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敦】 芥川龙之介最近有点烦 #芥敦

sodasinei 2021-11-25

by/ Daydreamer

 

  • 逻辑死

  • 原作背景

 

“该不会又牙疼了吧。”上回芥川龙之介牙疼,捂着比平时还要阴沉数倍的脸在办公室里坐了一整天,连中原中也的接风宴都没去参加。

“不像不像,牙疼的队长像只太久没和主人出门遛弯的小狗。”

“说得也是,我倒宁愿他是牙疼呢。”

 

两位港黑部下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低头叹了口气。这几天他们和芥川汇报工作的时候都提心吊胆的,生怕哪里一个不小心就招惹到心情明显不太好的上司。

 

这位通缉令贴在每个横滨警局的港黑游击队队长平时也说不上是脾气多好的一个人,可最近他周围一直散发着非同寻常的浓烈戾气,就差在脸上写“烦,勿扰”几个大字了。可没人敢去问原因,毕竟要是说错了什么话很有可能就是罗生门伺候。虽说治疗工伤的医药费和住院费可以和组织报销,说不定还能为此修上几天带薪假,但谁想平白无故地遭一趟罪呢。

 

——————————————

 

芥川龙之介最近察觉了一件事,那就是中岛敦对谁都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到他这里就成了只炸毛的大猫。其实人虎一直以来对他都是尖刻又直接,总是戳到他的肺管子,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这也怨不得中岛敦,谁让芥川龙之介初次见面就给人家来了个断腿大礼包呢。即便现在他们由于搭档出任务的次数增多而关系缓和了不少,中岛敦也从来没对芥川笑过。

 

不知怎地,芥川突然就对这件事在意得不得了,还因此尤为烦躁。他看不惯中岛敦有时胆小懦弱的样子,但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对自己就变了张脸。当然,这些都不是他心情不好的主要因素,他气的是自己竟然是在为了中岛敦而烦恼。

 

区区人虎,在下的心情为什么要被他左右不可?

 

但这样一直烦下去也不是办法,芥川龙之介决定去把武装侦探社的前菜鸟新人吊起来打一顿看看能不能把气消一消。

 

——————————————

 

在去侦探社的路上芥川在一家甜品店里发现了中岛敦。隔着商店的橱窗他看到银发青年在和店员说话,又是平时那幅笑眯眯的样子。

 

侦探社的同伴就算了,怎么就连对着不知道哪儿来的路人都这么亲切。芥川龙之介不屑地哼了一声,不知道在笑些什么。

 

中岛敦从甜品店里走了出来,一脸满足的样子,手上是一个装着糕点的纸盒。他从店里出来的时候芥川刚好站在街对面,他们不可避免地对视了。敦没有如芥川所想的那样把他无视或者瞪上一眼,反而朝着自己小跑了过来,还笑着挥了挥手。这反而让芥川有点手足无措,他刚还盘算着如果人虎不给他什么好脸色看的话他就有理由和人大打一架了。

 

“芥川,正好我想去找你!”

 

芥川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一点:“何事?”

 

“这是我排了好久队买到的限定布丁,我们一起吃了吧?”末了又有点不安地补上一句。“你喜欢甜食,对吧?”

 

“嗯。”芥川龙之介觉得闷在胸口的那团气在渐渐消散,他不知道是因为布丁,还是因为中岛敦刚刚对着他笑了,又或是因为中岛敦记得自己好甜口。 

 

——————————————

 

金黄的布丁装在一个可爱的透明小玻璃瓶里,表面是刚用喷枪加热过的一层酥脆的焦糖。敦把瓶子的上印着狗爪的包装纸拆掉连带小勺子一起递给芥川。

 

他们现在像两个因逃学而无处可去的学生一样坐在一个无人的楼梯上。芥川一开始还嫌脏,但敦早就满不在乎地坐到了树荫底下,他只好坐到了高两级的阶梯上。

 

“说吧,想要在下帮你干什么?” 

 

“什么?”

 

“不然你没事给在下献什么殷勤?”芥川龙之介没法坦荡地接受人虎的好意,他怕自己会错意。自小在贫民窟长大的经历告诉他,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对你好。

 

“之前好几次一起出任务你都有帮我挡下攻击吧,所以我就想表示一下感谢而已。”中岛敦也没恼,低着头拆自己那一份甜品的包装。斑驳的树影打在他银灰色的发旋上,有些凌乱的发尾处露出的一截白皙的脖后颈。

 

“小事。”芥川把视线转移到别处。

 

中岛敦就是那种你对他付出一点好他就会十倍奉还的人。

 

芥川沉默地吃了一口布丁,微热的焦糖和凉滑的蛋奶布丁搭配在一起在嘴里融化,似有似无的柠檬酸增添了清爽的口感,甜而不腻。

 

“唉,做梦也没想到我们还有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吃东西的一天。”敦仰起头感叹道,嘴里还叼着勺子。一朵厚重浮云落在他们头上,巨大的影子像笼子一样将他们罩住。

 

“你听着很不情愿的样子。” 

 

“也没有,”中岛敦习惯性地笑了笑,“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啦,我们应该还会经常一起搭档出任务吧。”

 

听到这儿芥川龙之介又有点不爽了,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他一会儿想要人虎对他笑对他温柔,一会儿又想让他继续讨厌自己。

他一想到如果中岛敦对自己的态度变成和对别人一样的话,他就宁可人虎和以前一样只对他展露出不会对别人展露的一面。 

 

