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首领七夕】如愿以偿 #双首领

sodasinei 2021-11-25

by/ Daydreamer

 

*是甜的

*福森

*日本七夕是新历七月七号所以早过了,请不要在意

 

森鸥外进入房间时木质的地板上铺满了彩色的长条便签纸,好几只折好的千纸鹤散落在彩纸的中间。穿着红色洋装的金发少女趴在地上,一笔一画地在一张浅绿色的纸上写着些什么。

 

“爱丽丝酱你在做什么?” 

 

“林太郎你不要打扰我,我在写我的愿望。”爱丽丝很认真地握着笔。

 

森鸥外语气一如既往地宠溺:“爱丽丝酱的愿望直接告诉我就可以了,我都会帮你实现的哦。”

 

金发少女头也不抬,小腿向上抬前后摇晃:“才不要,明天是七夕节,我要把这些都挂到神社的许愿竹上。”

 

爱丽丝这么一提森鸥外才想起明天是七月七号,是七夕。可他从很多年前起就不再写下自己的愿望了。相比神灵这种理性以外的存在他更愿意相信自己。那些远大的理想和计划已经在一点点被他不择手段地用所谓的“最优解”变成真。而把无论如何都无法实现的愿望写下来,只会让人意识到还残存着一丝侥幸希望的自己是多么可笑又可悲。

 

“林太郎今年也不许愿吗?”

 

“嗯,” 他对着难得关心自己的少女笑了。“我的愿望就算写了也不会实现。”

 

他曾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一个人*。如今那个人站在他的对立面,他们一个是武卝装侦探社的社长,一个是港口Mafia的首领,注定了是水火不容的关系。成为敌人这件事从很久以前就埋下了线——他们还是搭档的时候就会为各种不同的事争论不休,最终谁也说服不了对方,谁也不肯先妥协。线头早已露在外面,却没人愿意去修剪,只能任由它被越扯越长。与谢野晶子不过是那个把线连根拔起的人,最后选择将其斩断的终归还是他们自己。

 

其实现在这样的局面也不错,森鸥外早已疲于维持表面的和平,他相信福泽谕吉也是一样。

 

夜里,森鸥外没有由来地心绪不宁,怎么都睡不着就喝了点酒。微醺之际他走在无人的街道上到处闲逛。盛夏的夜晚也是闷热的,连风里都是厚重的暑意。街道两旁摆了很多笹饰,寄托着人们心愿的彩色纸签和翠绿的竹叶随风摇摆。不经意间,森鸥外就走到了以前常和剑士阁下晤面的亭子附近。

 

他已经记不清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只记得有一年秋天,飘落的枫叶铺满了整个河塘,他和福泽谕吉坐在亭子里赏红叶。银发的剑士难得没有带着平时不离身的佩刀,森鸥外也没有穿医生袍,反而像是了配合福泽一般换上了一身素灰色的和服。两人在一片寂静里看热烈如火的霜叶。那可能是他们决裂前最后一次没有争执的会面。 

 

“福泽阁下,来年夏天再来这里一起喝酒吧。”黑发医生依旧凝视的前方,好像在自言自语。“这里可是赏烟火的好地方。”

 

“嗯。”福泽谕吉淡淡回道。

 

只可惜这个约定再也没能兑现,又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有被谁放在心上。

 

我真是喝醉了啊,竟会走来这里。森鸥外苦笑着想。

 

然而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一个墨绿色的修长身影站在亭子里,月色下那人比之前长了不少的银发像锋利的刀刃。侦探社社长微微仰头望天,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原来您也会怀念以前的时光吗,福泽阁下。

 

森鸥外站在树影里不敢再往前。耳边蝉鸣不绝,河塘边依附在石块上的青苔在默默呼吸。曾经有一次森鸥外没注意,踏到了其中一块长满青苔的石头上,就在他险些要滑倒时福泽谕吉眼疾手快地横手将他捞起。那时他们靠得那么近,森医生不自觉地就屏住了呼吸。

 

“阁下不愧是做保镖的,” 医生故作冷静地从他怀里脱开,“身手真是敏捷。” 那时的他只想躲到树荫底下,好不让发卝热的脸颊出卖自己的真心。

 

如今的他不想再藏了,可就算是借着酒意他也无法轻易放下自己亲手筑起的一切,和那人站到同一片月光底下。

 

到了一定的年龄,有些事情说不说出口,理不理清楚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Mafia首领转身准备离去,不愿再忍受这种折磨。他不敢继续偷偷凝望亭中的人,生怕被第六感敏锐的银狼阁下发现,更怕在他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的爱情又再次复生*。

 

医术再怎么高明的医生都无法起死回生,一个外行的剑士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但他能够医治的对象从头到尾都只有森鸥外一人。

 

七月的夜空里夏季大三角在头顶闪耀,牛郎和织女在今夜跨过天之川相见。森鸥外自嘲地想,他和福泽谕吉连远远地相望都做不到,就更别说一年一会了。他们已成为死敌,见了面也只能厮卝杀。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不只是银河;身份和立场上完全的相悖是比天河还要更加难以逾越的鸿沟。

 

退一百步来讲,他们也未曾相爱过啊。

 

一直卝插在森鸥外心脏正中央的那柄刀又往里扎得更深了一点。原本他以为那柄刀已经消失了,或者说他假装忘记了它的存在。可光是远远望到福泽谕吉的身影他自欺欺人的自我麻痹就失效了,痛得他想满地打滚。

 

森鸥外从睡梦中痛醒过来。他喘着气起身,手扶上满是冷汗的额头,单薄的被褥从布满暧卝昧痕迹的上半身滑落。

 

