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敦】恋爱幸运糖果 #芥敦 #新双黑

sodasinei 2021-11-25

by/ Daydreamer

 

*让喜欢的人吃了就会两情相悦的魔法糖果(伪)

*校园PARO,用的是学院文豪野犬的部分设定

*内含双黑

 

00.

“世界不存在魔法。

所以,芥川龙之介不会喜欢上中岛敦。”

 

以上两句话存在明显的逻辑谬误。

 

 

01.

“让喜欢的人吃下TA就会喜欢上你哦。”太宰治坐在小摊的桌子后不懈余力地推销。“这是施了魔法的糖果。”

“诀窍是送糖果的时候在心里默念三次对方的名字。”

“真的假的?”几个女生半信半疑。

“二年A组的高坂同学你们知道吧。”太宰晃了晃手指,“她在我们这里买了糖果之后就顺利和暗恋的同学在一起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可以作证是真的。”一个黄发的小个子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众人后面。

“欸——那我就买一颗好了。”

“我要这颗紫色的。”

“那我也......”

趁着女生们把注意力都放在糖果上,太宰偷偷朝贤治比了个大拇指。

 

物品被赋予爱情的意义就会变得昂贵,比如情人节的玫瑰和巧克力,比如用作定情信物的戒指,再比如原价500円一大包还送几张可爱贴纸的糖果可以以500円一颗的价格贩卖。太宰治所谓的魔法,也不过是在七彩的玻璃纸包装上用马克笔画上奇怪的符咒图案。

 

“会不会被雷劈啊。”一直默默坐在太宰治身旁的新社员中岛敦在几个女孩的身影远去后叹了口气。

“敦君不相信魔法吗?我可是跑了大老远去和那位被称作‘能带来幸福的魔法师’好好学习了一番啊。”太宰治用卷成一卷的书本当作魔杖的样子点了点中岛敦的脑袋。“再说了,如果魔法奏效了,就能顺利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如果没奏效,不过就是让对方吃一颗糖果而已嘛。”

中岛敦永远别想在讲歪理上胜过太宰治,于是他闭上了嘴。

 

在这个有着进行可疑部活的俱乐部,制造炸弓单的老师,热衷自鲨的学生的学园里,兜售所谓的魔法糖果算不上什么值得惊奇的事。兴许是因为幸存者偏差,又兴许是糖果的魔法是真的,学院里的情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加,到处都弥漫着浓厚的恋爱气息。魔法糖果越卖越抢手,名气也越来越大,而武装学生会也因此早早就赚够了部活经费。

科学地来讲,这个世界没有魔法,太宰治不过是利用了高中生因为盲目的爱情而变得容易迷信的心理。和斯金纳的鸽子一样,当同样的行为和结果重复出现时,人类就会在两者间建立起错误的关联性甚至是因果性。

 

但有些事情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在被野犬校报的记者质疑魔法糖果实为营销骗局,并且用大标题在校报头条公开声讨后,太宰治决定以身作则。

“我让中也吃下糖果,他这么讨厌我,如果我们交往了不就能证明糖果的魔法了吗?”太宰不紧不慢地和记者交易,“之后再给你提供我们公开恋情的新闻素材,你看怎么样?”

校报记者揭露恶臭无良商家的决心开始动摇。要是真成了这可是惊动整个学院的大新闻!最重要的是嗑的西皮要成真了自己还是推动者,四舍五入就等于她西皮被她锁了。本质是双黑党的记者忍着内心想要出去跑圈的冲动答应了下来。

两天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在校门口当众接吻引起轩然大波。未等中原中也反应过来太宰治就脚下抹油溜之大吉。留下中原中也一人像个傻子一样呆立在原地,刚从风纪委员那儿拿回来的黑呢子帽子被风吹得歪到了一边。过了整整两分钟,校园里响起他堪比吼叫信的咆哮:“你个青花鱼脑子是抽了吗?!!!!” 脸热得像冒烟的水壶。

 

如果围观的群众能发弹幕,屏幕上早被“打情骂俏的臭情侣”刷屏。

 

他们接吻的照片在次日登上校报的封面,配字:“惊!昔日对头竟成今日爱人,原因竟是....”在内页附上一整版两人堪比狗血小说的爱情故事,并且夸大描述了魔法糖果在其中起到的效果。

 

糖果的灵验再次被印证,一下就被学生们争先恐后地抢着买光。而太宰治也见好就收,鼓捣起别的事业。

 

魔法糖果从此成为了一个校园传说。

 

 

02.

