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条承太郎【承你】长腿叔叔

sodasinei 2020-10-06

原作者:还行吧

 

*又名“如何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与她的替身斗智斗勇”wwwww
 

 

你们第一次相见时你十七岁。

 

虽然你并不知道那就是他。


 

 

“花京院,我明天有个临时会议,老头子那边能拜托你和波鲁纳雷夫帮忙吗?”

 

街上,两个高大的年轻人并肩走着。

 

远处孩子们的喧闹声传了过来。

 

两人一起看过去,当时你正被一群顽劣的男孩子们围住,他们推搡着你,嘴里骂着不该从孩子嘴里说出的话。

 

“你知道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不要你吗!”

 

“你就一扫把星!”

 

“走到哪都有人跟着倒霉!”

 

这是骂的比较轻的几句。

 

而你则低垂着头,目光呆滞地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任由身体被他们扯拽。

 

“JOJO。”

 

“嗯。”

 

远程范围攻击的减弱版绿宝石水花打在高个男生们身上,再加上黑着脸气势汹汹地往这边赶来的承太郎。

 

作乱的孩子们马上尖叫着逃跑了。

 

你依旧呆滞地站在原地。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并没有靠近你。

 

他们发现一只小型替身正邪笑着坐在你的右肩上,很明显,那是你的替身。

 

但你随后却又举起左手按压起自己的右肩来。

 

“感觉最近肩膀越来越沉了……错觉么……”

 

你的举动完全被两人看在眼里。

 

看来这孩子没法控制自己的替身呢。

 

不,也许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替身吧。

 

“她是这附近的孤儿院里的孩子哦。”

 

花京院看着承太郎笑道。

 

他知道承太郎现在在想什么。

 

他是不会放着这么一个不知情的孩子不管的。

 

“那么空条先生是准备给自己收养一个女儿了吗?”

 

“闭嘴。”

 

“我晚上可以陪你来哦。”

 

“我还没说要怎么处理那个小鬼。”



 

 

下午,你回到院子里。

 

周围的人们似乎在议论你,听说有个有钱人要来接你,而且就在今晚。

 

你顶着周围人们那夹杂着羡慕与嫉妒的眼神径直走进了图书室。

 

关上门后,空无一人的室内,暖暖的阳光打在身上,你双手背后倚在门上,嘴角抑制不住地微微上扬。

 

你看不进去书,只是在安静的图书室内小憩了一会直到晚餐时间才出来。

 

你听到那个人要来了。

 

外面传来了汽车声,你听见汽车停在了门口,然后是熄火声,属于男性的脚步声。

 

你几乎屏住了呼吸,兴奋使你猛地摔开门想迫不及待地见见这个人。

 

他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据说是个有钱人。

 

会是那种和蔼慈祥,家产万贯的贵族老爷吗?

 

还是那种满腹流油,身材臃肿的中年暴发户大叔?

 

也许是个特立独行的大少爷?

 

你不知道,你只想快点见到这个能把你带离这里的人,只要能离开这里就好!

 

你在走廊里飞奔,推开了挡路的人们。

 

然而你还是没赶上,由于外面下着雨,那位先生正打着伞背对着你,走进了院长室。

 

你站在远处只看见他拿着一把黑伞,高高的个子,腿很长很长,再加上白色的长裤,显得笔直有力。

 

“啊呀,原来你在这里啊。”

 

唯一一个与你关系融洽的看护老师走过来,牵住了你的手。

 

“那位先生是来接你的哦,开心吗?”

 

她轻声笑道。

 

你转过身抱住了她。

 

“我会回来看你的。”

 

“嘛,这种一点美好回忆都没有的地方还是不要回来比较好喔?”

 

“走吧,我们去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

 

“去哪?”

 

“你的新学校,在很远的地方呢。不过老师会给你写信的~”



 

 

“来,箱子拿好。”

 

“那位先生呢?”