“怎么了?”枕边人将他拉入一个温热的怀抱,下巴抵到凌卝乱的黑发上。

 

“没什么,”森鸥外不知道第几次对着他撒谎,“只是梦到了以前的事情罢了。”

 

“嗯,”那人半睡半醒的样子,声音黏糊得像是呓语。“说来,明天是七夕,要吃冷素面和把许愿的短冊挂到竹枝上。”

 

“福泽阁下,您还是这么传统又朴素呢。”他轻笑道。像只取暖的猫似的往那人的怀里钻了钻,脸埋到他的颈窝处。

 

“我有个小心愿您可以立刻替我实现。”

 

“是什么?”银发男人的眼睛已经重新闭上了,声音里是浓浓的睡意。

 

Mafia首领把因为梦魇而发冷的手放到男人的胸腔上,感受对方心脏的跳动。“过几天夏日祭和我一起去看烟火。”

 

“嗯,到以前常去的那个亭子看吧。”福泽谕吉的手覆上他的手。“你不是说,那个地方看烟火正好吗?”

 

丢失在时光里的约定被重新找回,轻卝握的双手代替被斩断的丝线。

 

在沉入梦乡前,森鸥外迷迷糊糊地决定明天为福泽谕吉的安康祈福许愿。

 

至于他自己的期望,已经全部都如愿以偿了。

 

End.

 

*均改自普希金的诗《我曾经爱过你》

 

临时报了名,希望没拖各位劳斯的后腿_(:_)∠)_

最后祝各位七夕快乐,喜欢的西皮今天都有吃不完的

黑中太】礼物~会是我吗? #太宰治 #中原中也 #文豪野犬
原作者:伏子深    ☆贺文 #小说 ☆CP黑,可能不太明显但是私心中太 ☆ky退散 ☆ooc我都吃了。 ☆沙雕甜饼。 ☆评论关注小心心是第一生产动力!♡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太中/黑】那些最温柔的事(首领宰X干部中)
原作者:猎犬退网军嫂娜鸭鸭   *黑太中 *用爱谈人生 *首领宰X干部中 *我流ABO设定           中原中也怀孕了。           真要从头说起来,中原中也并不是第一次和太宰治做...
【文野乙女】 贺礼(?(全员ooc警告,主森鸥外x你)● 文豪野犬乙女向●中原中也●江户川乱步
原作者:桃於   贺礼(? 全员ooc警告 主森鸥外x你     1.         苦涩与甜蜜一样浓烈的黑森林蛋糕,微微散发着朗姆酒香气的提拉米苏上端庄的洒满黑黢黢的可可粉,色泽可以用...
【德哈文】守卫军(首领德X被捡来的守卫军哈) #hp同人文
带着一位黑发男孩进来了。那男孩看起来很瘦但很结实的样子,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 “抬起头。”首领说。 那男孩抬起头,然后惊艳了首领  那男孩又一碧绿深邃的眼睛,清秀的五官,刨去那几近病态的白皮肤和冻的...
黑中太】贺文第二弹——狐狸崽狐狸仙 #太宰治 #中原中也 #文豪野犬 #小说
原作者:伏子深   ☆贺文 ☆CP黑中太! ☆ky退散 ☆ooc都给我吃。 ☆私设狐狸,人和狐仙梗。 ☆评论关注心心蓝手是第一生产动力!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小赤狐,名字叫做中原中也...
首领】猫耳 #文豪野犬
只带着剑,穿着平常的和服,孤身前往那个应该废弃了多年的地点,一个日式民宅,藏在横滨的老城区。   福泽谕吉推开门,森鸥外披着白大褂坐在院子里,月光洒在他身上,映的脸色和衣服一样苍白,除了那永远闪着...
【东卍乙女向】关于做梵天首领夫人的二三事 #东京卍复仇者
by/ 江染   _迫害人员:白麦单人(会有其他人员客串) _内含:ooc,短小。 _放飞自我的产品。   1. 看着Mikey成为梵天首领后日渐消瘦的身躯,你甚是心痛,于是你决定在就餐时间亲自下厨...
【太中】中也在哪里 #
。” 织田作之助颇为诧异地盯着他看了一会,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下次见,希望你保持好心情。” 太宰治一路走到首领办公室,叩门:“我进来啦。” 说着,他便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太宰君,你今天好像很高兴...
【太中】适可而止(上) #
缕缕白烟,他穿着红色的长裙,赭色的头发披肩,脸上并无过多化妆的痕迹,艳丽却不能让人直视。 “中也先生,到了。”黑手党统一装束的司机恭敬地打开了车门。 中原中也不耐烦地看了眼脚下那高跟鞋和身上的长裙,轻...
【太中】死者如斯 #
原作者:祝回   if线私设   太宰治   太宰治觉得那只猫很像自己的前男友。   那一水蓝色的瞳孔就和那个人如出一辙。   他和自己的前男友在15岁相遇,他们对对方都没什么好感。   他在第一...
【太中】北国三日(第一日) #文豪野犬 #
原作者:黑泥潜水员   【太中】北国三日 * 我要趁着新小说出来前多写点十六岁的黑,本来想一发写完但想写的梗很多有可能爆字数,每天写多少发多少吧。 “太宰君,我有一个任务交给你。”在黑漆漆的首领...
【太中】我的一个客人 #HE #文豪野犬 #
的搭档。他是个谨慎的人,从来不会在我的酒吧谈他具体的工作,但挑衅的他的搭档或者男朋友不是工作,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果然帽子架没有脑子,日本还是早上点,不要打扰我的睡眠。” 我听到中原先生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