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敦】神隐之虎 #芥敦 #新双黑

sodasinei 2021-11-25

by/ Daydreamer

 

*天狗芥X虎怪敦

*7K+

*OOC预警

 

1.

中岛敦是老虎变的人,这不是什么秘密。整个渔村,上至村头最富裕的商人下到港口的老渔夫都知道这件事,但是没人知道中岛敦是从哪里来的。

 

一开始他被村里最年长的景子奶奶捡回村时大家以为他不过是个可怜的无父无母的少年,没想到他是只化成人形的虎怪。中岛敦修为尚浅,对人形术不算精通,一个不注意就会露出马脚。每当月圆之时,也就是妖力最强也最难控制的时候,他就会彻底变回原形。所以每到满月的时候他就会偷偷划一艘小木舟到渔村附近一个无人小岛上度过漫漫长夜。

 

自从在众目睽睽下不小心露出原本的兽耳和尾巴后,人们就对他敬而远之。唯有收养了他的奶奶一直像对待一个普通人类少年一样照顾他,对那些充满恶意的流言蜚语充耳不闻。

 

可老人一离世他也仿佛失去了护身符似的被渔村里的人们明目张胆地疏远冷落。尤其在他们发现敦是只爱好和平,不会伤人的老虎时,语言上的暴力就变本加厉地升级到肢体上的暴力。终于有一天,这个小小的、封闭的渔村再也容不下这只人虎——他们对中岛敦发出了驱逐令。

 

那天刚好是一个月圆之夜,中岛敦如以往一样准备在黄昏之时划船去那个荒凉的小岛。可走到港口时,发现拴着小船的麻绳不知道被谁解开了,而船早就被浪推到了远方。

 

咸咸的海风凉嗖嗖地吹着敦雪银色的发丝,还有不到一个时辰他就会变回自己原本的形态,变成他最厌恶的样子。 

 

没错,中岛敦讨厌自己原本的样子,他单纯地认为人类之所以无法接纳他就是因为他本来的样貌过于吓人。年轻的虎怪还不明白自己无需为他人的愚昧付出代价,更不用活在别人的成见里,被其左右。

 

其实敦最大的愿望就是像一个真正的人类那样,普通平和地和大家一起生活,和别的同龄人一起交流玩耍。他从记事起就没碰到过自己的同类。普通的、没有妖力的老虎倒是碰到过好几只,人虎用老虎语和它们说话,可无论他说什么它们都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把他当神明一样捧,时间久了他便觉得无趣。

 

2.

木船载着中岛敦的希望一点点飘远,最后消失在海天相交处。汹涌的海潮毫不留情地击打他的神志,失去了庇护的人虎只知道要逃到一个远远的地方去,不能被别人看到自己丑陋的原形。

 

正当他慌乱地在脑子里搜寻附近没有人烟的地方时,远处传来了嘈杂的人声。夜色里,一团火光渐渐清晰,一群村民举着火把来势汹汹地朝他的方向走来。

 

“妖怪,离我们的村子远一点。”站在最前排的一个小伙子喊道,一副替天行道的做派。

 

敦想起在他暴露身份前曾和这个青年一起出海捕过鱼。那是他第一次坐渔船,在有一下没一下的颠簸里差点把隔夜饭给吐出来。这么想来倒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见他不作声,讨伐声大了起来。声音来自不同的声源,低沉的、沙哑的、尖锐的、稚嫩的。人群又靠近了一点,中岛敦这才看清一部分人手上还拿着柴刀和弓箭。 他没时间多想,脚就自动跑了起来。

 

很快他就要在这明明晃晃的月光里原形毕露。此时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要离这些村民远一点,那是他最后的底线,一旦暴露本来的面目他就永远都不可能被他们接受了。

 

3.

