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敬】湖 #零敬 #莲巳敬人 #朔间零

sodasinei 2021-11-25

by/ 檬啊檬啊

 

瞎写的ooc产物,脑补的小零小敬第一次见面,虽然是原作向但99%都是我编的,看完不要骂我。

冷冷,饿饿,饭饭!

 

夜晚,荒林,月光,和不知从哪里因为细微响动而惊起的黑鸦,这都是「吸血鬼」最喜欢的东西。

他打着呵欠从漆黑的老房中走出来,外面是一片看上去阴森的墓地,但这些在他眼里都好像更亲切一些。光明,希望,崇拜,这些「普通人」会向往的东西反而让他觉得胸口堵塞起来。

我真的不是「普通人」吗?

当他坐在高高的墓碑上却荒缪的接受着众人朝拜的时候,他看着头顶上灿烂晃眼的太阳,一遍一遍的询问自己,却又无法说服自己。

索性,还是沉入黑暗算了,毕竟这里才是自己喜欢的世界。

在寂静的林间他可以听到很多东西。鸟类的啼叫,虫子的低吟,流水的奔走,但就是没有人的声音。

不远处的佛堂传来阵阵诵经之声,伴随着清脆和缓的钟声与木鱼声,本应是让人平静下来的动静,但因为他不是「人」所以并不起什么作用,甚至让他更加烦躁。

于是他摒弃这些杂音,用耳尖捕捉到水流的走向,从荒草中踏过,最后看到了那片由溪水汇成的湖。

 

神明,莲花,缥缈的雾气,这些通常都是书本上描绘所谓神圣的标配。

这片湖仿佛满足了所有条件,大片大片的莲花绽放于这个盛夏,明亮的月光透过水汽撒在上面,反射出几滴正在莲叶上缓缓滚动的水珠。

那么「神明」呢?

他不知道那算不算,神明,妖精,或者只是一抹幻影?但他确实看到了。

也许是不应该在这个深夜出现在这个湖心的亭子里的。那个少年穿着规规整整的僧服,甚至手上还拿着一串佛珠,看上去应当是在那寺庙里与那些声音一起咏唱才对,此刻却有些不成体统的坐在栏杆上,脚上的木屐随着不知道的拍子一下一下晃动,但是整张脸却面向着月亮,在雾气中微微泛着光。

他抬脚往前一步,然后就看到那个少年猛地转过头来看他,双眼瞪大仿佛受到了惊吓。

下一秒,他就“扑通”一声,落在水里消失了。

 

莲巳敬人觉得自己真的是还不够格,枯燥的诵经,死板的流程终究还是让他受不了了,一想到明天还要这样一天,他的目光就控制不住的往窗外飘。

再怎么说自己还是个孩子嘛。

他如此宽慰自己,就当是为了让自己的脑子吸收点新鲜素材,毕竟那个绘本已经因为这段时间的东奔西走而耽搁好几天了。

其实画不画倒是无所谓,但他总是不希望就此断掉,想画的东西好像也有很多,可又仿佛缺了点什么。说到底还是不够满意罢了。

于是他偷偷溜出去,从房檐的阴影底下逃出来,然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背后的嘈杂沿着这条小路渐渐隐去,他漫无目的的沿着这条路走,思绪却飞到了莫名其妙的地方。

他想起了一座高高的墓碑。

在路过那片墓地的时候,偶尔他会好奇的竖起耳朵听里面那些奇奇怪怪的声音,仿佛是在顶礼膜拜些什么一样。

墓园里,有人正在被膜拜。这听上去好像挺诡异的,但对于莲巳敬人倒是不算什么,神,鬼,佛,在他眼里都稀松平常,只不过偶尔也会想,是什么样的人在被膜拜呢?或者说是什么样的「神」?

他在脑海里勾勒过无数次那个「神」大致的模样,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他甚至在绘本上描述过,可是每次画完墓地,画完墓碑,笔尖停在墓碑之上时,脑中原本构想的东西又一瞬间成了泡影。

果然做不到啊……莲巳敬人沉闷地叹了一口气,突然发觉身旁已是一片开阔,他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走到了湖边。

他顺着木板制成的桥走到湖的中央,往四周一望,莲花,缥缈的雾气,还差一个什么呢?

「神明」,如果,那个墓碑上的「神」出现在这里呢?

莲巳敬人闭上眼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然后撩起稍微有些繁复的衣服下摆,从凳子爬上了围栏。

这里应该是绝美的构图,月光可以照亮他的脸,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却依然是这片湖里最耀眼的地方。

如果他是「神」,一定会选择这里,虽然他不是。

“啪嗒——”

木屐落在木质桥板上的清脆声响让他突然惊醒,他转过头去。

那一瞬间,绘本上的「神」好像终于有了完整的模样,他有着黑色的头发,血红的双眸,白到发光的皮肤,以及——能够让他吓到腰软的相貌。

于是下一瞬间,他被水淹没了。

 

“喂喂——汝没事吧?”

“我说你这个人啊!咳咳咳——”莲巳敬人闭着眼睛咳嗽了半天,才终于喘过一口气来控诉他“既然不是神明什么的,正常人怎么可能会在别人落水的时候是那种反应啊!”