 

你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表,已经是睡觉的时间了。

 

“他啊,已经回去了哦。”

 

“明天会有专车来接你。”

 

“对了,孩子,有一件事我得和你说。”

 

老师扶着你的肩膀道。

 

“其实老师也不是很清楚这个人,只知道他家世似乎很大,但是有一点你要知道,据说这位先生不喜欢女性,或者,呃,讨厌女性。”

 

你睁大眼睛看着她。

 

“那他为什么还……”

 

“我也不知道,孩子,而且他要求你每个月写一封信寄给他,汇报一下你自己的近况。”

 

“但他不会给你回信。”

 

她温柔地揉了揉你的头。

 

“好了,需要嘱咐你的就这些,不过放心好了,他并不是什么坏人,安心享受你的新生活吧,孩子。”

 

年轻的女老师伏下身亲吻了一下你的额头。

 

她抬手关掉了你的床头灯。

 

“老师?”

 

“嗯,什么?”

 

温柔的女性临关门前,你叫住了她。

 

“不,没什么……”

 

不知为什么,你感到一丝恐惧与担忧,那份沉重的不详预感再次涌上心头。

 

“那晚安吧,祝你做个好梦。”

 

“嗯,你也是。”

 

你牵起一个微笑,老实地躺回了床上。

 

这一夜你睡得异常舒畅,大概是因为即将要离开这里而发自内心地感到愉悦吧。

 

你起身整理好床铺,拖着行李箱出了门,门外已经有人在等了,遗憾的是,并不是那位先生本人。

 

上车前你回头四处张望了一下——她没有如约而至地来送你。

 

也许只是睡过头了吧。你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坐上开往新学校的车。

 

那是个寄宿式学校,似乎是特意照顾你的缘故,你自己一人住一个房间。从你的性格(替身)考虑,的确十分方便。

 

而你则作为转校生,也度过了相当平静的一周。同学们很友善,老师对你也很好,尤其是花京院老师,人很温柔,常让你想起还在孤儿院时的那位老师。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一定也过得不错吧?你叹了口气,拿出信纸写了一封寄往孤儿院的信,然后你开始了第一个月的任务——要寄给他的信。

 

 

第一封信:

 

亲爱的,敬爱的长腿叔叔: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因为我实在不清楚您叫什么。非常感谢您能接济我,还让我上这么好的学校。真是太感谢您了。

 

        我在新的学校里生活得很好,同学,老师们都很优秀,我还遇到了一位叫花京院典明的美术老师,他人很好,经常关照我,花京院老师常让我想起以前孤儿院的一位老师,她是一位十分体贴的女性,虽然自从我离开那里后我们就没再联系过,我很想她。

 

        哦,也许您对我的过去并不感兴趣吧。听说您不喜欢女性,甚至到了厌恶的程度,当然,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毕竟我连您姓什么还不知道呢。我并没有想顶撞您的意思,只是觉得这或许不太公平。我不明白既然您不喜欢女性却为什么又要收养我呢?我想,经过努力,我会让您改变这个想法的!我们应该是平等的,一样的才对。请相信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抱歉,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要是我再不去睡觉,会被宿管发现的。总之,再次感谢您对我的照顾,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
 

 

                                               十月六日




 

第二封信:

 

亲爱的,敬爱的长腿叔叔:

 

        希望您能习惯这个称呼(笑)。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这段时间里我也进步了不少,与老师,同学们相处地更融洽,也交了一些朋友。虽然也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也许是我过于敏感了,可我总觉得只要自己在,身边的人总会遭遇不幸。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迷信而已,对吧?

 

        另外,十分感谢您寄给我的生活费(虽然您一个字也没写)。那真是不少一笔钱,对于我的日常生活来说,已经过分充裕了。我用一部分钱参观了这座城市的博物馆,美术馆和海洋馆。我甚至还去看了海豚表演。啊,您可别笑话我,我真的是第一次去这些地方!

 

        我喜欢海洋,我喜欢它透明的颜色,喜欢它丰富的内心,也喜欢它的包容。

 

        我想也许上大学时我会报考海洋类的专业。而且我的成绩的确够那个分数了,也很稳定。

 

        您是否会为我感到骄傲呢?