人虎的速度确实不是常人可以追得上的,村民们惊恐的脸和灼热的火光混作一滩模糊的景象从中岛敦的眼前飞速略过。在奔跑的过程里他开始本能地四肢并用,手和脚也变回了虎爪子。待到虎怪停下脚步时,眼前仅剩连绵不绝的黑夜和密密层层的林海。

 

他逃到渔村北边的森林里去了,村里一直流传说这片密林的深处栖息着一位脾气不好的邪神。若是不小心闯入他的地盘触怒了他,就会仿佛神隐了一般失去踪迹。没人知道那些消失了的人遭遇了什么,兴许是被吃了,反正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当地人是不会随便闯入这片森林的,即便是熟悉地形的采药郎也不敢贸然在夜晚走进这片区域。

 

中岛敦刚刚只顾着往没有人烟的地方跑,没注意那么多。他安慰自己好歹算是林中之王,没什么好怕的。可在一片寂静无声里,背脊还是不免感到有些发凉。借着月光,人虎随便找了块冷冰冰的石头坐下,两只大爪子覆到膝盖上。想起这些年一直默默忍受的白眼、恶言和棍棒,几颗豆大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果然无论怎么努力都还是会被大家讨厌啊。

 

相貌和种族是天生的,这是他无力改变的东西,和付出多少努力无关。流云把月亮遮住了,敦把脸埋到毛茸茸的爪背上,感觉整个世界只听得到自己的哽咽声。

 

“你是何人?”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背后的黑暗里传来。

 

人虎尾巴都吓得竖了起来,他扭过头去却不见人影。

 

一阵风刮起,长着黑色翼翅的男子从一棵看上去有百年历史的巨树上落下。奇怪的是,他的翅膀尾部和鬓发发梢都像是褪了色一样,是枯骨般死气沉沉的白。黑色鸟喙面具挡住了男子的半张脸,看不清表情。

 

4.

芥川龙之介并不欢迎这个外来者,但看在他不是人类的份上决定放他一马。

 

“我叫中岛敦,如你所见是一只虎怪。”已经好久没人主动和他搭话了,虽然语气不算友善,但也让敦心里有点感动。他走近那人,伸出爪子想摸摸他半张开的翅膀。

“你是天狗?原来传言是真的。” 充满好奇的紫金色虎眸在夜里放着光。 

 

“你不怕在下?” 天狗大人收起翅膀,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胆的生物,一上来就毫不胆怯地靠他这么近。

 

“你长得又不可怕,哪像我,半人半虎的,把那些人类吓得都不愿意接近我。”中岛敦提起伤心事,又觉得委屈。

 

“诶,等等,我怎么还没变回原形?”满月当头,按理说他早该维持不了人类的形态。

 

“御神木会削弱附近的妖气。”天狗不露声色地往后退了两步,和人虎保持适当的距离。

 

敦这才认真打量起天狗大人身后的古木来。这树高入云天,枝繁叶茂,树干看着要七八个人才能将其环抱住。躯干上绑着的注连绳经过几百年的风雨摧残和侵蚀已快和树身融为一体,只剩下零星几个皱巴巴的纸垂还可怜兮兮地挂在上面。

 

“如果渔村里也有御神木就好了,这样我就能一直维持人类的样子。”

 

“在下讨厌人类。”

 

“难道你真的吃了那些进入这片森林的人?”

 

“御神木周遭设置了结界,普通人一旦靠近就会出现幻觉。”

 

“所以那些关于失踪村民的传言都是假的?”

 

芥川哼了一声,“人类只会为他们无法解释的事物编一些无聊又愚蠢的故事。”

 

“可人类发明了茶泡饭,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原来是只吃素的老虎。”天狗的语气里满是讽刺。  

 

“其实也有控制不住想要吃肉的时候啦,我一般会跑到山里抓点山鸡吃。”说起食物中岛敦才想起自己今天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可村子里一有家禽消失或者被咬死了他们就赖到我头上,那明明是狐狸干的!”

 

“人类对你成见这么深,你还想和他们一起生活?”

 

“你难道就没嘴馋过人类的食物吗?”

 

“硬要说的话很久以前有人给在下上供的红豆汤味道还不错,那也是几百年前的事了。”

 

“对吧对吧,人类还发明好多好玩的东西!我真想一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啊。”

 

看着一脸憧憬脸上还有泪痕的人虎,天狗没有过问他哭泣的原因,实际上他也不感兴趣。或许是因为他太久没开口讲话了,连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都感到陌生,不自觉地就和这头人虎聊了起来。

 

敦继续兴致冲冲地和他说自己的事:好几年前景子奶奶把饿晕在路上的他捡回了渔村喂给他一碗茶泡饭,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茶泡饭了。老奶奶是唯一一个知道他虎怪的身份后没有害怕他厌恶他的人,也是这世上唯一一个关心过他的人。奶奶离世前对哭花了脸的虎怪说,他是个本性善良的好孩子,总有一天会有人愿意理解并接纳他的。

