正当你吸了吸鼻子思考时,一条手帕在你旁边伸来。

 

你茫然接过,下意识转过头你以为会看到善逸现在那面无表情,冰箱似的面容,不,那怕是憋笑、愤怒的表情都尚可以理解。

 

就是没想过……在你面前会见到,合著嘴滴泪,哭泣得好不可怜的对方,而你的第一个想法是--都这样了这笨蛋居然还把手帕遞出来,单从外看很明显你只是次级伤员,对方更需要些才对。

 

这下你反而把眼泪缩了回去,因为惊讶和无措,同时也因为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对面的人哭著时很安静,不啼也不莽,一点也不像你平时大吵大闹的竹马。

 

在对方抱上来时,你第一次,反应过来后没有打掉少年的手。

 

你思袝人们都说笑会传染,其实哭也会传染,你现在突然就很想毫无理由地大哭一场,虽然毅然已经有个比你更让人摸不著头脑的傢伙抢先了,令你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倆一起抱头痛哭,所以也是过了一会后你才想起要问:“现在是什么情况?”感觉到他靠在你身上,你望著天花板开口。

 

“…一句话也不说,一点也不像你呀,至少让我弄清现在什么情况吧,为什么哭的是你?”你拍了拍他的背樑。

 

“--对不起。”你愣了愣,尤如打开了什么开关,对方硬咽著开始重复这句话,感受肩膀的泛湿,你脑子一抽便接了句:“没关系。”见对方没有停下,自己却是更恍惚,心里有点堵,索性和对方互答起来。

 

“呜……呜,对不起。”对方说。

 

“没关系。”你答。

 

“呜……对、不起…”你拍了拍他的背让他缓过来,再次说道:“没关系。”

 

这样一来二去,不知为何,你的眼泪又该死的要湧出来,你吸了口气说道。

 

“都说了,没关系。”

 

他拑得你死紧,想了一下,你轻轻把手搭上去回抱对方。

 

肩头及手里的触感既温暖,又寒冷。

 

像他的眼泪,和体温,也像那月光色发丝的余温。

 

时钟嘀嗒、嘀嗒地行走,没有久留,回到家之后,瞪视书桌上作业敞开的雪白扉页,你不在状态地发呆,由于不能鬧得太晚,还有很多东西想说想问想被解答,你都没有表达出口。

 

可惜,尽管你很想知道,你现在亦力不从心,满脑都是放松之后,汹湧而至的睡意,连转动都费劲。

 

于是你伏在书桌上,缓缓闭上了眼。

 

开始在疲倦之后,新一轮的闭目养神。

由恋爱,结婚到生子三部曲 # # #
by/ 深渊 生辉 欢迎食用!!温馨! ●○□-●○□-●○□-●○□- {窮追不舍,让由青涩恋爱步入了婚姻殿堂。 说来,对方还是个学生时便一度在面前狂擦存在感,让...
(性格突然转变)● ● 灶门炭治郎● 不死川实弥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内含/不死川实弥//灶门炭治郎   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从意识清醒那一刻就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了,揉揉眼睛想要看得真切,结果腰身上触感差点没...
(当坐在了她/床上)● 惠州● ● 炼狱杏寿郎● 灶门祢豆子
原作者:落子梨花夭   ooc预警 文笔稚嫩,各位不嫌弃的话请看下去吧! //炼狱杏寿郎/灶门祢豆子 当坐在了/她床上   & 今夜无眠,脑海里回放着一张脸无法散去...
】不可描述● ● 灶门炭治郎● ●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郎● 时透无一郎
。   咬了后疯狂道歉安慰告诉没有被讨厌,可是在对方想要接近抚摸时候又控制不住自己,回过神来已经咬上去了,最近水柱大人因为肉眼可见咬痕被人疯狂指指点点。   经常像索要...
【综漫】衣 物 遮 蔽 # #黑子篮球 # # #赤司征十郎 #bg
】   下午五点三十分从学校出来,走在上路时被一串女孩子尖锐笑声吸引。看见前方大概五十米地方站着一群高中生,他们学校校服。   女孩子裙摆被风吹起,对着路旁小河里笑得花枝...
:恋人未满,拼命暧昧● ● 灶门炭治郎● ● 炼狱杏寿郎● 甜文
?震惊?还厌恶…… 身子一瞬间失重感让得到了答案,压在身下,终于不再无动于衷。 原来,也可以得到光明……   “呜呜呜……✘✘酱力气好大啊……上次看到单手拎起三十五千克杠铃呢...
】“只有身边人都这么会说话?!” # #童磨 #
完,就把搂在怀里,发丝蹭着脸颊,下巴轻轻放在肩膀上,唇角勾起一个看不到笑容。  但是看到了。    04  被炭治郎他们告诉过来。  (:啊啊啊老师真迟钝啊...
】猫片● ● 灶门炭治郎● ●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郎● 不死川玄弥● 嘴平伊
找一下哦。   Ver.   金黄色猫猫最能说话一只,如果女生可以亲亲抱抱举高高,但男生就谢敬不敏了。自从有了橘黄色猫猫变得只黏着橘黄色猫猫了,如果只摸橘黄色猫猫猫猫会炸毛...
】若问起,为何热泪盈眶。●●蝴蝶忍●●时透无一郎●灶门炭治郎●男神×
先生这件事为什么昨天不和说?”   困惑地皱眉,“有必要么?”   、可、去、、吧!   气呼呼地握拳,“炭治郎,帮!”   “诶……可是先生前辈……”   “那伊助...
忍】吃醋两三事 #蝴蝶忍 # # #同人 #胡蝶忍
by/ laneraxwxw    x蝴蝶忍 一份小摸鱼  甜+学园 视角(?  终于体会到ooc快乐(好吧 超级ooc ——————— 1 (自学园部分) 午休...
】当在打电话时突然亲 #童磨 # #
原作者:tt   会出现OOC情况  绝对没有抄袭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叫香田智嘉子(かだちかこ)   含://童磨   某一天,当男朋友正在打电话/叫外卖/工作时突然走过去亲...
忍】餐厅平行世界 #蝴蝶忍 # # #同人
by/ laneraxwxw   注意: 沙雕段子 微量蛇恋 ------- 1 今天餐厅来了一位新服务生,名为。听蝴蝶忍说,姐姐前服务生香奈惠好朋友。想起之前香奈惠蹭...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