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敦】 秘而不宣 #芥敦 #新双黑

sodasinei 2021-11-25

by/ Daydreamer

 

*芥敦

*交往中的设定

*是小甜饼

 

1.

中岛敦第一次去芥川龙之介家的时候特别紧张。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被邀请到别人的家里去玩,而且对于刚交往不久的情侣来说,去对方的家很大可能意味着他们的关系将要更进一步。

已经成年的中岛敦还是个童贞,他相信芥川在这方面也是个没有经验的新手。来之前他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还在网上搜了很多相关资料。本以为已经做好准备,可一进门见到男朋友的脸时心脏还是不可控地疯狂鼓动,冷汗出了一身。

 

“外面很热吗?”注意到对方额头上的汗,芥川问。 

 

“啊,没有没有,我不耐热而已。”

 

虽然外头气温不算特别高但好歹也是初夏时节,看着芥川身上的黑白条纹长袖假两件,中岛敦不禁在心里质疑这家伙的体寒是有多严重啊,能把什么季节都过成冬天。

 

芥川耸了耸肩,示意自己房间里开了冷气叫他到里面坐。青年有些拘谨地跟在他身后,忍不住东看看西望望。房子里只有简单的几件家具,不外乎是黑白灰三种颜色,很有主人的风格。芥川今天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房子里又充满了他一贯的清洌气息,这些都松缓了中岛敦紧绷的神经。

 

在进入芥川房间的那一刻他却差点叫出声来。而让中岛敦再次紧张到冒汗的元凶正是床头柜上明目张胆放着的一盒安全套。

 

“给你准备的。” 芥川龙之介把身后的房门阖上。“全新的。”

 

中岛敦大惊失色:“你也太不矜持了吧。” 

 

进房间前他就该想到,一个大夏天穿着长袖的人怎么会打开房间里的空调。当然他不会告诉芥川自己和他想到了一块儿去,也事先做好了准备。

 

“交往了做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吗。你要在下怎么矜持?” 芥川龙之介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让中岛敦觉得自己的紧张显得有点不成熟。

 

“先请我喝杯茶然后再聊聊天铺垫一下之类的?”

 

“……我们到床上聊聊?”

 

“……”

 

2.

第一次总是那么不尽人意,中岛敦中途好几次想要放弃喊停,但看着芥川龙之介一脸薄汗努力忍耐的样子,心一软就闭上眼随他摆弄了。窗口的风铃被风吹得叮当响,午后的阳光照到房间的木质地板上,室内的两人都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在意除了和自己相拥的人以外的任何事情。

 

结束后芥川搂着累得动弹不得的中岛一板一眼地总结经验,一些小细节听得中岛敦脸颊发热又没法反驳。

 

“芥川,我渴了。”热潮褪去后的身体需要水分的补给,中岛敦顺便把这用作让芥川龙之介闭上嘴的借口。

 

“要喝茶吗?”芥川龙之介朝他眨了眨眼睛。

 

“这句话应该刚进门的时候问!”难得男朋友开一次玩笑,中岛敦顺势吐槽。“要水,加冰。”

 

“好。”芥川起身穿衣服,顺从得让中岛敦暗暗在心里直呼自家男朋友好贴心,没有提起裤子就不理人。

 

他趴在枕头上半睁着眼看芥川龙之介清瘦的腰身,观察那具刚刚把重量全部压在自己身上的躯体。别看芥川平时看着身体不太好的样子,做起来的生猛程度和他用罗生门厮斗的时候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啊对了,有没有衣服给我换。”

 

“衣柜里有。”芥川指了指,又补上一句反思:“下次做的时候衣服不能只脱一半。”回答他的是一个迎面飞来的枕头。

 

3.

双脚触到冰凉的地板时中岛敦觉得自己的身体比和国木田学习格斗术的时候还酸痛,特别是大腿和腰,几步路走下来感觉骨头都快散架。

 

在一整排的花边袖白衬衫和黑色外套里,他勉强找到了一件比较日常的上衣穿上。在继续翻找内裤的时候,衣橱里的一个暗格引起了他的注意。

 

其实他之前就好奇芥川龙之介会不会也和普通男生一样买黄色杂志藏在家里。而这样一个隐蔽在侧挂衣物后的暗格正是藏东西的好地方。默念着“我是在找衣服而已,绝对不是因为好奇什么的”,中岛敦像一个即将要把礼帽里的小兔子给揪出来的魔术师那样拉开了那个暗柜。

 

结果黄色杂志没找到,倒是摸出了一张薄薄的过了塑的纸。那是一份看上去被主人保存得很好的杂志切页,内容是几年前关于白鲸坠落事件的报道。芥川龙之介偷偷地把那篇刊登了中岛敦照片的报道保存了起来。

 

原来男朋友这么早以前就对自己动机不纯,中岛敦感到心情复杂。没想到这一揪揪出来的不是兔子,而是一把宝箱的钥匙。箱子里装着芥川龙之介不轻易外露的感情,只有打开箱子的人才能看到它和宝石一样的纯粹光芒。

 

而中岛敦是那个唯一拥有钥匙的人。

 

4. 