“人虎,你没必要如此虚情假意。”

 

“芥川!你就不能坦率点接受别人的好意吗?”脾气再好的人也受不了自己的好意被三番五次地曲解。

 

这才对,芥川龙之介有点自虐地想,这样就好了。

 

不知不觉的,芥川就接受了自己还挺在意人虎的这件事。他无法忍受对方把自己归类到“其他人”里。

他想在中岛敦的心里占据一个特别的位置,即使那意味着要被贴上着“最讨厌的人”的标签,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将其霸占。

 

“你果然很讨厌在下吧?”一不小心就透露了心声。

 

中岛敦愣了愣:“这倒也没有啦,虽然有时候你这个人挺莫名奇妙的,脾气特别臭还老找我茬。”他顿了一下,发现芥川龙之介在注视着自己。“但你的认可对我来说比任何人的都来得重要。”

 

芥川龙之介闭上了眼睛,回想他们相识以来经历的种种,从一开始的厮杀到之后解开心结并肩作战。无论接受与否,他们对彼此的感情和影响早就融入了血肉之中,最终成为了他们的一部分。他对中岛敦来讲已经是个独一无二的存在了,而中岛敦对他来说也是一样。

 

耳边传来了不远处孩童打闹的声音。遮住太阳的云团在逐渐飘离,温热的光透过层层细叶重新照了下来。

 

“芥川,你是不是心情变好了点?”

 

“绝无。”

 

中岛敦挠了挠头,他已经开始考虑怎么开口邀请芥川一起去一家他新发现的餐厅了。

 

End.

 

祝大家节日快乐假期快乐( ̀⌄ ́)

】最后一粒猫粮 #文豪野犬 #中岛
,开口道:“你中了什么异能了吗?蠢虎。” “没有啦,就是不太想吃。”   第四天,当看见中岛碗里剩了不止一口茶泡饭,甚至还剩下了腌渍梅干的时候,绷不住了。 “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回答我...
】侍执巾栉 #文豪野犬 #中岛
特别,应该是应老板的要求,他的头发全部被撩到后面去了,包括那一束长一些的刘海也被挂到了耳后,让第一时间有点没认出。 “人虎。”低声喊了一声,呼出的气息喷到了中岛的脖子处。 “客人什么...
】甜言蜜语 #中岛 #文豪野犬
by/ 赭瓷   原作向 小甜饼 是“一说谎就会吐出糖果”的梗   和中岛结束任务顺路往回走,中岛一边揉着肩一边说自言自语:“今晚上吃什么好啊……” 没有搭茬,先注意到了迎面跑过来...
【文豪野犬乙女向】一时,一世 ●太宰治●中原中也●●中岛● 男神×你
求什么,默默的退出了这本不是你能干涉的事,,下辈子,我再也不会遇见你了,更不会在爱上你了。 你沉入海里,眼泪和海水融为一体。 ~~~ “小姐是我最好的朋友!” 白发少年对你笑着笑得阳光...
】默不作声 #文豪野犬 #中岛
by/ 赭瓷   原作向 甜饼   中岛赶到与约定的汇合地点,他第一眼就看到黑白色的港黑祸犬耳朵上戴了一对天蓝色的东西,中岛细细一瞧,好像是助听器一类的物品,挂在奇怪的鬓角后面...
】相互扶持 #文豪野犬 #中岛
by/ 赭瓷   原作向 甜饼   “呐,任务就是这样,平时你们出门打打杀杀,这次干细致的活吧。”太宰治伸了个懒腰,稍微一蹬腿把椅子转了过去。 中岛低头看了看任务明细:三天之后某地...
】不可控 #文豪野犬 #中岛
by/ 赭瓷   又名:他慌了 原作向 甜饼   和中岛将这次任务的目标堵在了由三栋大楼隔出的空地上,这种空地往往就是建筑垃圾和处理不掉的生活垃圾的堆砌地,除了流浪猫狗,大概...
】中岛养了一只叫的猫 #文豪野犬中岛
达成。 既不是他收养的,也不是他捡来的,如果中岛是这两种途径得到的,那他未免太受虐狂了。   记得那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下班打卡后,顶头上司太宰治抱着一个纸箱来到他身边,“君,...
】别浪费 #文豪野犬 #中岛
?蠢虎。”走近,嘲讽了一句。 “啊?不不不,不是!就是,就是……”中岛眼神飘忽不定,狠狠咽了一下口水,心想“长痛不如短痛要死快死”,一咬牙心一横,大喊一声:“我喜欢你!!” 声音大...
】刻骨铭心 #文豪野犬 #中岛
by/ 赭瓷   失忆症 私设 甜饼   “那么,你们以后就是搭档啦~” 太宰治在前面的桌子上眯着眼睛,像是给人牵红线成功了一样。 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名叫中岛的青年,那人低着头...
】中岛拥有了一辆小电驴 #文豪野犬
撇眼睛,几辆同样在等红绿灯的轿车,又往左看了看,看见了自己身边黑色轿车驾驶位开车的人。 。   戴着墨镜坐在轿车驾驶位上,他在中岛左看右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骑着电驴的,还听了半天...
】个人任务 #文豪野犬 #中岛 #
打小报告。最好不要惹在下不快,如果动起手来破坏了在下是家,在下一定会把你捅个对穿。”   在公园瞥见长椅上躺着的人虎时并没有直接走上前去,反而是在原地看着中岛的背影足足五分钟。人虎很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