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贺企划:芥川3.1生日快乐】别想那头粉色的大象 #文豪野犬 #芥敦

sodasinei 2021-11-25

by/ Daydreamer

 

* 芥川龙之介生日快乐!

* 原作向,一点隐晦那啥描写

 

他们共享一份可丽饼,牵手漫步在无人的街道,靠着对方坐在夜色笼罩的河岸边。不远处还亮着几盏灯,零星的影子游鱼似地在水面上浮动。就在两张脸越靠越近,近到嘴唇要碰到一起时,河里飘过一个双腿朝天的躯体,不用看淹没在水里的上半身他们都知道那是谁。

 

“太宰先生!”中岛敦惊叫着坐起,冷汗出了一身。壁橱的柜门被拉开,外来的光源刺得他眯起了眼睛。

 

泉镜花灰蓝色的眼睛里还有未消散的睡意:“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她已经连续好几天在凌晨时分被中岛敦吵醒,可面对一个劲儿道歉的三好室友,镜花实在生不起气来。

 

完全清醒了过来后怎么样都无法重新入睡,敦轻手轻脚地爬出被窝,打算去倒杯水喝。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梦到这种纯爱剧一般的剧情了,梦里他的恋爱对象无一例外都是那个不久前嚷着要杀掉他的芥川龙之介。昨天是像千寻和白龙那样在空中紧扣着双手一同坠落,前天是在教堂里被穿着牧师袍的太宰治证婚,还有大前天他们像Q里真嗣和渚薰那样四手连弹。发色倒是勉强对得上,但芥川和真嗣的相似程度是负值吧。值得庆幸的是,他总会在芥川闭着眼睛凑近他的脸的关键时刻醒来。

冰凉的液体流入干涩的喉咙,敦拒绝再回想起那些冒着粉红泡泡的细节。

 

他会频频做这种梦的原因,要追溯到一个星期前。

 

“敦君,不考虑和芥川交往一下看看吗?”太宰说这话时的口吻和问候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 。说出来的内容却让他的二号弟子险些把嘴里的茶泡饭都喷了出来。

中岛敦擦了擦嘴角:“太宰先生你可真会说笑啊。我怎么可能和那个芥川交往!我们连朋友都不算。”

作为一个思想开放的新时代青年,敦理解同性之间的爱情和异性之间的爱情一样没有区别。他尊重别人的选择和取向,可在他设想里未来的恋爱对象向来是个像泉镜花那样香香软软的女孩子。

 

“什么?”提着大包小包经过的与谢野晶子不合时宜地插进他们的谈话。最近没人受伤流血,她正闲得发慌。没有什么比一点办公室八卦更能打发无聊的时间。“你们没在交往吗?”

 

“当然没有啊!”敦小声反驳。自从和芥川开始搭档工作后两人的关系改善了不少,碰面时不会再一点就着,可也没要好到可以被造谣的程度。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你们到底为什么这么想?”

“女人的第六感。” 与谢野晶子拆开新买的手术刀,漫不经心地回答道。“说真的,你不好好考虑一下吗?你们看起来很般配哦,都是我想解剖的对象。”

中岛敦闻言打了个寒颤,决定不再和心情不太美丽的医生争执。“说得好像只要我同意,芥川就会和我交往一样。”

“他会的,”太宰笑眯眯地说,“如果是和敦君的话。”

据非官方的不完全统计,太宰治平均每说五句话里就有一句是假的。尽管和太宰一起工作了这么久,早已熟知这个人的德性,中岛敦还是栽倒在了这句谎言的陷阱里。只要听者有心,要把一个念头植入对方的脑海根本用不着费尽心机上演一出盗梦空间。 

太宰这个看似天方夜谭的提议在敦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明明逼迫着自己不要再继续想,他还是会忍不住冒出芥川和人谈恋爱的样子来。他会不会亲昵地喊对方的名字,会不会露出他不曾见过的笑颜,会不会直白又热烈地表达爱意?敦根本想不出芥川陷入热恋后浓情蜜意的样子来。可无端的想象如刹车失灵的列车,一旦发动就无法停止。那时中岛敦还不知道,这颗小小的种子在一个星期后竟会长成超出他掌控的样子。

 

“人虎,喂,人虎。”罗生门缠上他的手臂,敦抬起头就看见芥川靠得比平时近的脸,皱起的眉头彰显着他的不耐烦。

“嗯、嗯?”他吓得往后连退几步。今天他是和芥川龙之介久违的共同行动的日子。昨晚他才在梦里和芥川谈了一整宿的恋爱,现在再看到他不免有些尴尬。而这份尴尬导致他根本没认真听对方在说什么。

“你没休息好?”