十几岁的少年有太多想不明白的事情,为什么宇宙会发生大爆炸,为什么芥川老喜欢扯他的帽兜,为什么巧克力奶加了盐会变得好喝,为什么保健室不和一年C组的教室在同一层楼,为什么数学测验总是及格不了,为什么,为什么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

 

在那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里,有一半都和自己喜欢的人有关。至于为什么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中岛敦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头绪的。谁让他喜欢的是芥川龙之介呢。每一个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芥川龙之介对太宰治有着不一样的感情。而因为太宰的关系,芥川似乎一直单方面把敦当成宿敌。

 

“在下不会把太宰先生交给你。”是他对中岛敦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敦也从一开始的一脸问号到后来的敷衍顺从:“嗯嗯,太宰学长给我我也不要。”

“你竟敢对太宰先生不敬?!!咳咳咳———” 

“不是你说不交给我的吗?”敦有点担心地看着咳嗽不止的芥川,小小声嘟囔道。

诸如此类的对话还有很多。中岛敦不讨厌,甚至有点庆幸可以时不时因为太宰治的缘故和芥川说上话。他有时候会想,如果没有太宰治,芥川跟他大概是毫无交集,在人群里碰到也只会擦肩而过的两个人。

 

03.

太宰治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之前暑假的时候因为太无聊就群发短信约大家一起去河岸边的草地上看烟火。还打着校外团建的旗子擅自挪用学生会的公款让敦去给大家买吃的。开学的时候差点被国木田制裁,才有了之后魔法糖果的出现。

 

“女孩子们怎么都没穿浴衣啊,真可惜。”太宰叼着敦买回来的蜜瓜味冰棍一屁股坐到中原中也旁边。“中也还是戴着他那顶傻得要死的帽子。”

中原中也一脚踢到太宰治的小腿肚上,往嘴里送入一口冰沙。

“欸,中也也给我来一口嘛。”太宰治像只大型犬一样趴到中原中也的肩上。

中原中也用手肘把太宰治撑开。“混蛋,不要靠得那么近,热死了!”

如果这么烦太宰学长,中原学长为什么会来啊。看着在太宰治的强迫下不得不把冰沙让给他吃的中原中也,中岛敦心想。

 

别的同学陆陆续续地到了,纷纷来找负责买零食的中岛敦:“敦君都买了什么好吃的?”

“炒面,章鱼小丸子,薯片,冰棒,汽水,果汁,还有无花果干。”

“哦哦哦,辛苦了!” 大家七手八脚地从塑料袋里挑出自己想要的零食,敦只拿了一小包无花果干。

夏夜的风吹散些许暑气,河岸逐渐聚集起一帮前来观赏焰火大会的人,热闹又欢腾。大家围坐在铺好的垫子上,等待着烟火的到来。敦东张西望地寻找着自己已经相隔快两个月没见到的人。一般只要条件允许,芥川龙之介绝不会拒绝太宰治的邀约。今天迟迟没见到他的身影,敦心里不免有点失落,亏他还特地买了芥川喜欢吃的。最后一次见面好像也是以吵架结束。具体理由敦已经记不清,无非是类似于“拉面是酱油的好吃还是味增的好吃”这种无所谓的话题。他也不想老是和芥川吵莫名其妙的架,较莫名其妙的劲,但在面对挑衅的时候又无法保持沉默。

 

“要开始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敦和其他人一样抬起头望天,心里默念的却是今年他一定不要被这样苦涩又没有希望的感情所折磨。也许是神明听到他许的愿,坏心眼地扔给他一个措手不及的惊喜。伴着焰火上升的声音,芥川龙之介的脸和在夜空中炸裂的花火一起倒映在中岛敦紫金色的瞳孔里。人群里响起欢呼声,敦呆愣愣地张开嘴,又发不出声音。他们在一片嘈杂声中对视,背景是绚烂的焰火。如果不是因为河岸边又闷热蚊子又多,敦都要产生他们在拍什么纯爱偶像剧的错觉。