芥川龙之介觉得自己完美地执行了网上找的教学流程,他会给自己今天的表现打九十八分,两分扣在人虎喊的几声疼上—— 如果他的秘密没有被发现的话。

 

当他回到房间看到恋人光着下半身,手上拿着自己几年前藏在暗柜里的报道时,芥川龙之介差点没把手里的水杯给摔了。

 

他告诉自己要冷静一点,两个人都已经在交往了,而且几分钟前才上完本垒,以前偷藏对方的照片的行为根本算不了什么。

 

中岛敦听见来人的脚步声,刚想转过身去芥川就从他身后一手把那让人羞臊的物证给抽走了。

 

“你怎么乱翻别人东西。”

 

“没有啦,我在找内裤。”中岛敦故作无辜状。

 

芥川龙之介竭尽全力抑制住内心的起伏。他随性地把杂志切页塞回暗格里,又把一盒没开封的内裤从左手边的抽屉里拿出来递给中岛敦,全程都没和发现了自己秘密的恋人对视。

 

中岛敦边穿裤子边目不专睛地盯着芥川龙之介,想要掩饰自己内心慌乱的芥川让他哑然失笑。之前一脸理所当然毫不矜持地邀请自己、又面不改色地总结初次经验的家伙,现在却因为这样纯情的秘密被揭露而脸红,这让他有种报复成功的快意。被盯得浑身不自然的芥川只好背过身去装模作样地喝那杯他刚拿进来的水。

 

只是芥川龙之介可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中岛敦不能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他本来也没想得到一个解释,但看着男朋友害羞的样子的又觉得有趣,不禁就想取笑两句。

 

“芥川,你该不会对着那张小报撸过吧。”

 

芥川龙之介闻言刚到嘴里水都喷了出来,中岛敦笑得直拍桌子。港口Mafia从来就不是忍气吞声的角儿,这个玩笑一开反而让芥川龙之介丢掉了无谓的羞耻心。 

 

他上前俯身把人压制到床上:“你误会了,在下只是觉得那张照片把你拍得很蠢。”

 

中岛敦没有恼,反而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和他额头相抵。他们的眼睛终于对上了,中岛敦的声音柔柔软软,带着些许笑意:“那我们一起照张好看的挂起来。”

 

芥川龙之介突然觉得夏天终于还是来了,绽放在中岛敦盛满自己的瞳孔里,和他过去暗藏的思恋一起暴露在太阳底下。阳光暖烘烘的,像人虎的体温,芥川早就不想再躲,只想着怎么让这光照遍自己的每一个角落。

 

End.

 

想写写意外地有纯情一面的小芥 >.<

】手套 # #
到得更早。   “川!”糯米团子朝他挥手,有些笨拙地跑了过来。   “嗯。”川扶了下跑到他跟前差点没站稳的,扫了眼来人的手。“人虎,有阵子没见你戴那莫名奇妙的手套了。”   “也没有很莫名奇妙...
吻痕(✘,微太中)● 川龙之介● 中岛● 文豪野犬
原作者:AnAn安宰尔w   ✘,微太中 ✘日常欧欧西 ✘软软川我可以     川和同居了。 这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公司却没人发现。全公司上下因为中岛的到来而变得不平静。 中岛...
】告白 # #
知道。死过一次的川龙之介在重获新生之时也找到了的生存意义。而那个仰慕着太宰治,依凭他的认可而活下去的川已经永远地消失在了过去。第二次的生命,他想为自己而活。   他们眼的距离如中岛所愿在无言中...
】听说我的男友是ED # #
龙之介抱着手臂没动,兽从身后窜出,带着几分杀气。   中岛就在这时和其他几个年纪相仿的男孩一同推门走入了包间。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那位坐在沙发上的客人现在心情十分不好,几个鸟都紧张得微微发抖...
】有点心机又如何(上) # #
by/ Daydreamer   *灵感来自标题同名日本综艺 *现代无异能paro *蠢且ooc ,—>,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多的   “一份红豆绵绵冰,红豆和糖浆要份。” “好的客人...
】恋爱幸运糖果 # #
by/ Daydreamer   *让喜欢的人吃了就会两情相悦的魔法糖果(伪) *校园PARO,用的是学院文豪野犬的部分设定 *内含   00. “世界不存在魔法。 所以,川龙之介不会喜欢上...
】神隐之虎 # #
川猛地展开了他的翅膀。巨大的鸦色羽翼将两人紧紧裹住,像平地筑起的围墙,挡下火焰猛烈的攻势。   “川你做什么?!” 中岛瞪大了眼。   川摁住在他怀里想要挣脱开来的人虎:“你给我乖乖待着...
】唇齿间的深渊 # #
来一样,脸上全是汗。他眼紧闭,嘴里好像还在发出不满的咕哝。圆滚滚的布偶服配上川消沉的脸造成一种滑稽的效果。再怎么说这都不是一个该笑出来的场合。咬住了嘴唇。   “这么热你干嘛还憋着不摘头套啊...
】夜樱 # #
是不行。”中岛愣了愣,立马就趁热打铁对他的晋男朋友提的第一个要求:“川,你是第一个和我赏樱的人,之后每年我们都一起赏樱吧。”   川沉默不语,轻轻掐了掐恋人的脸颊表示应允。   中岛嘿嘿一笑...
】好胜心与吻 # #
为时已晚,川单手扯过他的衣领,冰凉的唇贴了上来,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就当是被刺猬扎了一下。   可川并没有立刻放开他,还像小动物一样试探性地轻忝他紧闭的卝唇。温热的触感让...
】忘穿秋裤 # #
。   川那个体质学什么JK啊,不注意保暖可不行。 在心里默默吐槽男友的大意。这么冷的天,在外面走两步腿都会失去知觉。反正也闲着没事情做,他决定跑一趟港总部,把秋裤拿去给川。   “我在港楼下...
】怪力系男友 # #
啊。”国木田望着桌上那一摞还没处理完的文件,连发火的力气都消失了。   抵达川家时中岛用对方先前给的备用钥匙开了门。屋子里静悄悄的,玄关的鞋柜里却少了一拖鞋。真少见,川居然早他一步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