朔间零爽朗的笑了几声,伸手去拍他的背,近距离看到他被水呛咳到皱眉流泪的模样,才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确实有些愚蠢。

明明自己知道自己只是「普通人」,却在他刚刚落入水中的一瞬间觉得他并不是落水,而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吓到他所以消失了而已。直到听见亭子下面传来微弱的咳嗽和拍打水花的声音才跑了过去,然后蹲在亭子边上仔细端详了一会他在水中扑腾的模样,才伸手将他拉了上来。

虽然只是一瞬,但他好像稍微的理解了一点那些向他叩拜的「普通人」。

“喂你。”

“嗯?”

朔间零低头看他,这个小少年虽然浑身都湿透了,甚至头上还滑稽的沾着几片绿藻,但此刻倒是看不出什么狼狈的模样,正抬起脸用那双清亮的眼睛看他。

“你是不是……墓园的那个?”

“啊……”朔间零勾起嘴角“汝知道吾辈啊。”

“想象过。”莲巳敬人把脸上顺着发梢往下流的水擦了几下,然后咧开嘴笑了起来“原来你长这样啊。”

 

月光,莲花,缥缈的雾气,还有「神明」。

“哈哈哈哈——”

“喂!你是在笑我吗!这样很失礼哦!”

“不是不是~”朔间零站起身来,然后向他伸出一只手“我叫朔间零,汝呢?”

莲巳敬人皱着眉,但还是把手放了上去“莲巳敬人。”

“哇!你的手怎么比我还凉!到底是你落水还是我落水啊……真是的大晚上出来不要穿这么少是三岁小孩都明白的道理吧……”

“哈哈哈哈哈——”

“所以说你到底在笑什么!”

 

END

随后有没有什么可以一起聊天的小群,孩子真的很饿!

】无故偶遇 # # #偶像梦幻祭
by/ 只是过往   偶像梦幻祭 cp 我流if线,偶像和漫画家,故存在很大程度的ooc   知道,不管重来多少次,他和都是两个世界的。他甚至会想,自己的出场算不算完美...
【ES】你知道吗?他们的关系—— #偶像梦幻祭 #大神晃牙 #紫之创 #高峯翠 #葵裕太 #巴日和 #涟纯 #日日树涉 # #
by/ 暮雪   亲友说227无论如何都不能鸽,必须更点什么,于是下面的骰子拉郎诞生了orz   *ooc预警 *多cp拉郎 *大量私设 *雷者请谨慎 ————————   乙狩阿多尼斯×...
】他美得超凡脱俗,吓得我腰都软了 # #蓮
by/ 語絜   ※AxO,OOC。 ※一年前,学生会长的俺时期。 ※标题是因为脑洞来自于的问题台词:「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他()...
all(?】你性骚扰我! # # #薰 #晃 #
,所以今天我要控告对我性骚扰。」双手交叉,表情严肃。 「哈?等等、吾辈什麽时候对君性骚扰了!?吾辈可从来没有对汝动手过啊!」 「桑,先不论你刚才的发言听起来哪裡怪怪的……你知道言语也可以...
英涉】兄弟99 #偶像梦幻祭 #天祥院英智 #日日树涉 #
杂陈。 天祥院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对涉是真的好。他们俩如果真心想在一起也不是不行,只是天祥院居然脚踏两条船同时又跟在一起妄想开后宫,太卑鄙无耻了。 五奇人中能管得住日日树涉的只有,斋宫宗...
】One Day #
,那双温暖的手不再是推拒,而是尝试性的分开。于是就放松了力道,想看看他要做些什么。 冰凉和温暖互相纠缠着,他先是被温和的包裹住,然后柔软细长的十指被轻轻塞进他的指缝里。一边嘀咕着,一边松开...
】烙印 #
,你在看什么?” 抿了抿嘴,没说话,将目光从他的嘴边移开,吃了一口手里的饭团,将它咽下去,然后又皱着眉头把目光移了回来。 “那个杯子里装的是什么?” 有些意外的看了眼自己手里拿着的高脚杯...
英】青梅竹马的被褥柜里有什么 #偶像梦幻祭 # #天祥院英智
天祥院英智百无聊赖,突然想起来凛月爆料说青梅竹马衣更真绪的床底下有成人杂志这种事,就好奇地去翻房间里的被褥柜,果然翻出一个大箱子。 这里面会是什么呢?R18漫画还是少女模特的巨乳写真? 天...
英】不能惯孩子 #偶像梦幻祭 # #天祥院英智
?”坐在他旁边的很自然地把手附在他额头上,“温度还算正常,不过最近是流感高发期,回去给你煮点汤药喝。” 天祥院夫人默不作声地看了一眼两,然后将眼镜摘下把文件搁在一边,“那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这里...
英】王子殿下今天回国了吗 #偶像梦幻祭 # #天祥院英智
拉开椅子邀请自己就座。本来是想敷衍地敲敲门,紧接着反手一个风阵。可现在反派太过礼貌,他想了想放下法杖,憋屈得像是被打断了读条。 “我看你也不是条坏龙,为什么要带走英智?”和巨龙其乐融融地喝了...
英】和keito喵 #偶像梦幻祭 #天祥院英智
by/ 天祥院啪叽   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去世了。 应该是意外事故一类吧,他飘在医院急救室门口的空中看着颓然却故作镇定的天祥院英智安慰着痛哭的双亲,冷静地想着。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薰】将恋人射杀之日 #偶像梦幻祭 # #羽风薰 #
办法将弓对准对方。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大概是已经找到了这里。 现在便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由他亲手了结对方,二是看着别人了结对方。 羽风薰似乎也注意到了有另外的靠近,原本抬头看着夜空...