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乙女】当你中血鬼术后对他开启了狂躁状态 #鬼灭之刃乙女向

sodasinei 2021-11-23

by/ 深渊 生辉


隨心短写!本章含炭/善/杏/义/实/岩/霞
欢迎食用☆ #灶门炭治郎 #我妻善逸 #炼狱杏寿郎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时透无一郎 #悲鸣屿行冥
□■□■□■□■□■□■□
▪灶门炭治郎▪
  
“我就是很烦,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你来回踱步,在刚吼了对方一声后,並且没有道歉。
  
“事实上,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看我,我不是什么需要关爱的疯子。所以把你的欲言又止收回去,不要试图说任一句话。”你看著面前的人,他迟疑的红眼睛,羽织,日轮刀,以及这间专门为你独立的病房,感觉一切都在和你作对,一切。
你只想发脾气,甚至拿自己的日轮刀出来挥动,但意识到它被没收了后,你的愤怒更上一层楼。
  
“我很正常,我说了很多次,我根本没有受血鬼术影响。”你怒瞪对方一眼,想让这位少年屈服,或隨便什么都好,你只是单纯想这样做。
成效很显著,对面接收后瞬息答复。  
  
“_ _,我觉得还是再观察一下比较好,我们当然相信你,呃,唔……没有出什么问题。”他在句末重复相同的內容“但最好还是再观察一下。”这次语气较为坚定,还附赠了一枚十足温柔,不过显然欠缺价值的笑容。
成功让你的心情更糟了。
---
  
