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敦】告白 #芥敦 #新双黑

sodasinei 2021-11-25

by/ Daydreamer

 

*原作向,有大量捏造

*复健中...

 

芥川龙之介是那种,假如有人在他眼前落水他会无动于衷地看着溺水者沉入水底的人。中岛敦则和完全他相反,他宁可以身试险也要伸手救人。当然,如果落水的人是太宰治,那就是另外一个光景了。他们的性格相反,是硬币的两面,是磁铁的两极,也自然没能逃过异极相吸的定律。

 

两个人都没对周围的人刻意隐瞒他们的恋爱关系,也心照不宣地没有主动告知。正因如此,这段关系的曝光就像凭空在平静的海面上扔下鱼雷般令人猝不及防。

 

据第一发现者樋口一叶回忆,那是一个积云厚到像是要掉下来的周五,天色比她当天的心情还要昏暗。

在把红茶端入办公室时,樋口假装随意地问芥川:“前辈这个周末有什么安排?”

“和人虎有约。”

“前辈什么时候和他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我们在交往”

“原来如此。”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欸,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才反应过来的樋口连敬语都忘了说。

 

芥川不再理会,头也没回地踏出了港黑大楼,把方才引起的骚乱和吵闹关在门后。

 

中岛敦倒是没那么容易脱身。他们俩交往的消息顺着鹤见川的风几乎没花几分钟就传到了侦探社。当时正在咖啡店里擦拭玻璃杯的露西听到楼上的声响还以为有敌人突袭。可怜的露西,急急忙忙地冲上楼,得来的却是自己失恋的消息。

还不如是敌人把侦探社炸了呢。她看着被众人团团围住的敦酸溜溜地想。

 

“请社长立刻下达暗杀芥川的指令,保证完成任务。”

“别说这么可怕的话啊小镜花。你明明就不想杀人。”

泉镜花把小刀收回袖中。她想起敦每次谈起芥川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愈发觉得不可思议。“你被芥川威胁了?”

中岛敦嘿嘿地笑了两声,“他没威胁我,我是自愿的。”

“没想到敦君藏得这~~~么深。”嘴上这么说太宰治却露出一副“我早知道了”的神情。

“敦,喜欢芥川?” 镜花问。

“嗯,喜欢,”敦挠了挠脸,“的吧。”  他无法给出一个笃定的答案。无论是他还是芥川都从来没和对方说过喜欢。在不久以前他们还是说恨太粗浅,说爱又太荒唐的宿敌关系,至少明面上是如此。也怪不得除了太宰治以外的所有人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说到底,他们之间的感情能简单地用一个词来概括吗?但如果只能在喜欢与厌恶之间选,敦还是偏向于喜欢的。

 

“那芥川也喜欢敦?”

中岛敦还没来得及开口,其余几个社员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了起来。

“你们是怎么开始的?谁先告的白?”直美问了她最关心的问题。

“那肯定是敦君先告的白呀。” 

“我也想象不出无心之犬说情话的画面。” 

“恋爱可是会让人打破常规的,就像我和哥哥那样。”

“喂喂喂,不要拿普通情侣和你们类比。”

......

 

不再是话题中心的中岛敦默默松了口气,他向来不擅长指正别人。

 

真要算起来,还是芥川先告的白。

 

那是在约定好的决战之日,在一片狼藉之中,毫无浓情蜜意可言的告白,和雨水混着血液的气味连结着一同刻在了记忆的石碑上。上天为这一场注定的血战降下相应的狂风暴雨。这也是今年春天的第一场雨,来势汹汹,仿佛能唤醒一条蛰伏的巨龙。河川里的水流湍急而凶猛地冲刷着岸边干枯的蒲草和泥石,水位再涨一点就能漫到岸上站的两个身影脚边。

 

从不离身的黑色外套湿答答地黏在芥川身上,像只落水的黑毛狗。这个比喻芥川不会喜欢,敦想,他讨厌狗。和淡然站在雨中的芥川不同,中岛敦撑了把透明的伞,是他拒绝了镜花一同前来的请求后她塞给他的。这是他和芥川龙之介之间的约定,旁人无法插手。

 

“接下来的六个月,你一个人都不能杀。” 说这句话时中岛敦哪能想到六个月里能发生这么多意外。比如福地樱痴的出现,比如芥川被变成吸血鬼死而复生,又比如他们利用书页让世界恢复了秩序。芥川龙之介被福地樱痴杀死一次,又因为不甘做傀儡而差点第二次死去。可他到底还是遵循了约定。

 

他们久久地对视,此刻语言已显得多余。中岛敦率先将伞扔到一旁,虎化的同时避开了罗生门如闪电般的攻击。他们拼尽全力地战斗,任何一点保留都是对这场最终决战的不敬。天魔缠铠与月下兽的利爪相交碰撞,飞溅出的火光在昏暗得仿佛世界末日的天色里格外注目。他们逐渐和疾风骤雨混为一体,没人能用肉眼捕捉到两人的动作。一切都必须在此结束,在泪水、呼喊和仇恨都消失了的暴烈里画上句号。

 

待到风停雨驻时,两人都已经失去了使用异能的体力。他们身上覆着一层血和泥,脸上也多少有些伤痕破损。赤手空拳让中岛敦占了不少上风,只是没有力气的拳头像棉花,伤不了人。他不慎被石头绊倒,趴在地上却疲惫得没能再挪动身躯。芥川龙之介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趔趔趄趄地蹲到中岛敦跟前,拽起他的衣领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敦没有逃避他的目光,他想触到芥川的眼底,想消弭距离,消弭曾经的死亡。他想说,他那么拼命打倒天人五衰除了想拯救世界,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想要救芥川。