中岛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没听错吧,芥川是在关心他?

“待会可不要拖在下的后腿。”

“谁会拖后腿啊?!”刚刚对芥川生出来超出普通同事之间该有的一点好感又立马归零。

 

这一整天敦都在尽可能地避免和芥川的对视。他怕一迎上对方的目光之前的梦就会火山爆发一般在他的脑海里涌现。所幸任务还是顺利完成了。除了潜伏的时候敦忍不住想打哈欠被罗生门勒住脖子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还有多次踩到罗生门害得芥川差点摔跤以外,没再出别的差错。

 

中岛敦长吁一口气瘫坐到河堤边的板凳上。任务结束以后芥川习惯在路边的自动贩卖机买一罐饮料。有时敦也会跟着买一罐,可今天他没有这个心情。 

一定是因为之前太宰先生的那个荒唐的玩笑才导致他连睡觉都在想着和芥川交往。他拍了拍脸给自己打气试图振作起来。夕阳将整片天空烧得通红,河面泛着波光。一罐小豆汤抵到敦的额头上,芥川龙之介背着光,轮廓在敦光影交错的眼睛里逐渐清晰。

 

好像在哪个梦境里也有过相似的情景。

 

“谢谢。”

敦有点不好意思地别开眼睛。伸手接过对方难得送的温暖时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指,他立刻触电般弹开了手。那罐可怜的小豆汤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并在滚动的过程中收获了来自两个人的凝视,最终滚停在了敦的脚边。或许是感知到了空气里那股微妙的怒气,敦带着些许负罪感没敢抬头看芥川。内心里的小人在叫嚣着快做点什么补救,可最后还是输给了凝重的气氛。

 

中岛敦,18岁,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逃跑虽然可耻但是有用”。

 

那天晚上他又做梦了。炙热的微风吹来泥土的气息,新鲜摘下的桃果飘浮在木桶的凉水里。敦远远看到另一个自己和芥川依偎在枝繁叶茂的树荫底下。被石垣墙围筑的庭院里寂静无声,他们在柔和的月色下相互拥抱,一起躺倒在松软的植被上。空气里充满着桃子的甜腻气息,成熟饱满的果实等待被发现,被品尝。味道一定和看起来的一样丰盈可口。夏日里焚烧的不止是太阳,还有平日里暗藏的欲念。

耳边是衣物抚过草丛的窸窣,白发青年像受热的蛤蜊一般为对方张开自己。一切都在两人的沉默中进行着。敦看着芥川托着另一个自己的脑袋,俯身将他挡在身下。月光薄弱,他只看得到芥川线条优美的蝴蝶骨和上下起伏的背。可是不需要看很清楚,他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芥川龙之介停下动作,突然转过头来望向一直在远处旁观的局外人,灰色的眼睛里好像栖息了条吐着信子的蛇。

“你在期待些什么?”

 

“你在期待些什么?”睁开眼时芥川的话语还在他的脑子里回荡。中岛敦羞愧地觉得自己像个犯人,而湿了的床单就是他的罪证。

要说前阵子做的那几个梦还只是古怪了一点,今晚中岛敦做的这个梦才让他开始质疑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要不是找太宰治再三确认过,他还真以为自己中了什么离谱的异能。

 

中岛敦连续三天顶着厚重黑眼圈出现在办公室里,还被春野绮罗子夸奖说烟熏妆化得不错,和池袋的地下摇滚乐团团员同款。他懒得解释,或者说他压根儿就没精力去解释。再不好好睡一觉他的精神就真的要被掏空了。

 

“敦君,我帮你出个主意怎么样?”太宰治笑得不怀好意。

“什么?”

