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敦】有点心机又如何(下) #芥敦 #新双黑

sodasinei 2021-11-25

by/ Daydreamer

 

前篇指路:(上)  

 

感谢红豆汤,耗时一个月芥川龙之介终于和他喜欢的人搭上了话。这个阶段性胜利给他带来了莫大的自信心。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芥川都点了红豆汤,并且终于在今天正式向中岛敦介绍了自己,虽然是对方主动问起的。

 

“芥川君认识太宰先生吗?”

“他是在下的大学学长。”被叫了名字的芥川举起一只手掩住嘴,不想让敦察觉到他在暗暗得意。“为什么问这个?”

“我之前看到你们在店里聊天。”

芥川作出不经意的样子,念出那个早已在心里念了很多遍的名字:“中岛君,”他嘴唇有点干,心跳有点快。“你也认识太宰先生?”

“嗯,我们同一个高中的,还是他给我介绍了这份工作。”

 

前两天中岛敦从后厨出来时见到红豆冰男坐的那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看背影是个英挺的栗发男人。在目睹到芥川看向那人略带羞涩的表情后,小服务员差点把手上端的番茄通心粉打翻了。即使芥川还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但是身上却散发出一种平时从来没出现过的幸福光环,闪得敦睁不开眼。

 

那个人对他来说肯定很特别吧。

 

小服务员有点失落,心里好像下了场雨。他越看越觉得那个栗色的后脑勺眼熟,并在那人转过头时终于认出来他就是那个给自己介绍工作的不靠谱学长太宰治。太宰治表面看着吊儿郎当,实际上洞察能力比谁都强。敦本来想跟他打听打听芥川的事,但又怕被太宰发现自己一直像个偷窥狂一样观察芥川,最后落得被公开处刑的下场。

 

今天中岛敦和芥川搭话就是想劝芥川别喜欢太宰治,不会有结果的。因为他已经有个不好惹的混混头子男朋友了。如果他男朋友知道有个长得好看性格奇怪的男生用这样毫无遮掩的崇拜眼神看着自家青花鱼,说不准会叫上他的跟班一起把芥川教训一顿。

 

在得知芥川和太宰的关系后,敦又改变了想法。太宰和他男朋友上的是同一所大学,芥川没理由不知道他的学长老早就有对象了吧。

 

思维活跃程度堪比侦探的中岛敦同学迅速脑补了一出阴郁学弟在遇上他生命中唯一的光后为一场不会有结果的暗恋备受煎熬的青春疼痛文学。他又想到太宰治那张略带轻浮的脸,不由的有那么亿点点心疼芥川。

 

太宰先生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殊不知当晚芥川找敦口中罪孽深重的男人问了一通关于他在家庭餐厅打工的白毛学弟的事。内容包括但不限于他的生日,喜好,高中参加的社团。单刀直入他做不来,旁敲侧击也是一种策略。太宰回答了两三个问题后有点不耐烦,直接把敦的line推给了芥川,礼貌地结束了这场警察审讯证人般的谈话。

 

芥川龙之介没想太多就发送了好友请求,准备关了手机睡觉时太宰的短信弹了出来:“记得明天九点在A楼301室集合。”

 

想到这几天因为答应了太宰要帮忙准备迎新活动都没空去家庭餐厅,芥川有些怅然。他把和心上人拉近一点距离的希望寄托在万能的互联网上。隔着一个屏幕的好处就是不用把心思放在小心机上,也不用担心因为紧张而犯错误。

 

为了能及时收到邀请被接受的通知,芥川特地打开了line的通知提醒。要知道,他平时基本二十四小时不在线,line好友比LINE FRIENDS角色还少。然而两天过去了,中岛敦还是没通过他的好友邀请。

 

芥川龙之介在社团活动时频频看手机的举动招致了太宰的不满。对于最尊敬的太宰先生芥川向来有求必应,既然前辈不喜欢他看手机,他就只好用上厕所作为借口跑到教室外偷偷看,或者趁太宰不注意的时候瞄两眼。

 

在芥川一个上午跑了十次厕所后,中原中也终于忍不住问他最近是不是肾虚,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直到迎新活动策划完毕,芥川都没收到他日有所思的好友通过讯息。

 

暗恋中的人总是敏感多情,很容易在无形中背上思想包袱。芥川心里比没熟的无花果还酸涩。对于中岛敦来讲,他只不过是一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一个眼熟的常客,过不了多久敦就会把和他有关的记忆拖进回收站。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渴望把身上披着的阴暗给剥落下来,像综艺里那些恋爱高手那样轻而易举地俘获心仪对象的心。

 

晚上回到家后芥川龙之介收到了中原中也发来的慰问:“怎么样?你朋友追到他喜欢的人了吗?”

“没。”

那边近乎秒回:“告诉你朋友,心机只是临时抱佛脚,成为不了抓住幸福的武器哦*。”

 

芥川轻轻叹了口气,恰巧传到路过的芥川银的耳里。

“哥哥最近有什么烦恼吗?”

芥川兄妹之间没有秘密,芥川启用了第二次场外求助。这次他没再无中生友,只是简单地把事情陈述了一遍。

 

“哥哥只要把内心的感情真挚地表达出来就好了啊。”银给出了中肯的建议:“不要想那么多,拿出诚意用哥哥自己的方式来传达给对方吧。”

 

不论结果的好坏,芥川龙之介都不想放弃表达自己的心情,不想这份因为敦而感受到的悸动和美好悄无声息地结束。他决定最后去一次中岛敦打工的那家家庭餐厅。

 

“中岛敦。”芥川在店门口唤道,颇有种宣战的气势。

“有!”被叫了全名的服务员匆忙小跑过来,背挺得比笔杆还直。

“在下给你发送了line的好友申请。”

“啊?”