 

                                            十一月十二日




 

第二封信寄出没多久,你就收到了孤儿院的来信,内容很简短,也不是你所熟悉的漂亮字体。

 

『她失踪了,就在你离开这里的那天早上,我们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不要再往这里寄信了。』

 

短短几行字你不知道自己反复看了多少遍。

 

你知道的。

 

你预感到了的。

 

你本能阻止事情发生的。

 

这根本不是什么迷信。你瘫软地坐在床上,曲起双腿把脸埋进膝间。

 

我果然会给人们带来不幸。

 

那天以后你没再出过门,窗帘也紧闭着,屋内一片昏暗。只有一次老师来找你还是来提醒那家伙催你写信了。

 

你看了一眼日历,才发现已经超过约定的期限很久了。



 

 

第三封信:

 

亲爱的,敬爱的长腿叔叔:

 

        很抱歉我这么久没给您写信。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是关于我的过去。

 

        又一次有人有人因为我而受伤害了。也许我真的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我有这种预感。

 

        我想您本不该把我带离那个地方的,这样至少不会有更多的人受我牵连。或许选择接济我只是您随便做的一个决定,但遗憾的是,我不是正常人。我是个怪人,根本不适合融入社会。

 

        我本应该缩在角落里度过卑微的一生。

 

        可您为什么要帮我呢?

 

        您讨厌女性,那我寄的这些信,写的这些话,您也根本不会看吧?

 

        毕竟您一个字都没回过我。

 

        抱歉,我实在不清楚对您来说我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我不该奢求什么的。

 

        但请您相信,最近我真的没法写些什么给您。

 

        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

 

                                               十二月二十九日



 

寄出第三封信后你依旧没去上课,整日待在房间内看书,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听见了敲门声。

 

“孩子你在吗?”

 

令人熟悉的温柔嗓音,是花京院。

 

“…………”

 

你屏着呼吸,假装房间里没人。

 

“那,我进来了?”

 

是柔软的东西进入锁眼的声音。

 

担心他真的会把门撬开,你跑过去先一步开了门。

 

“花京院老师……”

 

你打开一条缝从里面看他。

 

“呦,最近没来上课呢?”

 

“抱歉,我,我不太舒服。”

 

你想关上门却被一条绿色的触手缠住了。

 

“这是……什么?!”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一谈,你应该知道真相。”

 

…………


 

 

读过信后,空条博士揉着自己的眉心把它放进了桌子抽屉里。

 

“真是够了,忙了一整天,晚上还要我看这种幼稚的东西。”

 

“那孩子需要陪伴。”

 

“有你不就够了么。”

 

电话那头的人叹了口气。

 

“可你也看到了,在她心中你很重要。”

 

“她在乎你。”

 

外面呼啸的冷风将窗户吹得咯吱作响。

 

“来了。”

 

承太郎先生叫出了自己的替身。

 

“去告诉老头子把那女人放了吧,她安全了。”

 

“嗯。”

 

“你也当心些,我们还不十分了解它。”

 

电话被挂断了,留下了一串忙音……



 

“所以你们杀死了我的,呃,替身?”

 

你抚摸着盘在自己腿上的绿色触手抬头问道。

 

“嗯。不过不必担心,虽然替身与替身使者共感,但像你这种类型的替身,即使是死了也不会对本人有什么影响。”

 

你停下了撸法皇的手。

 

“之前你的预感也是受替身的影响。”

 

“老师她没事了?”

 

“当然。为了不被它找到,我们只是把那位小姐秘密地保护起来了。”

 

他笑着揉了揉你的头,把你拥入怀中。

 

“你已经可以像大家一样生活了。过去的事也不要再自责了,那不是你的过错。”

 

“嗯……”

 

是带着哭腔的鼻音。

 

软软的触手轻抚着你的后背,温柔的嗓音再次响起。

 

“去享受生活中的爱吧。”



 

 

“所以你还是来了。”

 

校园是走廊里,美术老师和新来的生物老师并排走着,吸引了无数目光。

 

“小孩子闹脾气而已。”

 

承太郎先生低头看了眼手表,没好气地回道。

 

“我去上课。”

 

“你的伤好了吗?小心别露馅哦~”

 

“烦死了。”



 

 

第四封信:

 

亲爱的,敬爱的长腿叔叔:

 

        对不起。我在上一封信中没理由地向您发脾气了。

 

        当听到身边的人出了什么事时我总会感到不安。我以为那都是因为我。

 

        但现在不一样了,不会再有人因为而受伤了。

 

        关于之前的几封信,我,我欺骗了您。

 

        我害怕与人交往,所以,那些好朋友,照顾我的老师都是假的,是我编造的。只有花京院老师的事是真的,他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也是他开导的我。

 

        我现在正向他所说的那样,努力地学着享受生活中的爱。虽然这话从我的口中说出听起来很奇怪。

 

        爱是什么?我也是被爱着的吗?

