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敦】一道杠还是两道杠 #芥敦 #新双黑

sodasinei 2021-11-25

by/ Daydreamer

 

  • ABO
  • 蠢且OOC
  • 芥A敦O

 

1.

赤卝身果体从温软的床上醒来时,中岛敦盯着陌生的天花板愣了三十秒。他勉强地用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脑袋依旧像灌了铅似的昏昏沉沉。黑白色的衣物和以防意外标记的项圈散落在地板上,银发O的第一反应是去摸脖后颈。没有牙印,他长吁一口气。

 

记忆在逐渐复苏,他昨天在常去的小餐馆里突然进入了fq期,又没把抑制剂带在身上,情急之下只好先跑去卫生间里躲起来。芥川龙之介就是在那个时候一脸嫌弃地捂着鼻子出现的。 

 

“你要干什么?”敦满脸潮卝红,信息素在一点点不可控制地溢出。他尽力保持神志的清醒,警惕地瞪着眼前的A。

 

“放心,在下对你没有兴趣。”芥川似乎没被O的信息素影响,语气和往常一样不善又疏离。“只是不想O被人轮这种有伤风化的戏码在此处上演。”

 

中岛敦觉得身上越来越热,脑子好像都化成一团浆糊无法转动。他并不想在死对头面前展卝露自己无力虚弱的一面。头顶的白炽灯和芥川的脸糅杂成一个个重影,看在眼前的A也不像是要害他的份儿上,被热潮折磨得苦不堪言的O只好接受了他的帮助。

 

他最后的记忆是芥川把自己带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至于他们最后怎么滚到了一起,中岛敦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被本能驱使着和不喜欢的A上了床,对象还是那个老是嚷嚷着要杀了他的芥川龙之介。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中岛敦在心里痛骂自己为什么没把对O来讲和生命一样重要的抑/制剂随身携带。一次疏忽就造成这样的后果,想着想着他气得直拍床,手却落到了一个毛茸茸的物体上——是芥川龙之介的脑袋。事件的另一个主人公现在正躺在他的旁边,眉头似乎因美梦被打断而皱起。

 

不管怎么说芥川也算是救了他,可他就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偏离正轨做到最后一步。明明只要把他扔在房间里不管,或者帮忙去买几只抑制剂就可以了。

 

顾不得腰酸背痛,中岛敦小心翼翼地凑近那张安静的睡脸,却不想到芥川的眼睛像恐怖电影里的僵尸一样蓦地睁开了。吓得敦差点像只碰到黄瓜的猫一样蹦了起来。要是放在平时他才不会这么没骨气,甚至会试图比芥川更凶地瞪回去。但一想起他们已经有了肉卝体关系,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事情已经发生了,日子总还是要过下去的。中岛敦整理了一下情绪,打算跟个渣男一样甩下一句“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芥川一句话将他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乐观心态全部击垮。

 

“人虎,现在吃紧急避卝孕药的话还来得及。”

 

中岛敦猛地掀开被子查看自己的下半卝身,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大吼出声:“芥川你个混蛋居然不戴卝套!!!!!”

 

2.

和芥川龙之介意外上卝床已经过了快十天,中岛敦一直心绪不宁,脑子总是不分场合地闪过一些那天令人脸红心跳的片段。芥川当时显然没留情面,在他身上落下的印迹这两天好不容易才彻底消失。他为此好几天都没敢照镜子,生怕一个不小心又回忆起那个他拼命想忘掉的夜晚。

 

看到他电脑荧幕上的文档里全是乱序的字母符号时,国木田终于忍不住发问:“阿敦,这两天你到底怎么了?”

 

他怎么了?他什么事也没有,总不能和国木田先生说和芥川上卝床还挺舒服的,他有点食髓知味甚至欲求不满吧。敦强打起精神来挤出一个笑容:“国木田先生,我没什么事。”

 

“可是你今天把报告上乱步先生的名字错打成了江户川柯南,中午饭的时候摔碎了一个杯子,在侦探社门口踩到一只猫的尾巴,结果社长还没来得及摸到猫,猫就被吓跑了,还有…”

 

“对不起!我不会再走神了!”中岛敦双手合卝十举过头顶。他也知道就算是菜鸟新人,他最近犯的错未免也太多了一点。

 

不论他怎么推辞,最后还是被国木田用好好休息的理由赶了回家。当然早退的那一部分工卝资是要被扣除了。说实话,侦探社没让他对他最近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他就已经心存感激了。敦想来想去心里还是很不爽就怪罪起芥川来。要不是芥川他能犯这么多错吗。

 

而此时被强行早退的青年在心里严辞指证的罪魁祸首正站在前面的街口,在行色匆匆的路人里一身黑衣的港口mafia很是显眼。

 

“干、干嘛?”中岛敦从来都是心理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刚刚在脑海里殴卝打的对象现在朝着他走来他反倒有点心虚。

 

一反常态的不单单是他,芥川也没有和以往那样单刀直入。他眼神飘忽,生硬地扯了一些有的没的,敦好不容易才抓卝住他话里的重点:“你是想我用验卝孕棒来测试一下?”