 

说完了中岛敦又有点难过,他恳求天狗大人让他在森林里暂时住几天。

 

“我真的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敦乖巧地蹲坐在地上,两只紫金色的眼睛里又溢出点泪花,看着怪可怜的。

 

芥川龙之介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鬼使神差地就点了头。

 

“谢谢天狗大人!我保证不会给你添乱的。”中岛敦笑弯了眼,脸上的虎纹都皱了起来。

 

“叫在下芥川就好。”

 

天狗觉得自己真是一个人太久了,脑子都有点不正常,竟会觉得这只人虎笑起来有点可爱。不过就是一只会说话的老虎,和林子里的松鼠、兔子之类的动物没有区别。他边想边化作黑影隐身到暗处。

 

5.

中岛敦在御神木边上的一个山洞里安了家,平时打打兔子捕捕鱼,再来就是坐到树下对着住在神木上的天狗大人说话。他其实也不知道芥川有没有在听,天狗大人本来话就不多,平时也基本见不到他的身影。

 

敦见他从没阻止过自己,话一天比一天多。

 

“今天我在南山的河里看到一条很大的鱼,看着很好吃的样子,感觉都能闻到烤熟了之后的香味。结果一个不注意就在河里踩空摔倒变成了落汤鸡。”

 

“笨手笨脚。”

 

芥川的本意是说两句嘲笑人虎的话,可没想到这头蠢虎完全没有生气,反倒对他的回应表示感动。

 

“原来你有在好好听我讲话啊!”

 

“......” 

 

天狗大人仿佛看到中岛敦在对着自己摇尾巴。这头人虎太容易满足,他从来都不羞于表现对陪伴和认同的渴望。在芥川眼里,那都是些分文不值的东西。

 

矛盾的是,他瞧不起中岛敦这种压抑天性、忍气吞声的生存方式,但又默许了他对自己示好的种种行为。

 

6.

天狗和虎怪一起和平地生活了一段时间,日子久了也熟悉了起来。也许是被总是吵吵闹闹的人虎影响了,芥川偶尔也会说一两句关于自己的事。

 

故事被一点点拼凑成了完整的样子。

 

芥川龙之介是天狗,自古以来就被人类视作大凶之兆。他是邪神,杀戮和嗜血是邪神的天性。对人类克制不住的杀念和恨意天生就刻在芥川的骨子里。数百年前为了不让他再作恶,人类请来法力强大的驱魔师将其降伏。最终在一场下了三天的暴雨里他被封印在这片森林里最古老的一株神木上。心思谨慎的驱魔师还是不放心,又多布置了一层结界避免人类靠近。

 

随着时间的流逝,印咒的法力在逐渐变弱。沉睡了将近一百年后芥川龙之介终于苏醒了过来。可意识的恢复并不是结束,反而是惩戒的开始。先是眼皮、到手、脚、再到翅膀,他的身体慢慢地可以开始活动。但随之而来的,是被人类打败的屈辱和怒火,以及无尽的孤独。

 

芥川就像被戴上了透明的脚链,链子的另一头连着御神木。每当他离开神木,就会有一道惊雷劈到他身上。一开始他犹如飞蛾扑火,即使头破血流也一遍遍企图冲破封印。可渐渐的他发现这都是徒劳,从前强大到不可一世的天狗被迫接受了这样落魄的命运。而他那象征着不祥的鸦色羽翼和黑色发尾也从那一刻起在一点点失去色泽。

 

两百年又过去了,他依旧被囚禁于此。

 

怪不得从来不见他离开这个地方,中岛敦心想,又替他感到不公。根据和芥川相处的一个月来看,芥川早已不再是以前那个凶狠暴戾的邪神,他也有温柔的一面。

 

譬如他会把差点掉落到地上的雏鸟救起;譬如他从没嫌过中岛敦烦,还时不时放些果实到树下给他吃;又譬如前几天敦醒得很早,打算去采些晨露喝,却撞见天狗大人站在穿过层层枝叶的晨曦里,抚摸一只在神木下歇息的母鹿。他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在做梦,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天狗没有戴面具的样子。人虎呆呆地想:原来芥川的鸟喙面具下既没有獠牙也没有像传说里又长又红的怪异鼻子,不仅如此,他还长得怪好看的。

 

这成了中岛敦的秘密,他不打算分享给任何人。

 

7.