 

        我不知道。

 

        最近我们学校新来了一位生物老师。听说是海洋生物学的博士。

 

        虽然新老师很好看但他总给人一种冷淡,不近人情的感觉。

 

        我有点怕他。

 

       尽管如此,我还是壮着胆子问了他一些有关报考海洋类专业的事。

 

        与老师聊了几句后我发现空条老师其实挺热情的,他细心,考虑也很周到,和我谈论了许多问题。

 

        从那以后,我们关系好了起来。我甚至被选上了生物课代表。

 

        也因为这个原因,同学们开始向我搭话了。虽然多数是向我打听空条老师的女孩子们。

 

        我已经很开心了。

 

         最后,我再次向您道歉。以后不会发生同样的事了,我保证。

 

        真诚地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

 

                                                 一月二十一日



 

第五封信:

 

亲爱的,敬爱的长腿叔叔:

 

        希望您已经原谅我了。

 

        我现在真的真的非常兴奋,兴奋到难以言表!

 

        刚刚是空条老师把我送回寝室的,在房门前,他低下身亲吻了我的额头!

 

        我不确定当时自己的脸是不是腾地变红了,但直到现在我的心脏还在砰砰地跳个不停。

 

        我都没注意到附近是否有人看到我们。在那之后,我逃跑了,我躲进了房间里,连声道别都没说。

 

        他会不会因此讨厌我呢?或者觉得我讨厌他?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只是那一瞬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却又不像是生病。

 

        您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吗?或者说是感情?

 

        从前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现在我整个人沉浸在其中,止不住地微笑。

 

        我不断地回想起他的眼神,他的表情,他的动作。

 

        空条老师邀请我周末一起出门了。可我还不清楚该如何面对他。

 

        希望能表现地自然些吧。

 

                                                    二月十三日



 

第六封信:

 

亲爱的,敬爱的长腿叔叔:

 

        最近我状况很好,一切正常。

 

        距离上次空条老师约我出门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

 

        我们去了海洋馆,但是我和他一起时,感觉又与之前我单独去的那次不太一样。

 

        不变的也只有安静。

 

        我们几乎没有对话,也不需要多余的交流。

 

        我们牵着手漫步在走廊里时,我看到鱼群正从自己身边游过,我们停下观赏时,我看着他,蓝色的光映在他脸上,我内心感到异常的平静,不再像之前那般紧张了。

 

        我把这种由内而外所获得的安心感称作幸福。

 

        虽然这看起来很别扭。

 

        一个人竟然仅仅看着另一个人就能感受到宝贵的幸福。

 

        一瞬间,我突然想起花京院老师曾说过的话。

 

        “去享受生活中的爱吧。”

 

        这是爱吗?我是爱着空条老师的吗?

 

        当我还在思考这个问题时,他回头对我笑了一下,我就马上又变回之前那个紧张得不知所措的自己了。

 

         十七年前,什么都没发生。

 

        我不过是个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而被抛弃的孤儿。在我本该待的地方过着我本该过的生活。

 

       自从您把我接走后,仿佛一切都变了。

 

        我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虽然有过烦恼,但也认识了各种各样的人,拥有了美好的回忆。

 

        谢谢您!

 

                                                   三月一日


 

 

第七封信:

 

亲爱的,敬爱的长腿叔叔:

 

        也许我该换个称呼了,承太郎先生。

 

        我早该想到是您的。

 

        啊……

 

        真希望您还没看之前的两封信。

 

        虽然如此,我却丝毫没感到意外。

 

        很高兴您一直默默陪伴我这么久。

 

        我觉得现在,自己还无法说出像“我爱你”之类的话。

 

        毕竟对于我来说,自己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么复杂的情感,这似乎是一种非常非常甜蜜的感觉。

 

        但关于上次您问我的问题,我已经有答案了。

 

        我想和你一起度过余下的时光。

 

        我愿意。

 

                                                 您的妻子

 

                                               四月十六日



 

小剧场:

 

 

此时的教师办公室里:

 

“哼,幼稚。”

 

“说这话的时候先把笑收一收,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对了,那孩子给你写什么了?我看看。”

 

“让你看了么?”