 

中岛敦不用说出来,他命定的对手也能知道。死过一次的芥川龙之介在重获新生之时也找到了新的生存意义。而那个仰慕着太宰治,依凭他的认可而活下去的芥川已经永远地消失在了过去。第二次的生命,他想为自己而活。

 

他们双眼的距离如中岛敦所愿在无言中消弭。敦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他发现自己无所畏惧,也许在今天第一眼看到芥川时他就笃信芥川不会杀死他。

 

芥川的确没有,他用一个吻代替了死亡。在雨后初霁的万丈霞光里,芥川龙之介俯下身子亲吻中岛敦。

 

在一个雪花般的吻后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切。芥川敞开黑色的外衣,拉过敦的手隔着一层湿透了的布料覆到胸腔靠左的位置。芥川龙之介不会说喜欢。他喜欢的东西很少,想要守护的东西也不多,胸腔里比常人少了那么一些情意。可他会为这些寥寥无几的情衷献上自己的所有。

 

“这是在下的全部,你要不要。” 

 

是啊,这就是芥川龙之介的全部,中岛敦望向他半藏在阴暗里的脸。直白又锋利的语言,不算健全的性格,残破不堪的身体,以及,一颗为了自己的信念不向任何事物低头的高傲的心。他怎么可能拒绝?

 

“不是说碰你就要砍掉我的手指吗?”

“那你早该被大卸八块。”

 

中岛敦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我啊,既不小鸟依人也不会跟你撒娇,不仅如此还经常会跟你吵架甚至动手。” 芥川的视线轻微地缩了一下。“只是,也会有想要倚到你身上的时候,靠在一起什么都不做,只交换一个拥抱,那种时候也是会有的。”

 

“譬如说现在?”

 

再次靠近时彼此都显得有点小心翼翼,仿佛上一秒的激烈厮杀只是一场被割断在风雨里的梦。雨水混着铁锈的气味传了过来,不用看照镜子也知道他们现在看上去一定很狼狈。

 

中岛敦想起那句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歌词:“拥有你就像拥有了全世界”。有点俗,他想,但也没有错。

 

end.

】恋爱幸运糖果 # #
by/ Daydreamer   *让喜欢的人吃了就会两情相悦的魔法糖果(伪) *校园PARO,用的是学院文豪野犬的部分设定 *内含   00. “世界不存在魔法。 所以,川龙之介不会喜欢上...
】忘穿秋裤 # #
。   川那个体质学什么JK啊,不注意保暖可不行。 在心里默默吐槽男友的大意。这么冷的天,在外面走两步腿都会失去知觉。反正也闲着没事情做,他决定跑一趟港总部,把秋裤拿去给川。   “我在港楼下...
】手套 # #
到得更早。   “川!”糯米团子朝他挥手,有些笨拙地跑了过来。   “嗯。”川扶了下跑到他跟前差点没站稳的,扫了眼来人的手。“人虎,有阵子没见你戴那莫名奇妙的手套了。”   “也没有很莫名奇妙...
吻痕(✘,微太中)● 川龙之介● 中岛● 文豪野犬
原作者:AnAn安宰尔w   ✘,微太中 ✘日常欧欧西 ✘软软川我可以     川和同居了。 这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公司却没人发现。全公司上下因为中岛的到来而变得不平静。 中岛...
】听说我的男友是ED # #
龙之介抱着手臂没动,兽从身后窜出,带着几分杀气。   中岛就在这时和其他几个年纪相仿的男孩一同推门走入了包间。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那位坐在沙发上的客人现在心情十分不好,几个鸟都紧张得微微发抖...
】有点心机又如何(上) # #
by/ Daydreamer   *灵感来自标题同名日本综艺 *现代无异能paro *蠢且ooc ,—>,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多的   “一份红豆绵绵冰,红豆和糖浆要份。” “好的客人...
】神隐之虎 # #
川猛地展开了他的翅膀。巨大的鸦色羽翼将两人紧紧裹住,像平地筑起的围墙,挡下火焰猛烈的攻势。   “川你做什么?!” 中岛瞪大了眼。   川摁住在他怀里想要挣脱开来的人虎:“你给我乖乖待着...
】唇齿间的深渊 # #
来一样,脸上全是汗。他眼紧闭,嘴里好像还在发出不满的咕哝。圆滚滚的布偶服配上川消沉的脸造成一种滑稽的效果。再怎么说这都不是一个该笑出来的场合。咬住了嘴唇。   “这么热你干嘛还憋着不摘头套啊...
】 秘而不宣 # #
对方的家很大可能意味着他们的关系将要更进一步。 已经成年的中岛还是个童贞,他相信川在这方面也是个没有经验的手。来之前他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还在网上搜了很多相关资料。本以为已经做好准备,可一进门...
】夜樱 # #
是不行。”中岛愣了愣,立马就趁热打铁对他的晋男朋友提的第一个要求:“川,你是第一个和我赏樱的人,之后每年我们都一起赏樱吧。”   川沉默不语,轻轻掐了掐恋人的脸颊表示应允。   中岛嘿嘿一笑...
】好胜心与吻 # #
为时已晚,川单手扯过他的衣领,冰凉的唇贴了上来,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就当是被刺猬扎了一下。   可川并没有立刻放开他,还像小动物一样试探性地轻忝他紧闭的卝唇。温热的触感让...
】怪力系男友 # #
啊。”国木田望着桌上那一摞还没处理完的文件,连发火的力气都消失了。   抵达川家时中岛用对方先前给的备用钥匙开了门。屋子里静悄悄的,玄关的鞋柜里却少了一拖鞋。真少见,川居然早他一步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