“给在下让个位置。”

中岛敦望向坐在自己左边只顾着开中原中也玩笑的太宰治,乖乖地腾出空间给芥川。两个月没见,还是那个眼里只有太宰的芥川。敦在心里止不住叹气。

“你过去一点。”芥川没有领情,反而走到敦的右边,挨着他身边坐下。于是敦不得不又往原本的位置挪。第一次和芥川靠得这么近,他根本无法安心欣赏天上的焰火。

“给你,你喜欢的吧。”敦把那包抓在手里好久的无花果干递了过去。

芥川迟疑片刻还是接过那包零食:“总感觉心里有点不痛快。”

“说什么呢?真没礼貌,这种时候要说谢谢。”嘴上这么说着中岛敦还是有点心虚。

他一直自称自己是个胆小的高中生,但从来没做过什么违心的事。只有在面对芥川的时候会罕见地想要否定对他的感情。如果不依靠魔法,人没法控制喜欢这种感情,无论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中岛敦还是会控制不住地留意起有关芥川的一切,又像护住风中的蜡烛一样小心翼翼地不让人发现。他不知道,即使是微弱的烛光,到夜晚也会格外显眼。喜欢一个人和咳嗽一样是藏不住的。

 

今晚芥川心情很好的样子,没有主动挑起任何纷争。烟花持续在天上绽放然后又坠落到河川里。他们像关系很好的同学那样安安静静地一起看完一整场焰火。中途不知道从哪里传过来一包薯片,芥川没吃,扯了扯敦的帽兜把薯片递过去。

“这是你买的吧。”

“嗯,你怎么知道的?”敦抓起一大把薯片又扭身传给旁边的太宰治。

“茶泡饭味的薯片只有你才会喜欢。”

“才没有,大家都有吃!茶泡饭味怎么了?明明就很好吃!”他不自觉提高了音量。谁都不可以嘲笑茶泡饭,就算是芥川也不行。

“在下知道。”芥川的嘴角往上挑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

中岛敦觉得有点丢人,把脸埋到双臂之间,透过缝隙偷偷看芥川。火光把他清冽的侧脸映得斑斓,好像比往常多了那么几丝人情味。敦发现就算过了两个月,他还是很喜欢芥川龙之介,但又讨厌喜欢芥川龙之介的自己。

 

芥川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太宰学长,作为一个背景板的他又算什么呢。

 

04.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相爱相杀的爱情故事一下就传遍整个学院,不想知道都不可能。

中岛敦看到野犬校报头条的第一反应是芥川失恋了,第二反应是自己竟然还有点高兴,第三反应则是谴责起自己的卑劣来。绕了一圈才迟钝地惊觉太宰学长和那个他整天缠着的中原学长在一起了。虽然是意料之外但也是情理之中。

敦将报纸叠好放进鞋柜深处,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从柜子的顶端落下。他弯腰将其捡起,是一颗银色包装的魔法糖果。应该是太宰治在部活室画咒符施法时顺手塞给他的。

 

“敦君也拿一颗给自己喜欢的人吃吧。”

“不用了不用了。”少年摆摆手推辞。

就算是魔法,我喜欢的人也不会喜欢我,他悲观地想。

“就没有那种让人忘记自己喜欢的人的魔法吗?”

太宰治马上回答:“我学的是让人变得幸福的魔法,这种带来不幸的魔法我可不会。”

“不幸?”

“敦君,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太宰治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让中岛敦有点害怕。“你真的舍得忘掉吗?”