 

承太郎先生收好信纸放进了抽屉里。

 

“我不看怎么帮你?”

 

“不需要了。”

 

“成了。”


 

 

 

“喂,我说你这课也没教明白啊。”

 

“不明白就去做好了,你别来烦我……”

 

蹲在墙角里散发着柠檬味的花京院·自闭·典明如是说道。


 

 

春天,来了。

 

 

     

*关爱自闭儿童,从空条承太郎做起(你不说这句话破坏气氛会死吗……)

 

*哪来的气氛啊……

 

*溜了溜了(下一篇就更点的文!真的!)

 

_(:_」∠)_
 

】关于变成狗这件事
的白金之星正在给热牛奶……仔细欣赏了一遍久违的锁骨,胸肌,人鱼线,,脚踝后又扯了扯围裙,差点把勉强系上的裙带拽开,:“呦,,几天不见开始明着骚了啊?”……“滋——”鸡蛋下锅的声音。“话说...
】妈|的智障
自己大上睡着的自闭了。 《TM脱我裤子就干了一晚上这个?》 《那还在期待些什么啊?(笑)》   3. “唔,……” 躺在沙发上等博士赶论文的不小心睡着了,还不时地冒出一两句梦话...
】勾搭小姑娘的屑教授
人挤了一下,一个趔趄,向前倒去。 “砰!”因为是两张开的姿势,的膝盖直接顶在他胯下的车厢上,为了保持平衡的手也以壁咚的姿势撑在他身后的窗户上。 牙白,这个姿势真的牙白。 看见他勾了下唇...
jojo乙女 x高桥和美()③ ● jojo同人 ●
桌子上的双猛的一敲,桌子敲响的声音代表的烦躁,女生们面面相觑后才不甘心的离开了。 “呼,谢谢了jojo。”班长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终于能进入正题。 高桥和美距离的座位隔了一个人,但也...
jojo乙女 x高桥和美()④ ● jojo同人 ●
这幅运动美少女风格让一堆男的在热身的同时也不时的瞥几眼,不远处的背靠在一棵大树下乘凉,他还是那身校服,完全没有要换的意思。 “,最后一棒有压力吗?”高桥看见男生自然的打了个招呼,与往常不...
】沙dio味甜饼
  睡觉时间:          为了陪睡觉,博士特意把晚间看书时间的地点从书房改到了床上,现在,正端着喝光的牛奶盒准备睡觉,“卧槽好疼!”刚躺下,发出了一声感叹,旁边的闻声放下了书,皱着眉...
jojo乙女 x高桥和美()① ● jojo同人
原作者:啵啵   的名字:高桥和美   高桥托着腮看着外面的樱花飘落,耳边是叽叽喳喳的女生在围着说话的声音。 “jojo今天一起回家吗?~” “jojo跟我一起回啦~” “jojo...
】和他在一起的日常
。”   觉得自己遭到了冷落的凑了过来。   “的相册!以前荷莉女士给我的哦!”   仰头看他。   “唔,怎么感觉越骚了啊,明明小时候还那么可爱的……”   把手伸进他的大衣里开始...
】当撞见他被表白
,一个小姑娘也几乎和同时进来,但她比先发现了教授,于是,早已习惯的一幕发生了:“啊,是教授!”小姑娘很惊喜,顺着她的方向看去,也发现了她身后的,他刚想和打招呼却被那个女孩挡住了...
【JOJO乙女】我们在干什么● 波鲁那雷夫● 加丘●
我心中突然间往谐星发展的形象。仔细想想他确实妙啊。到底是那个正经美男子会用笔戳开易拉罐底部喝啤酒的呢。   “看我发现了什么?”我拿起一本照片册翻到其中一页给他看。以冷静著称的先生的表情...
】日常篇
准备出发了。坐在你们的大号行李箱上,脚上勾着机场里的推车,推车上堆满了行李,正拽着身下的箱子,你们像毛毛虫一样。          “呐,,到了以后我们先去……然后再去……啊对了...
】关于醉酒
。”眼前,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同学们手里接过了。“啊没关系的,我们是同学嘛。啊哈哈……”“那我们就先走了。”先生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也看不出是不是在生气。          然后再次上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