“你可以试试以毒攻毒。”

 

等中岛敦反应过来太宰治所谓的办法是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抱着一大摞等着被处理的文件站在空无一人的武侦办公室里了。

“当疲劳累计到一定程度之后人就会睡得很香哦。”太宰治抛下一句不负责任的话就离开了,到了门口又探个头回来嘱咐他走的时候要记得锁门。

 

不吃饱哪有力气加班。中岛敦从柜子里翻找出一桶杯面,提着热水壶坐下来前还特地去把窗户关严实。鬼知道芥川龙之介会不会和前几次那样突然从窗边冒出个脑袋来,像只闻到小鱼干的味道前来觅食的黑猫。他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见到这个让他万分纠结的祸根。

敦恍恍惚惚地把刚烧好的热水倒进杯桶里,在充斥着泡面香味的房间里渐渐恢复了点精神。正当他准备开动时抬头就看到了那张他最不想看到的脸。

“呜哇!芥川!”他手忙脚乱地接住从手里掉落的叉子。“你是怎么进来的?”还不忘扭过头去望一眼依旧紧闭的窗户。

“从门口。” 你白痴啊。后面那句话不用说口从芥川的眼神也能看出来。对太宰治各种任性要求向来包容的中岛敦此时此刻在心里狠狠地埋怨起他来。

“这是最后一桶了,不会让给你的。”中岛敦无视了芥川的眼神,现下还是填饱肚子要紧。他第一反应是把杯面保护起来好不被抢走,却被升腾的蒸气烫到了手。敦小声嘟囔着疼疼疼,胡乱地甩着手试图减轻灼痛。在一旁看着他的单人小剧场的芥川默默控制罗生门攀上他的手。冰凉的布料裹住还在隐隐作痛的部位,敦顿时觉得舒坦了许多。

 

“人虎,你最近很不对劲。”芥川龙之介不等敦开口立马直奔主题。

 

敦有点委屈,缺乏休息的虚弱精神让他无法自持。

 

“那还不是怪你!”

无所谓了,毁灭吧!他自暴自弃地想。说出来就能睡个安稳觉了。于是敦像开闸的水坝一样把这几天的梦里他认为羞耻程度较低的部分告诉了芥川。其实他能讲出來的最多也只到牵手和相拥而已。

 

“这简直是最糟糕的噩梦。”他有点心虚地做出评价。

中岛敦还想说我后来发现也没那么糟啦。芥川你意外地很温柔,会是个很好的男朋友。可他就是没法说出来,不知道是因为死要面子还是打骨子里对对方的回应不抱任何希望的自卑。他希望芥川随便挖苦他两句或者告诉他你只是被太宰治随口说的一句玩笑话糊了脑子,好让这场闹剧告一段落。

 

可芥川没有。他不仅没有,甚至还提供了解决方案:“把梦变为现实不就好了。”

 

“芥川,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这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吗?”芥川反问,语气就好像在说为这种小事而纠结的你果然是个笨蛋。

 

为什么你这么容易就接受了??你是这种设定吗???中岛敦傻愣在原地,他现在的样子很适合做成一张宇宙虎虎头的表情包。很多年后他提起这件事时,芥川坦白当时的他确实不知道自己说的那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第一步是牵手对吧?”芥川看着他,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敦点了点头,颤颤巍巍地伸过手去,感觉活了十八年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在空中滞留了半天后,他终于小心翼翼地捏住了芥川的小拇指,还蠢呼呼地想芥川的手指好像和他梦里的触感差不多。

这个结果换来了芥川不满的一声咂舌,他反手把敦的手抓到手心里,末了还问:“剩下的呢?”  

办公室里的空调呼呼地吹,中岛敦心里的鼓咚咚地响。他半晌才吐出一句:“剩下的就留到下次吧。”

不然我心脏会受不了。

 

看样子,无论是太宰治的方案还是芥川龙之介的方案都无法让中岛敦今晚睡个好觉了。

 

End.

 

不小心搞得过于纯情了23333

 

标题取自粉象/白熊效应,指越想忘记就记得越牢的心理现象

再次祝阿芥生快,期待之后的老师!