自从知道芥川被封印在御神木上后中岛敦就一直想着怎么帮他破除封印。他想让芥川自由。两百年的孤寂和三百年的禁锢早已是足够的惩罚。可天狗大人说他也不知道破除的方法,还说无所谓,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日子。敦还不想放弃。他天天惦记着这件事,把自己前往另一个村落重新开始和人类生活的计划都给抛之脑后。

 

其实在人虎住下的这几个月里芥川感觉到封印衰弱的速度在变快。他的活动范围逐渐从神树的方圆一米变成两米、五米,到现在他已经可以到人虎的山洞里和他一起吃烤兔子了。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中岛敦也很替他高兴。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幻想封印解除后他们要一起做的事。

 

“芥川,你说等你可以离开了之后,我们要不要一起去人类的村庄生活一段时间?”

 

“在下说过好多遍了,在下不喜欢人类。” 杀戮和嗜血是邪神的天性,天性难违。更何况,他就是因为人类才会遭受这样的惩戒。

 

“可是夏天的灯节和庙会还是要去凑一凑热闹的。”中岛敦作出妥协,两只虎耳一抖一抖。“偶尔也要吃吃他们的菜肴。”

 

在没有人的森林里敦不必再整日辛苦维持人类的形态。虽然天狗有嘲笑似地提醒他,像他这样学艺不精又不多加练习,就算去了别的村庄也会再次暴露。可和芥川在一起的时候敦还是自然而然地就放下了所有的顾虑和防备。

 

春天的晚风里有浓郁的花香和夜莺的歌声,刚刚用来烤兔子的柴火噼里啪啦地响着,听得中岛敦犯起了春困。在合上眼前他感觉芥川把衣物盖到了自己身上,还带着点他的体温。

 

芥川果然很温柔啊。他迷迷糊糊地想着,沉入梦乡。

 

睡了没多久中岛敦就被山洞外的声响吵醒了。芥川还没离开,盘腿坐在他的身旁。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一起走到洞口查看外面的情况。

 

原来是几个人类正举着火把朝神木走来。密林里的夜晚里静谧无声,即使隔了很远,那几个人的对话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虎怪真的跑到这里了吗?”

 

“估计已经被邪神杀了。”

 

“那不是正好,也省得我们自己动手。”

 

“你说他那身白虎皮值多少钱?”

 

“至少能换好几箱黄金吧。”

 

中岛敦还来不及阻止,天狗就展开他硕大的翅膀朝那群贪婪无耻的人类飞了过去。和芥川想的一样,咒印的衰弱意味着结界也在一点点消失。他的妖力也回复了几成,要杀掉区区几个人类不过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

 

可他却在下手前迟疑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就在他迟疑的时候,几个反应比较快的村民已经拉开了猎弓,数支带火的箭向芥川射了过去。

 

一道白色的身影闪电般扑出,锋利的爪将箭支全部击下。虎怪第一次在人类面前展露自己的真实面貌——他的身躯大得吓人,耸起的虎背像巍俏的山脊,一双虎瞳在暗夜里像两颗刺眼的月亮。

 

白虎发出一声警示的低吼,把那几个村民吓得直打哆嗦,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在恐慌之余,其中一个人把手中的火把扔到了旁边的灌木丛上。火苗嘭地一声窜起,炽烈生长,没多久跳动的火舌就开始吞噬周围的树丛。

 

那几个胆小的村民趁着混乱哭喊着狼狈逃走了。

 

8.

火光映红了整片夜空,中岛敦化作人形,身上还穿着芥川先前盖到自己身上的黑色披风。火势在风的助长下蔓延了开来,很快就会烧到神木。他明白被囚禁于此的天狗无法躲过这场大火,可他不想离开芥川。他还想和芥川一起去逛庙会,一起吃茶泡饭和红豆汤,一起去看很多不同的景色。其实就算一直都待在这片森林里、这棵古树下也没有关系——只要他们在一起。

 

天狗仰起头,那棵他栖息了三百多年的御神木氤氲在滚滚浓烟中,他曾那么多次在睡不着的夜里站在树上仰望浩瀚长空里最明亮的启明星。后来他好像忘记了那颗星的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人虎住的山洞。他在树上远远张望那个山洞的次数越来越多,偶尔还会在洞口悄悄放下几株花草。这些举动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办法解释,就像刚才他没能对生来就厌恶的人类下手一样。