 

“毕竟是在下的责任。”芥川捂了一下嘴,他这么谨慎也不无道理,fq期的omega被受卝孕的几率确实非常高。

 

“也不能这么说啦,那天我也…”剩下的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了。中岛敦后来才慢慢想起来,那天芥川把他放到酒店的床卝上后本来是打算要走的,是他抓着人家的衣袖不放。当时的他全身心都渴求着被alpha霸占,为此还毫不节制地释放本来就已经特别浓烈的信息素来刺卝激对方。这种被欲卝望控制着主动求爱的举动让他感到非常羞耻。

 

3.

生活真的很奇妙,中岛敦不由地感叹,他居然和那个一见面就要吵架打架的芥川上了床,不仅如此他们现在还一起在便利店里挑选验卝孕产品。这些对于两个小年轻而言都是人生的第一次。他们像两只刚学会走路的小狗,颤颤巍巍地闭着眼睛这里闻一闻那里碰一碰。

 

“我一直以为这玩意儿是像体温计一样夹到腋下的来着。”敦认真地读着包装上的指南。

 

“你们O的生理课不教这些的吗?”芥川不会告诉敦之前他以为测试棒要塞到生植枪才能进行检验。

 

“怀孕是双方的责任吧?你们A有教这个?”

 

两个人都沉默了,他们都没正儿八经地上过学,哪里来的生理课。

 

在今天芥川找到他以前中岛敦压根儿就没想到那么多。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也会和喜欢的人结合,但结婚生子什么的离年轻的omega实在是太遥远了。他还有大把青春没有挥霍完,甚至还没谈过一场真正的恋爱。在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中岛敦表面上装作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心里一阵兵荒马乱的同时又预感到自己或许正在进入一个陌生又充满未知的世界,而他对此毫无准备。

 

他们连验孕卝棒的用法都才刚弄明白,又怎么去做人父母呢。

 

为了不让人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敦就让芥川站到店门口等他结账,岂料店员在他们研究买哪个牌子比较好的时候就开始盯着他们了。他走到收银台时店员小姐没忍住还是多嘴了一句:“现在陪omega来买测试棒的alpha可不多了。”

 

“啊?”中岛敦愣了一下,随即解释道:“他可不是我的alpha。” 

 

店员小姐露卝出一个心领神会的微笑,看样子只是把他的话当作少年人掩饰害羞的托辞。敦耸了耸肩没再解释,这个误会并没有让他感到困扰,反而消除了不少对被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的未来的恐惧和不安。

 

4.

“你别说我还真有点紧张。”中岛敦的声音隔着卫生间的门板传了过来。

 

“别给我磨磨蹭蹭的。”芥川龙之介嘴上这么说着其实心里也慌得不行。

 

没能抵抗本能而和人虎上卝床并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这对于一向性卝冷卝淡的芥川来说也是个令人措手不及的意外。在漫长的等待里他已经开始想要怎么和两边的组卝织交代了。森先生应该不会在意,而太宰先生一直希望他的两个弟子可以打好关系,如果知道他们已经好到娃都快造出来了应该会很高兴吧。也不知道侦探社那边产假能放几天。到时候人虎会搬来和他一起住,幸好他的存款一直都很充裕,要养一个小孩外加一头人虎绰绰有余。

 

时间像是条逆流而上的木筏,等待结果的这三分钟长得出奇,芥川龙之介都快把他幻想中的孩子零到十岁的成长历程都安排好了。

 

“太好了!” 隔间的门嘭的一声打开了,从里面冲出来的青年激动地扑到了芥川身上。“是一道杠!!”幸好电视剧里那种俗套的一发入魂剧情没发生在他身上。心里的一块巨石终于放下,那个生儿育女的可怕未来瞬间又变得渺远了起来。

 

芥川看着开心到声音都颤卝抖的人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粗卝暴地扒卝开对方的环住自己脖子的手:“别碰在下。”

 

“这下好了,你也不用担心了。”中岛敦有些不满他态度的转变。“本来就算是两道杠我也不打算告诉你。”他继续念叨道:“你肯定也不想因为这种狗血的原因赔上一辈子吧。我也没指望过你,假如真的怀了我会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说到底,我也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和你强行绑在一起,唔…”

 