/】告白 #文豪 #文中岛
发笑。 哦对了。突然回,今天是你生日吧。 他点点头。 生日快乐,中岛说完便走。中岛继续目送他,心却突然安定下来,似乎一个称呼改变就是一剂良药,让他在回家路上满怀着一种沉甸甸幸福...
【文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食物被发现后●文豪乙女向●江户乱步●中原中也●太宰治●国木田独步●中岛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你
原作者:离岛   【文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中/太/国//泉//福/与/织/宫/森 #文豪×你 #女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文豪乙女向】全员兔化 ●太宰治●中原中也●龙之介●中岛● 男神×你
,揉着怀里毛球,突然你想到了什么,召唤出刻耳柏洛斯(详见有毒异能力篇) “唉!?小姐这么把三召唤出来了?” “嗯.....看看它们看见现在君是什么反应。” 果不其然,三...
文豪乙女向】有毒异能力 ●太宰治●中原中也●龙之介●中岛● 男神×你
.....后来听她解释才知道,原来是被动触发后周围一切生灵都会凋零。 等等!?丫头你说是被动!? ~~~ (迷雾) 在下觉得小姐异能配合在下异能十分完美,她可以完全融入到迷雾里...
浪费 #文豪龙之介 #中岛
。 “可是,可是……” “记得今天放学等着在下。”说完,在脑门上弹了一下,径直走进了校门。 中岛回过,校门后直美和镜花,早就在一句“在下接受”之后就吓跑了。   放课后,中岛才...
【奇迹/文乙女向】如果他做了有颜色梦 #黑子篮球bg #赤司征十郎 #青峰大辉 #文豪 #男神x你 #中原中也 #龙之介
可能继续了,就向始作俑者要一些补偿吧。   文豪   [中原中也]:无言   “日安,中原干部~”   你对这位无时无刻都在散发成熟靠谱男人魅力上司很是仰慕。   “嗯。”   中原中也有意...
文豪乙女向】你眼睛很好看啊 ● 太宰治● 中原中也● 龙之介● 中岛● 男神×你
感觉到疼痛,而是腰上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哦,异能啊。嗯???罗门这么方便吗? 脚安稳踩在地上,楞楞看着走到你面前。 “咳咳,小姐没事吧。” woccccc!和我说话了! “啊?没事...
】刻骨铭心 #文豪龙之介 #中岛
。   “!” “现在起来了?看你说起太宰先生时候可没这么犹豫过。” “……”中岛解除了刚刚被吓到而释放出月下兽,微微低下了,沉默了。 “在下很讨厌你。”说完,收回罗门,任由中岛从半人...
文豪乙女向】当他们要了 ●太宰治●中原中也●龙之介●中岛● 男神×你
!!!!!! *不喜勿看,禁止ky!!!!!! *走起↓   太宰   像只猫一样粘着你,言语撩拨,撩你两颊羞红,慢慢引导你进入主题,当你回过来已经步入陷阱。 “嗯~小姐这么主动吗,我就不客气了...
【中太】听说书人所言。 #双黑 #文豪太宰治 #中原中也 #
原作者:伏子深   ☆无差,不过很少很少。 ☆3k+一发完自嗨产物细究。   1. 是我曾从一个说书人那儿听故事。   2. 那时他一身长袍站在桌前,与古色古香小城和一旁浮云般粉嫩...
【文乙女】当你看多了恐怖电影● 文豪乙女向●太宰治●中原中也●江户乱步●龙之介●中岛●爱伦坡● 同人
还算优秀体术勉强躲过了罗攻击,但是你头发还是被削掉了一缕,脸上也被出了一道口子。 “谁!”厉声问道,“你把小姐怎么了!” “!是我!”你气呼呼躲开罗第二次攻击打开了灯,再次...
文豪乙女向】迟了 ● 太宰治● 中原中也● 龙之介● 中岛● 男神×你
无奈翻了个白眼,劝着绑架你敌对势力。 不过现实就像是捉弄你一般,你看到了门口站着,他脚边还有两个已经断气人。 冷漠看着你身后人,缓缓你们走来。 “呵,在走一步,你就能看到她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