 

“人虎,你快走吧,这是在下的报应,你没必要一起承受。”

 

“可我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中岛敦笑了,又说了一遍当初为了博同情说过的话。可这次他不再像彼时那样无所依靠,因为他的心已经有了归属。

 

“我觉得如果和芥川在一起的话,能不能和人类一起生活都无所谓。”

 

天狗没有再说话,他上前去轻轻拥住中岛敦。这是他们第一次触碰到对方。芥川柔软的鬓发抚过敦的脸颊,他低声说:“你可真蠢啊。”

 

这场大火不会夺去他们的性命,但被焚烧炙烤依旧是一场残酷的折磨。

 

“谢谢你芥川,当初没有拒绝我。”敦张开手环住芥川的脖子,感觉眼睛有点发酸。芥川是除了景子奶奶以外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可他明白他对芥川和对奶奶是完全不一样的感情。即便是虎,这种简单的区分还是做得到的。

 

中岛敦觉得自己还有好多话想和芥川说,可又什么都说不出来。过了半晌,他突然开口道: “芥川,那些莫名其妙出现在洞口的鸢尾花和狗尾巴草都是你放的吧。”

 

“是。”此刻的天狗大人比以往都要诚实。“在下看到鸢尾花就想起了你的眼睛。”

 

两人没再说话,火海里一黑一白的身影静静相拥。可无情的火不会因为这一刻的温存而停下。就在它肆无忌惮地要烧到他们身上时,芥川猛地展开了他的翅膀。巨大的鸦色羽翼将两人紧紧裹住,像平地筑起的围墙,挡下火焰猛烈的攻势。

 

“芥川你做什么?!” 中岛敦瞪大了双眼。

 

芥川摁住在他怀里想要挣脱开来的人虎:“你给我乖乖待着。”

 

两人在烈火的燃烧里汗如雨下。空气热辣辣地涌入敦的肺部,他闻到一股烧焦了的气味。

 

最后还是给芥川添乱了,如果不是自己,他就不用忍受被炙烤的煎熬和痛苦。

 

敦自责地握紧自己的拳头好忍住不要哭。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不但没能替芥川分担痛苦还成了需要他保护的累赘。看着芥川眉头紧蹙,忍耐疼痛的样子,敦的眼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

 

和眼泪一起落下的,是开年以来第一道春雷。

 

这声惊雷仿佛是破除诅咒的号角,芥川突然感到妖力在源源不断地涌入体内。春雨密密麻麻地下了起来,一点点浇灭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包围着他们的火焰被妖力一瞬震灭,芥川的翅膀也恢复成了原来强壮有力的样子,连翼尾的灰白也消失不见,变回了比黑夜还要深沉的颜色。一道结界将两人罩住,将热浪和浓烟隔绝在外。

 

重获力量和自由的天狗伸展开翅膀。古木的叶片在风中震颤,他抱着中岛敦腾空飞起。还在雨中静静燃烧的林火很快和那座困了他三百年的牢笼一起被抛在了身后。风带着雨丝迎面扑来,在云雾萦绕中他们鸟瞰沐浴在雨中的渔村和借着晨光出海的渔船。

 

“人虎,你哭什么?哪里受伤了吗?”

 

“没有啦,我、我是因为心疼你才哭的。”中岛敦抽抽嗒嗒地说,边用虎爪子擦眼睛。“你的封印解、解除了?”

 

“嗯,应该是咒印时限已至就自动破解了。”

 

天狗带着虎怪向东方的启明星飞去。那颗星依旧遥不可及,铁面无私地看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怀里的人双手炽热,正紧紧地搂住他,那是仅属于他的温暖。

 

太阳正在冉冉升起,他们会在某个地方一起开始自由的新生活。

 

9.

芥川龙之介撒谎了,他知道封印其实是由于中岛敦的缘故才解开的,可他没有坦白的打算。

 

三百年前,暴雨如注,那个叫太宰治的驱魔师在芥川失去意识前对他说:“人类,不,所有生物对你来说都是蝼蚁一样的存在吧?” 