▪我妻善逸▪
看到他瑟缩一下,威武喝止住对方,並为这举动自傲的你洋洋得意道:“我说了我非常不好惹。”
我妻善逸说他是来探病,但你坚信这个吱吱喳喳的家伙是他们专门派来折磨你的,想到这,你心情马上又变得不好起来,想著若果对方再度扑上来,那么你就连带郁闷顺势一个直拳挥出,反正你是他们口中的病人,你有权利这么做。
但对方呢喃了一声你的名字,便没有后续,只是圆眉低垂,用仿偟的表情看你,眼睛泛著水光,要滴不滴。
“呜……”他小声吸了吸鼻子,唇瓣苍白。连刚满月的婴儿都比他直爽,你想。不知为何,他这幅受伤神态意外叫人烦躁,就好像你刚刚做的是拋弃了他,而你扮演的还是无情渣男那一方。
你木脸催促:“如果你有话就直说,宝贵时间不是用来耗在我们的对视上。”
刺眼如金子的头发微晃,他哽哽咽咽道:“但_ _酱你几分钟前才叫我不要讲话…说很唠叨烦腻…那、那些问候的话,其实就是我想说的…我不想被你讨厌。”他看上去很沮丧,再一次出乎预料,这段话很意外地没有包含何愤懑的感情在內,有的唯独消沉。
“好吧。”你眯眼,非常真心地回答:“可是我现在没有不讨厌的东西。”
---
▪炼狱杏寿郎▪
当你说不想见他,形容他的笑容是有多么怪时,你怀疑炼狱杏寿郎身穿黑色制服之外,披挂羽织的健硕身体确实有些僵硬,他依然笑著,可显得没有前一刻那么自在,唇边向来标准的弧度居然略拘束。
“但现在情况特殊,大家商量不能让少女一个人待著!”
“所以留在这里是我的职责!”
“我……”你正用手捂实几欲要脫口道歉的嘴,闻言烦乱再一次笼罩心头。“事实证明我刚才没有说错。”你闷闷道,指节握紧,暗念自己绝对没有错。
你朝向他张开口:“很显然,你就是个蠢材加噪音制造笨蛋。”
就在他伸手,你以为他要扇你禁不住拍开他时,才发现他不过是想摸摸你的头,是用于安抚的动作,复杂感觉在內心交加,很快变成了抵触。
“拜托让我一个人静静吧。”在闷热空间里,你翻了翻眼没好气地说。
“特殊情况恕难从命!”对方爽朗而答,鎏金似火的发丝隨头的歪动而小幅摇曳。
“我想你有多远走多远。”你敍述,注视那双烔烔双目和他后方的门。
“但我会一直在这里--”对面微不可察地怔愣,拥有你不能理解的耐心,而那抹不死之笑几乎到达圣人级别,“直到下一个人来前为止。”
---
▪富冈义勇▪
“你们真的比鬼还缠人,一个接一个湧来,难道我连独处的时间都不可以拥有吗?”你边坐著用手捶了下地板,边抬头用眼神杀人,尤其这位黑发剑士,如果可以。
“你情绪不稳定,胡蝶说应该有人轮流看守你,以防万……”他突然顿住,皱眉看向你的手,现在那个拳头多了几处小破皮血洞,都要归咎于那面烂墙壁让你望著很不爽,你不由得在他们换班的空档发火对它攻击了数遍。
“…一”对方接完,不悦地抿唇。
后来他有一段时间都没有言语,仅用无奈责怪的眼神看你,无名火在你心中腾升,你从不知人类不说话仅用沉默也可以招惹对方。即使你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属于无理取鬧,也只想放任这种令你充滿莫名力量的感觉游走在四肢与脑海。
“你不该这样鲁莽地伤害自己。”他斥责,语调平缓没有起伏。
“你很讨人厌。”你低声嘀咕道,你想有一瞬间你是想自己住口,但那念头转瞬即逝。
也不知对方是不是看到你眼內的挣扎-那怕那闪得飞快,预想里的反驳並没有到来。
青年只是默默幫你把手包扎好,索性你也懒得理他,亦没分神顾及他走时的趔趄。
---
▪不死川实弥▪
醒来时与一个凶神恶煞的人对上视线,明显地不是什么提升心情的好方法,你感觉前一刹的美梦现在变得干巴巴。
“我真是受夠了,不过我原以为他们至少会派个令人较为舒心的傢伙。”你喃喃自语。
“喂,我都听见了!”对面微微扬首,交叉著衣服下覆盖肌肉的双臂,依在墙而站的人拔高音量,你很高兴看到他因为生气而出现青筋。
你坦然道:“我就是想让你听见。”
话音刚落,他大步流星走过来,看著你仰望他的眼睛,分外熟悉的亮丽稚嫩脸容,很快轻啧了一下,“你找打吗?小鬼。”他问,但怒气已经肉眼可见诧异地平息下来。
“对呀。”没注意对方情况的你展露挑衅笑容,简直求之不得想干一架,身体的血液在沸騰尝试寻找突破口,若果可以打一场尽致淋离的对决,肯定称心快意。
你期待地等待他最后的答案。
“如果你是清醒状态的话。”青年维持双臂于胸前交叠的姿态,挑起单侧的眉道:“再说吧。”
---
▪悲鸣屿行冥▪
“我看到你那超过兩米的礙事个子就想悲鸣。”
你发现自己爱上了放任怒意找茬和挑战他们底线这兩项可以合而为一的兴趣,尤其面前这人是当中最稳重的,困难愈大便愈有成就感。
你叫嚷:“不准俯瞰我!”还用手刀捅他的肚子,可是却只打到了钢铁腹肌以及得到对方不动如山的泰然反应,这时青年还会诵念几句经文似乎想借由此净化你。
“你知道吗?我一点问题都没有。”你嫌弃又不屑地看著他。
“南无……这里有金平糖。”对方沉实且丝毫不受影响地把一袋小包遞给你,略透出的色彩斑斓和他高大的身形造成格外反差。你顿时抱头哀嚎一声:“我不是小孩子,也不需要别人哄!”拿过那小包,你砸在地上,糖粒四处散落,有些滚到你脚边时被你踏碎,你趾高气扬地咬牙回视他。
“不容置疑。”青年手中转动念珠无所动容地颔首说:“你们很多人都还只是孩子。”
过了会,崩溃的嘶吼从你齿缝间泄出。
---
▪时透无一郎▪
“你就无视我吧,坏蛋。”疲累的你说。
此刻身边有一个席地双手抱膝而坐的人,他长如瀑布的渐绿黑发隨意披散。听到你的话语,颇具通透朦胧感的眼睛转过来后,穿著鬼杀队制服,模样清秀的少年答:“我没有无视你,我的任务就是监护你。”
声音传入耳畔,原本闭目的你立刻瞪眼,气绝不平道:“那我说了那么多,你现在才回话!?”
“因为没听见。”他理直气壮。
“你……!”几乎一跃而起,你手指颤抖地对向他,目眦欲裂,然后就瞧见对方把指节屈起,托在下颔作思考状:“呀……第二个原因其实,也可能是因为烦人。”
你猛地蹙眉。
电光火石间,长发少年捉住了你扯向其领子的手,你眯起眼黑著脸注视对方,有种想一口咬向他咽喉的冲动。
“我只是说说,在你已经骂了我那么多的前提下。”对方敛低眼眸,看著你白晰的柔荑淡然道,掌心没用劲。
虽然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
“啍。”于是你语塞地甩开他的手,气鼓鼔地坐到远离他的角落,即使背对少年,你依旧非常肯定他的目光正追隨自己的背影。“什么时候有解药?”你瓮声瓮气地问,却终于为无法自主控制的情绪而感到不安。
半响后他平淡地说:“答不了你。”
“啧。”下一刻你愤慨地把额头撞向墙,然后忍住没有夸张的痛呼。
接著,你含着满腔热泪就寝,等待糟心的明天。
---
小后续
“那个,蟲柱大人,_ _这样是正常的吗?”村田有点汗颜。
青年略无语地注视面前对柱和路过的成员,大行鞠躬与西洋吻手礼的少女。
“阿拉~一不小心好像加多了剂量,结果反倒变得过分恭敬了。”蝴蝶忍托著腮苦恼地轻皱眉,温柔地喃喃道:“不过请放心,我想很快会回复正常的。”
“那样就好…哈…哈哈……”
---
■谢谢观看♧□