 

中岛敦望向空无一人的走廊,此时除去体育社团的学生还可能在训练,其他同学早就回了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成型。

他的确舍不得忘掉这份感情,舍不得忘掉关于芥川的一切,舍不得忘掉烟火大会那天芥川的侧脸。即使这份回忆有时会让他难受得像被困在一座水牢里喘不过气来,但更多的时候是漫步在云层般轻飘飘的快乐。让他难受的只是自己的胆怯,和芥川无关。为了这份无法宣之于口的感情,中岛敦决定借助魔法的力量。

 

再三确定教室里没人后,敦像影子一样闪了进去。他快步走到教室后排靠窗的“主角位”,那是芥川龙之介的位置。之前敦帮国木田般书的时候无意中在教师办公室里瞥见芥川班级的座位表。不知道是芥川的名字比较显眼还是中岛敦双眼5.1的视力,隔了大老远他一眼就看到了芥川的位置。

敦找过好多借口去路过二年D班的教室,每次都只敢用余光在门口快速扫过。他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可以大胆一点,大大方方地走到教室门口,直接问芥川学长在吗?再随便撒点类似于“太宰学长有事找他”这种无伤大雅的谎。可大多数时候芥川都不在教室,敦一次都没在教室里或者班级走廊上见过这个人。也许是因为如此,他今天才有勇气偷溜进对方的教室。他笃定芥川不会出现。

 

05.

几片深红色的落叶浮在窗外的池塘水面,秋日的黄昏将一切染成即将消失的样子。中岛敦凝视着斜阳光下芥川的桌子,明知道没人在看还是紧张得不敢靠前。

 

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

他闭着眼在内心里默念,将那颗魔法糖果紧紧地攥在手里。就像太宰治说的那样,就算魔法不生效也没有人会受到伤害。但是万一成功了......不会的,他摇头打消这个念头。敦只想把糖果放到芥川的座位,这是目前为止他敢为这份恋情做到的所有。至于对方会不会吃下去,会不会因此喜欢上他,他并不抱有任何希望。

 

教室的门突然被人拉开,敦吓得条件反射地捂着脑袋蹲到地上。除非现在地上出现一个洞,否则他无处可逃。脚步声越来越近,紧接着敦感觉自己的帽兜好像被人往上扯了扯。整个学校会这么扯他帽子的只有一个人。

 

"中岛敦,你在此地做什么?"偏偏遇上了本以为绝对不会出现又最不想碰到的家伙,中岛敦觉得心脏没被吓停的自己好像又成长了一些。

“捡、捡东西?”银发男生有点尴尬地从桌子底下爬出来,说出来的话自己都不信。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而且他一向转得不快的脑子也没能编造出什么靠谱的借口。

 

此时已是日落西山,教室里没有开灯。在一片昏暗中敦反而迸发出超前的勇气。原本跳得很快的心脏意外地平缓了下来。他知道,他不能再继续逃避下去。

“我捡的是这个。”他像玩猜抓阄一样摊开手掌。那颗糖可怜兮兮地躺在敦的手上,包装变得皱皱巴巴,画在上面的咒语掉了点色。“传说中让心上人吃了就会喜欢上自己的魔法糖果。”

“我其实是想把这个放到你的抽屉里。”中岛敦自顾自地说下去,没有给芥川回应的机会。“啊,也不是非要你吃不可。既然给了你就随你处置,你扔掉也可以,拿去给太宰学长吃也可以。”他越说越难过,觉得就这样草率自爆的自己好蠢。

"你这是在向在下告白吗?"

“随你怎么想,反正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我可没干什么亏心事。”中岛敦把糖放到桌上,满心都是怎么才能连夜买票坐火箭逃离地球。

“等等。”

“干嘛?”

“在下不相信魔法的存在,也不知道你对在下有什么误会。”他看着中岛敦早就泛起泪光的眼睛说,“就算有想要赠送此糖的对象,那个人也是你。”

中岛敦懵了,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正在发生。不对,是已经发生。可芥川没有吃下糖果啊?这怎么可能?难道、难道他在做梦吗?他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我?”

“是。”芥川点点头。

别人都说芥川龙之介是个连老师都觉得棘手的问题学生,不仅很难沟通还总是我行我素。他确实不善于表达自己,面对第一次喜欢上的人总是会说出一些口不对心的话来。

 

“你喜欢我?”中岛敦又问了一次,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不能有一点含糊。

“是。”芥川的语气十分肯定。

 

“你是笨蛋吗?就算不吃这颗糖我也......” 说着说着,敦鼻尖一酸,忍了好久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他还是有很多想不明白的问题,为什么芥川会喜欢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不是喜欢太宰学长吗。但中岛敦知道芥川不会说谎更不会逢场作戏,只要他点头承认了就一定是真心的。

 

“不许哭。”芥川握过敦的手,不让他揉眼睛。

“才没哭。”敦吸吸鼻子,回握住对方的手。

 

搞了半天,就算没有魔法,他们也能相爱。

 

06.


