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敦】夜樱 #芥敦 #新双黑

sodasinei 2021-11-25

by/ Daydreamer

 

  • 涉及87话剧情

  • 甜的

  • ooc预警

 

战胜福地樱痴夺回书页后,港黑和武装侦探社史无前例地联合举办了一场庆功宴。 这场胜利来得实在艰难,双方的首领又都想好好犒劳一下大家,就干脆一起合办一场大宴来作为本次合作的落幕。

 

“反正就是类似于战争时期的圣诞节休战。”中原中也不满地咬下一口蛋糕,“别以为我们以后就能和平共处。”

 

“啊啦,中也刚刚是你在说话吗?因为没看到你的嘴巴在动所以没反应过来呢。”太宰治笑眯眯地从侍应生端着的托盘上拿过一杯香槟,细长的眼睛弯成一条缝。

 

“啊????混蛋太宰你是想说我太矮了吗?!!”

 

这两人关系还真是好呢。中岛敦站在一旁默默地想。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一个冷厉孤傲的身影所转移。

 

芥川龙之介举着一个高架酒杯靠墙站着,和往常一样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好像周围的热闹和欢腾都与他无关。自从事件结束之后中岛敦就再也没见过这位曾和他同生共死的搭档。芥川不过是凡人之躯,被福地樱痴砍的几刀没能要了他的命也足以让他在icu里躺个大半个月了。听太宰先生说,他的伤才刚愈合不久就不听阻劝非要出院。芥川这么拼命的真正原因大概只有中岛敦知道。

 

换作平日中岛敦一定会上前去对着芥川缠满绷带的脖子和手臂揶揄两句他终于和他的偶像拥有了同款,可今天他却没这个心情。他明明在脑海里排练过很多次他们再会时他要说的话,可一见到本尊就觉得自己僵硬得像个没有脑子的木偶,什么适合的开场白都想不出来。

 

结果一直拖到庆功宴的结束中岛敦都没能鼓起勇气和芥川龙之介搭话。镜花早就被尾崎红叶送了回家,会场里的人也散得七七八八。

 

这下是真的没机会了。

 

正当敦懊悔地陷入了自我厌恶时,太宰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们大人要去附近的酒吧二次会。芥川,你把敦君送回他的住处吧。”

 

银发青年回过头,喝醉了的中原中也被国木田和太宰一左一右地悬空架起,嘴里还在喃喃着些什么。都已经这样了还要去二次会吗。中岛敦还没到理解酒会魅力的年龄。

 

“有这个必要吗?”嘴上这么说敦却在心里默默感激着太宰先生。

 

“当然啦,天色这么晚我可不放心你一个未成年自己走夜路。”

 

这么不放心也不见你请我坐出租车。

 

吐槽归吐槽,对于前辈的关心后辈当然只有乖乖接受的份儿。至于芥川龙之介,他是不会违抗太宰治的指示的。

 

两人无言地走在无人的街道上。现下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风一吹便有成片的粉色花瓣从路旁的樱花树上落下。

 

“芥川,你,那个…”中岛敦犹豫了半刻才开口。他有太多问题想问,比如芥川得的具体是什么病,有没有去治疗,还剩多少日子……这些问题折磨了他太久。他想要一个答案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不会伤害到对方的自尊心。

 

芥川龙之介大概也猜到他要说什么,硬生生地将其打断:“有话直说。”声音有些许嘶哑,这是颈部刀伤手术的后遗症之一。

 

一片樱花瓣随风飘落到芥川龙之介的肩上,敦不禁停下了脚步微微抬头。簇拥着的繁花绽放得正绚烂,他不由地感叹:“真美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樱花。”

 

人们在赞叹樱花美丽的同时也会忍不住为其极短的花期惋惜。

 

一个月前中岛敦看着芥川倒在血泊里时真的以为他的生命会就此飘零。光是回忆起那个画面敦都觉得胸口钝痛得让他无法呼吸。

 

芥川直直地望过来,他的脸笼罩在月色下,好像一个一碰就碎的飘渺梦境。

 

“你不要消失好不好?” 这句话没经过脑子就从嘴里跑了出来。中岛敦回过神来赶忙又补上一句:“我是说,你的肺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真的,”他心里涌起一股强烈而绵长的酸楚。“真的快死了吗。”他不敢再去看眼前的人,生怕自己真的掉下泪来。

 

“人虎,收起你那廉价的同情心。”芥川龙之介身上的尖刺又习惯性地竖了起来。

 

“才不是同情,是关心啦。”中岛敦着急地反驳,“来自朋友的那种。” 不管以什么身份,他只想让芥川龙之介知道有人对他有所期待,有人希望他活下去,他一直有被人放在心上。 

 

“朋友?”