变成男孩子✿ #
✿ 有炭治郎的前车之鉴,不想再周旋的直接善逸坦白自己的事情。 结果善逸看上去受莫大的冲击,蹲在花圃那边呜咽。 耳边不时传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或「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噪音风暴。 最后...
】身为的我该如何合理寻求死亡 # #灶门炭治郎 #舞辻无惨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视线定格住那个男人倒竖起来的红色瞳仁。   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不再记得人类时期的事。但我却知道我变成,也知道那个男人就是王。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像做梦一样,可能...
】告诉喜欢的是女孩子 # #富冈义勇 #我妻善逸
动容。如果不是无意瞥见,攥紧摊开的指腹在颤抖。   的瞳孔略微收缩,猛然清醒过来。   才看清眼前的人脸色苍白,那是由于血色锐去而造成,握剑面向之际,不胆怯,在面对強敌时对方连抖也不抖...
】论如何对待 #
过痛苦。   炭   炭治郎感觉已然很久没见过。   印象里的总是笑得慵懒,作为同侪偶尔搭的肩,蜻蜓点水的碰一下,更大多数时刻,打完招呼便走远徒留羽织背影。   少女的态度好像一切都没有...
[综]偷吻月亮 #凹凸世界 # #文豪野犬 #食物语 # #bg #男神x
大脑短暂空缺,想起方才那人的溅到的衣角,下意识地攥住墨色衣袍,有些茫然地望的方向,却发现看不清的表情,的身影。芥川龙介甚至想到现在眼中的模样,有多么狼狈,多么肮脏,手足无措...
同人● 炼狱杏寿郎x #单人
           颤抖着手抚摸已经冰凉僵硬的尸身         瞎一只眼,肋骨几乎全碎,身上几乎没有一处没有完好的地方,看见腹部的那一个洞,和毫无色的脸时          才意识到,真...
】无限 #炼狱杏寿郎 #男神x #bg
by/ 一颗甜芋圆   *给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大哥 # *第一人称无名字⚠️ *be注意⚠️ *本来去年就想写的文到今年才写,正好纪念无限列车篇的上映。 *文可能有些琼yao式片段⚠...
看到睡着的
一个舒服的位置才继续安静下来,沉沉睡去。  “xx酱,真的是……太可爱啊”灶门家的长男瞟一眼怀里软软的人,用手捂住滚烫的脸颊,在心里默念道。    ▼我妻善逸  和善逸他们一起出任务时...
】随光● 灶门炭治郎●
原作者:北上无雪   大概是非典型性,因为个人比较喜欢能并肩作战的细水流长。 主会轻功【虽然并没有体现】 是完结前写的     从小,的奶奶就常常给讲一个故事。在生活的这个小村子...
】身为死对头的喝醉调戏 #
,未免亦哭得太惨。   可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人终于切实摆在其眼前,于认知不再是一团模糊的灰影。   无一郎看吸著鼻子,不知不觉想很多而言其实並没有所谓的东西。   自己分明没有承诺的义务...
】关于的反应 #
嘴!!!在青年反应过来,才发觉自己大吼出来,还重复好几遍,深吸口气,很快,的嘀咕声逐渐转大,“我杀……杀。”对方捂住下半张脸开始大笑起来,粲粲的笑声在这片偏僻地尤其渗人...
】异世来的九位勇者大人! #
。”对方把手支在下巴,撑起松垮垮的浴袍,银发还依存湿气。    “宇髓天元大人。”道。    对方不置可否,权查过的资料才知道的名字,但也轻轻地皱皱眉。    “嘛,似乎还知道些什么?这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