“在下想追你。”

“啊??!!!”

“所以你......”

“等等等等———”小服务员用菜单挡住红到冒蒸汽的脸,抑制住拔腿跑路的冲动。

 

之前中岛敦在某论坛发过求助贴哭诉自己被一个客人的凶狠眼神折磨得胆战心惊的打工经历。大多数网友并没有表示同情,反而回复得最多的是:“我嗑到了!!”,“他对楼主有意思吧!”以及“蹲一个我们在一起了”。敦看得五味杂陈,只把他们当作玩梗沙雕。他万万没想到还真给这帮沙雕网友说中了。

 

他艰难地从菜单后探出一双眼睛,在刚才劲爆的消息里挑出一个最简单的切入点:“你什么时候发的申请?”

“三天前。”

“你是A.K?”敦想起来前两天有一个莫名奇妙的账号给他发送过申请。那个账号的头像是全黑色的,昵称是两个简简单单的字母,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别的信息,横看竖看都很可疑。出于安全考虑他没通过这个申请。

 

“可是,你不是暗恋太宰先生吗?”

“在下暗恋太宰先生?”芥川疑惑地重复了一遍。

“你不是暗恋太宰先生?” 中岛敦又复读了一次,感觉自己傻得冒泡。

 

芥川铅黑色的眸子盯着他,却不再有以往那种装腔作势的凶悍。

 

“在下暗恋的是你。”

 

中岛敦从各个角度观察过芥川,唯独没有这么近地看过他的正脸,仿佛在浪潮平息下来后终于看清水面上映着的月影。

 

咻———

 

“能否给在下一个机会?”

 

真是被不得了的人给看上了啊。

 

敦认命般放下快被卷成卷心菜的菜单,他有点明白芥川为什么总是像讨债一样瞪着他看了。敢情他欠的不是钱,是情啊。

 

他红着脸凑到芥川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音量说:“好。”

 

对于不喜欢你的人再怎么有技巧都没有用*。

所以芥川龙之介这不就歪打正着了嘛。

 

End.

 

打星号的句子引用了有点心机又如何里主持人的话

这篇写得好开心啊!bug还请大家酌情无视

有点心机如何(上) # #
应该就不认识比他更有经验的了吧。   在中也学长的指导川龙之介花一晚上把《有点心机如何—男子篇★》全部看完了,还很认真地把里面提到的小技巧整理成了笔记。   “第一步就先试试用眼神和表情来引起...
】夜樱 # #
本想环住川的脖子可怕碰到他的伤口,最后只得将双手搭上他的肩膀。川似乎对他的反应很满意,赞许般轻啄了一他的唇角。   川龙之介不会承认,在他把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的秘密只告诉了中岛一人的时候,他...
吻痕(✘,微太中)● 川龙之介● 中岛● 文豪野犬
……吻痕?! 过激川厨化身为过激厨。 川不紧不慢的开口,“人虎,你今天就这么来公司找在了?” “嗯?是啊,有什么问题吗?”纯洁的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噗…”川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自己...
】告白 # #
知道。死过一次的川龙之介在重获新生之时也找到了的生存意义。而那个仰慕着太宰治,依凭他的认可而活去的川已经永远地消失在了过去。第二次的生命,他想为自己而活。   他们眼的距离如中岛所愿在无言中...
】听说我的男友是ED # #
龙之介抱着手臂没动,兽从身后窜出,带着几分杀气。   中岛就在这时和其他几个年纪相仿的男孩一同推门走入了包间。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那位坐在沙发上的客人现在心情十分不好,几个鸟都紧张得微微发抖...
】恋爱幸运糖果 # #
不是因为河岸边闷热蚊子多,都要产生他们在拍什么纯爱偶像剧的错觉。 “给在让个位置。” 中岛望向坐在自己左边只顾着开中原中也玩笑的太宰治,乖乖地腾出空间给川。两个月没见,还是那个眼里只有太宰...
】神隐之虎 # #
是在的报应,你没必要一起承受。”   “可我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中岛笑了,说了一遍当初为了博同情说过的话。可这次他不再像彼时那样无所依靠,因为他的心已经有了归属。   “我觉得如果和...
】唇齿间的深渊 # #
忘掉就好了。”中岛有点抓狂地揪住自己的衣角。他真是搞不懂这个幽灵同学,搞不懂他为什么要一直跟着自己。 “川啊,的确有点黏人。”太宰治把大长腿架到桌子上,没几秒被国木田用纸扇拍了下去。“不过习惯了就...
】 秘而不宣 # #
。房子里只有简单的几件家具,不外乎是白灰三种颜色,很有主人的风格。川今天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房子里充满了他一贯的清洌气息,这些都松缓了中岛紧绷的神经。   在进入川房间的那一刻他却差点叫出...
】手套 # #
到得更早。   “川!”糯米团子朝他挥手,有些笨拙地跑了过来。   “嗯。”川扶了跑到他跟前差点没站稳的,扫了眼来人的手。“人虎,有阵子没见你戴那莫名奇妙的手套了。”   “也没有很莫名奇妙...
】忘穿秋裤 # #
时一样就好。”   “好。”有点困了,闭上眼后听到床头灯啪的一声被关掉,补多一句:“明天超级冷,你记得多穿点。”   “嗯。”川也躺了下来。“睡吧。”   “晚安。”往旁边拱了拱...
】怪力系男友 # #
流露卝出担忧的鸢色卝眼睛,就还是把涌上心头的怒气压卝制了下去。   等头上的疼痛消退了一点后川换了种更加直接说法:“你就没有什么想在为你做的吗?”   愣了愣,怀疑是不是刚刚那一摔把脑子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