“所以糖果到底有没有魔法?”

 

"当然有啊,是爱与勇气的魔法哦。"

 

End.

 

其实是铜仁女的南桐魔法✨(不是

 

用了自己很喜欢但又很土的梗XD 

有空的话想写芥视角的后续(⌒▽⌒)

】听说我的男友是ED # #
龙之介抱着手臂没动,兽从身后窜出,带着几分杀气。   中岛就在这时和其他几个年纪相仿的男孩一同推门走入了包间。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那位坐在沙发上的客人现在心情十分不好,几个鸟都紧张得微微发抖...
】唇齿间的深渊 # #
来一样,脸上全是汗。他眼紧闭,嘴里好像还在发出不满的咕哝。圆滚滚的布偶服配上川消沉的脸造成一种滑稽的效果。再怎么说这都不是一个该笑出来的场合。咬住了嘴唇。   “这么热你干嘛还憋着不摘头套啊...
】告白 # #
知道。死过一次的川龙之介在重获新生之时也找到了的生存意义。而那个仰慕着太宰治,依凭他的认可而活下去的川已经永远地消失在了过去。第二次的生命,他想为自己而活。   他们眼的距离如中岛所愿在无言中...
】有点心机又如何(上) # #
by/ Daydreamer   *灵感来自标题同名日本综艺 *现代无异能paro *蠢且ooc ,—>,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多的   “一份红豆绵绵冰,红豆和糖浆要份。” “好的客人...
】好胜心与吻 # #
和怒意。   “是男女经验上的差距哦。”太宰治微笑着举起一根手指。“你这家伙整天想着打打杀杀肯定没有谈过恋爱吧。”   “你说什么?”这样出乎意料的答案使川瞪大了眼。   但是太宰说得没有错,他...
】手套 # #
到得更早。   “川!”糯米团子朝他挥手,有些笨拙地跑了过来。   “嗯。”川扶了下跑到他跟前差点没站稳的,扫了眼来人的手。“人虎,有阵子没见你戴那莫名奇妙的手套了。”   “也没有很莫名奇妙...
】相合伞 # #
交往对象究竟是身材D罩杯的成熟寡妇还是哥特系的大只萝莉而争论不休。他一头雾水地看着像看猎物一样盯着他的两人,只能尴尬地强行微笑。   谷崎眼尖地看到中岛身后站在侦探社门口的川龙之介,刚想开口问就被...
吻痕(✘,微太中)● 川龙之介● 中岛● 文豪野犬
原作者:AnAn安宰尔w   ✘,微太中 ✘日常欧欧西 ✘软软川我可以     川和同居了。 这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公司却没人发现。全公司上下因为中岛的到来而变得不平静。 中岛...
】 和好的正确方式 # #
之介一个电话都没打给他。在“他只是太忙了”和“他根本不关心我”两者中纠结了很久的中岛最后在回到家时爆发。三天不见却没得到想像中热情的问候和迎接,他实在没忍住和川吵了一架。   可惜川龙之介在恋爱...
】有点心机又如何(下) # #
在今天正式向中岛介绍了自己,虽然是对方主动问起的。   “川君认识太宰先生吗?” “他是在下的大学学长。”被叫了名字的川举起一只手掩住嘴,不想让察觉到他在暗暗得意。“为什么问这个?” “我之前...
】一道杠还是两道杠 # #
by/ Daydreamer   ABO 蠢且OOC AO   1. 赤卝身果体从温软的床上醒来时,中岛盯着陌生的天花板愣了三十秒。他勉强地用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脑袋依旧像灌了铅似的...
】神隐之虎 # #
川猛地展开了他的翅膀。巨大的鸦色羽翼将两人紧紧裹住,像平地筑起的围墙,挡下火焰猛烈的攻势。   “川你做什么?!” 中岛瞪大了眼。   川摁住在他怀里想要挣脱开来的人虎:“你给我乖乖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