 

手臂上绕着画满符咒绷带的男人蹲到伏在地上的天狗跟前,揪起他的衣领让他和自己对视。“当你可以控制心里的杀意,不再随意掠夺生命时,封印便会自动解开。”

 

“终有一天,一定会有人让你学会怎么违抗自己的天性,” 太宰笑了,笑容里有点哀伤。“就像我一样。”

 

他的预言应验了。三百年后,一只老虎冒冒失失地闯入了结界,和被封印在此的芥川龙之介相遇。

 

但驱魔师大概也没料到高傲的天狗会爱上一头虎怪。

 

而爱是一切救赎的开始。

 

10.

嗜血和杀戮是邪神的天性,天性难移。

 

但芥川龙之介的的确确被中岛敦改变了。

 

End.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之前突然有了脑洞就写了,结果写着写着好像变成了一个美男与野兽的故事(雾 

请多担待逻辑和设定上存在的一些bug_(:_」∠)_

吻痕(✘,微太中)● 川龙介● 中岛● 文豪野犬
,各种合作中岛还真的受不了。 和川唧唧我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嗯。”川依旧保持着笑容,修长的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打。 想快速离开的中岛转身就走。 “人。”川终于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来...
】有点心机又如何(上) # #
by/ Daydreamer   *灵感来自标题同名日本综艺 *现代无异能paro *蠢且ooc ,—>,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多的   “一份红豆绵绵冰,红豆和糖浆要份。” “好的客人...
】手套 # #
到得更早。   “川!”糯米团子朝他挥手,有些笨拙地跑了过来。   “嗯。”川扶了下跑到他跟前差点没站稳的,扫了眼来人的手。“人,有阵子没见你戴那莫名奇妙的手套了。”   “也没有很莫名奇妙...
】夜樱 # #
。   “人,收起你那廉价的同情心。”川龙介身上的尖刺又习惯性地竖了起来。   “才不是同情,是关心啦。”中岛着急地反驳,“来自朋友的那种。” 不管以什么身份,他只想让川龙介知道有人对他...
】好胜心与吻 # #
,人。”川龙介满意地看了眼死对头唇上的血卝迹。   身上的束缚突然松开,还没缓过来的受害者跌坐到地上。   “你这混蛋为什么不让人把话说完!”用衣袖大力地擦着嘴大声嚷嚷道,“刚刚那可是我的初吻...
】听说我的男友是ED # #
介抱着手臂没动,兽从身后窜出,带着几分杀气。   中岛就在这时和其他几个年纪相仿的男孩一同推门走入了包间。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那位坐在沙发上的客人现在心情十分不好,几个鸟都紧张得微微发抖...
】告白 # #
知道。死过一次的川龙介在重获新生时也找到了的生存意义。而那个仰慕着太宰治,依凭他的认可而活下去的川已经永远地消失在了过去。第二次的生命,他想为自己而活。   他们眼的距离如中岛所愿在无言中...
】 秘而不宣 # #
,中岛的声音柔柔软软,带着些许笑意:“那我们一起照张好看的挂起来。”   川龙介突然觉得夏天终于还是来了,绽放在中岛盛满自己的瞳孔里,和他过去暗藏的思恋一起暴露在太阳底下。阳光暖烘烘的,像人的...
】唇齿间的深渊 # #
铺天盖地地向他涌来。那个他曾视作麻烦的川龙介站在风暴的中心,站在漫天的花雨里。 “中岛君,你知道兄长喜欢的人是谁吗?” 不忍心对那纯净的眼睛撒谎。此时,一阵咳嗽声拯救了犯难的他。 川一瘸一拐地...
】忘穿秋裤 # #
因为意志力太薄弱而选择去川龙介家的高级公寓借用浴室,顺便理所当然地过个夜。   大冬天泡完一个热水澡然后坐到电热毯上的体验实在幸福。中岛穿着睡衣,半边刘海被一个月亮小发夹随便别起。他仰头一口气把...
】一道杠还是两道杠 # #
和不安。   4. “你别说我还真有点紧张。”中岛的声音隔着卫生间的门板传了过来。   “别给我磨磨蹭蹭的。”川龙介嘴上这么说着其实心里也慌得不行。   没能抵抗本能而和人上卝床并不是一件值得...
】怪力系男友 # #
,刚刚怎么都拧不开的眼泪开关一下就被打开了。边流泪边呜咽道:“我、我不要分手!”   看到中岛源源不断的眼泪川龙介有点慌。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哭起来了?他想撬开人的脑瓜子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