 

敦强迫自己挤出一个笑容。“如果我们一开始不是以敌对的身份认识对方的话,也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芥川的语气平静,像是在陈述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中岛敦闻言一颗心沉到谷底,只能干笑着假装抬头看头顶的樱花,希望黑夜可以遮掩他眼角泛起的泪花。

 

他早该料到,他的关心对芥川来说一文不值。他太贪心了,以为和芥川相互信任并肩作战之后芥川就可以接受自己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参与他的生活。芥川并不需要他,不需要他的陪伴,更不需要他的爱。

 

他早就知道这一点了不是吗?可人若能轻易控制自己的感情,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爱恨情仇。中岛敦喜欢芥川龙之介,即使他的感情无法得到回应。

现在的他并不是在为自己被判死刑的感情而难过。他难过的是他喜欢的人自始自终都只想着自己一个人硬撑过所有痛苦。中岛敦尊重他这份坚韧和倔强,却又不想愣站在一旁束手无策。

 

“想想也是,毕竟你那么讨…”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身体就被芥川龙之介扯着领带带了过去,他们的嘴唇碰到了一起。敦在惊愕了几秒钟后遵从了自己的心,乖巧地站着让芥川亲。他本想环住芥川的脖子可又怕碰到他的伤口,最后只得将双手搭上他的肩膀。芥川似乎对他的反应很满意,赞许般轻啄了一下他的唇角。

 

芥川龙之介不会承认,在他把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的秘密只告诉了中岛敦一人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依靠中岛敦了。听到他说想成为自己的朋友的时候,芥川终于决定让这只人虎知道他错得有多离谱。

 

“谁要和你做朋友。”他托起敦的下巴,话里有种不容置疑,“在下比较想要来自恋人的关心。”

 

“也不是不行。”中岛敦愣了愣,立马就趁热打铁对他的新晋男朋友提的第一个要求:“芥川,你是第一个和我赏樱的人,之后每年我们都一起赏樱吧。”

 

芥川沉默不语,轻轻掐了掐恋人的脸颊表示应允。

 

中岛敦嘿嘿一笑揽住芥川的手臂。他有点自作多情地想,芥川生存的意义自此以后是不是又多了一个。他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的,也许芥川会改变主意积极治疗,也许自己会强行把他拖去医院,但只要他们在一起就一定能找到新的出路。

 

此刻他只想抱住芥川让他多感受感受自己的体温。

 

End.

 

最新一话看得人都傻了没忍住摸了个鱼ಥ_ಥ

 

题外话:推荐一下sekai no owari的夜樱,温柔又伤感的一首歌

】告白 # #
知道。死过一次的川龙之介在重获新生之时也找到了的生存意义。而那个仰慕着太宰治,依凭他的认可而活下去的川已经永远地消失在了过去。第二次的生命,他想为自己而活。   他们眼的距离如中岛所愿在无言中...
】神隐之虎 # #
川猛地展开了他的翅膀。巨大的鸦色羽翼将两人紧紧裹住,像平地筑起的围墙,挡下火焰猛烈的攻势。   “川你做什么?!” 中岛瞪大了眼。   川摁住在他怀里想要挣脱开来的人虎:“你给我乖乖待着...
】唇齿间的深渊 # #
来一样,脸上全是汗。他眼紧闭,嘴里好像还在发出不满的咕哝。圆滚滚的布偶服配上川消沉的脸造成一种滑稽的效果。再怎么说这都不是一个该笑出来的场合。咬住了嘴唇。   “这么热你干嘛还憋着不摘头套啊...
】忘穿秋裤 # #
因为意志力太薄弱而选择去川龙之介家的高级公寓借用浴室,顺便理所当然地过个。   大冬天泡完一个热水澡然后坐到电热毯上的体验实在幸福。中岛穿着睡衣,半边刘海被一个月亮小发夹随便别起。他仰头一口气把...
】怪力系男友 # #
啊。”国木田望着桌上那一摞还没处理完的文件,连发火的力气都消失了。   抵达川家时中岛用对方先前给的备用钥匙开了门。屋子里静悄悄的,玄关的鞋柜里却少了一拖鞋。真少见,川居然早他一步到家了...
】手套 # #
到得更早。   “川!”糯米团子朝他挥手,有些笨拙地跑了过来。   “嗯。”川扶了下跑到他跟前差点没站稳的,扫了眼来人的手。“人虎,有阵子没见你戴那莫名奇妙的手套了。”   “也没有很莫名奇妙...
吻痕(✘,微太中)● 川龙之介● 中岛● 文豪野犬
原作者:AnAn安宰尔w   ✘,微太中 ✘日常欧欧西 ✘软软川我可以     川和同居了。 这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公司却没人发现。全公司上下因为中岛的到来而变得不平静。 中岛...
】听说我的男友是ED # #
龙之介抱着手臂没动,兽从身后窜出,带着几分杀气。   中岛就在这时和其他几个年纪相仿的男孩一同推门走入了包间。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那位坐在沙发上的客人现在心情十分不好,几个鸟都紧张得微微发抖...
】有点心机又如何(上) # #
by/ Daydreamer   *灵感来自标题同名日本综艺 *现代无异能paro *蠢且ooc ,—>,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多的   “一份红豆绵绵冰,红豆和糖浆要份。” “好的客人...
】恋爱幸运糖果 # #
by/ Daydreamer   *让喜欢的人吃了就会两情相悦的魔法糖果(伪) *校园PARO,用的是学院文豪野犬的部分设定 *内含   00. “世界不存在魔法。 所以,川龙之介不会喜欢上...
】 秘而不宣 # #
对方的家很大可能意味着他们的关系将要更进一步。 已经成年的中岛还是个童贞,他相信川在这方面也是个没有经验的手。来之前他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还在网上搜了很多相关资料。本以为已经做好准备,可一进门...
】好胜心与吻 # #
为时已晚,川单手扯过他的衣领,冰凉的唇贴了上来,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就当是被刺猬扎了一下。   可川并没有立刻放开他,还像小动物一样试探性地轻忝他紧闭的卝唇。温热的触感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