罗生门把剩下的话语全部给堵住了。芥川龙之介强忍着把眼前人揍一顿的念头,Omega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仿佛在狠狠嘲笑他几分钟前的设想,显得一切好像都是他的一厢情愿。

 

“在下会负责。”

 

“啊?”中岛敦没怎么用力就扯掉了像海草一样缠在脸上的布条。

 

“如果真是两道杠,在下会负责,让你成为在下的omega。”

 

这本应是令人直呼“你可真是个绝世好A”的话,可敦听了却觉得有点吃亏:“你还想先上车后补票啊?没那么美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芥川的耳朵红了一片。他背过身卝子去,说出来的话像一只懒洋洋的小瓢虫一样爬到中岛敦的心脏上:“那样也许也不错。”

 

虽然芥川龙之介这个人平时真的很讨人厌,但中岛敦还是挺庆幸那天救了自己的是他而不是别人。这么想着,那只小瓢虫就落入到一大团鼓鼓的棉花里,软乎乎的像个甜蜜的陷阱,掉进去就飞不出来了。

 

犹豫了一会儿,中岛敦壮着胆子绕到芥川面前弹了弹他的脑门。

 

“芥川,在那之前我们还是从普通的约会开始吧。”

 

End.

 

不知道发不发得出来,随缘吧(爬

 

想到手忙脚乱的两个人就觉得好好笑嘿嘿

】听说我的男友ED # #
条规矩,所有员工的称号都要以S开头。   “计较上次他打你脸呢?”Satoshi揶揄,又转头对说:“那他二话不说就往人身上靠手脚不老实才被打的。自从这位大人开始接管我们这块区域后,人都要被...
】神隐之虎 # #
,他长得怪好看的。   这成了中岛的秘密,他不打算分享给任何人。   7. 自从知道川被封印在御神木上后中岛就一直想着怎么帮他破除封印。他想让川自由。百年的孤寂和三百年的禁锢早已足够的惩罚...
】怪力系男友 # #
决不能辜负他的期望!立刻影卝帝附体般双手掩住半敞开的睡衣,尽可能不让语气听起来像棒读地喊:“你不要过来啊!你想干什么?”   为了更加逼真,他敬业地想挤出滴眼泪,可怎么使劲儿都用不对地方 。...
】手套 # #
转变话题:“诶呀,别管这个了,我们快走吧,烤肉店就在这附近。”   为了庆祝年太宰治主动提出来请大家吃烤肉,让中岛顺便叫上他那港男友,说人多热闹,无非就是想找个机会同时打趣他的个徒弟。本来...
】有点心机又如何(上) # #
by/ Daydreamer   *灵感来自标题同名日本综艺 *现代无异能paro *蠢且ooc ,—>,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多的   “一份红豆绵绵冰,红豆和糖浆要份。” “好的客人...
】恋爱幸运糖果 # #
by/ Daydreamer   *让喜欢的人吃了就会情相悦的魔法糖果(伪) *校园PARO,用的学院文豪野犬的部分设定 *内含   00. “世界不存在魔法。 所以,川龙之介不会喜欢上...
吻痕(✘,微太中)● 川龙之介● 中岛● 文豪野犬
原作者:AnAn安宰尔w   ✘,微太中 ✘日常欧欧西 ✘软软川我可以     川和同居了。 这也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公司却没人发现。全公司上下因为中岛的到来而变得不平静。 中岛...
】告白 # #
到岸上站的个身影脚边。   从不离身的黑色外套湿答答地黏在川身上,像只落水的毛狗。这个比喻川不会喜欢,想,他讨厌狗。和淡然站在雨中的川不同,中岛撑了把透明的伞,他拒绝了镜花一同前来的...
】唇齿间的深渊 # #
来一样,脸上全汗。他眼紧闭,嘴里好像在发出不满的咕哝。圆滚滚的布偶服配上川消沉的脸造成一种滑稽的效果。再怎么说这都不一个该笑出来的场合。咬住了嘴唇。   “这么热你干嘛憋着不摘头套啊...
】好胜心与吻 # #
为时已晚,川单手扯过他的衣领,冰凉的唇贴了上来,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只这种程度的话就当被刺猬扎了一下。   可川并没有立刻放开他,像小动物一样试探性地轻忝他紧闭的卝唇。温热的触感让...
】忘穿秋裤 # #
巨大,但中岛比钻石坚定的少男之心可不那么容易被收买的。他们开始交往不到一年,有所顾虑人之常情,一时半刻没法作出这么大的决定。   “总之这天寒流来袭,请你让我再住多天。”   “不碍事...
】 秘而不宣 # #
对方的家很大可能意味着他们的关系将要更进一步。 已经成年的中岛还是个童贞,他相信川在这方面也个没有经验的手。来之前他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在网上搜了很多相关资料。本以为已经做好准备,可一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